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相亲时我爱上了媒人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秀第三次让我相亲,这次,她说男方人帅、体贴又顾家,准行!晚上一身淑女妆到茶吧,对面座的两个小伙都还帅,健是男方的月老,勇是介绍给我的。

双方媒人巧舌如簧,秀夸张地赞勇每个月工资上交他妈,成家后必是丈夫中的模范。话刚落,健又接道:“看准了就要下手快,好男人就像蓝筹股,大家都喜欢,你不先下手就没了。”无意提到蓝筹股,我聊兴顿起,自然而然就和健把谈话转到了股票上,谈兴正酣,秀却说出门溜溜,硬拉着健走了。

没了对胃口的聊友,我沉默下来。勇像个替补队员,打破尴尬说:“炒股不好,算不过大资金的。所以我现在不会炒,将来也不会去炒。”他不合时宜的反驳让气氛更加冷场。
 

我慢慢啜着咖啡,想着那些红绿股票,忽听他问我业余时做些什么,于是随口说聊天上网码字。一听上网,他居然用语重心长的口气告诫我:“听说网上最没意思。骗子不少,而且现在的网络文学差不多等同于垃圾文学。像我,写文章都往大报送。”我黯然听完,真想弃桌而去,转念,又觉得太拂了秀的面子。

两个媒人还没出现,我只好对牛弹琴:“我上网不为聊天,主要写文章,我有个网名叫上邪。”看他没明白,我扯过报纸,写给他看。谁知他却乐了:“上邪(xíe)?这名字古怪,还不如叫东邪西毒更生猛。”我的笔差点跌下桌,看来,这是个自负过头的家伙。我像教小学生一样:“这字读yé,是汉乐府一首词的开头。”“哦。我喜欢现代诗,古体诗太迂腐、晦涩,不喜欢。”他的样子有点讪讪的。

时间在凝止,两个人也在凝止,像两座石雕,怀想各自的心事。

媒人总算回来了,健眼尖,看见报上的“上邪”二字,玩笑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嗬,我们才出去一会,你们就已经过渡到发誓了?”我心里掠过一丝惊喜,连忙说别开玩笑。

相亲结束,我鼓足勇气提出让健送我,勇铁青着脸独自而去。我和秀、健一起,半道,秀却先告辞了,估计我们一个劲的股票话题,无意中把她冷落了。

半年后,所有亲朋好友都知道我和健恋爱了。

最后一次相亲,相上的,却是月老,那个站在主角旁边的男人。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