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让我感动的文字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已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上了小四的文字,但我知道我之所以选择它们,是因为他们能让我感受我内心的一切,对,是一切。看到这些,我可以想到自己!

    我喜欢站在一片山崖上,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一幅一奢侈明亮的青春,泪流满面……
    站在十六岁,站在青春转弯的地方,站在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罅隙,我终于泪流满面。

    在黑色的风吹起的日子,在看到霰血鸟破空悲鸣的日子,在红莲绽放樱花伤势的日子里,在你抬头低头的笑容间,在千年万年的时光裂缝与罅隙中,我总是泪流满面。因为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这是最残酷也是最温柔的囚禁吗?

    我是一个在感到寂寞的时候就会仰望天空的小孩,望着那个大太阳,望着那个大月亮,望到脖子酸痛,望到眼中噙满泪水。

    我会等你

    牵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走你都不会迷路

    一恍神,一刹那,我们就这么垂垂老去

    那些如天如地如梦如幻如云如电如泣如诉如花如风如行板如秦腔的歌/我黑色的挽歌

    要怎么回忆呢,那些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的事情。那些安静地躺在浮草上沉默不语的表情。

    来回地在烈日下面反复地走来走去。

    我都以为它们要安静地沉睡完这个夏天了,然后它们又被重新唤醒。

    最近几天我总是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无边无际的香樟树。连绵而过了整个城市。

    那些香樟沿着城市起伏的山路长成了无穷无尽的回忆。它们站在路边,站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站在回忆的河边看着摇晃的渡船终年无声地摆渡。它们就这样安静地画下黄昏画下清晨。

    我怀念过去的你,怀念我留在单车上的十七岁,怀念曾经因你的一阵微笑而激荡起来的风,夹着悲欢和一去不在回来的昨天,浩浩荡荡地穿越我单薄的青春。明亮。伤感。无穷尽。

    我不知道死亡的时候,凝望苍穹竟然会那么凄凉,一声一声霰雪鸟的悲鸣,斜斜地掠天而去,我看到你的面容浮现在苍蓝色的天空之上,于是我笑了,因为我看到你,快乐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看到生命从我头顶飞过去时投下的斑驳深邃的暗影,沙漏翻过来覆过去,千重鹤又灿烂的开了一季。我知道又过了一年了。很多事情也改变了。

    寂寞的人总是记住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正如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

    一晃神,一转眼,我们就这样垂垂老去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断的回首,伫足,然手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

    你给我一滴眼泪,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

    如果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可我疯狂了这么久为何上帝还不把我毁掉

    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没有风的,寂寞的森林

    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你笑一次,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可看你哭一次,我就难过了好几年。

    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宁愿让天空所有的星光全部陨落,因为你的眼睛,是我生命里最亮的光芒

    每当我看天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再说话每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却不敢再看天

    破牛仔裤怎么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

    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可是你连笑的时候,都好寂寞。他们说你的笑容,又漂亮又落寞。

    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宁愿所有的星光全部陨落,因为你的眼睛,是我生命里,最亮的光芒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

    牵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走你也不会迷路

    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如果记忆如钢铁般坚固,我该欢笑,还是哭泣

    如果钢铁如记忆般腐蚀,那这是欢城,还是废嘘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我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些人要进来,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

    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

    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一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我的脸

    我喜欢火焰的放肆和破裂,因为我可以焚烧一切的枷锁,我是整个大地的王,而我哥,却是我心里的神。惟一的神。我想让他自由,哪怕牺牲我的生命。
    如果你在远方承受风雪,而我无能为力,我也会祈祷,让那些风雪也降临在我身上

    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是不快乐的,他们的快乐象贪玩的小孩,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却还不肯回来。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