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吱呀”的“性”福声

07-29 生活百科

十年前,我与丈夫在家乡结婚。记忆最深的,是家乡那连绵不断的雨和在雨中静默的吊角楼。在我们简陋的小木屋里,总是弥漫着一种温馨的气息,每每夜深人静时,屋里那张大床便会“吱呀吱呀”地响起,两颗年轻的心,两个渴望激情的身体,享受着无尽的“性”福与甜蜜。

2001年,我跟随丈大来到城市,住上了商品房,睡上了席梦思,生活条件一天天好起来,但“性”福的日子却—天天离我而去。由于长了子宫肌瘤,我被摘掉了子宫与半边卵巢,这对我的打击很大,我感觉自己已不再是个完整的女人,甚至拒绝与丈夫过性生活。在心理医生的治疗与开导下,我的态度尽管有所改观,但每次同房,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次煎熬。

  十一国庆节,丈夫单位组织去桂林旅游,他决定带我同去。行程的最后一天,是到龙胜县一个叫龙脊的地方,那是一个山区里的小县城,以壮观的梯田而闻名天下。这天正是雨天,云雾缭绕的梯田如同仙境一般,我们像是走在云里雾里。就在我们下山准备返回时,我脚下打滑,左脚骨“咔嚓”一声,脚踝顿时肿了起来。好心的村医为我开了草药,并嘱咐我12小时内千万不能行走,我与丈夫只好单独留在龙脊过夜。

  龙脊的夜寂静美丽,住在高高的吊脚楼里,透过迷茫的薄雾看着群山上闪闪的灯火,似曾相识的感觉将我包围。体贴的丈夫遵照医生的嘱咐,忙前忙后地帮我敷脚、按摩,我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温情。丈夫这十年确实不容易,事业有成,对家庭关爱有加……感受着丈夫温柔的摩挲,我居然脸红心跳起来,内心似乎有一种渴望在蔓延。难道自己早已残缺麻木的身体还会渴求性爱的滋润?我猛地甩甩头,抓着丈夫按摩的手说:“不早了,快睡吧。”

  夜里,大雨倾盆,雷声轰鸣,我被惊醒了。望着黑暗陌生的周围,我不觉叫起了丈夫的名字。丈夫温暖的大手抱过来,将我揽到怀里,贴着我的面颊,极其轻柔地将暖气呼进我的耳朵:“别怕,有我在。”我抱着丈夫,感觉丈夫的身体如发烧般滚烫,我将身体与他贴得更紧了。丈夫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暖暖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脖子上,酥酥痒痒的。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移,如同无数轻巧美丽的蝴蝶在我身体上飞舞着……大床开始摇动,曾经的“吱呀”声又开始响起,潮湿温润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屋子,丈夫滚烫有力的身体让我找回了十年前的激情。任凭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轻轻地呻吟着,忘情地感受着这久违的爱……

  激情过后,我慵懒地躺在丈夫怀里。丈夫一边抚弄我的头发一边柔柔地说:“你在我心里一直都那么完美,无论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的今天,我都会好好爱你。”我含泪望着丈夫,原来过去一切的不美满都是我自己在作茧自缚,而丈夫对我的爱从未消减过。我要找回自己做女人的自信,快乐健康地生活。

/*移动*/
博客主人小梁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20825文章总数
  • 6643289访问次数
  • 76543建站天数
  •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