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当他是个伪单身:爱他or恨他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2005年,我刚参加工作,在一家电器公司做质检。工厂地处郊外,周围什么都没有,下班之后,我们就显得无所事事。同事们都是年轻人,贪玩,就相约一起去附近的小镇上网。有一天,我们在小街上与另一群人相遇,两群人里有互相熟识的人,于是汇合在一起去玩。

那一群人里,就有辛豪,我后来的男友。

那天晚上,辛豪主动提出开车送我们回公司,让小姐妹们一阵欢呼雀跃。后来他告诉我:“其实,我那时候便喜欢上你了,所以才送你们。”接下来,辛豪开始主动约我出去玩。他是一个挺帅气的男人,心细、热情,比我大三岁,有“大哥气质”,我有些动心。

我记得,经过两件事情之后,我开始认真地爱上了他。

第一次,是我们在街上闲逛,我发现运动鞋的鞋带松了,刚蹲下去整理,他却把我拉起来说:“让我来!”然后不容分说地俯下身去替我整理。就在大街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之间,他埋头认真地替我整理鞋带……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像一个骄傲的公主。

第二次,是我拉了头发之后,要求过几天才能洗,然后再拉直一次。可是,等到了洗头发那天,我因为加班很晚才到镇上。辛豪就带我去他朋友的美发店,到了那里,朋友已经关门了。他打开店门,亲自动手为我洗头发,然后细心地用夹子把头发拉直。在镜子里看到他笨拙的动作,我突然想起周润发“百年润发”的那个广告,浪漫、温馨的感觉一下子包围了我,禁不住一阵脸热心跳……

辛豪几乎每天下了班都来接我,带我去镇上吃饭,陪我做一切我喜欢做的事。那段时间,我刚学会上网,瘾很大。他不喜欢上网,但总是陪着我,百无聊赖地看我点击网页,聊天。我真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可他说:“只要陪着你,我就开心了。”

这样过了半年,我彻底成了他的“俘虏”——我爱上了他。然后,我们住在了一起。

那时候,我认为我们的爱情是天下最美好的,独一无二。很快到了春节,我决定带他回市区的家里见我父母。按照约定,正月初三我给他打电话,可他却说:“我很忙,还在加班哩。”正月初三,哪有上班的?我有些怀疑,但也无话可说。

放下电话,父亲说:“我感觉他在撒谎,这个男人不大可靠……”父亲以他五十几年的人生阅历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可我怎么都不愿相信。我试着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既然你连我父母都不敢见,我们还是分手吧?”

辛豪立即打电话过来,非常着急地向我道歉:“小艾,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分手?等工作忙完,过几天我就来你家……”我不过是作一个试探,心下不舍,只好作罢。

我只好相信了他的解释。后来,他也没主动提起过来我家作客。直到,2006年2月14日……

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

2月14日,情人节。对一个恋爱中的女人来说,本该是一个充满幸福和甜蜜的日子。可是那天,辛豪并有约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天快黑的时候,同事们大多出去玩了,我独自落寞地在公司口转悠。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我以为是某一个朋友,

可那头却说:“你认识辛豪吗?”我有点诧异,回答说:“当然认识,他是我男朋友。”电话那天轻轻地笑了一声,说:“可我是他老婆。”我一下子就蒙,呆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那头又说:“我现在有孕在身,不想和你解释太多。只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老公了。”我迅速地挂断了电话,疯了似跑回宿舍。宿舍里还有一个同事。我刚简单给她说了情况,电话又过来了,同事接听了,愤怒地告诉对方:“不是小艾缠着你老公。如果辛豪真是你老公,那也是他缠着小艾……”一通争执之后,对方才放弃了继续“追究”我。

我随后拨通辛豪的电话,他却说正在外地出差,没有办法陪我。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过来看我。整整一个晚上,他几乎对我言听计从,好像很内疚很小心的样子。我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他那个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说实话。”可辛豪想也没想就说:“肯定是朋友开玩笑,你不要放在心上。”他的朋友我都认识,会有人开这种玩笑吗?我说:“那好吧。我要到你家里去看看。”他同意了。

第二天,他要去一个亲戚家,我也跟着去了。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的家人也在,可他没和他们打招呼。刚吃过饭,他就陪我去逛街,说好吃过晚饭再去他家里。下午我们玩得很开心,我的疑问慢慢没有了:“他不可能结婚了吧,要不然怎么敢带我见他家人,甚至带我回家?”天快黑的时候,他带我去家里。家里没什么人,呆了几分钟,我开玩笑说就在那里住。辛豪很紧张,坚决要送我回去。我有些疑惑,可还是顺从地坐他的车回来了。后来才知道,他不过是和妻子打了个时间差,以此来蒙骗我。

接下的几天,他都没来看我,打电话时就说:“没事就呆在公司,别出去玩。”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可我每天都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终于,在一个晚上,外出回来的同事叫住了我。说是在酒楼吃饭看见了辛豪。他和一个怀孕的女人在一起,样子很亲密……一切都得到了证实,辛豪骗了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电话给他:“好好和你妻子过吧。我们分手。我承认,我爱过你,但我不可能和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一个欺骗了我的男人在一起……”让我意外的是,辛豪很爽快地同意了分手。我以为他还要解释什么,可他什么都没有说……

我果断地离去,却听到了他离开人世的噩耗……

和辛豪正式分手之后,我也辞去了原来的工作,然后去了北京。

我想离他远一点。是的,他欺骗了我,可是,他又真真切切地给了我那么多关爱和体贴。我是爱他的。甚至,我认为他也是爱我的。我只能离他远一点,这样,于我们彼此,都要安全一些。

2006年8月,我在网上碰到辛豪。他说:“我孩子满月了,你来吃满月酒吗?”不知道为什么,分开几个月之后,我已经可以略为平静地面对他,可是他的这个邀请,还是让我一阵心痛。他从来没亲口承认过自己已经结婚,现在却轻描淡写地请我去吃孩子的满月酒。他曾经的欺骗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摆在我面前。呆了两分钟,我说:“抱歉。我在北京。”这也是我第一次告诉他我早已离开成都的事实。辛豪沉默无语,很快就下了线。

2007年4月初,我再次回到了成都。知道这个消息后,辛豪以最快的速度约我见了面。

那天下午,我们沿着沙河走了好几个小时。辛豪第一次正面谈起了他的婚姻。他的理由,跟其他寻找婚外情的男人没什么两样,诸如父母之命、夫妻不和之类。我对这些理由毫不在乎,在乎的是他说:“小艾,我是真爱你,真心喜欢你。我之所以隐瞒我结过婚的事实,是因为怕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果然,你知道了真相就离开了。那正是我最怕的。”我相信他的一切解释,也从来没怀疑他对我的爱,我甚至这样猜想:“如果他本是没有结婚的,或者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欺骗我,我会这样果断地离开他吗?”

晚上,辛豪约了一帮朋友去KTV唱歌。他喝了好多酒,却坚持要送我回家。一路上,他满脸通红,把车开得疯快。我着急地叫他慢一点,可他似乎发了狠,咬紧牙关猛冲。我害怕极了,双手抱着肩膀蜷缩在座位上,可怜巴巴地不停祈祷。当汽车一个急刹尖叫着在家门前停下来时,我已经是一身冷汗。看着他的车再次狂奔而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也许,他真的痛苦。可是,为什么非要拉上我?那一刻,我真是有一点怨恨他。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联系。我本以为还可以和他做朋友,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辛豪更做不到。我在成都重新找了一份工作,换掉了手机号。没有爱情,没有牵挂,开始了忙碌而简单的生活。

9月13日晚上,QQ上一个以前我和辛豪共同的朋友,突然跟我打招呼:“你知道辛豪的事了吗?”我来不及回问,那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他死了,车祸。上个星期天的事。”我说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他说是真的。

我立即翻出通讯录,一通电话打下来,消息得到了证实。我呆坐在椅子上,一时茫然无措,除了一种无力和虚脱感,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辛豪的相貌,在那一刻都模糊了……我到底对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爱?恨?怨?可在那一刻,好像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