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去打工–在车上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要走了,到南方去打工,这可能要几个月,我不是自己找的工作,是和中介签了合同。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外出打工。走的那天,很热,好像是老天要送我似的,是那么的热辣;我走的很体面——是豪华大巴卧铺车。三个人一个铺,全坐着,没一个躺的。俩百多个人还有少许的行李,可想而知了。那是我有生一来和别人最亲密的一次了;我即使坐火车和公交也没和别人这么密过。负责人把我们都塞好以后,车开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南方,我心情很激动,听别人说,南方很发达,比北方好多了。我老早就想去南方看看了。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看着车窗外,路傍的树好像在和我挥手再见,我看着窗外。刚出发时,车上还有人在说笑,现在 没有了,只有吃东西的声音,在后来,车上只有沉默了。车以直向前走着,车每过一个收费站,司机就让我们藏好,还不时的打电话,问前面怎么样,因为这是个严重超载的车。
  
    时间长了我坐着很难受,双腿很麻,腰很酸,身体有点僵,我想活动一下;但,腿伸不开,我一伸就会登到对面的人,我们俩人的腿是交叉着的;我想站起来,但,我站不起来,我上面的两个人的脚挡住了空间。我感到我的血液快要不循环了。

    晚上8点,车开到了江苏的一个小地方让我们就餐,司机让我们都下车,我感觉我都快要站不起来了,我双手扒着上铺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我慢慢的向车门走去;下了车,我感觉自由太好了,这种感觉也许只有我那种束缚过后才能感觉的到。负责人让我们就餐,饭店的老板说给这儿提供各种食物,但我都 没听进去,我只想活动活动,我感觉有几百年没动过了。
 
    有人说这里很接近长江,我非常想看看长江;我看过黄河,黄河快要干了,没有大河的气势,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就餐过后,我们又要上车了,我看着这辆豪华大巴,我越看越不像了;我不知道 还要坐多久,我真期望快点到地儿,结束这一切……
   
    突然,有人说车上长江了,车上的人一下子全来了精神,都挣着向车外看,我只看到窗外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突然,又有人说那是南京长江大桥,我又努力的向外看,我看到了几盏很亮的灯,我想,那就是南京长江大桥吧;车上长江也让我们一时的兴奋,没多久,车上又沉默了,我看着窗外江上的灯光,我想那就是渔火吧;江上渔灯难愁眠,我想我和张继一样,只是时代不一样,想法不一样,但我们都是睡不着觉;他是愁的没高中睡不着觉,我是愁的想睡睡不着觉。我们都在愁,为身边的一切愁。
  
    车进入南京,外面下起了小雨,南方的雨下的这么柔,打在车窗上没有一点声音,我想是不是天上太挤了,它们就下来了,来到地上放松自己呢。老天是不是和我一样,身体太束缚了,却束缚不了思想,让它飞到大地任何地方。自由无处不在。

    车子过南京就进入了杭州,我在一个叉路口看到一个路标“到西湖5Km“,啊!这里离西湖很近了,我很想去游西湖;西湖让诗人如痴如醉,为他留下千年的诗篇。西湖的苏堤可在?白堤可好?我立誓今生必到西湖游。

    过西湖后,车上的人可能都睡了吧,我只听到发动机的声音,我们都相依而睡,我身边的人依在我的身上,我更加受不了了,也许,我在这里只能帮他这么多了。我也太困了,我靠在铺架上,我也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有了幻想;我想有一个大床,可以睡下三个人的,只有人一个人在上面睡,我摆着一个“大”字睡,我躺着、趴着、卷着、伸着、横着、竖着、斜着,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我不知不觉中意识朦胧了。我想睡了……
    当我还在朦胧中的时候,负责人说快到了,我顿时又没了睡意;我多想快点到呀,这下总算要到。我又来了十二分的精神,我想到 了地儿,我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让我在睡中死去也值了。我一看车上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3点了。

    车终于要到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