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不做穿平跟鞋女人的替身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一

  我的工作就是和同事管理七千多平方的会展中心。工作清闲,工资不高,若遇到好年份,招聘会、博览会开得多,奖金就会涨一点。对我这种资质平平、不求上进的女孩而言,已经很好了。

  “六号展览厅,押金一千元,租金一天三百四……”我将费用报给客户听,转身拿钥匙带他看展览厅。

  我先走在他前面,总觉得背后怪怪地,估计他在看我,于是放慢脚步;跟他并排走也觉得不妥;该我带路,又不能走到他后面。

  到了展览厅,他进去巡视了一 番,说:“我想布置墙面,可人手不够,你明天能跟我一起买材料再派人贴上去吗?”

  我心里拨拉起小算盘,虽然我看这人不大顺眼,可是犯不着跟钱过不去,客户主动要求我购买材料和布置会场,这笔业务我就能提成,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

  

  他叫陈之林。一起买墙纸时,他看了东家看西家,总算搞定,两人一人抱了几卷出了商场,他突然语气怪异地说:“你怎么也穿平跟鞋?”

  我莫明其妙地望着他,这时远远看见公共汽车进站,我冲刺般跑过去。总算在司机关门前赶到,他也紧随其后。

  我心满意足地坐到最后一排,喘着气。

  “你跑得真快。”他也喘着气,说。

  “那当然,读书时我还得过女子八百米冠军呢。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穿平跟鞋么?"我把两脚并直抬了抬:"这不就用上了。”

  他笑得有些无可奈何:“我打算坐出租的,可是你跑得像风一样,根本喊不住。”

  展览开始后,我去看了看。观众还挺多,陈之林站在中间,耐心地回答问题,儒雅而温和。

  第七天下午,来的人很少了,有人在拆展台,他在电脑前给几个观众演示着什么。

  铁做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有点伤感,转身离开。

  “王京。”他扬声叫住我。

  “完了去你那里取押金。我会晚一点,你等等我啊。”

  我老大不情愿似地"嗯"了声。

  

  陈之林正式追我:送花、打电话、接我下班……

  三个月后,他到我的家中,犹如八十瓦的白炽灯泡,照亮了父母及所有亲戚的心。

  七个月后,他的父母从外地打来电话,说想上门提亲。

  家里恨不得张灯结彩,七姑八婆们迅速结集,每个人都觉得我幸运。我却时常涌起不祥的感觉。

  “你真的爱我吗?”我终于问了这句俗气的话。

  他点头:“这年月,要男人踏上红地毯可不容易。”
    四

  我并不想找寻真相。可是,当我去财政局拿报表时,我看到了他们:他,还有一个女人——穿灰色的套装,利落的短发,单眼皮,脸上有稀疏的雀斑。从一家商业银行里出来,然后打车离开。

  我愣在了阳光下,是的,我也是单眼皮,脸上也有稀疏的雀斑,不过,她的脸是方的,而我是椭圆的;她肯定年过三十,而我不过二十四岁。

  那又如何?终究是因为她,因为她我才被陈之林看中。

  回到办公室,我上QQ看到陈之林,问他在干什么?

  他说刚与上司去了商业银行谈贷款的事。

  我提早下班,来到陈之林的公司楼下,近七点,他们出来了,站在出租车停靠点,彼此间留着足以表达清白的距离。突然,我看到了她的鞋——软皮黑色平跟鞋。电光石火,我明白了,这是一场暗恋,陈之林在暗恋她。

  

  陈之林约会我。

  “生气我这几天没来看你?”他说。

  我不说话。

  他推过一个盒子,语气讨好:“这个做定情物好不好?”

  我打开,是欧米茄的手表,由最美丽的网球少女库尔尼托娃代言,上面镶着昂贵的钻石。

  气血上冲,我“啪”地关上盒子掷过去:“陈之林,你给我听好,我叫王京,你要是想看另一个人,去找她,向她表白,别拿我做代替品!”

  我说完转身就走。

  他跟上来,拉住我的上臂:“把话说清楚。”

  我甩开他,冷笑了:“她短发我长发,她方脸我圆脸,她三十多岁我正值妙龄,还要我说么,你那能干的女上司!”

  回到家,我向父母宣布婚礼取消从现在起我不回答任何问题谁若烦我就离家出走永不回来。

  我不要活在另一个女人的阴影之下。而且,我没有一点信心可以超过她,虽然我青春活力,比她还要美一点点。

  

  第二天,父母失踪,陈之林出现。

  我横在门口,他小声哀求:“我们进屋说吧。”

  “不!”我语气强硬。

  "事情到这份上了,不是说散就能散的……"

  我火冒三丈:“到哪份上了?我告诉你,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现在我敢散,结了婚,我照样离!”越说越气,我一脚踹过去,他惨叫一声,往后一退。“砰”地关门,我冲回房,把头埋进枕头大哭……
无精打采地上班下班。

  过了一周,早上刚下公共汽车,陈之林突然出现。站在我面前,面容憔悴。

  我愣愣地看着他,无语。总不能告诉他,我有多思念他吧。

  “我有话想说。”他表情严肃。

  我盯着脚尖,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起来。

  “一开始接近你是因为她,我是她招进公司的,她优秀能干令人心折,那时她已经结婚了。你们其实算同一类女孩,坚强、有个性、爱憎分明,我只是被这种性格吸引,所以,我爱的仍然是你,是你本人。”

  他的话绕了很多弯,可我还是明白了。

  “我比她差多了。”我嗫嚅着。

  “别谦虚了,你比她强,我没见她踹过人呢……”他笑了:“我的小腿青了一大片。”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还是不相信。

  他拖住我的手:“像你这样尊重自己、有原则的女孩子不多。这几天我想明白了,我完全能够确定自己的感情。”

  我想抽出手,他却握得更紧了,我的头垂得更低,想说话,泪水却不由分说地涌上来,一滴一滴落在我的鞋尖上。

  这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幸福。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