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令人回味的特殊初吻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记得高二下学期,我们班来了一位实习老师,他的名字叫于简,是北京某高校历史系的高才生。他这次来我校实习担任代班主任,兼教高中历史。班主任让我这个班长积极配合于老师的工作,因为他毕业后很可能会留在我们这所省城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任教

   我们班是文科重点班,女生占了90%,个个心比天高,对隔壁理科班装酷的男生都不用正眼瞧他们。可是,当于简给我们班上完第一堂 历史课后,班上这些高傲的女生就被折服了。

  从此,我们就喜欢跟着于老师在黑白色的历史空间中游荡,他那俊朗的外形、浑厚的男声让我们以上历史课为享受。于简还有一手好文笔,他的小品文融贯中西,风趣幽默,我们班的同学在他的指点下作文有了很大的提高,还专门成立了文学社。

  我平时也喜欢舞文弄墨,偶尔会发几篇“豆腐块”。一天放学后,他递给我一张稿费通知单,原来我那篇《父亲,请拭去我梦中的泪水》的习作被印成了铅字。看到已翻开的样刊,我有些不安起来。

  在同学眼中,我是个爽朗乐观的大班长,但在内心深处,从小缺乏父爱(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的我十分敏感和脆弱,我很怕别人发现我脆弱的一面。于简可能看出了我的尴尬,他笑着说:“你文中提到母亲心脏不好,自己经常为她分担家务,这在城市里就算是一个独立、自强的孩子了。”

  “我也不小了,还是个孩子?”我故作轻松地答道。

  “其实你的家庭和我的有些类似,我也有个得精神病的父亲,时好时坏。我努力从小县城考到北京,就是期望日后能将他接到大城市好好 治疗,让我的母亲也能安享晚年。”

  “没想到你的笑容背后,也有泪水和无奈。”

  “每个人都会将自己的‘丑陋’收藏起来,展示给大家的是美丽!”

  看着这个如父如兄、笑容比阳光还灿烂的大男孩,我心里的忧伤陡然被驱走了。我忘记了他是我的老师,不自禁地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他显然也沉浸在我们相似的遭遇当中,忘记了一切,将我拥在怀里,细细抚弄我的秀发。不知怎么,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啊!”两个同学推开了虚掩的门,看到此情此景不禁失声叫了起来。他们一个是文艺委员阿雪,一个是体育委员阿诚,都是来文学社还书报杂志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班长和老师竟会在这里偷吻。

  我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我们这所重点中学校风严谨,对 学生之间谈恋爱的处置非常严厉,更何况是师生之间!这事要是被传出去,不要说于简的留校名额、我的保送资格都将成为泡影,就是那些如锥如针的目光,也会令我们无处遁形。

  怎么办?向他们解释,我们只是一时的冲动,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可事实就在眼前,他们能信吗?

  这时,阿雪从惊异中平静下来。她冲我笑了一下,大方地走到不知所措的阿诚面前,说:“于老师和班长在愚人节里扮恋人,那我们也客串一下吧!”说着抿了一下嘴唇,微微踮起脚,有些生硬地吻了吻阿诚高高的额头。阿诚也反应过来了,忙解嘲说:“是,是啊,我们也要愚弄他们一下。”

  我的泪水涌了出来,透过泪水,我看到于简的喉结在上下抽动……同窗情、师生义,都在这相互拥吻之间释放出来。

  阿雪他们临走时,转身望了我一眼,眼神里找不到一丝轻蔑和睥睨,而是饱含着浓得化不开的信任、包容与 理解,它们永远地沉淀在我心里,只留下一句“十五的明月,也会有黯淡的时候”在我的耳畔回荡。

  这以后,我和于简将那一晚的“黯淡”小心地封存在心底,以平常的心态投入到崭新的生活当中。但我们知道,没有阿雪他们的初“吻”,我们的压力是不会那么容易释怀的。

  真的非常感谢他们的初吻,于简顺利地留校,并将老父老母接了过来,我也如愿被保送到于简的母校。

  亲吻,是人类表达爱情、亲情、友情最直接的方式。但,除了表达恋人、亲人、友人之间的深意浓情,它竟还有这样一种美妙的功能!

   美丽的初吻,像轻风一样抚慰着我们曾经脆弱的灵魂,像清泉一样着我们曾经干涸的心灵。它永远是那么真、那么纯,提醒着我们善待生命中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