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夏天的网恋故事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那个夏天我起码重了20斤,因为小康的离开,我每天自暴自弃大吃大睡,一会功夫人就像吹气的皮球一样充得鼓鼓的,等我意识到生活中其实还有更好的男人的时候,似乎为时已晚,别人的目光不再投向我。

  百无聊赖的我开始疯狂上网,网络上人来人往,永无寂寥之时,而我也乐得麻醉自己。就在那时我遇到了老莫,开始陷入一场空前绝后的网恋。老莫不在上海,在北京,我知道他已婚,还知道他有个钟爱的女儿,但这一切都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恋情。老男人很知道怎么在网络上显出他的专注来,一瞬间那些花花绿绿的ggdd仿佛全都静止下来,我眼里只得一个老莫。

  老莫一直说要来看我,但我以正在减肥为由拒绝,事实上我真的在减肥,每天就喝那么几杯牛奶度日,虽然艰苦,但心里却是既焦灼又甜蜜,我要老莫看到一个全新的、最美的我。

  8月的时候,上海热到了极点,我的体重也终于达到了我想要的数目,那几日心情极好,整天哼着流行歌上班。然而,老莫并没有来,来的是他的太太。

  (二)

  老莫太太来的那天并没下雨,天气也没有电闪雷鸣地配合,我甚至没有太多吃惊,该来的总要来。老莫太太一看就善良透顶的女人,虽然老派一点,但不失优雅,只是脸色挺苍白,好象很纤弱的样子,与她的高大的体型不是很般配。

  没有大叫大嚷,莫太太温文有礼地向我致意,然后开口道,“请问,你是罗黛吗?”我一抬头,两个女人的目光穿越网络与现实相遇,她仿佛略带歉意般笑笑,我有些忐忑,总觉得这笑容中包含太多无法了解的信息,或者她气势汹汹我更容易理解。

  “我是莫耀辉太太。”她典雅地说。“我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我装出一脸惊诧。

  “我不认识什么莫耀辉!”我说。

  莫太太又笑了。

  “我是四川大学计算机系当年唯一的女硕士生,我很懂网络,罗小姐。我看了你们在oicq上所有的聊天记录。”我也笑。“莫太太,也许我并不了解你看到什么,但是我的oicq号码几个月前就被盗了。”“被盗?”莫太太显然吃了一惊,有点摸不着头脑。

  “是呀!”我故做冤枉状。“莫太太,究竟发生什么事了?oicq不加密很容易就被别人盗的呢!”“那你为什么不加密呢?而且记录里明明就是这里的地址。”“哎呀,莫太太,现在黑客可厉害了,什么不能找到呀?

  再说网络就是网络,何必这么认真。加密?又不是保险箱。人生要加
密的东西已经太多了,我上网只想轻松点。”“说的也是。”莫太太点点
头。

  我冲她笑笑,心想什么四川大学计算机硕士,她要是承认自己不懂网络,我反倒不敢随意糊弄。

  “罗小姐,看来是我弄错了,真不好意思打扰你。”莫太太决定告辞了。

  “哪里哪里,不过起初你究竟为什么要找我呢?”明知是多此一举,我还是忍不住问。

  “哦,没什么,一点小事。”果然深知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

  “莫太太,假如你信任我,或者也可以对我讲讲?”我忽然有点同情起莫太太,全然忘记我自己就是这场三角剧中的女主角。

  “算了,罗小姐,既然与你无关,我就不麻烦了。”莫太太哀怨地说。

  见她执意要走,我也不便勉强,于是留了张名片送她出去。

  (三)

  第二天晚上,我在聊天室里逮到了老莫。

  “老莫,昨天你太太来找我。”“是啊,我怎么也拦不住。”“你知道她要来?”“恩。”“那你干嘛不拦她?你知道我不在乎名分,可是别让莫名其妙的女人来打扰我!”“她不是莫名其妙的女人,她是我太太啊!

  而且你不也处理得很好吗?”“你怎么这么说?难道你不该保护我不受伤害?还说真心爱我呢!!!”“我太太一向是个知书答礼的女子,她不会怎么你的,这个我肯定。而且,小黛,你并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

  不知怎的,老莫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我是个不需要保护的女子?难道这就是我的好强给别人的印象,即使只在网上?

  那天,我和老莫不欢而散。

  (四)

  一连好几天,老莫没有再找过我,我也不甘示弱,每天甚至连网都不上,以免自己的意志不坚。当然,找不到老莫,不代表找不到老莫夫人,不知为什么,我对莫太太颇有好感,她回到北京也打过电话来向我道歉,她告诉我,她丈夫这么大年纪还网恋,使她非常不能理解,而且很痛苦。知道我业余一直在帮杂志主持情感专栏,所以想请教我。

  “我的老莫真的是又老又丑,哪个姑娘会喜欢他啊?我这次本想见到了那女孩子好好劝上一劝,真的,黄花大闺女,犯不着和我争个老头子啊!

  你说她为的什么呢?”莫太太说。

  “可是那个女孩子没见过老莫啊,或者她爱上了她自己的想象呢?而且现代女孩子十分独立,她不要名分、不要金钱地位、什么都不要,她就是要那个又老又丑的老头子。你怎么斗得过呢?”我循循善诱,却蓦然生出感慨,我这是在劝谁呢?

  “哎!我家老莫,就是笔头好点,当初追我的时候也是写得一手好情书,可是你知道,别人都叫他“三寸丁”,那个矮啊,别提了!要不是网络,我就不信有什么姑娘会喜欢上他?当初也是觉得他人老实,有知识,样貌丑点也安全,可是没想到……”莫太太越说越伤心,我也不知怎么安慰她,只觉得哪里有太太这么讲自己老公的道理,难怪老莫要到网上寻找安慰。

  化了很多唇舌,才算把莫太太劝住了,有时候真觉得她也满不容易,假使彼此的关系不是那么奇怪,我和她或者还真能成为朋友。

  (五)

  找了个理由,我很容易就让老莫太太发来了一张全家福,打开那封电子邮件的时候,我的心情真是复杂到极点,第一次见到亲爱的老莫——我的网上情人的照片竟然是拜他太太亲手所赐,这样的事情简直都能拍成电视剧了。

  那实在是张极普通的全家福,夫妻站一旁,孩子摆中间,所有的人都露出一种痴痴的幸福状,看后叫人实在羡慕不起来,现代社会,谁又会甘于这样的平凡?

  说真的,我一向不是太在乎别人长什么模样——自己也不是天仙美女,计较那种东西挺没意思的。可是在看了那相片以后我就再没找过老莫,我甚至还换了nick,改了帐号,非常刻意地把过去一笔勾销掉。当然我也没再去找老莫太太,她倒还打过几个电话来,然而渐渐话不投机,也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实际上在我重装windows后,我竟再也记不起老莫的长相了,我至今也没想通为什么我会在那段日子里爱他爱到那种地步?距离真的产生美吗?

  还是我需要一个减肥的借口?后一个理由虽然滑稽,却似乎更站得住脚。

  (尾声)

  夏天过后,我又有了新的男朋友,很无意地对他说起这件事情,他一口咬定我是上了莫太太的当——那个女人一准全算计好了,你以为她这么容易就被蒙骗?人家可是硕士呢!

  或许,他是对的吧,莫太太什么都算准了,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场网恋,就像是夏季短促又滂沱的暴雨,最终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