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老婆为延续香火出轨,该不该原谅她?

07-29 生活百科

    我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祖辈都是“泥腿子”,年复一年的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打小我就是一个懂事早的“早熟品种”(打我7岁懂事时我就知道读书是“鲤鱼跳农门”的唯一出路)故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都以“勤”字当头,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获得老师和同学的青睐,那年,在同学羡慕声中我考上了师范院校,端上了我们农村人常说的“铁饭碗”,为此全家人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夜(我知道那是幸福的眼泪)。

 

    大学毕业,我分配到一坐小城市任教,由于我打小就常被人瞧不起,自卑的我性格有些古板,但凭着我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并不影响我赢得了学生和同事的好感,其实在平时生活中我是一个有些木讷的人,不善于交际,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食堂——寝室”。

 

      我所在的学校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一所中学,除了我之外还分来不少像我这样刚毕业的师范生,琼便是其中一位,琼也是来自的一个封闭的山区,用她自己的话说,在19岁前,她没看过火车,也没坐过汽车,要不是凭着自己对读书那股子钻劲,说不定现在她早是带着一两个孩子的妈了。

 

     琼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或许都来自农村,彼此之间有许多共同点,在我心中她总给人一种朴实纯真的深刻印象,相处久了大略知道琼的家境,为了供琼读书,琼父母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现在琼终于出人头地了,可压在琼的心里还有二座大山(上有一个哥哥还没钱取媳妇,下有一个弟弟还在读初中),为了每月存钱寄给家里,琼在学校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看着琼的勤俭节约,我顿生出一丝怜悯之情,我决定帮助她……

 

     一年后琼成为我的新娘,人说:“新婚是甜蜜的,是耐人寻味的”可有些木讷的我在刚结婚的头一年里并不懂得“性福”的真正涵义,或许出于羞涩,琼很少在这方面与我交流,自以为能自学成长的我作为无数次努力都无法让琼感到“性福”,最令人费解的是结婚快两年了琼那不争气的肚子里竟然毫无动静,在农村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常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唠叨,说什么“早栽秧子早打谷,早生孩子早享福”……

 

    为了早日抱上孙子,父母可谓是想尽了千方百计,按照家乡风俗习惯特地饲养了一只叫鸣鸡公,在它“成人”后,用它鸡冠上的血来围绕我们所住的房子一周,在父母和我的密切注视下,半年后琼的肚子还是空空如也,面对“只开花不结果”的局面,向来自卑的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是不是我或琼两个人之间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面对这样的疑惑,我和琼在一个星期六的上午瞒着父母到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医生检查的结果对于我这个向来自卑的人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天啊!琼二年半怀不上是我的问题,我的精子存活率居然为“0”……  

 

    回到家后,我把事情真像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父母,怕他们绝望,毕竟我们家是三代单传,父母还指望着我延续“香火”。

 

    就这样,我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我把自己整个人封闭了起来,一放学我就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不出来,成天烟来离手,酒不离口,有时上课时坐在前排的学生都能闻着我的酒气,很快,我的出格行为受到校长的严厉批评,同事也常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为了让我摆脱这层阴影,琼也曾做过不少努力,寻遍的江湖游医,可这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每当我和琼例行“公式”时,我内心都有一种负罪感,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琼,琼也察觉到我的自卑,也感觉她和我的婚姻有点名存实亡的味道。

 

    如水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波澜不惊的过去,其间我也曾坦言自己“难言之隐”是不可医治的,让琼早作“打算”,琼听后都不作声响,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琼手机里的一条爱暖短息,大意是问:“亲爱的琼,你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自由身…..”,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绝不会相信琼会红杏出墙,说实话,但凡作为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背地里却给我绿帽子都会忍不住的爆发,当晚我放下了戴在脸上有些日子的面具,质问琼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不守妇道……琼整夜都默不作声,低着头摆弄着自己手上的发夹,临到末琼只对我说了一句:谁叫父母说我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琼的一席话再次揭开了埋在我心底的伤疤,面对自己的“难言之隐”我焉得像茄子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两眼望着墙上略为发黄的婚纱照,我的内心十分迷惘:老婆想做完整女人该不该成全她……

我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祖辈都是“泥腿子”,年复一年的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打小我就是一个懂事早的“早熟品种”(打我7岁懂事时我就知道读书是“鲤鱼跳农门”的唯一出路)故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都以“勤”字当头,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获得老师和同学的青睐,那年,在同学羡慕声中我考上了师范院校,端上了我们农村人常说的“铁饭碗”,为此全家人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夜(我知道那是幸福的眼泪)。

 

    大学毕业,我分配到一坐小城市任教,由于我打小就常被人瞧不起,自卑的我性格有些古板,但凭着我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并不影响我赢得了学生和同事的好感,其实在平时生活中我是一个有些木讷的人,不善于交际,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食堂——寝室”。

 

      我所在的学校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一所中学,除了我之外还分来不少像我这样刚毕业的师范生,琼便是其中一位,琼也是来自的一个封闭的山区,用她自己的话说,在19岁前,她没看过火车,也没坐过汽车,要不是凭着自己对读书那股子钻劲,说不定现在她早是带着一两个孩子的妈了。

 

     琼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或许都来自农村,彼此之间有许多共同点,在我心中她总给人一种朴实纯真的深刻印象,相处久了大略知道琼的家境,为了供琼读书,琼父母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现在琼终于出人头地了,可压在琼的心里还有二座大山(上有一个哥哥还没钱取媳妇,下有一个弟弟还在读初中),为了每月存钱寄给家里,琼在学校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看着琼的勤俭节约,我顿生出一丝怜悯之情,我决定帮助她……

 

     一年后琼成为我的新娘,人说:“新婚是甜蜜的,是耐人寻味的”可有些木讷的我在刚结婚的头一年里并不懂得“性福”的真正涵义,或许出于羞涩,琼很少在这方面与我交流,自以为能自学成长的我作为无数次努力都无法让琼感到“性福”,最令人费解的是结婚快两年了琼那不争气的肚子里竟然毫无动静,在农村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常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唠叨,说什么“早栽秧子早打谷,早生孩子早享福”……

 

    为了早日抱上孙子,父母可谓是想尽了千方百计,按照家乡风俗习惯特地饲养了一只叫鸣鸡公,在它“成人”后,用它鸡冠上的血来围绕我们所住的房子一周,在父母和我的密切注视下,半年后琼的肚子还是空空如也,面对“只开花不结果”的局面,向来自卑的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是不是我或琼两个人之间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面对这样的疑惑,我和琼在一个星期六的上午瞒着父母到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医生检查的结果对于我这个向来自卑的人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天啊!琼二年半怀不上是我的问题,我的精子存活率居然为“0”……  

 

    回到家后,我把事情真像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父母,怕他们绝望,毕竟我们家是三代单传,父母还指望着我延续“香火”。

 

    就这样,我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我把自己整个人封闭了起来,一放学我就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不出来,成天烟来离手,酒不离口,有时上课时坐在前排的学生都能闻着我的酒气,很快,我的出格行为受到校长的严厉批评,同事也常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为了让我摆脱这层阴影,琼也曾做过不少努力,寻遍的江湖游医,可这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每当我和琼例行“公式”时,我内心都有一种负罪感,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琼,琼也察觉到我的自卑,也感觉她和我的婚姻有点名存实亡的味道。

 

    如水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波澜不惊的过去,其间我也曾坦言自己“难言之隐”是不可医治的,让琼早作“打算”,琼听后都不作声响,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琼手机里的一条爱暖短息,大意是问:“亲爱的琼,你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自由身…..”,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绝不会相信琼会红杏出墙,说实话,但凡作为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背地里却给我绿帽子都会忍不住的爆发,当晚我放下了戴在脸上有些日子的面具,质问琼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不守妇道……琼整夜都默不作声,低着头摆弄着自己手上的发夹,临到末琼只对我说了一句:谁叫父母说我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琼的一席话再次揭开了埋在我心底的伤疤,面对自己的“难言之隐”我焉得像茄子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两眼望着墙上略为发黄的婚纱照,我的内心十分迷惘:老婆想做完整女人该不该成全她……

/*移动*/
博客主人小梁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20825文章总数
  • 6643289访问次数
  • 76543建站天数
  •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