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他被大小姐强奸后被迫成了她的丈夫

07-29 生活百科

准确地说,赵子亮是被她强奸后,被迫与她结婚的。他只是妻子的性奴隶。多年来,他一直在期待野百合的盛开……

  这是我见过的最催人泪下的一个爱情。

  之所以把这个案子称为爱情故事,是因为我这个铁石心肠的人被感动了,被人间最宝贵的爱情折磨得左右为难、肝肠寸断。它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痴情的男女,有如此大义的爱情。所谓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莉叶,所谓墙头马上,所谓桃花扇,古典的爱情悲剧如此逼真地呈现在我眼前。

  从事私人侦探十多年来,见惯了太多的眼泪,见惯了太多的悲伤,见惯了太多的恩怨,我不会轻易动情,轻易被主人公的故事感染,但这次,我真的被感动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激动像过电一样传遍了全身。好多事情都不同于想像的那样,合法的东西就一定合理、合情,就有情。婚姻法保护配偶双方的一夫一妻制,但是不能保证他们之间感情的互相投入,真的感情就是一种人性,我们是不是需要尊重这种人性呢?事后,我找出录像带,反复看,反复琢磨他们的爱情,我一次次被感动了。

  故事发生在2001年7月的一天。

  这天上午,我在成都的寓所来了一位很胖的妇人。说她很胖,因为她圆圆的脸上有一种油光水滑的光彩,身材也很有特色,用“水桶”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她的发型可能是全成都最有特色的一款,刘海被硬硬的摩丝撑直立起来,发髻整成了一个饼状。最有意思的是她的穿着打扮,一件类似以前流行的蝙蝠衫胡乱披在身上,颜色是鲜艳的大红间杂小白花。她就以这样一副“花花女士”的模样出现在我面前。

  她浑身上下都洋溢着滑稽的意味。我不敢直面她,怕多看她几眼,就会忍不住发笑。她是成都一家生意还不错的酒楼老板,酒楼在成都市羊西线的餐饮一条街上颇有点名气。她的父亲原来是双流县一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杀猪匠,从小她就生活在“油水”当中,身体素质自然出类拔萃。后来,他父亲见杀猪并不能赚多少钱,便来到成都开了一家小饭馆。由于价钱便宜,味道可口,比较实惠,大受欢迎。于是,她家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把小饭馆开成了中等规模的堂子。地盘一大,生意进入了良性循环,钞票如洪水般滚滚而来,想挡都挡不住。她家又开了一家高档酒楼,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呀。

  她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当上了饭馆的收银员,成天数着票子的感觉真好。她说她不开心的时候,只要哗哗一数票子,忧愁和悲伤就会烟消云散,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洋溢着莫名的兴奋。小饭店变成中档酒楼,特别是迁到餐饮一条街之后,她的感觉也上了一层楼,收银员也变成了出纳兼会计。在父亲乐呵呵的笑声里,在大鱼大肉、油光水滑的生活里,她找到了当家作主的感觉。

  终于,她想恋爱了。

  心态极好的她想找一个疼她爱她,有品位有情趣又知书达理的郎君。可她万万没有料到,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在遭受几次恋爱失败后,她才陡然发现,镜中的不是美丽“安娜”,而是一只“胖母鸭”,这让她懊恼万分。她在心里不止一次地咒骂这些男人,骂他们清高,骂他们不知道金钱的魅力,并发誓,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惜采用任何手段,找一个才貌双全的人伴随在自己左右,让天下所有的人都看看。

  从此以后,她的眼睛开始搜寻,不放过任何一个走入她视线的男人,并用她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为诱饵,可是,现在的男人像“骆驼祥子”那样容易上当的越来越少。她屡次失败,在她的心灵深处,一次失败就是一次划痕,刚开始的时候,还有隐隐的痛楚,后来,由痛楚而麻木。她不再乞求自己可以获得爱情,她只要求能有一个人在她的结婚证书上以丈夫的身份出现,她要让身边的人看看,她不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更为重要的是,她需要一个男人。在这种心态支配下,她的一双眼睛如同在黑夜里狩猎的人,终于有一天,他被纳入了她的视线。

  赵子亮就在她灰色的情绪中进入了她的生活。

  准确地说,赵子亮是被她强奸后,被迫当上新郎官与她结婚的。

  赵子亮是这家酒楼的一个优秀厨师,出身农家,大学没有考上,便出来打工。他想赚点钱就去读书,圆一个大学梦。出门在外,挣钱是很不容易的,由于他勤劳诚实,老板也就是后来的岳父非常喜欢他,时时给他一些别人没有的小费。两年下来,赵子亮省吃俭用,攒了一点点钱,这点钱,和大学学费比起来,依然是杯水车薪、九牛一毛。以这样的挣钱速度算起来,等自己挣足了学费,也该白发斑斑了。

  残酷的现实,迫使他放弃了大学梦。他要学一门手艺,不但自己养活自己,还要报答父母,让他们也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幸福生活。他一边继续打工,一边到夜校学习厨师。

  烹调是一门学问,他边学边练,逐渐掌握了烹调中的一些技巧。老板说,你放手干吧,以后我这把大勺就交给你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烹调技术得到了认可,一个小小的饭馆,能做出如此色香味俱全、物美价廉的菜肴,这对于经常来吃饭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福音。来这个小饭店吃饭的人络绎不绝,人流如潮。老板找到了财源滚滚的感觉,腰包迅速鼓了起来。有一天,老板告诉赵子亮,我要开一家高档酒楼,你去那里掌大厨。这样,赵子亮就成了这家有名气的酒楼的大师傅。

  刚开始,“大小姐”从来没有注意过赵子亮。在她看来,他只是一个刚走出校门的毛头小子。赵子亮到她家打工的时候,刚高中毕业,20岁,而她已经二十有八。她没有把这个小毛孩子当回事。没想到两三年过后,赵子亮的学生气、稚气完全褪去,随之而来的是那种充满了阳刚之气的男人美。他身材高大,英俊魁梧,人又聪明,又勤劳,又忠厚。这样的好人,这样可靠的人,哪里去找?“大小姐”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听后说,不成,你比人家大太多了,人家会愿意娶你?

  “他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跟别人好,我不能容忍。”她说这些的时候,已经有些底气不足。

  “那你想怎么样呢?”

  “我不会让他好过。”她恶狠狠地说。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看我,又摇了摇头。

  “你们之间既然没有爱情可言,你何不放他一条生路,给他自由,让他去寻找他该得到的东西?”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她忿忿地说。

  “你咽不下这口气?你能不能想象赵子亮他是怎么想的?他虽然没有金钱,地位卑微,但是,他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和他离婚,你失去的是一个和你貌合神离、对你已经没有什么价值的赵子亮,他失去的是婚姻给他带来的枷锁。”

  “可能,我本来就没有失去什么,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属于过我。”她打断我的话,说道。

  然后,我把录像放了出来,给她看。看的时候,她很平静。也许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也许她被他们的真情所打动。看完后,她长出一口气,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我赞许地点头,由衷地说:“我替他们两个感谢你,也为你能成全他们的爱情感谢你。”

  她在临走时冲我笑了一下。我注意到,她笑的时候,眼睛中的那一丝美是抹不掉的。

  文章摘自《侦探隐私》


   “大小姐”听父亲这样说,脸都气绿了,咬着牙说,我一定要把他弄到手。

  当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正处于精力旺盛期的赵子亮没有能够抵挡住来自自身的和她肉体的诱惑,他成了她的猎物。准确地说,那次是她强奸了他。不久,在毫无感情、毫无知觉、好生后悔的情况下,他当上了她的新郎官。此后,他既是她家的厨师,也是她的“性工具”。从此,他整个的人生步入了“黑铁时代”。

  很多时候,命运的改变,是不知不觉的。赵子亮就是懵懵懂懂地走进悲剧里的。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赵子亮在阴暗中,看到了一丝亮光。那天,岳父大人告诉他,打算派他到上海学习鲁菜技艺,然后,再考取一个大厨师的名头。赵子亮听了,非常高兴,一来可以暂时解放一下自己,性奴隶的角色已经让他无法忍受,他精神几乎崩溃;二来还可以再学技艺,提高自己。

  他来到上海,开始了他的新生活。第一学期结束,他没有回家,推说要加紧学习,他实在不愿意走进那个黑暗、无情的家。倒是“大小姐”来看过他一次。当他告诉他的学友,这是他老婆时,学友们惊讶的表情不亚于看到了一个外星人。有好心的学友安慰他,也有刻薄的学友当面嘲笑他,还有心术不正的在背后嘀咕他,说他是看中了人家的财产才结婚的等等。他难辩众口,只好在痛苦中保持沉默。

  第二学期结束,他找不到不回家的借口,只好硬着头皮回到家里。但是,“大小姐”以女人的敏感,发现了他的变化。他沉默、发愣、失魂落魄,更重要的是,这个性奴隶不再听她的使唤。在她的一切“审讯”无效后,她凭女人的直觉得出结论:他有了外遇。

  他的人回到家里,心却留在了上海,留给了谁?就这样,她带着疑问,怀着求证或者说是要推翻她这种怀疑的希望,找到了我。

  她是一个攻于心计的女人,不用我策划,一切她都已安排就绪。她的计划是这样的:开学的时候,由我和我的助手暗中跟踪赵子亮到上海,然后,她在家里告诉赵,家里有急事,让他迅速回家。这样做,可以让他猝不及防,人只有在急切的时候,才会做出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才可以发现他的秘密。按照“大小姐”的既定方针,我跟踪赵子亮到了上海。刚下火车,赵就接到了“大小姐”的电话。我看到了赵的焦急,甚至是气极败坏的神情。他急匆匆地坐上出租,我也叫了出租跟定他。他让出租在学校门口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人,是的,没错,“大小姐”的怀疑是对的。我不用做别的什么调查,就看他和那女的表情,我心里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他们走进一家离火车站很近的小饭馆,非常简单的小饭馆。我也走了进去,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坐下,点了两个小菜,要了一瓶啤酒,但是,我的全部身心都在他俩身上,我要看到,也要听到。我看到赵子亮点菜,点的都是最便宜的菜,由此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赵子亮并没有钱,“大小姐”哗哗作响的钞票并不属于他。

  我试图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开始吃饭到吃饭结束,他们几乎没有说什么,看他们的表情,他们是相互了解、深深理解的,他们或凝视,或低头,多是无语。他们夹菜的时候筷子很沉重,很多次都是把重似千金的筷子放到嘴边的时候,又在叹气声中把筷子放下。他叹气,她也叹气;他无语,她也无语。看到他们,我想到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厚而重的乌云笼罩着天空,雷电也在积蓄能量。偶尔,他把菜夹给她,她沉重地摇摇头;她也给她夹菜,他想挤出一丝笑容却没有成功。他们言语不多,但是,他们的表情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他们是一对情侣,而且感情非常深。我庆幸这次调查的顺利,我的助手已经用摄像机把这些记录下来,按说,有了这些,我就可以回去复命了,到“大小姐”那里拿到我该得到的报酬,这件事情本就和我没有关系了。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确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只是感到忽然间有一个念头跳了出来:我要继续跟踪,看个清楚。

  他们并没有吃多少,那些饭菜对他们来说是难以下咽的。然后,他们走进了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大厅里人来人往,很嘈杂。他们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开始说话,说了很久,说了很多。我便拿出摄像机偷录他们,他们一点都没有觉察。

  他们拥抱在一起,两人的目光都是迟滞空蒙的,眼睛里默默地流着泪。他们没有在意周围,没有在意有谁在注意他们,更没有注意到我拿着摄像机一直在拍他们。他们整个的人、整个的心都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我从几乎是360度的角度,把男女主角的面部都拍得十分清楚,确认他的身份。我还用特写,把镜头推上去。这个时候,我发现赵子亮的眼里面泪光闪烁,我常年与这种包二奶现象打交道,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是说我的职业要求我迅速、准确、清晰地拍下他在外面不光彩的镜头,但是我又被这两个人之间的离别之情所感染,道德让我住手,而我的职业让我继续拍,一直拍到闭路监视人员把我驱赶出大厅为止。


  开车时间到了,当赵子亮拖着灌了铅的步子走上火车的那一瞬间,那个女人一下跪到了站台上,哭了起来:“子亮,我爱你,下辈子你一定要娶我!”

  赵子亮冲下火车,扑通一声也跪在她面前:“答应我,下辈子你等我!”然后,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所有的路人都惊呆了,我万万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人世间,什么东西能让良心流泪,能让天地动容,惟有爱情!

  在回成都的列车上,赵子亮的眼神一直是迷蒙的,他呆呆地望着窗外,不吃不喝也不睡觉,长时间地看着阳光下那飞逝而过的记忆。

  我突然有一种想帮助他的念头,还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解读他的渴望。我想办法坐了过去,点上一枝烟,并给他递过去一枝,他客气地拒绝。我说,抽支吧,解解闷。他看看我,大概没有看出我有什么恶意,就感谢地接过烟,点上,抽了起来。

  一阵吞云吐雾后,我很直接地问,那女的是你的爱人?他点点头。分开了?他又点头。我说这可能是我见到的最感人的情景,你们十分相爱,为什么要分开?他叹了一口气说,一言难尽。

  他和她是在厨师培训班认识的。开始的时候,大家是学友,见面点头而已,赵子亮不像别的厨师那么爱说爱笑,他的沉默使他与众不同。对那几个为数不多的女学员,他并没有在意她们。他是带着使命来的,他要学好烹调技艺,要完成老板交给的任务。他很刻苦,很用心,无论是理论课还是实践操作,他都得心应手,很快成了学员中公认的佼佼者。具体地说,认识她还是因为“大小姐”的光顾。“大小姐”到上海看他的那几天,他成了班级里的新闻人物,学友们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他无从辩解,只好保持沉默,但是,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感到了空虚、不满甚至耻辱。因为他没有得到真正的爱,因为他的婚姻是一场骗局,因为他的灵魂在婚姻中被蹂躏、被扭曲。那天,在校园的小路上,他和她不期而遇。她主动和他打招呼,安静地说,你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他吃惊地看着她,对她的好意,他客气地表示感谢。

  如果说他的心是一池死水,那么,这次相遇,就像一颗石子打在这死水里,死水微澜给人带来的是刻骨铭心的震动。这以后的几天,他总是想起她,他开始注意她的一言一行,开始了解她的活动规律,这样一来,他们在校园不期而遇的情况明显增加。再后来,他每次见到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他会显得很局促、也会脸红。有一天,她因为感冒,没有上课,在宿舍休息一天。这一天,他心神不宁,丢了魂一样在他们经常会见到的地方徘徊。第二天,他见到她时,竟然忘情地握住她的手,红着脸,什么也没说,但是,那手在颤抖。她惊讶地看着他。此后,他们还是经常地“不期而遇”。直到一个周末的晚上,他找到她说,我们出去走走吧?她没有思考就鬼使神差地点头同意。

  这天,他们聊了很多,她说她老家在山东农村,那里很美,春天满山都开满了野百合。她说百合是一味药,能治病,特别能治疗心病。她姥姥告诉她,山上的野百合是一个仙女变的,她爱上了一个人,约定每年7月见面,可小伙子再也没有来过。百合仙女苦苦等待,一等就是好多年,等到头发都发白了。后来,仙女死了,就化成了百合,她还要痴痴等待。

  他被这个故事打动了,突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妹妹就像百合仙女一样。他爱上了她。从此,他们无话不谈,两颗心越靠越近。他把自己的故事完完全全地说给她听,这感觉就像一个常年不见天日的囚徒,终于获得了一次放风的机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获得了作为一个男人的乐趣,也获得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他感到轻松、幸福,他对她的精神和心理的依赖与日俱增,仿佛她就是他沉没在生命的大海后获得的一个救生圈,有了她,他会重生,没有她,他会再度死亡。在这样的生与死之间,他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渴望自己的重生、渴望自己灵魂的自由与复活。


  此后,他们经常一起谈心。她最初是同情他,后来,在更多的接触中,她看到了他很多值得她珍惜的品质。在学校里,他们一起吃饭,周末,他们一起出去玩。这期间,他们所有的酸甜苦辣都融化在他们共同的时光里。生病的时候,有人关怀,有人递茶送饭,带来暖意;苦恼的时候,有人倾诉,有人聆听,他们在心与心的桥梁上携手走过了每一天。同班的学友戏称他们是一对“知心爱人”。他们对此称呼是乐于接受的。但是,在他们感情的天幕上,始终有一层厚厚的乌云,那就是,赵子亮是结过婚的人,是有妇之夫。尽管这个话题他们很少提起,但是,不提起不等于不存在。她曾经忧心忡忡地问,我们有将来吗?赵子亮说,我只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你,离婚对我来说,是一种解放;对她来说,她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她很跋扈,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从这次后,她就没有再提起过他们的将来,他们只是遵守爱神的旨意,用自己的全身心爱着对方,明天会是什么样,他们不去设想,也无法设想。

  听完他们的故事,我的心情再也没有平静过。从看到赵子亮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为他鸣不平。从外表看,他可以称得上是一表人才,年轻、英俊、充满活力,我无法想像这样一个优秀的小伙子,怎么可能和“大小姐”同床共眠?“大小姐”外表的丑陋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她的心灵也被厚厚的沙土覆盖。她的行为是张扬的,她的语言是专横的,她的眼神是冷酷的,她的手段是残忍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样的情感世界中,迟早会窒息,会死去。

  火车到站后,赵子亮回家复命。我打电话把“大小姐”约了出来。

  她这次的打扮,不是让我感到滑稽好笑了,而是让我大吃一惊。一件花哨的宽松上衣,一条紧身夏裤,配上她的又矮又胖又丑的外貌,我不忍心再多看她一眼。这形象实在是对不起观众,走在大街上也会影响市容。

  这样想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我对面。

  “事情办得怎样?”她开门见山地问。

  “很顺利。”我淡淡地说了一句。

  “真的有狐狸精把他缠住了?”她有些紧张地问。

  “你有什么打算?”我顾左右而言他。

  “什么打算不打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不耐烦地嚷道,而且音量有所提高。

  “我冒昧地问一句,你对你的婚姻生活满意吗?”我开始了说服她的计划。

  她迅速而又回避地看了我一眼,摇着头,说了一个字:“不。”

  “你觉得赵子亮能否和你白头到老?”

  她的回答还是那一个字:“不”。

  “他爱过你吗?或者你爱过他吗?”

  这次,她在“不”的前面加了一个字:“都不。”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竭力维持这桩婚姻?”

  她稍微想了一下说:“我需要。”

  “他还能满足你的需要吗?”

  “不,自从去上海学习,他就已经不能给我什么了,他不听我使唤了。”

  “那么,你觉得还有必要维持这段婚姻吗?”

/*移动*/
博客主人小梁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20825文章总数
  • 6643289访问次数
  • 76543建站天数
  •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