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图)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现实中,单身女房奴正在日增。25岁的大学女毕业生小孟半是甜蜜半是辛酸地写道:现在的我不敢随便消费了。吃,能饱就行;行,能走路的,绝不坐车,打的基本杜绝。不过,我买房才3个月,房价每平方米已经涨了500元,至少从心理上让我的房奴生活有了个心甘情愿的理由。

单身女“房奴”缘何先投资后婚嫁?从事传媒业的蒋小妹快人快语,扳指数出当单身房奴的N种好处:

1、能逼自己存点钱

这是不少“月光族”的共同理由。“以前一个月四五千不知花哪去了,如今至少1/3跑到那么大个房子上了,看得见摸得着,心里也踏实。”还不用像买股票一样得成天盯着,算一种“懒人型”储蓄。

2、能给自己安个“窝”

这是许多独生子女的选择。受不了和别人合租,索性自己安个小家。

婚前自己布置“香闺”,婚后父母来了,若四个老人同住怕吵架,也可以给父母一个去处。

3、能为自己留条路

“进可攻退可守”,婚后感情好,自己的房子可收租可变现;万一吵架离婚,也还有退路。

看来,不少单身女房奴心甘情愿被套牢,投资倒是次要的,更主要是想为自己找寻物质上的安全感。这是相当部分女房奴的特点。有专家点评说:女房奴与男房奴不同之处在于,奴役男人的那套房子,往往是他为婚姻生活所准备的前提,是他养家的一大表现。他要为那套房子负几乎全部的责任和心血。而女人买房,常常是额外的,即使结婚,那套房子也很可能会是她的独有财产,住,也总是暂时地住。房子于她们,只是一些点缀、衬托、一点安全感,最多也是待嫁的资本。

人说,单身女房奴的增多,是越来越多女性走向独立的一个标志。“有房才有话语权!”买下大户型独住的华姐斩钉截铁如是宣告。

做房奴有什么不好啊,我挺乐意的,真的。这可能是女房奴跟男房奴的区别,我觉得为了房子做个奴隶挺开心的。以前不是有一篇《为奴隶的母亲》吗?为奴隶的母亲,和为奴隶的女房奴挺像的,都是有希冀、心甘情愿被房子奴役,所得往往大于付出,这是女房奴的一个特点。“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向明天换一些美满和幸福。”这就是房子的代价。 ——马小云

和设想的女房奴的悲惨生活不相符,马小云说自己是典型的房奴,但是她从这个过程中感受到的,并不仅仅是买房带给她的压力和生活负担的加重,还有一种心甘情愿换得的愉悦和快乐。“考虑问题总是有很多个角度,我是房子的奴隶,但同时也是房子的主人,为什么非要强调前一个悲惨的角色呢?”马小云对于房奴这一称呼总有些排斥。
 

成为奴隶之前

2005年4月20日今天小雪又带了朋友回家。男的。他们在客厅里看电视,大声说笑。很无聊的电视剧,真是没品位。那个男的看起来总有点贼眉鼠眼,实在不怎么顺眼。小雪的品位越来越差了,带回家来的一个不如一个。

我故意在客厅里晃了两圈,想引起他们的注意,让他们知道这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让他们察觉到这个房子属于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我重重地关房门,可是无论多大的动静,他们还是自顾自地开心,丝毫不为所动。

晚上照例是很大的动静,小雪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让我觉得羞愧和烦躁。我当初怎么会那么冲动,冲动到和她一起租房子?自作孽,不可活。

我想念家里的小屋,我想念一个人的安静、放肆和忘乎所以。

这是马小云决意自己买房的最大诱因。厌倦了不停地搬家,厌倦了没有个性和舒适度可言的租住房,厌倦了没有安全感的独居和没有私人空间的合租,马小云终于把买房的信念坚定下来。辗转看房,比较了很多地方的很多房子之后,担心开发商的诚信,担心房子的质量,担心土地的来源,担心物业的服务,“奴隶总是受制于自由的人。房子是自由的,我们是被制约的。”马小云看中了这套距离北环不远的小户型。50多平方,2800多元的单价,办完所有手续大概16万多一点的总价。马小云说自己并不十分满意,但是在小户型中,这套房子不算太差,“总算有个属于自己的窝儿了”。

成为奴隶之后

2005年6月16日今天正式签了合同。爸妈都是工薪阶层,没有多少存款,首付的各种费用算下来,一共是46854元,我的1万多根本就不算钱。唉,一把把厚厚一叠钱交给人家,真有抢回来的冲动。

签合同需要按很多手印,让我想起杨白劳。我把自己卖了,卖给了那套现在还没成型的钢筋水泥。

我被房子套牢了。

2005年7月20日现在开始,我终于缴月供了,每个月726元,一分也不能少。工资1530元,缴上月供还余804元,公交月票每个月50元,租房的费用现在仍然要付,水电费什么的一起加起来,每个月还要400元。老天爷,我只剩下364元。怎么活啊?发愁。

紧衣缩食。从今天开始,不买衣服,不和朋友聚会,不乱逛街,没事就呆在家里睡觉。睡觉是最省钱的活动。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在上海供房子的男青年的话,他说他们两口子星期天要睡到11点起床,目的就是为了省下来一顿饭钱。那时候还觉得夸张,现在想想,还真要这么干才行。

2006年3月6日今天感冒了。头很疼,很难受。在药店里买了点药吃,但是好像效果并不太好。

小雪劝我去医院看病,可是,去一趟医院,没有100块就出不来,还是算了吧。唉,幸好不是什么大病,要是生场大病,可怎么办才好啊。

难不成把快到手的房子卖掉?

老天爷,保佑我身体健康,不乱生病。

马小云说她近两个月一共只添了两件衣服,其中一件还是打三折的时候买的。她已经很久不跟朋友们聚餐了,以前喜欢的K歌也很久没有再去过,头发改去很便宜的小店里做,化妆品也用得很省。“真的没有想到买房子能让我的生活水准下降这么多,但是还没有到不能接受的程度。”马小云现在最大的乐趣是到网上或者现场去看房子的建设进程,已经封顶了,在做后期的建设。马小云有时会去她买的那套房子里走几步,看看地面是否平整,墙体是否结实。“现在每个月又要缴房租,又要付月供,工资几乎都剩不了几块钱。所以,这几个月的房租都是妈妈帮我付的。

被房子奴役的其他表现

2006年4月9日今天有人给我介绍男朋友,去见了,感觉不是很坏。后来聊天就聊到了房子,他还没买房子,听说我买了个小房子,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后来就没什么话题,然后就散了。

后来跟我一起的朋友就戳我脑袋说我傻,说男人都很忌讳女人太有资本太独立,更何况他没有房子我有房子,他会觉得没面子,还会觉得以后经济上不好处理,月供谁交啊,房子算谁的,结婚以后都会是争端的导火线。

这些也是问题吗?是什么问题啊?TMD,房子跟我这个人有啥直接关系?多心的男人。

2006年5月10日这个月房子问题真是要命,买了个房子还没住进去呢,就有这么多搞笑的问题。

前几天别人给我介绍男友因为房子黄了,今天我哭穷,那个可恶的同事就不断地讽刺挖苦我,说我什么,房子都买了还叫穷……我买房子关你们什么事啊,买房子的人其实也都是穷人……

房子还有两个月就要交了,到时候,总要简单装修一下吧,总还要买点简单的家具吧……天哪,到哪儿去弄钱啊。不装修是断然不行的,毛坯房怎么住呢?

今天妈妈寄的钱又到了,没暖热就交给银行了,天杀的银行,最大的抢劫犯!

这些是房子给马小云带来的附加难题。马小云说,她听很多人讲,有房的女人不好嫁,男的既怕她眼光太高,又怕房子以后会成为问题。“估计还害怕女人一生气就逃跑,现在家都离郑州远,跑不回娘家,有房子的女人就可以跑到这一套房子里避难,男人们大概也担心这个吧?可是,我买房子的时候想到的也是这个,将来如果他欺负我,我不至于无路可退,不至于被人扫地出门,不至于露宿街头或者厚着脸皮去找同事同学。女人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吧。”这可能才是马小云心甘情愿被套牢的原因所在吧,为自己找寻物质上的安全感,是现代女人的一大特征,应该是女性独立的一个标志了。

女房奴与男房奴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在于,奴役男人的那套房子,往往是他为婚姻生活所准备的前提,是他养家的一大方面和表现。他要为那套房子负几乎全部的责任和心血,并且不需要理由。而女人买房,常常是额外的,即使结婚,那套房子也很可能会是她的独有财产,住,也总是暂时地住。也或者,房子仅仅是她为自己寻找的一点安全保障。女人买房子,往往不会让房子成为自己太大的负担,不会让房子成为生活的负累,房子于她们,只是一些点缀、衬托,或者待嫁的资本。它的作用,与一件昂贵的衣服,不相上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