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两只流泪的爱情鱼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他和她,2000年前,一直分别平静地生活在同一座古老的城市里。假如没有网络,他和她也许永远都不可能相识。 

  问题是,网络打破了这一格局。 

  某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他在独自做着自己工作的时候,被她的oicq呼叫打断了思路。也就是说,他在网上,被动地认识了她。 
  故事开始了,没有前奏。 

  没有前奏的故事,感觉上总是缺乏提前的预警,或者叫做预兆。因为他和她绝对不属于打算在网上寻找爱情的那类人。他和她都喜欢做点事,对于网络有着浓厚的感情。那几乎就是生活的另外一种方式。 

  他在偶尔困惑的时候,总是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假如我没有用oicq,假如那天我没有在线,假如我保持不和陌生人交谈的习惯,假如她不是那么有教养的打招呼…… 

  于是他想起来就忍不住问她:你那天是如何找到我的?而她每次都是笑着说:我哪知道啊,就那么点击了一下啊。 

  故事没有按照常规开始,但过程却没有逃过网络的巨大引力。他和她就在引力造成的旋涡中心,失去了自我的方向。换句话说,他和她不知道这种类似失重的状态,是不是应该叫做爱情。 

  他失眠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开始过任何一种爱情。他在27岁的时候,才开始结那叫做初恋的果实。而她比他年龄大,由于经历了太多的曲折,因此很小心的走在一种感情的边缘,用所有的经验过滤这个陌生的故事里真实的成分。 

  在他的失眠和她的过滤里,他们开始明白:那种曾经被很多人滥用的“缘分”,已经毫无道理地将他们的命运牵系到一起。 

  于是,他和她的那份保持的很好的平静生活,从此失去了踪影。 

  网恋?这听上去可笑的词汇,现在很庸俗地附着在他和她关于天长地久的观念上面。形式在这里失去了意义,惟有感情的云彩,每天飘在各自的天空。有时,天空也落些雨滴下来,他和她D盘里,就多了用对方昵称命名的文件夹,里面装着自己的网路心情。 

  有一天,她收到了他的mail——他在《流泪的爱情鱼》里说: 

  我是一滴孤独的泪藏在你身上已万年你所有的苦痛都被我溶解让我温暖你的脸… 

  我是一条爱你的鱼一天到到晚游不休从来不想回头,不问天长地久因为我的爱覆水难收… 

  自从踏入爱河,我便苦苦地寻觅,寻找那种水一样的柔情。搏动我心脉的爱情之水,奔腾不息,我已为她准备了结结实实的一生。因为,我知道:爱情需要一堆漂流的思绪和特殊的感触来融合,要求一直传唱在口中那些不羁的歌来伴随,依赖一种追求梦中幸福生活的渴望来维持,凭借一股激情以及执着的人生信念来支撑。 

  在爱情的长河中,我期望长久保存这份热忱,不要让它渐渐冷却下去;我期望长久拥有一些幻想,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还能找到童话的边缘;我期望长久拥有进取和坚韧,在安逸和闲适中也不会磨灭个性的棱角。 

  我知道快乐只不过是天上的星星罢了,点缀而不是充满着整个的天空。生命中大部分的日子是没有快乐相伴的了,更不消说那时常会有的寂寞甚至痛苦的感觉。可快乐终会来的啊,那重逢的喜悦,即使余下的日子再孤独再寂寞甚至再痛苦,那又算的了什么? 

  在爱情的痛苦与快乐中,曾为了霏霏的细雨欣喜过,曾为了心悸的默契感动过,曾为了偶尔的过失懊悔过,曾为了共同的明天祈祷过。有时候,我常常想:感谢上帝,让我的世界和你的视野有了交界,从此,我的世界不再有寂寞和无助,希望你的眼里也不再有灰尘和眼泪…… 

  她读了,流泪。想一想,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Re:流泪的爱情鱼》: 

  孤独的泪水,从一万年前流到今朝;流泪的鱼,从清晨游到黄昏。 

  天长地久和在终生厮守的爱情,为什么发生?为什么还在继续?我几乎天天都在问自己这个同样的问题,天天都找不到明确的答案。 

  心情在季节的更替中起伏无定,航标在茫茫海面上失去方向。 

  我只想短暂的做一次停留,在路边的磐石上,歇息一下疲劳的双脚。旅途的劳顿,总是令我感到无边无际的绝望。我想好好休息,让自己能够安静的接受属于自己的阳光和雨露,在自己舒适的星空下,任自己喜欢的歌声随风飘洒…… 

  但我忍不住回头,去望那寂寞的心和那心的深处,那一滴万年前的眼泪,还在汩汩流动,泛着清幽的波粼;那流泪的鱼,还在人间的溪水里,尝尽酸辛…… 
  我还有什么理由犹豫?只因那人间的红尘里,有着太多的灰尘。那离尘的鱼儿,又怎能解透这其中的玄语? 

  我在原地停留,和鱼儿隔水相望,望见鱼儿眼里,流出爱情的泪滴……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