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剩女择偶跨越不过制服情结(图)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叫芳菲,很想来说说自己的真心话,如果方便的话,请与我联系。”留言电话中,芳菲的声音显得很干练。所以,当芳菲准时出现时,我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前这位身材小巧、打扮保守的小姑娘是谁?她看看我说:“我是芳菲呀。”带她到26楼茶室,她小心地坐下,两腿并得紧紧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小学生的样子。

28岁以前,我很充实

你猜猜我几岁?很多人在知道我的实际年龄时,都表示不相信。有时去银行等地方办事,工作人员也会拿着我的身份证对我打量很久,好像不敢相信似的。我知道,自己很显小。

我出生于传统家庭,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妈妈长得很漂亮,当年追求者甚多;而爸爸从外表看,是及不上妈妈的。妈妈之所以选择了他,是因为爸爸的为人。爸爸曾经当过兵,身上有股正气;而且,他非常聪明,也非常上进。

如今看来,妈妈当年果然没看错人。在外,爸爸工作上一直很稳当;对内,始终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爸爸那时经常出差,但只要在家,就会主动烧饭、做菜。爸爸还会在饭后削好水果、切成小块、插好牙签,端过来给妈妈与我吃。这份体贴和爱慕,始终没随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妈妈则是一个非常传统而本分的女性。她不爱打扮,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照顾爸爸和我身上。大概家庭生活已经能够提供给我所有的寄托和温暖了吧,我从没感觉生活中还需要增加另一个人。这么一晃,就到了二十七八岁。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开始着急起来。爸爸对我说:“我们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不妨考虑起来,这样就能代替我们照顾你、陪伴你。”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可以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可惜,我早已养成了工作单位、父母家、自己家三点一线的生活习惯,朋友也少,所以,不知不觉中,就奔三十了。

闻言,我有些吃惊,问道:“真的吗?在那以前,你从来没想过这方面问题吗?”她不在意地笑了笑说:“是呀,从没刻意想过。”

我不喜欢恋爱经历多的人

读书的时候,我觉得读书就该一门心思地读,所以,对男生从不假以辞色;工作后,因为我们单位女多男少,加上又是一个作风保守的国企,没条件、也不适合在内部解决。实际上,也曾有男同事“甩”过“翎子”给我,可我觉得不合适,大家一个单位的,可能会影响工作。所以,婉言拒绝了。

而且,我也非常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两年前,我从父母家里搬出来,独自居住。闲暇时,弹弹琴、读读书、看看碟,也过得有滋有味的。我还很喜欢逛逛商店,只要条件许可,我就给自己买些喜欢的东西。可偶尔,在需要体力活,或者在夜深人静、一个人听情歌的时候,也会觉得:如果身边有一个男性,既能与我有商有量,又能与我互相学习,那也不错。

说到这,芳菲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我说:“你帮我看看,这些择偶条件算不算高?”我接过一看,是一张从记事本上剪下的纸条,上半部分写的是“本人大致情况”,下半部分写的是“本人择偶标准”。

我知道,婚姻是现实的,因此在理智地考虑这个问题后,我得出了三条择偶标准:或许自己长得“小样”,所以我比较喜欢和年轻人交往,因此,我并不在意男方比我小。至于身高,我希望能互补一下。而为人,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他一定要为人诚实,工作稳定。另外,我可以容忍对方谈过恋爱,但不喜欢感情经历丰富的人。

制服男士蛮帅的

既然已经有了相对明确的择偶条件,为什么却从没尝试过与异性交往呢?当我不解地问芳菲后,她带着一点羞涩说:“因为我没有机会认识理想中的异性。”此话怎讲?

嗯,还有一点我没说,实际上,我觉得在公检法系统工作的男性应该比较符合我的理想,当然,金融、通讯行业的优秀异性也不错。所以,虽然过去也有人对我表示过好感,也曾有人为我介绍,但他们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为什么特别喜欢这一类型的异性呢?”我问。芳菲想了想,说:“大概因为我觉得这类男性首先人品肯定都是不错的;其次,印象中高高大大的也比较多;再有,我觉得他们穿着制服的样子蛮帅的。可能父亲当过兵,所以,我对这类男性比较青睐吧。”

总之,我想要的人生伴侣,一定得是我自己喜欢的,能为我挡风遮雨,给我一个能依靠的肩膀,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快乐悲伤一起分担的人。

最后芳菲问我:“你觉得我找得到吗?”我想了想说:“大部分人都曾设想过理想中的伴侣形象,但实际上,很少有人能找到完全符合理想的,因为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我觉得,或许你得为自己的标准排个序:什么是可以松动的,什么是一定不能放弃的。放宽标准,可能更容易找到。”芳菲听完,若有所思。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