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说好了,吻了我就放手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一)

  他和她是补习时的同桌。开学的时候教室里很压抑,同学们都没走出失败的阴影。他坐在位置上伤感的时候,无意中向旁望了一眼。顿时,他感到一阵光明---她捧着书,微笑地细读着,仿佛逝去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呈现她脸上的只有阳光。
  这片阳光驱走了他心的乌云,成了他记忆的永恒。他觉得她是很特别的女孩子。后来得知她叫山英,她说母亲梦见了天空中美丽的薄公英轻轻飞舞之后,她就生了。这是他无意中听到的,顺着那银铃般的声音觅去,发现的还是阳光的微笑。他想蒙娜丽莎的微笑,就是这样的。
  那非常的时期他可什么也不敢妄想。他只知道拼命地读书。可他觉得对她印象特别好,他想,如果能帮什么,他一定会帮的。
   (二)

  没想到第二学期开学时他们就成为了同桌。她微笑着,从口中轻轻飘出几个字,很动听:“何文,请多关照……”然后脸上又溢出了阳光。
  何文是他的名字。他觉得他心跳得比他此时的思维还快,愣过神,才呐呐地说:“好,互相关照……”
  以后的日子过得飞快。他属于那种不浪漫却知道默默地对她好的人。每次她问他题,他都会详细地讲解。有时候她会很笨,一个问题要他讲解几遍。但在几遍过后,他对她的问题理解得更深。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月考每次她成绩都很好,根本不像笨小孩的样子。不过,在互相学习后,他的成绩也提高得很快。上课的时候他们绝不干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只是课间休息的15分钟,他们会聊起很多事情。她还说,在高三时有个男孩追过她,但她没感觉。她说,这方面的事是需要感觉的,就像你在看见路旁的花,既使平凡,但感觉喜欢,就喜欢上它了。她说:“对不?”然后静静地看着他,微笑着,很认真的样子。他觉得她问的问题也很笨,他想了想说:“是的。”听了后她就傻傻地憧憬着什么。他想:或许,她正想着那个男孩吧。不平凡的男孩有人喜欢,平凡的我初恋也没有过。想着想着就让自己伤心不是那个男孩了。

   (三)

  六月的日子到了。班里充满了高考重压的气氛,还有快离别的伤感。有一天晚上他把哥哥从师大寄来的高中资料送给她,开玩笑说:“好好看,高考考好了记得请我吃饭。”她从书堆中抬起头,很感激但她没说谢谢,他们之间都不习惯彼此说这句话,就像兄妹之间一样不这样说。她只很感慨地说:“要是我有你这样的哥哥就好了!”他看她很向往的神情,就笑着说:“那我做你的大哥吧!”她很高兴,可琐上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虽然她琐上眉头时还是那么可爱,但他很伤心。这晚他无眠。他想:都怪自己平凡,连做大哥的机会都没有,他越发恨自己不是那个男孩了。
  但第二天他还是对她很好。他想很多事情都不能勉强,就像她说的要凭感觉一样。当她随便地问他的眼睛怎么这样红,他就说,昨晚看足球赛去了。她知道他很喜欢足球,只是没时间去球场上去表现。她就没说什么了。

   (四)

  在七月份来临的时候,同学们都利用玩的机会调节自己的状态。她在星期日上完课对他说:“下午三点钟去打乒乓球,行吗?”看着她很企盼的样子,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刚好三点他们同时在乒乓球台出现。他们相视一笑,就打起球来。本来他球技很高,但怕她扫兴,就小心地让着她。她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轻轻地跳着接球,像轻舞的白薄公英,他更感慨他的平凡,她的美丽脱俗。
  打完球他说请她吃冷饮。她说怎么好让你破费呢?他很认真地说,不破费,高考之后或许没这种机会了。她就不置可否地一笑,这一笑他觉得离别的日子不是很远了。
  在食堂喝冷饮的时候,他们对面而坐。里面的人很少,安静得他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他们默默地喝着,他们同时抬起头,她很紧张地赶快低下头,很小心地轻轻地喝着。
  这天下午他们觉得天空和阳光特别地美丽。何文还知道山英很喜欢吃那种玉米做的糖。

   (五)

  后来高考考完了,同学们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何文帮山英把书等东西搬到车站,就分别了。
  成绩出来了,他们都考得不错。本来他们第一志愿填写的都是一所大学,但那大学这年分数线偏高,他们在煎熬中等到了学校服从。她的学校不错,他的却不怎么好,但两个人的专业都是汉语言文学。
  去拿通知书的时候,他们在学校碰到了。他们都很伤感,但她还是很认真地说欠他一顿饭。他没说什么,他知道她的性格,承诺了就会做到。
  吃午饭时,两人都无言。穿梭的行人来去匆匆,天空下着雨,虽是夏天但他们感到阵阵的寒意。
  吃完饭,他就打着伞送她去车站。他希望时间过得慢些,但二十几分钟闪电般地就过去了。在他们默默无语的时候,他想起了徐志摩那句“默默是别离的声萧”的诗,心想:这一别何时再能相见!
  上车了,他说:“珍重……”她说:“珍重……”然后她的眼泪就滚滚地流下来了。他强忍住泪水,否则就太不男子汉了。车开走了,她把头伸出窗外,不停地挥手道别,还是像那美丽的飞舞的白色蒲公英,他心一酸,眼泪终于忍不住了。这次读初中以来,他第一次哭。

   (六)

  大学开学后何文就拼命打听山英的大学的地址。一个星期过后,她却在他之前打电话给他了。她高兴得就像久别重逢一样向他问好,然后介绍情况,最后要他帮她写2500字的竞选学生会申请,还说要寄快寄,星期三中午前就要寄到,她还要他为她申请一个E-mail,说星期三中午前若没收到信,她就在星期三中午12:30打电话给他,让他用申请的E-mail送来。他痛快地答应了。这时已经是星期日了。
  她三天苦盼像等了三年。但星期三中午没收到申请,她急急地打电话给他,但他不在,顿时,她觉得窗外的风好冷,一直冷到心里。她哭了,下午的课也没有去上。
  到了周五才收到他的申请,她看完后就把信用发抖的手烧了。她想,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以后怎么信任他呢?到烧了四封,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她这段时间几乎每天失眠,但只找出一个答案:或许,他真的只想做她大哥,仅此而已。
  一年无滋无味的过去了。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了,是一个叫枫的又高又帅气的男孩。但不知怎的每次想起补习的他心里就好痛。有些东西并不是时间能冲淡的。


   (七)

  这年国庆节的的时候的,山英在大学的林间小道上看见了何文。一擦眼睛,她以为是在做梦。
  他一眼就看见了她。他很高兴地很激动地说:“山英,你好……”她发现,他一年来成熟了很多,现在对他既熟悉又陌生。聊着聊着,他们就说起了过去。当她不经意地说起那个申请时,他吃惊地说:“申请你没收到?”
  她心一沉,说:“我是星期五才收到啊!”
  他说:“很对不起,星期天我帮你写完申请,不料足球队突然接到别的队的挑战。我是副队长,不可能不去,但那天下午,我受伤了。第二天上午我动不了,睡在床上,下午我就爬起坐车到比较远的邮电局去寄信。倘若在学校寄,即使在星期天寄你星期三你也收不到。都怪我,不该受了伤!”
  “那你在信中怎么不说呢?”她很痛苦地问。
  “我怕你担心呵……”他像做错事的孩子说。
  “那个电话呢?”
  “我开完很重要的会赶回,可惜迟了几分钟。你那没电话,不然我会回电话解释的。那份申请怕万一寄的信你收不到,于是我在星期一我就上通宵把它发送到你的E-mail了。但后来我寄了四封信给你,向你解释了一切,但你没有回信……我明白我太平凡,连做你的大哥都不行,或许你只把我当你同学罢了。”
  她的嘴唇咬地紧紧的。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流下的的,只是一行泪水。
  他呆呆地看着她,不知所措。他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
  好久,山英才对他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他叫枫。”
  何文觉得路旁的树在摇晃。天上的云黑压压地向他扑来。他快倒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强挤出一个笑容,说:“愿你与他以后很幸福。”
  山英低着头说:“谢谢......”

   (八)

  这几天,山英都陪着何文玩。因为他是问了高中很多的老同学才把她的寝室地址打听到的。他跑来这里,也不容易的。何况,做不了恋人也可以做好朋友的。
  山英带他见了枫,她对枫说何文是她表哥。何文觉得枫是那种很优秀的男孩,知道自己是彻底没有希望了。那想起现在很流行的一首歌中“我没那种命啊,她没道理爱上我”的歌词,就觉得是我没有那种命吧,只有幸运者,才能得到山英的。但是,何文还想完成最后一个心愿。
  山英陪何文看了橘子州,陪他游了宋代四大书院岳麓书院。所有的花费她坚决不准他出一分钱。她觉得欠他实在太多,只能到下辈子才能偿还了。
  几天假期像白驹过隙般很快就过去了。要分别的时候,何文说,我想......想完成一个心愿,你能帮我吗?
  山英说,何文,你是我的好朋友,只要我能帮的,行,一定帮的!
  何文红着脸说,其实......其实我发现我在补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我能吻你一下吗?吻了之后,我就走,绝对不会影响你与枫的!
  山英打一个颤,这句话,她在大一盼了很久,但是现在已经太迟了。她不安地说,文,我有了男朋友啊。我不能瞒着枫这样的。真的对不起了啊......
  何文脸上掠过一种很失望的表情。但过了会,他说,我怎么说这样的话呢?没有关系的,我以后会把你们当作好朋友的!
  山英捕捉到了他那瞬间的失望。她说,你别这样说,你吻我吧,吻了之后,我们就在这里分别。
  何文苦笑着说,还是算了,我不勉强你了,你们以后会很幸福的。
  山英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说,我想好了,我要你吻是我真心的。说好了,吻了我之后我们在这里就分手吧......
  何文感动地说,你......然后他的嘴唇轻轻地贴在她那薄薄的柔软的唇上。顿时,他们像被电击了一下,嘴唇都颤抖了一下。
  这个世界上,仿佛就只是存在他们两人了。

   (九)

  吻别后,何文幸福得像做成了一辈子要想要完成的事情一样高兴,一样感激。他从袋子里掏出一包鲜黄色的糖,那种玉米糖,交给山英说,你以前对我说过,你很爱吃玉米糖的,给你。我走了。我以后会把你和枫当作很好很好的朋友的!
  山英终于忍不住哭了。一滴滴泪水在脸上滚动,就像一颗颗美丽凄美的晶莹剔透的珍珠。
  山英哭着说,文啊,文啊,你怎么这样对我?你叫我怎么办啊!
  何文掏出一包雪白的纸巾,为她轻轻地拭去泪,说,很谢谢你,我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我走了,你保重,你与枫好好地过吧,我不打扰你了。拜拜......
  说完,他转身就走。走得那么悲壮,那么从容。


   (十)

  一个星期后,何文收到了山英的来信,邮票是倒贴的。
  何文疑惑地拆开信,里面是山英那清秀的字:

  文:
  见信好!我现在已经与枫分手了。因为在你走后我就在梦中常常见到你。我梦见我们高中补习一起度过的情景,梦见你在大学受伤后还我为我寄申请的事情,梦见你吻的那一幕,梦见你给我最喜欢的糖......于是我发现,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即使我以后跟了枫,我怕我以后绝对会爱你想你的。要是这样的话,我不但对不起枫,对不起你,还对不起我自己啊!我把我的全部意思对枫说了。他是个很优秀的男孩,他对我也是真心的。他说既然在你内心深处何文是是最重要的,那就按你的意思分了,这样对大家都好......文,是你还记得我在补习的时候无意中说过我喜欢吃玉米糖,并在你走前把它送给我,让我在以后做出了选择你的决定,因为我这样做,像枫说的那样,对大家都好......
  何文读着信,感到眩目的幸福。揉揉眼睛,不是在做梦,信里山英的美丽动人的玉照,在甜甜地对着他笑。
  外面是很好的阳光。
  何文想起来了,在补习的那打乒乓球的那天,阳光也是像今天一样美丽。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2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