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漂亮女大学生的故事

2016年11月15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韩晓梦再次见到我时,瞪着大眼张着大嘴,表情夸张地如同见到了活的恐龙:“怡口莲——你、你……你怎么变成这模样了?”怡口莲是她们给我起的外号,我的大名其实是苏怡莲

  我有气无力、强迫着双眼睁开条缝,瞄了她一眼后又闭上了,趴在桌子上说:“你以为我想啊,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都是被程如风压迫的……”

  “哎呀呀,你看看你这脸色,黄黄白白……看看你这眼圈,赶上熊猫了……看看你这头发,比雀巢还象鸟窝……看看你这……”

  “你就不能不看啊……”我迷迷糊糊地说。

  “你这些天到底搞什么啊?”她在我对面坐下,奇怪她这个大忙人居然也有空跟人闲聊天了。

  “程如风他们学生会组织一个庆祝建院十周年的晚会,可是时间太紧张了,拉我去帮忙,人手又不够,又是找节目排节目,又是找美工找道具,还要找主持人写台词和过场……我已经熬了几天夜没好好睡了……”

  “唉,你真是瞎忙活——都是白干,又不挣钱也不出名的……不过,”她忽然狡黠地笑了笑,“但是为了追 帅哥,也算值得了——”

  “喂喂,不要胡说,谁追帅哥了……”

  “程如风可是外语学院的著名帅哥嘛,你这么卖力,他一定感激不尽,对你大增好感呐……好好,我不说了——我今天来找你,有件好事请你帮忙。”

  我勉强从桌子上爬起来,用胳膊支撑着脑袋,就差没用火柴棍撑眼皮了:“到底什么事啊?不是好事可别找我,我累的快死了,好不容易忙完他这档事……”

  “当然是好事了,”她四周看看,一副神密的样子靠近我,“又有钱赚又对自己有好处——我爸学校里请了一个韩国中学访问团来,他们是为了互相交流嘛,没有商业目的,但是要请个翻译帮忙,本来请了一个专业韩语翻译,但是人家要价太高,我爸那县城普通中学本来就穷,所以就请了他一天,访问团在学校进行会议和讲座的那一天。但访问团要呆五天,顺便参观一下县城和附近乡村的中小学。人家那边自己有个翻译,但是我爸他们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咱们自己的翻译陪同。所以我一下子就想到你啦,你学韩国语,放假那会不是还去韩国旅游团当过兼职导游吗?所以我向他推荐了你,咱们虽然不是专业翻译人士,但也不能白干,钱不多,不过也是点收入嘛,而且你锻炼锻炼韩语,这不件很好的事吗?”

  “听起来真不错啊,”我有了点 精神,“如果关于教育方面的会议和讲座不用去,只是日常陪同,应该没问题……”

  “好,就这么定了!拿了报酬别忘了请我吃饭!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先准备一下,他们来了我给你打电话——”她站起来,“对了,你精神精神,可别顶着两大黑眼圈去啊。”

  为了在韩国中学访问团前展现中国女大学生的精神风貌,我好好的睡了一觉,看起来好多了,但肤色和眼圈还不是很完美。韩晓梦又来了,拉起我跑到学校附近一家 生活馆里做一次按摩和面膜——我这才明白她怎么总看起来那么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原来按摩后真的很放松很舒服,休息一下精神就会很好,做了面膜后脸色也漂亮起来。

  我先走出生活馆时,在大街上巧遇程如风,他纳闷地看看我,我想我现在的风采一定接近了吧,心中暗自得意,没想到他问了句:“你也做美容啊?”

  唉,包括我在内很多学生都以为这个生活馆就是给那些中年有钱 女人做美容的地方。“准确来说也不能算是你想像的那种美容——”我正折磨着该怎么给他描述时,韩晓梦匆匆跑出来拉着我的胳膊就往车站赶说:

  “快走吧,抓紧时间去潘家园买两件新衣服,你看你这衣服穿的半新不旧的……刚打电话来了,说客人下午就到了,你现在这样子怎么行……”

  扔下了困惑的程如风站在街边发呆。

  晚上去陪同韩国访问团吃饭,路上大家说说笑笑倒也开心,除了团长是位老生生,其他团员多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大家还比较说得来。韩晓梦在一旁经常扯扯我的袖子问我们说啥,得知有人夸我们漂亮时,她很得意,虽然知道对方听不懂,但还是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

  “本来嘛,他们韩国的女人最喜欢整容了,虽然看起来全是 美女,可都是做了整容手术出来的……咱们可是天生丽质……”

  饭后在校长——韩晓梦的父亲——亲自带领下到县城外天然湖泊渡月湖赏月,这是当地著名的风景区。时间正临近中秋,浩月当空,波光鳞鳞,坐在湖中亭上,吃着月饼水果,喝着啤酒,韩国客人们赞不绝口,心旷神怡。一位充当韩方翻译的那位男老师主动用半生不熟的中文朗诵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激动之间手臂挥舞,不想碰播了桌上半瓶啤酒,正好在我跟前,虽然我连忙躲闪,还洒在了我新衣服的左手袖子上。他慌忙道歉,我连说没关系没关系,晚上回去洗洗就好。没想到的是,这件洒了酒的衣服后来竟惹出大麻烦来。

  那天晚上十一点前我赶回学校,因为宿舍十一点关门,也许是我的焦急神色影响了他们,加上我湿了的衣服袖子,大家才决定早点返回各自的住处,否则看他们兴致高昂的样子恐怕到明天早晨也散不了。

  匆匆走过学校小路,和几个男生擦肩而过,感觉有点特别,忍不住回头望望 发现那几个男生正站在那儿表情诡异地打量我,我看看自己——也没什么特别啊,那几个人似笑非笑的、还嘀嘀咕咕。恐怕宿舍关门,我疑惑地跑进宿舍楼里去。

  此后这四五天里,下了课我就搭郊区巴士到镇上学校和韩国访问团在一起,陪他们参观镇里和附近乡村的中小学校、图书馆等,另外也有一些旅游和休闲内容,品尝当地的风味小吃……天天弄的晚上很晚才回学校,甚至有一天因为跟随他们去参加一个乡下传统月亮节而导致晚上未能按时回学校宿舍,通宵的篝火赛歌 舞蹈晚会,每个韩国老师都很兴奋。

  然而就在第二天,下课后我正匆匆忙忙要赶到车站去,在学校门口又遇上了一帮男生,我看见程如风,连忙跟他打招呼,他却表情古怪而冷淡地看了我一眼,旁边几个男生嘻笑起来。他皱了皱眉,叫那几个男同学先走。等他们走远了,他才转过头来瞪我。

  “有什么事吗?”我莫名其妙地问。

  “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知道别人怎么议论你的?”他的表情很愤怒,“我以为你跟那些女生不一样,没想到你也这么爱慕虚荣,你是想体现思想开放还是想提前过高消费生活?”

  “你在说什么啊?”我瞪着他,不明所以。

  “不错,前阵子你帮了我们很多忙,我也以为你是乐于助人、不怕辛苦工作的女生,看来是我看错了。你跟那些女生没什么差别,懒惰、虚荣、势利……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生活,什么都做的出来……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以为自己很漂亮吗,你这种漂亮根本就是堕落!”他不容我说话,劈头盖脸地来了一顿“怒斥”之后转身而去,这回是剩下我在街边愣神。

  下午韩国老师们在镇里一些古建筑景点拍照留念,而我的 心情十分不好,独自留在客车发闷,顺手捡了几张报纸看,忽然发现两个类似的报道,说的是某某大学的女生追逐名利,有的是夜晚在大酒店之类地方向特别有钱的那些大款提供“特殊服务”;有的虽然不是特殊服务,但也是在酒店、酒吧、夜总会等地方陪酒、陪舞、陪打牌等等;其中还有一篇特别提到了某某大学外语学院的女生,尤其受到有些外国游客的青睐……看完了我才完全明白过来程如风的意思,顿时让我火冒三丈,居然把我想成这种人!细想想大概从第一天晚回来遇上那些 男生开始,巧得是当时我浑身酒气——因为啤酒洒在了衣服上……但这些报道不过是个别现象、根本是少数,以为我们女生都那样吗?我是外语学院女生怎么了?我是漂亮女生怎么了?我回来晚怎么了?这三者相加就等于这篇报道吗?太可笑了!

  回到宿舍我立马措词激烈地给程如风发了一个电子邮件,指责他们的思想太狭隘太简单,以偏概全,看风是雨,自己不动脑子,不会思考,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女大学生,不了解我们外语学院的女生,漂亮不是我们的错,我们有思想有个性,希望为学业事业付出辛勤劳动并获得回报——当我慷慨陈词一番,将邮件发出去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解释自己到底去做什么了,为什么回来晚甚至夜不归宿。算了,他要是非那么想解释也没用。我非常痛快地去 睡觉了。

  韩国访问团走了,他们对我表示了非常热情的感谢,其实我很喜欢和他们交流,这也帮助我提高了口语和学到实际交流中的许多内容。程如风忽然打电话来约我出去,我倒想听听他还想说什么,我不信针对女大学生的事我辨论不过他,于是雄赳赳气昂昂地去迎战。

  “对不起,”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话是这样,“那天我实在太过分了,可能我情绪有些冲动,请你原谅。你发的邮件我看到了,你说的没错,从广泛的角度来说,那只不过是极个别的现象,不能以偏盖全,我想大多数女生都不会如此。而从个人来说,你也不是那样的人,思想开明和追随时代发展都是 正常的应当的,说性开放是思想开明其实是一种借口,为自己戴帽子。你是个能吃苦,执着理想,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聪明女生——当然了,也是漂亮女生,漂亮绝不是肤浅和虚荣的代名词,请原谅我那天所说的话没经过大脑吧。其实第二天我就很后悔,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那你当时怎么那么大火,想都不想张口就来?”看来我也没必要再和辨论,但也要说说清楚才甘心。

  “那是因为——因为……”他忽然吞吞吐吐起来,脸都憋红了,“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所以那几个同学那么议论你,我就特别激动起来……”

  “你……怎么这么笨……”我也脸红起来,心里却暗暗笑起来。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