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生失贞后在性欲中沦丧(图)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母亲节这天,周薇来到阿阳的办公室,这个穿着贴身长裙、有着一头飘逸长发的高挑女孩给人的印象很美,但接下来她对自己经历的描述却与她的外表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如何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女孩在一次失贞后从此在性欲中沉沦起来。

  父母的离异把我的幸福也带走了

  24岁的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见网友,找我认为合适的人。我要的不是一夜情,我要找到一个能包养我的健康男人……

  父母向着各自的幸福远去了,我的幸福又在哪?

  我上初三那年,父母离婚了。在那个下着雨的午后,妈妈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在那一瞬间我的心也被掏空了。然后我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中考后没考上高中的我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接下来父母商量把我送到了市内的一所职高,但不长时间妈就不再来看我,爸的关心也全用在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就这样我徘徊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就像一片随风飘荡的落叶没有根基。

    在学校我很孤独也很自卑,同学们常常嘲笑我不合群有怪僻,我习惯了。不过在我孤独的时候我总会发现那双时刻追随我的明亮眼睛。

  又是一个孤独的周末,敲打在玻璃窗上的雨声击溃了我心中勉强建起的堤墙。我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冒雨跑到了校外,我已分不清泪水和雨水,和着雨声我喊着:“爸、妈,你们怎么不要我?我快疯了,谁能帮我啊?”雨停了,我一抬头发现了头上的雨伞,那双眸子的主人说话了:“淋雨会感冒的。”

    他叫旭,是我的同班同学。那天在雨中他一只手为我打着伞另一只手拉着我向前走。“你怎么没回家?”我抬头问他。“我看你心情不好跑了出来,我就在后面一直跟着你,有什么心事你和我说说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一下子把郁积在心中的苦闷全部倒给了他。

  我不知道一向被光环笼罩的他为什么注意到了我这只丑小鸭。听完我哭咧咧的讲述他把我拥在了怀里,他疼惜的样子让我感动。“我会照顾你!”旭使劲地说。

 第二学期,旭的家人通过关系把他送去北京当兵,在我俩分别的晚上我哭成了泪人,临走前他嘱咐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地等他回来。在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发觉我那刚有了着落的心又一次落空了。我没法儿待在没有那双眸子的学校,没和他商量我便退了学。

  这时我必须找工作来养活自己,于是没有任何技术的我去了一家卡拉OK。

  周薇特意向阿阳强调说,那时她在那家卡拉OK只负责给客人上茶,与其他的交易是不沾边的。

    第一次就这样被我“挥霍”了

  琳是我在那家卡拉OK认识的女孩儿,她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因为好多熟人来了就直接点她,并且她好像从不缺钱,穿的衣服、用的化妆品都不是我们的收入能负担得起的。


    琳在外面与男友租房子住,由于她那儿还空着一个屋子,于是还没有住处的我便与他们挤在了一起。我以为一切都很顺利了,可是没想到,在琳那儿住了不到两个星期,意外就发生了。

  那天早晨琳走时天还没亮,他男友的手把隔壁的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惊恐地睁大眼睛,他微笑着温柔地说:“别怕,我很喜欢你,待会儿你会觉得很快乐。”睡眼惺忪的我仿佛感受到了别人的关爱,17岁的我还从来没有男人碰过我的身体,我那颗孤寂的心被他温柔的爱抚唤醒了,我似乎看到了旭,我的欲望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撩拨了起来,他开始吻我,在我不能自拔时他压在了我的身体上……

    就这样我的第一次没了。可能真的是那句话吧:有了第一次就不会那么在意第二次。每次完事后我总会很后悔、很自责地想起远方的旭,但一面对琳男友的要求我就抗拒不了那种欢愉的诱惑,我享受着偷情带来的快乐。

  一次,我正享受这种纯是性欲的肉体接触时,琳的怒吼声惊醒了我。本来说不回来的她半夜却突然回来了,看着我和她的男友躺在一起,琳像疯了一样地骂我、扯我的衣服,这时那个无耻地占有我身体的男人却不说话了,他站在了琳的一边。我像个闯入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一样难堪,然后毫无颜面地被赶了出来。

  我反复问自己怎么办,没住处的我拿着仅有的生活用品住进了那家卡拉OK。“陪我不?”“你今年多大啊?想不想多挣钱?”

  “你有没有兴趣啊?”……这是我住进那家卡拉OK后一个月内在走廊里时常听到的话,我的胸部和臀部也会在给客人上菜时不经意地被捏上一把,忍无可忍的我终于把工作辞了。

    这时我学会了上网,晚上我就住在网吧里,在网吧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说她是做商务陪同的,后来我知道她其实就是做小姐的。她对我说:“人活着不都是为了让自己好嘛,当小姐赚钱容易,有什么不好。不过如果你不想当小姐的话也行,那就找一个固定的人月月给你钱包养你。”我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找个人包养总比当小姐强。

  阿阳问周薇:“你在北京的旭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吗?”她只是流泪,对这个她说她曾深爱的男人只字不题。

    除了钱之外我还需要一张床

  现在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然后遇到条件合适的就见面。我要找一个男人包养我,他给我提供住的地方,但我发现网上太多的人只是寻求一夜情,我的想法很难实现。后来迫于生活,我只好见面后碰到看着顺眼的就跟他们上床,因为之后他们会给我份额不同的钱。

    说到这儿,周薇点燃了一根漂亮的女士香烟抽了起来。

  那天我见了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他开着车来接我回到了他越层的家,那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我很自然地和他谈起了价钱。

  “我想跟着你。我需要的是住的地方和日常的生活费。”见那个男人还行我就开门见山地说。

  “跟着我?”那个男人质疑了一下,他一边打量着我一边把手伸进了我的上衣:“跟我干什么?你值吗?”他拉长了声音。

  “我们各取所需,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哈哈,你们还讲随便不随便,太可笑了吧?说吧你要多少钱?”他眼睛斜看着我。

    “我与你一起生活,每月给我3000元生活费,我只和你一人上床。”

  他好像在商场买东西要试用似的笑着说:“看看你的表现我才会决定要不要你,对不对?你别急嘛!”

  为了交易成功我就任凭那身肥肉在我身上横冲直撞,我认真地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当看到他那臃肿的一身肥肉松懈时,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青春在我的手指间被我挥霍着……

  现在我还是上网,像个渔夫一样,时刻等着自己的鱼儿上钩。电话里他们问我条件是什么,我直接告诉他们就是住的地方和生活费。我见过很多网友,平均一天能见3个人,但我发现太多的人只想一夜情,遇到看着顺眼的我就和他上床,然后他们给我钱。但要找一个能固定包我给我钱的就难了。

    所以现在,我还在寻找,只是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了……

  阿阳手记:

  一直到讲述完毕,周薇再也没有提起过旭,不知道那个给过她真挚爱情的人现在在哪,是否知道她的情况。

  对于周薇,除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外,阿阳也会想:同样的青春年华,生活不应该偏袒某个人,薄待某个人的,除了人会捉弄人,生活又怎么会捉弄我们呢?

  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生活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的。如果你选择自暴自弃,自甘堕落,那么就彻底丧失了获得幸福的资本,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你,除了你自己。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