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大学生求职难竟去做楼市老板的肉弹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淑媛毕业大学毕业一年多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她的家在一个小县城,父母的收入不太多,当初供她读书就是很艰难,甚至还欠了不少的债务,于是淑媛恨不得马上就能有一个工作去做,然而她把简历至少投了一百多家,可是都杳无音讯,她有时候想,嗨!别把自己看的多么高贵,一个人如果成年以后不能自食其力就是一种耻辱,何况家里为自己上大学一直很是拮据,真的应该马上工作挣钱。

    那天一个楼市正在开盘,广告上说急于招售楼小姐,其实淑媛学的专业和售楼没有什么关系,她是学中文的,如果是市场营销也许会被聘用,就在她没有勇气上前问一问是否能够被聘用的时候,售楼部的经理走到淑媛身边。

    “请问,您想应聘售楼小姐吗?”售楼部经理很是柔和语言,他打量着淑媛。
   “我不是学营销的,大概不行吧?!”淑媛有点胆怯。
   “不要紧的。我们可以培训你,叫你两三天内就能熟悉售楼业务,并且能够成功地实现工作任务。”售楼部经理看淑媛有意思,就让她坐下下来。

    淑媛听售楼部经理一介绍,觉得似乎不是太难做这份工作。特别是售楼经理说道如果售出一套楼房就可以提取百分之五的提成,这个数字的诱惑让淑媛很是震惊,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她听说过售楼的提成从来没有这么高。

    等到具体培训的内容一个个具体落实以后,淑媛才明白楼市老板的意图。原来这楼群有一栋门市房一直没有销售出去,可能因为房价太高,炒房的不想投资,只能想那些有钱的老板们因为投资以外的其他原因买这栋楼的门市房。

    楼市老板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他准备举行一个酒会,把一些资金雄厚的人士请来,然后在酒桌上让这些漂亮的售楼小姐陪酒,在通过陪酒之后的种种手段,能使这个售不出去的门市房出手。培训那天,正规的内容之后,老板便把售楼小姐们一个个单独叫进办公室进行授意…..如此这般,淑媛感到很是为难,可是一想到楼市老板有承诺如果卖出二百万以上就给她十万的提成,淑媛考虑了一夜还是决定先去陪酒。

    酒会上坐在淑媛身边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做钢材生意的老板,他的销售公司每年有几百万吨的销售量,资产大概不计其数。其实他并不想在房地产上投资,就更别说买那么二三百万的门市房了。酒桌上,淑媛按照楼市老板的培训内容一步步实现着能让这位刚才老板买房的计划。

    开始的时候,淑媛频频给钢材老板倒酒,等他喝道六七两的时候,淑媛就一次又又一次地替钢材老板喝酒,其实在人们一时不太清楚的情况下早有人事先给淑媛把酒换成了饮料,可钢材老板并不知道,他被淑媛感动的不得了,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替自己喝酒,他拿出男人怜香惜玉的方式搂住淑媛说:“妹妹真是女中豪杰,竟然替哥喝酒,真是叫人感动。”淑媛赶紧接着说:“妹不替哥着想,谁替哥着想。”说的刚才老板激动地拿起就杯:“哥说什么也要喝了这杯酒,哥心疼妹呀。”

    楼市老板看到钢材老板的此时此刻就对淑媛使个眼色,然后淑媛就搂住钢材老板的脖子:“哥,休息吧,是不是累了,哥喝多了。妹陪你休息吧。”
楼市老板早就为他们订好了房间,服务生直接就把钢材老板送到酒店楼上的房间里,到这时候钢材老板已经喝了快要一斤白酒了,到了房间钢材老板连衣服都没有脱就搂着淑媛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等到钢材老板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穿,衣服裤子都在床头柜上;衬衫上边还放着自己的裤头;裤头上边是一张卫生纸;卫生纸上边是一个安全套;安全套上边还有丝丝的血迹……他敲敲自己的头,又晃晃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他掀开被子,淑媛蜷缩着,似乎在哭。

    “你怎么啦?我昨天做了什么吗?”钢材老板觉得自己好想什么都没有做。
    “哥,你怎么忘了?昨天你一进屋就拽我的衣服,看把我的胸罩带子都拽断了,你看这是我的内裤,你都给我撕开了,你还……”说着淑媛又哭起来了。

    “我真的做了吗?”钢材老板在问自己,怎么想不起来了?

    “哥,你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看看,我的这…….都是你给吻的,你也不好好的,使劲咬我,你看都发紫了。”淑媛说着用说指着自己的乳房上的皮肤。

    钢材老板看看淑媛的乳房上确实一块块的发紫,他想这是自己昨天晚上给掐的?他又看看床单,真的还有一块块的血迹,挺新鲜的。刚才老板摇摇头,在心里叹息道:真是他妈的酒后无德。

    这时候钢材老板的手机响了,是下属打来的,告诉他有一个厂家和他们谈业务,必须老板亲自到场,他马上穿好衣服,然后对淑媛说:“你也起来吧,就算我昨天什么都做了。我送你回去,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过了几天,钢材老板买了两套门市房,总价格为五百多万。淑媛第一次做售楼小姐就“大功告成”,她得到了“应得到”的那份提成,她望着自己存折上的六位数字,似乎对未来坚定了信心。

    一天, 淑媛意外地接到了钢材老板的电话,他的语气很平静:“想问你几个问题,那天我和你做了吗?你能说真话吗?还有你真的是处女吗?那些血迹是你的身体里的血吗?”淑媛听着什么也没有回答。“还有,你现在有事情做吗?如果没有我想给你介绍一个适合你的工作,听说前苏联的克格勃特工又招人了,你去试试怎么样?…….”

    淑媛选择了沉默,她关掉手机,把手机卡拿出来扔

    当我面对你的心灵,决不会掩盖事实的真相,哪怕迎着嘲笑,哪怕迎着讥讽,哪怕迎着冷酷,,,依旧的我会在平静等待一切。。。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