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口述:我曾是个风光的陪酒小姐(图文)

2016年11月23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讲述人:陈彩 性别:女 年龄:33岁 职业:无

  电话里,她的声音很轻很温柔,感觉应该是个甜甜的小女生。见面时才发现,她已经不年轻了,虽然妆化得很浓艳,却仍让人一眼望出疲惫,而且厌倦。

  她开始说她27岁,说到后来,自己都意识到在年龄上前言不搭后语,才用横了心的表情告诉我她的实际年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并不是怕别人对号入座,而是已经许多年没有说出真实年龄了,她自己也希望能够忘记。

  我也曾经“风光”过

  我的家庭很复杂。我与哥哥姐姐是同父异母,我妈妈是爸爸的第二个妻子,只生了我一个。小的时候我很受宠,20岁时,爸爸因病去世了,我和妈妈被哥哥赶了出来。姐姐也不理我们,我就去做了陪酒小姐。

  像我那时的年纪,做陪酒小姐多半会吃亏,可是我没有。同行说我天生的精门槛,从不上当受骗。再熟的客人,我也只认“钱”。在我们那个地方女人想不受骗也很简单,就是不动感情,不要管对方为你花多少钱,也不要被他们送的礼物迷惑。

  点我的客人,第一次给我一百块钱,我不会说什么;第二次如果也只给我一百块钱,我还是不会作声;如果第三次他仍只给一百,我就不会出台了。自然会有领班上去告诉客人,我这人好面子,几次都给同样的价,我脸上挂不住,死都不会出来的。识趣些的客人就会加价。

  我从来不像身边的姐妹一样穿性感的衣服。我喜欢把自己打扮成白领的样子,看上去妩媚又精神,陪客人出去应酬时他也会觉得有面子。所以,有很多人专门点我。

  我在武汉很多娱乐城都呆过,被挖过来挖过去的。那时我真的很风光,总有人请我游山玩水,几年下来,我免费游玩了许多城市。有次我跟他们出去吃饭,服务员端菜时,同桌有人起身正好撞上,一些汤洒到我衣服上,那人当即给我五百块钱,让我买新的……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曾经的“美好时光”,目光迷离,像在做梦。我有些迷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在说梦境。说完这些往事后,她停了片刻,头垂下来,也许是曾经的“辉煌”衬出了现在的暗淡吧,她的表情悲伤得令人难过。)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