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遭遇“桃花”的运气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老祖先苍颉造“桃”字的时候,是万万不可能想到几千年之后,他的子孙后代们将这个字的意义演绎得如此丰富,如此暧昧。桃,以及桃花,原本代表美好、宁静与爱情。《诗经·周南·桃夭》中诗句云:“桃之夭夭,烁烁其华。”以桃暗喻男女纯情之爱。陶潜先生则更进一步,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姿态,虚构了东方世界的理想国,桃为其中最重要最感性的元素,并因之得名“桃花源”。

如今的“桃”字,意义就大不一样了。以“桃色”为例,多多少少都带有与性相关的暧昧色彩了。譬如当年的比尔·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盲大臣戴维·布伦基特和“花心情妇”金贝丽·福捷,守口如瓶的赵大叔与穷追不舍的饶女士,将那种“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的薄纱捅破,粉红的桃色便溢出来,花边新闻充斥了各类传媒的角角落落,男女主角们也不得不饱受桃色之苦,或者无意之间坐享桃色之利了……

最近几日,我也遭遇了“桃花”运气,只是这样的“桃花运”只给了我痛苦和不适,而不是绯闻或者说丑闻了。话说冬去春来,万物萌动,千姿百态,百花争妍,十分热闹,一片欢腾。大好春色也容不得我岿然不动地蛰伏在小屋子里,于是,在女朋友的蛊惑下,我们收拾好行当,决定去郊外看桃花。

山间的景色堪称旖旎,阳光璀璨,空气宜人,站在山顶时,望远处山峦起伏,看近处飞鸟翩翩,听松涛阵阵,临徐徐清风,不觉间颇能给人“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洒脱感。桃花烂漫处,蜂蝶纷舞时,更是美不胜收,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登山期间,我兴致很高,于是忘却了邓丽君“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的告诫,不免拈拈花儿,惹惹草儿……

想不到第二天,我的“拈花惹草”就遭到了恶毒的报应,看来尼采也是一个撒谎的孩子,上帝根本就不曾死过,他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所作所为,趁你一不留神就给以狠命的打击----我的脸上呈现出一片“虚假繁荣”来:一块块界限分明、大小不等的白斑公然在我的脸上安营扎寨,肆无忌惮地繁衍开来。白斑处干燥发裂,奇痒无比,我不得不求救于医生。医生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桃花运”来了,我所患之症唤做“桃花癣”。

治疗的过程是没有机会照顾我的人权的。首先要保持皮肤清洁,洁癖般地冲洗来去,洗脸后还要涂油抹脂,把整一个粗糙男人打扮得妖里妖气,香气袭人,连自己都觉得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其次还要把大把的维他命之类的药片勇敢地往嘴巴里塞,出门要防止风吹日晒,心想照顾弱不禁风的林妹妹也不过如此了。最让我忍受不了的还要戒葱戒蒜戒辣椒,戒烟戒酒戒女人,要是再戒的话,我整个儿就成了“八戒”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