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曾失身的女孩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巧欣喜欢到海边的渡假屋去,她觉得看着海水的潮起潮落,才会让她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她喜欢闭着眼睛,听着海的呼吸,她觉得能听见蓝色潮汐温柔的告诉她,就算遇多大的困难,至少自己的事情都由自己来决定,所有的一切让风吹过后就不再理会,潮落之后总会有潮起,无论是明天要哪里去,无论明天将要做什么,都不要忘记,都是由自己所决定的。


  那个可怕的一晚。

  巧欣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是在家人的关心与呵护中一天天长大的,是温室里的花朵,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从不知道世间的风霜为何物,她喜欢笑,喜欢轻轻的哼着歌,喜欢跳舞,喜欢各种各样的布娃娃。以至于她到十五岁时,她还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样天真稚气。父母的对她的要求不是很严格,只希望她好好的读书,大学毕业后有一份好的工作,然后嫁一个好男人,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生活就是这样,看到你的生活太平静,太自在了,就要给你一些打击让你知道生活不是平淡的,平淡的生活只能在电影里去找。

  上中学都是住校的,只有在周六的时候才可以回家。家住在郊区离学校也不算很远,坐公共汽车也就半个小时到了,只是下了车后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那段路有路灯,也没见有什么事发生过。除了雨天外,家人一般都不会出去接她。

  一天,她和同学一起去看电影,散场时已经半夜了。像往常一样,坐着常搭的公车,走在熟悉的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路灯没亮,可当时并没有在意,也不害怕,一边走还一边回忆电影里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还挺开心的。正当她要走到离家不远的转角时,忽然觉得有一个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有一种很刺鼻的味道一直往她的鼻子里钻,还没来得及叫喊反抗,就感到腿脚不听使唤,接着,就晕了。

  等她渐渐醒过来的时候,她吓坏了。看到裙子已经被撕破,短裤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背包也被拿走了,疼痛让她不能坐起来。她躺在距离那条小路大约10米远的一片草丛里。微风吹着赤裸的下身,冰冷冷的,她意识到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了。她无力的用手抱着自己,肌肤在隐隐的做痛。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象是死了,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人间的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巧欣才跌跌撞撞地回家,回到家里,父母都已经睡了。她的动作轻得好像她还没有回来一样,她害怕惊醒父母,害怕看到父母痛苦的表情,也害怕。

  在浴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嘴唇破了,雪白肌肤上印记着几道鲜红的抓痕,仿佛在提醒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她不停的用水冲洗着身体,希望能冲掉自己被恶魔弄脏的身躯,希望能冲掉刚刚的记忆,希望能冲掉刚刚所发生的不是真的。浴室里的水从她进去后一直没有关过,泪水与自来水混在了一起,地上的泡沫越来越多。

  她决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从浴室里走出来。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出现醒来看到的事,那片草地,那条没路灯的路段,那个身影。她想到去报案,可连那个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去诉说过程。最后,她决定不报案更不会告诉家人,她觉得被强奸是耻辱,她不想因为报案而去反复讲述这个过程,那样,蒙受的耻辱将会加倍。她不希望将来走在路上,会引来异样的眼光,她害怕别人鄙视她,害怕。

  后来,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什么东西都不吃也吃不下。家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她怎么了,她推说不舒服就把房门又关上了。

  从那以后,她开始变得沉默了,拒绝与一切人交谈,老师和同学都很奇怪,从一个天真活泼的人变成如此的沉默寡言。她很容易恐惧、容易受到惊吓,害怕黑,学校里一到时间就熄灯,她就要求回家住;要求爸爸每天都到路口接她,记得有一回爸爸因为出来晚了,她抱着路灯杆不停的四处张望着;她房间的灯总是从天黑一直开到天亮。一躺到床上就望着天花板流眼泪,直到不知不觉的睡去,夜里,只要一有响声她马上会被惊醒,然后又望着天花板发呆,几个星期下来人也憔悴得象个老大娘。

  家人对她的反常很疑惑,可她浊三句两句就把话题转开,就是借口离去,家人也没法追问。

  后来,家人发现她开始喜欢上一切白色的东西,衣服是白色的,裙子是白色的,裤子是白色的,鞋子是白的,全身都是白的,连房间里的一切都慢慢的变成白色。

  为了忘记所有的一切,巧欣全身心的投入在学习上,成绩从让人不起眼的中下水平,直线上升着,这让老师同学都很惊讶,而父母都以为她长大了,很是欣慰。

  可又有谁能了解她的心,她的苦,她的痛呢!她就这样度过了她的中学、高中。

  大二时她遇到了郴。

  歌德说过:“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少女,谁个不善怀春?”

  大学的生活是浪漫的,大家都在玩着各自的爱情游戏,她确信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看着校园里的情侣成双入对,她的心并没有因为这些而不安与失落,反而觉得他们很可笑,认为他们很幼稚。

  到大二时,系里一个叫郴的男孩在聚会时,用吉它弹唱了迪克牛仔那首《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郴在唱歌时,脸上流露着淡淡的忧伤与无奈,唱得那样的深沉和投入,就连巧欣都在认真的听着,听完后她也早已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自己是为歌中的悲情所感动还是因为郴唱得太投入了。总之,郴随着那首歌进入了巧欣的心里。

  从那天起,宿舍里的女孩们熄灯后无不疯狂的聊郴,评价他的帅气、潇洒与洒脱,评价他的才华,他的琴技,他的歌喉。一说到今天看到某某系的女生和郴在一起时,宿舍里的女生就不停的诅咒那个女孩,原来人在嫉妒时会变得那样的可怕。

  不久,系里学生会招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让巧欣也去报名了。自从那件事后,她就没有主动参加过活动,这次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意。

  后来,巧欣如愿的做了郴手下的干事,每天都看到郴,和郴一起工作,共同的工作让他们配合的很默契。除了工作,她与他从来不会谈论工作以外的事情,巧欣觉得自己和正常人不同,觉得心里有缺陷,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完整的,认为自己。

  宿舍的女孩都很羡慕巧欣,常常拉着她问郴每天的情况与动向。那些女孩都很崇拜郴,熄灯后谈论的话题除了郴外还是郴,在他们宿舍里,郴俨然成了一个完美无缺的人。而这个时候,巧欣总是躺在床上一言不发,默默的听着。大家都很奇怪,巧欣竟然对她们共同的偶像竟然毫无兴趣。她觉得自己不佩谈他,她认为郴是完美的,而自己是肮脏的。她对郴从来都不敢有什么赊求,她只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就心满意足了。

  没有人知道她拼命的学习是为了什么?可她自己清楚,为了不去想郴,她也只有拼命的是学习,每天最早去教室的是她;最后一个离开的也是她,每当周末的时候,她就跑到图书馆去泡。如果实在没事做了,她会找出一大堆东西来洗,洗完了自己的还会帮宿舍的女生洗,她觉得自己不能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她就会想到郴。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大学还没有毕业她就拿了不少的专业证书,这让同学们都很羡慕也很嫉妒。

  很多时候班里的人也会议论她,别看她不爱说话,指不定心里爱着谁谁呢!可大家又都觉得有点不可能,因为她和哪个男生说话几乎都不超过十句。也有的说她清高,不可一世;也有说她班上的议论她都知道,她也知道这些议论不止一次,可她不在意,任由大家说去,她不觉得自己要向她们说明什么,也没必要让她们知道什么,也不要她们谅解什么。自从那件事后,她就已经决定了,不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要任何人介入的她生活,她要让她的秘密永远藏在心里,直到老死,永远不让别人挖掘;她早就学会了坚强,学会在绝望里寻找希望,学会过着孤独的生活。

  她决定守住秘密,过着孤独的生活。

  在大学将要毕业前的一天,郴约她出去。她去了,他们走在校园的翠园湖畔。郴告诉她,说已经注意她很长时间了,发现她与其它的女孩不同,说她是个其实是个寂寞的人,觉得她心里有事情,他希望他能把她心里的一切的伤痕给抚平。可是没等他把话说完,她便找了借口匆匆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没有谁知道她心里也爱着他,只是那种爱是藏在心里的。所以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当爱你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她爱你。

  “把所有不快乐的都抛在脑后,用灿烂的微笑去迎接新的一天,去把握属于自己的一切!我等你的电话,记得给我打电话。”她走了,只听见他在她背后喊道。

  她慢慢的徘徊在校园里的林间小道上,当她快回到宿舍时,看到很多人都往她回来的方向赶去。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依旧往宿舍走着。这时,她看到自己宿舍里的人都往翠园湖方向去,当她得知郴刚刚为救一个落水女生到现在还没上岸时,她疯狂的朝湖畔冲去,没有人知道一向冷漠的她为何突然间如此关心起身边的事情了。“把所有不快乐抛在脑后,用灿烂的微笑去迎接新的一天,去把握属于自己的一切!我等你的电话,记得给我打电话。”郴的话不停的在她的脑子里环绕着。

  当人们找到郴后,她没有离开湖畔。她不相信刚刚还好好的郴怎么突然间就没有了呢!她不相信他离开她,她站在湖边望着静静的湖水,希望郴能再走到她身边,告诉她刚刚并没有事情发生,直到路灯一盏盏的亮起。

  从那一刻起,她忘记了害怕黑暗,任凭泪水肆意的划落。过往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望着她,大家只知道有个优秀的男孩掉到水里不在回来了,却没有人知道站在湖边的这个女孩是最后一个与男孩在一起的,所以没有人知道男孩向女孩说过的话。


  就这样她走完了大学时代,到一家外资企业上班。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也没有人能知道她的过去,别人只能看到的是她的成绩册和没有污点的档案,成熟干练的外表里其实是一具瘦弱的躯壳。她一如往常跟所有的同事保持着距离,平平淡淡地工作、上下班、回家、关起房门来看书。如果没有什么变化的话,她决定把内心深处的秘密守住,过着孤独的生活她希望就这样生活下去,直到老死。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