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流年暗换的爱情传说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One

  我知道任项南喜欢我时,已是樱花欲开的季节。

  那个午后,阳光温暖得令人骚动难安。在任项南宽敞奢华的办公室里,他像欲抚摸一件珍藏许久的物品一样,把修长的右手触到我的头发上说,小依,你看不出我真的很在乎你吗?我嬉笑着躲开,傻傻地说,拜托了任总,谁知道你喜欢多少女人?我才担不起呢。谁知道任项南像被挑起了兴致,他追逐着把我堵在一个逼仄的角落里。

  面对正在迫近的任项南,和他向我丰满胸部伸过来的手,我惊慌得实在不知所措,楚莲就拿着一摞文件推门进来,被搅了情趣的任项南正失望地责怪她,怎么不敲门?我便悄然溜走。后来,楚莲再见到我,言语里就多了一些挑衅的味道。

  我了解楚莲,她还像在大学里一样,思维时尚,精致乖巧,也因为追求完美而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任项南又打来电话时,我本想拒绝,但看懂楚莲瞟过来的眼光和里面的内容,我便故作矜持地说,好啊,如若明天心情好,我才决定去。

  不久,我发现楚莲很殷勤地去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一个月后,她再一次走进去,很久才理着凌乱的头发出来,从此她的目光除了高傲自信,还有轻蔑和不屑。

  我一直在想,他们在那间屋子里做着怎样的游戏呢?任项南对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像那个午后对我一样伸出双手,而后又有了只有两个人才可以知道的续曲?

  Two

  我穿着很细的高跟鞋,在南大街附近的德福巷来回走动。此时樱花已经落下它的帷幕,可是阳光那么充足,喧嚣的人群中,我看见一个优雅干净的男子向我走来,我说,柏图,好久不见了。

  茶室里,对面的柏图兴高采烈,小依,都几个月不见你了,听说你们公司最近很忙,今天竟然这么巧。我说,哪里是巧啊,我就是在等你。他还像以前那样开玩笑,美女,又想我啦?我纯真地点点头,真的,我很想你。

  我说的是真话。我爱的不是任项南,我爱柏图,爱了五年,可我只能搁在心里,谁叫他是楚莲的老公?

  可是这次,一切都是我故意的。我太了解楚莲,从她的言谈举止和突然灵动的眼神里,我看出她对任项南动心了,可是任项南没看出来,因为他的目光一直随我而动。我不爱任项南,可我故意在楚莲面前与他暧昧地调情,我说过了,楚莲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果然这一次,她又对我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当然,我也笑了,我成功地转移了楚莲的注意力,现在我可以把搁在心里五年之久的爱情,真诚地向柏图表白了。

  我说,柏图,我真的爱你。正在喝一杯啤酒的柏图猛地一怔,又呵呵笑着伸手摸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吧小依?要不你过来亲亲我,我才肯信。我毫不犹豫地坐到他的怀里,在他好看的唇上轻吻一下,然后钻到他激动人心的怀里,任他怎样惊讶,我却再也不肯出来。

  那天,我和柏图去了离繁华很远又离大自然很近的地方,在山脚下的帐篷里,我们把彼此嵌进对方的身体里。真的,我从来不知道从男人的身体上,会得到这么多。我不顾一切地缠着柏图,说爱他太苦,叫他一次次地给,我们在帐篷里翻滚,虽然想过无数次,我还是没想到他那么勇猛无比。直到天快亮我们才真正安静下来,沉沉地睡去。

  醒来,竟又是逐渐暧昧的傍晚,只是我们都没有了力气,我只好躺在他的怀里说情话。我说,柏图,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五年,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不愿意打搅你的幸福,才等了你五年?你知不知道……

  柏图把我的头按进他的怀里,轻叹一声,我早就知道,可是为什么说出来?我想给予你什么,可是我能给你什么呢?

  我觉得身体很疼,疼得甚至想流泪,昨晚真的是个过于放纵的夜晚。

  Three

  春风得意的楚莲,又来约我去她家里,说是新学了厨艺,要给我露一手。她往往就是这样,一旦没了威胁,什么都现世安好。当然,她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让我在柏图面前替她保守秘密。她还不知道,他的任项南曾悄声对我说,小依,喜欢你真累,我得休息休息,要是你哪天累了,也来我这里休息,随时我都愿意。

  柏图真是个好人,每次相见,眼里都是歉意,可是这歉意对我来说,就是对楚莲的不曾放弃。我真的很难过。

  可我偏偏不肯放手,是的,我已经放过一次手了。大二那年,我就爱上柏图了,他是我青春岁月里抹不去的微疼。那时,他就驻扎在我的心里,可是每次看到他,血液依然会沸腾。那时候我青涩得那么卑微,根本不敢去追求,就在QQ上与他聊,一年后,他终于说爱我了,执意要见到我,我脸红心跳地欢喜着,却不敢轻易答应,生怕这来之不易的爱会就此飞走。后来我告诉楚莲,下次他再约我,我一定要答应他。结果我的QQ号却失窃,怎么也打不开。再后来就看到柏图和楚莲在一起,远远的,我听见他叫楚莲橙子,而我的网名叫微笑的橙子,我网号的密码,只有楚莲知道。

  我问柏图,这些你都知道吗?柏图眼里有一丝疼,但他抱歉地说,真的对不起,楚莲有一次喝醉了,告诉过我,但我已经爱上她了,只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你知道爱情真的是没办法的事。小依,我想弥补你,可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弥补呢?

  我把柏图拉进怀里,对他说,什么都不可以。然后我吻他的唇,怎么吻都吻不够,我说,去开个房吧,我又想你了。

  Four

  我仍然爱着柏图,就像柏图仍然爱楚莲,爱情正如他所说,真的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五年啊?所以,我开始不为人知地酝酿阴谋。

  首先,我不能去杀楚莲,傻女人才那么干,除非自己也不想活了,而且从小我就胆小,别人杀条鱼我都要捂上眼睛,再说,天大的错,她也不至于死啊。要不我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让柏图知道真相,他是个要面子的人,知道他老婆跟别人鬼混,一定会对自己的爱情绝望,可是我真的非要让自己爱着的男人受伤吗?仿佛这已不是我的初衷。要伤,还是让楚莲受伤好了,我要让她看戏一样到我和柏图在一起的经典一幕,让她尝一尝我当初的滋味。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行动,楚莲就自己找来了,她那张精致的脸已经扭曲,她指着我的鼻子气咻咻地说,小依,你太过份了,为什么告诉柏图,真没想到你会这么阴险。我没有争辩我是否阴险,而是把手里的烟摁灭。一阵风吹动了我轻薄的窗帘,它的舞姿很美。

  等到楚莲的高傲渐渐消失,终于气馁下来时,我突然毫不留情地反问,若是爱他,为什么还要背叛?你那么处心积虑地要他,真的爱过他吗?既然不爱,又何必在乎?其实你不是在乎柏图,你在乎的只是你自己的感受,因为你只爱自己。

  楚莲的脸憋得酱紫,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个善于从别人的手里夺取的女人,大概这几天她都会好好考虑,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

  柏图终于主动找我了,他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很久了也不说话。我轻柔地问他,知道楚莲的事有多久了。他说,一开始就知道,因为太专注于一个人时,哪怕再微妙的变化,也能察觉。

  柏图问,你都知道,为什么不戳破?我说,这太残忍,爱一个人就不能对他做残忍的事。柏图重新把头埋进我怀里,再抬起,脸上已有了凌乱的泪痕。

  Five

  初冬的深夜,适合相拥而眠,任项南和楚莲在一个方便制造浪漫的夜晚,被他颇有心计的老婆堵在被窝里,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阴谋得惩。

  楚莲的身上,衣服本来就很少,又被任项南的老婆恶毒地撕碎,她蹲在墙角,瑟缩着用目光向任项南求救。本来只把她当一道点心的男人,当然倒向老婆,因为谁也不能没有正餐。

  阴冷的雨天,楚莲敲开我的房门,用发抖的声音说,小依,我要跟柏图谈谈。她像一只寻找主人的猫,找遍了每一个角落,最终一无所获。我说,女人,你找错地方了,如果柏图还是你的男人,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里?

  楚莲当然不知道柏图在哪里。我带着楚莲去了朱雀大街73号,敲开了一幢第23层的房门,柏图的画架支在客厅里,上面是一幅未完成的樱花。楚莲拉住柏图的手,撒着娇说,老公,好想吃你为我做的菜,咱们回家吧。我看到柏图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我的身体里便有了坠落的声音,我想我已是谁也不需要的内容了吧。

  春节过了,阳光多起来,可依然冷。

  我趿着拖鞋下楼,看见一个人在我去小吃店必经的地方徘徊,是柏图。他说,亲爱的小依,好久不见。我客气地说,这么巧。他便歪着头说我一年前曾说过的台词,哪里是巧啊,我就是在等你。

  那天,柏图像怀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拉着我狂奔到朱雀大街73号,打开那个悬在半空的房间。我的天,所有的墙壁上,到处是柏图画的樱花。柏图说,记得你说过,你最喜欢的是樱花,我要在春天来临之前,让咱们的家里都开满樱花。

  我打开窗子,风轻易间就吹落了我的泪,我站在23层的高处往下看,突然觉得人生如蚁,也如樱花般耐人回味。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