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迷惑:当相亲变成了吃盒饭…

2016年11月23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迷惑:当相亲变成了吃盒饭…

●事业有成的她和一位实力派男士恋爱,对方要求她只管养孩子和下厨房。

●结束短暂恋情,她转而尝试到婚介所交友,也未能等到“月上柳梢头”。

●有人“指点”她可以求助于网络,她迷惑了……

当我见到这名自称“白骨精”的小姐时,她长得和想象中的“白骨精”一点也没有相像之处。她不是那种骨感型的美人,而是娇小而丰满,“白骨精”则是白领、骨干、精英的戏谑称呼。她还是回上海创业的“海归”,年过而立,事业有成,有房有车,却至今没有结婚对象。她特来倾诉,因为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爱人。

他要我做“小癞蛤蟆”

我得承认,我开始一直想找比我优秀、比我更强的男士,这才是我心目中的男人呀。我不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男士,可是,他们一般身后早就站着一位贤妻良母了。

也有些这样的人喜欢以自己为中心。我曾经和一位实力派男士谈过一段短短的恋爱。但是在他面前,我所有的成绩他都不屑一顾。他百忙之中抽空陪我一逛豫园的时候,他的求爱词真是独树一帜。豫园的围墙雕塑很有特色,是乌龙盘旋其上,他指着龙头让我细看,我细细欣赏后大加赞赏,雕刻细致,气派不凡。这时他放下刚通话的手机接下刚才的话说:“我让你看的是龙头下雕的那个小癞蛤蟆,你知道是何意?”我虚心请教,他说,他第一次陪老外来参观时,听导游说这种小癞蛤蟆是专靠龙的唾液为生的,和龙相依为命,给他印象特别深刻。他补充说明,我的工作对他并不重要,他最欣赏这样一句“名言”:女人的天职是养孩子和下厨房,然后在他有应酬的时候能够陪他出席一些酒会,就行了……

最后他很柔情地问我,是否愿意做他的小癞蛤蟆?然后一边接手机,一边等我的回答。

我注视着他旁若无人地接着手机,很自觉地掐断了那一根情丝,避免了癞蛤蟆的命运。

不是我不想找一个实力派,但跟了这样的实力派,我要把自己的工作全为他牺牲;要是有一天,他对我的爱情厌倦了,那么我的人生将是一场灾难!我一直觉得在现在的社会,女人首先要经济独立,才能讲究爱情,工作要比男人更重要。不知道对不对?

所以我兢兢业业,不敢不努力工作。可是我很快感到一个女“白骨精”的悲哀。我在爱情上屡屡不顺。我托朋友介绍,声明条件无他,首先要相爱,其次是能力比我强,强强联合,共创美好人生。结果我那位朋友连连摇头,说我的想法是错的。我真是郁闷哪,花钱找了一位颇有名气的心理学家,问为什么我寒窗苦读这么多年,读了本科,又是留学硕士,马上还是博士,在情场上还不如一名普通的女工,她们往往早在20多岁就成家生子,而我却年过扌票梅,还不能出嫁?说到这里,“白骨精”小姐还停顿一下,专门作一名词解释:“扌票梅”的意思就是梅子熟得透了,都不用人采,自己掉下来了。

结果心理学家告诉我,我的观点严重错误,情场学识和我的学历成严重反比。女人找个比自己强的男人这种意识,属于典型的“小农意识”,这是两千年农业社会里的典型主宰思想,事实上现在女性独立了,完全可以考虑找个不如自己的爱人。心理学家还举例说明,英国已故王妃戴安娜就可以和她的马夫谈恋爱,为何我就不能接受条件不如我的男人呢?

当时我听得目瞪口呆,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可是回头一想,戴安娜王妃可以和她的马夫谈恋爱,但没有嫁他呀。找一个要依赖我的男人,我实在是心理不平衡。

相亲变成“吃盒饭”

我一直期望着可以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一段感情,哪怕先从同志一样的友谊发展起来也可以。但是我的同事们基本都是女的。芳龄渐长,我开始考虑起另一种效率较高的形式:相亲。我孤身一人在上海,亲朋好友是指望不上了。我买了几份报纸,在报纸中缝上选择了几家婚介所打电话。

当我询问第一家的时候,我就无限满意地发现她们的态度真是好极了,天天给我打电话出主意,我到了现场,那位婚介所的阿姨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相信X老师是没错的。”我陶醉在她举的例子中,相信阅人无数的她所说的每一句判断,于是昏昏欲醉的我甚至都没有再询问第二家婚介所。可是当我一口气交了一年的会费成为该会所的会员时,我就很少再接到X老师们的电话了。

而事实上他们提供的相亲,每次的版本都是一样的,总是先从介绍人那里获得一些对方的基本资料,觉得还行的话就互通电话。通常都是男方先打给我,三句话客套一番之后就直奔主题,约定时间地点见面,然后我打扮一番赴约。唯一的好处是,不多久我就对我家周围所有的咖啡屋如数家珍。见面的形式也都差不多,点上一杯饮料,边喝边聊。来的都是会员,成为会员的前提是当然都见了不止一个,选择会员制事实上就是选择“批发购物”,量大优惠,流水作业,提高效率。见面者如同面试老手一样。而且你还得在不经意的问答中,尽快掌握真实情况。要知道那家婚介所的阿姨是这么介绍的:“为了照顾和保密个人隐私,有时年龄和身高是可能相差一点的。”但事实上相差的根本不止这“一点”,对方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婚托”。

这样,原本在我心中很美丽的爱情、很庄重的婚姻大事在婚介所安排的快速相亲过程中,变得有点像中午匆匆吃下肚的盒饭。每一次原本应当是激动人心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这样变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白骨精”小姐长叹一口气说,当时支撑她继续相亲的唯一动力是,宁可相亲千次,不可错放一个。因为婚介所老师说了:“相亲一百次也许都徒然无功,但第101次的邂逅很可能成就终身大事……”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