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堕胎之后我酒吧寻欢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在给我发过来短信的第二天,依依又改变了主意,她说那段往事是她心里特别难看的疤,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可是不久后的一天,她又打来了电话说愿意接受采访。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了志峰说给她的话——— 真正的释怀是可以坦然地面对。而这个志峰就是让依依重生的人。

  挥霍青春,却自以为时髦

  你在穿梭的人群中看到过这样的女孩吗?她们打扮时髦又超前,整天泡在酒吧、舞厅,说一些半成熟的话,摆一副酷劲儿十足的表情……曾经,我也是她们当中的一员,挥霍着青春,享受着自以为美好的时光。可现在,我却非常不愿意提起那段日子,或者说是非常憎恨那段日子,如果不是因为碰到了志峰,我想我一辈子也走不出来那段阴影了。

  第一次去酒吧时,我还在上高二,因为成绩一般常常被父母打骂。班里像我这样成绩不好的女生不在少数,她们常常逃课出去玩儿,自己放弃了自己。有好几次,她们也喊我一起,可我不敢答应。直到后来有一次,父母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我,我才赌气跟她们出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去酒吧,幽暗的灯光,弥漫的香气,感觉怪怪的,但也美美的。之后,我又跟她们一起逃了好几次课,有钱时就去酒吧,没钱时就在马路上逛,看看衣服、看看人、聊聊天。虽然后来父亲察觉开始严格地管束我,我对自己的未来也不是不担忧,可还是控制不住想出去玩。

  高中毕业,我拿到了一所大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和那几个女孩的聚会也就更频繁了,不幸的事情就是在那时发生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