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无性同居其实很尴尬

2016年11月14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合租”,在当今早已司空见惯,但选择合租对象时,你会在意他的性别吗?无论你对异性合租持褒或贬的态度,异性合租地尴尬的确不时地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下面两组镜头。
  镜头一
  目前在成都一家广告公司做行政工作的李玲与陈艾是高中同学。2000年9月起,李玲和陈艾在府青路立交桥合租了一套房子,李玲住一间,陈艾和其男友张军住一间。2001年4月,陈艾因工作不顺心回雅安老家,剩下男友和李玲二人同住。李玲早出晚归,避免和张军单独相处。
  10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李玲睡在床上,突然感觉一只老鼠从被子上爬过,吓得她在黑暗里尖叫起来。就在她跳起来拉开灯的一刹那,卧室的门被“呀”地推开了,“什么事?”张军穿着裤衩站在门口,李玲战战兢兢地坐在床边上,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裙,身体轮廓分明,二人一对视,脸顿时都红到了耳根,李还没来得及说话,张便尴尬地笑笑退了出去……
  李玲告诉记者,自从那天以后,两人每次见面都很尴尬。她现在正在找房子,想早点搬出去。
  镜头二
  在牛王庙一家房屋租赁店,记者遇见了来此寻房的蔡玉霞。同样她也有一段异性合租的尴尬经历。
  蔡在一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与本公司的一名小伙子刘涛同是外地人,是比较好的“哥儿们”,平日开玩笑比较随便,生活中大家也相互照顾。
  今年7月开始,二人在一环路东三段一幢居民楼合住。虽然以前听说过异性合租的尴尬,但蔡想,大家关系不错,自己又比刘涛大两岁,于是把刘当“弟弟”看待。最初两个月相处挺愉快的,可是有一天发生的一件小事让二人心里都不太舒服。
  9月的一天,由于蔡例假来了,不小心弄脏了床单,于是蔡顺手捡了块小布条贴在床单上。下班后,刘到蔡的房间听音乐,眼光偏偏就停留在床单上。后来,刘干脆拿起布条说:“你拿块布放在这儿干啥子呢?”为免尴尬,蔡匆忙跑出屋,等蔡再次进屋,那块布条又回到了原处。从那以后,虽然二人还是说说笑笑,但刘涛再也没跨进过蔡的卧室了。
  在记者的调查中发现,对于“异性合租”,大多数成都人持反对意见,认为男女合租在一起会很不方便,尤其是女方。但也有个别人士认为,和男士住在一起,女士会比较有安全感,只要挑选好合租对象,就无大碍。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