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耽搁了八年之久的一夜情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在吗?
  ——在。
  
  ——你在北京了?
  ——是。
  
  ——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聊?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谢谢。
  
  ——女,苏州人在广州,生意人,爱好文学。
  ——我更关心你的物理特征。
  
  ——26岁,166cm,51kg,D罩杯,90-61-86
  ——不错,请付照片。谢谢。
  
  ——你早就见过了,不必了。
  ——??????????????
  
  ——我是哭哭。
  ——想起来了。
  
  跟以往一样,我很萎靡地斜靠在椅子上,喝着一排娃哈哈果奶看着那些躁动的QQ头像,逐个点开之后,与她们说着雷同的话。你在上面看到是我跟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这个女人是我八年前认识的,因为一次流产的一夜情。今天,她从天而降,我在我的记忆中很轻易就找到了她,实际上我从来就不曾忘记她,所以我很平淡地对她说,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八年前的她是叫哭哭,但现在不是了。八年前我刚大学毕业,那时我叫李无情,不叫张怀旧。现在什么都变了,只有QQ号没变。
  刚毕业我就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平时很轻松,工资除了伙食费与房租之外还能剩下一笔可观的泡妞基金。刚学会使用QQ,每天早上很快就完成了全天的工作,下午基本上就在QQ上与人周旋,从未想过要好好地谈恋爱,从不相信网恋,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总能得逞。哭哭与其他女人一样,无意中成了我的下一个猎物。她的脸上有一颗痣,自从很伤心地与她睡了一夜之后,我发现在后来的八年间,我总是跟那些脸上有痣的女人纠缠不清,这是个奇怪的现象,这也是我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突然总结出来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