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量贩青春和美貌我走不进婚姻

2016年11月14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金枝瘦弱的身子像秋风中瑟瑟抖动的枯叶,随时可能坠入生命的泥泞。记者不忍对这个脆弱的女人发问。沉默过后,她幽幽地说:一个没了生气的女人,就像没有根基的大厦,随时都可能轰然倒下。我就是城市里找不到归宿的女人,只能四处游荡,却永远也融不进城市的血脉中。

  听起来还算甜美的声音提醒了记者,这是一个女人发自灵魂深处的叹息。

  他迟迟不肯跟我结婚

  接到艺术院校的录取通知,我欣喜若狂。当晚父母犹豫不决地问我:这艺术院校,也就是唱唱跳跳,没啥了不起,再说这学费贵得吓人,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学咱不上了……但经不起我哭闹,父母七借八凑总算让我进了艺校的大门。

  两年的艺校生活很快过去,实习期间,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约几个同学去一家酒店应聘,没想到竟成了。工资虽然低了点,不过我们还是很兴奋。用精彩的表演为食客们助兴,成了我们的工作。

  当我得知那些食客一顿饭就上千块,而我们汗流浃背地舞动青春、出卖艺术(如果那能叫艺术的话)换来的工资,连像样的化妆品都买不起,我开始明白:艺术来源于生活但不等于生活。

  我开始留意那些常客。很快我就物色了一个目标,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经理。他大把大把为我花钱,我很快就把持不住了。他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家里该有的电器一样不少地买回来,看着这个新家,我快乐得只想飞。

  我怀孕了。他说他爱我,也爱孩子,求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告诉家中老母:我要结婚了。母亲去当地给我开了未婚证明。

  证明寄过来了,他却迟迟不肯跟我结婚。

  他开着轿车,威风八面地送我和孩子回乡。这次在父老乡亲面前,我挣够了面子。在乡亲们惊讶与羡慕的目光中,我把刚满月的孩子留在老家,坐小车回省城。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