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被性骚扰是女性的一种幸福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偶然在出租车里听电台。一个广东口音的男子正在大放厥词。"性骚扰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六七十年代那会儿,我们连饭都吃不饱,那来的什么性骚扰?我认为被性骚扰是女性的一种幸福,没有才可悲!"一个女嘉宾慷慨陈词,这是男人对女性的歧视,将女人置于被观赏的地位......我在出租车里哈哈大笑起来,司机也笑了,唉,世风日下啊!

  这是一个洋溢着"性骚扰"的时代,如果从传统意义上来判断。一群群的狗男女隔三岔五聚在一起讲黄段子,明目张胆地打情骂俏,昏暗的灯光下暧昧的眼神与有意无意搭在某个小蛮腰上的黑手。我们总是慢半拍,据说中国首例性骚扰案近日在西安开审,一童姓女子终于在隐忍七年之后将她的上司告上法庭。可在人家美利坚,在1964年就把性骚扰写入了《人权法案》。可惜我还没想完这个问题,车就到了我的酒吧,一个正在发生或随时可能发生性骚扰的地方。

  我一眼瞧见了坐在角落里的常客老登。这家伙经常借着酒意"耍流氓",搭搭香肩、摸摸小手、亲亲粉脸之类,老登以前总喝啤酒,自从有一天见识了龙舌兰之后便深深爱上了它。并不是这家伙具有欣赏烈酒、细盐、柠檬汁在舌尖跳舞的品味,他主要恶俗地迷上了喝龙舌兰的仪式感。在女孩子的虎口上或更创造性的地方洒盐,再轻轻地吮一口,啊!復复何求!女孩子们最多也就略作躲闪,多数还有些享受的样子。其实那些女子并非轻薄之辈,同样的动作换了别的男人后果不堪设想。可那些夜晚,按老登的话说都化作了春风沉醉的美好记忆。有一次老登在五星级酒店要了杯龙舌兰,讲明了要盐要柠檬,正美滋滋地琢磨在MM的哪儿洒盐呢?服务生以五星级的礼仪送上了那杯酒。老登摩拳擦掌,正欲上阵,可定睛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盐均匀地挂在杯口,柠檬飘在酒里。莫大嘲弄啊!

  由此,我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调情与性骚扰其实可能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问题。但这五十步很关键。境界与手段高的,相互娱乐甚至娱乐大众的叫调情,如贾宝玉般怜惜理解女人,纵然四处蹭胭脂膏吃那叫风流。萎琐、想占人便宜则叫骚扰。李敖有副对联"清者阅之以成圣,浊者见之以为淫"是谓境界之不同也。

  过去人们谈骚扰,总囿于强势对弱势,可这年头,女人也翻身做主人了。我们有一网友,最推崇台湾艺人吴宗宪,却惨被评价为"人家吴宗宪是把肉麻的东西搞得有趣,而你是把有趣的东西搞得肉麻。"经常聚会时,他做到了比让女人倾慕还难做的事,受众女人的调戏。

  不过老登也有失手的时候,一次,他趁着酒意进行例牌动作时,一名小女子先是浅笑着,突然之间"腾"地站起来,一跺脚,操起一个啤酒瓶恨恨地扔了过去。但是各位看官,请注意,那个啤酒瓶的飞行方向明白无误地直指对面的一群男看客,而不是身边的老登。事后,看客们得出一个阴毒的结论,说那小女子不是恼怒于老登的性骚扰,而是不满于他的光说不练,不告你性骚扰,告你无作为!

  对了,那天在车上听到的最后一段,又一个男人打电话进来,"最近老有个男人骚扰......"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