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花心的男人~你永远不要等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倾诉人:姚漫婷,女,35岁,个体生意业主

  “我老公为了钱,走向另一个女人!”在短信中,姚漫婷用这句话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慨。

  她说,生活真会开玩笑,花了14年她才看清自己的丈夫。虽说心至今还在隐隐作痛,可这也值了。因为只有痛到极点,人才会以另一种方式重生。

  生意上我们一度风光无限

  现在我应该称唐鸣为前夫,他人聪明,但有时却聪明过头。他很现实,从不干对他不利的事。当初他拼命追求我,与我家境优越这个因素密不可分。我也相信他对我有过爱情,但如今,这些早就没有了。

  姚漫婷平静地望着,似乎这些事全与她无关。

  我和唐鸣曾是初中同学,还曾同过桌。他是班里的活跃分子,而我很内向。很多年以后,他说我那时像个丑小鸭,没怎么注意过我。没错,以前我太不起眼了。21岁那年,我意外地碰到他,他对我是一见钟情,还感慨地说,女大真的十八变。这也难怪,我们都有七八年没见面了。

  他开始追我,但我很犹豫。我对他有好感,可他当时在一家不景气的企业上班,家庭条件很一般。我担心父母会反对。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他华而不实,有些靠不住。他不是那种做事踏实的人,总想着走近路就可以过上好日子。可那时毕竟年轻,并没看重这些内在的品质。

  我爸爸很欣赏他,觉得他脑瓜子灵活,慢慢带着他一起做生意。1995年,我们结婚了。在这之前,他曾在生意上给我爸爸帮过忙,婚后我爸爸有意栽培他,拿出十几万元让他去打拼。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生意亏了,我们不想就此罢手,继续努力做,慢慢有了起色时,爸爸希望能让哥哥加入。我不同意,爸爸一怒之下,叫我别做了。我很要强,迅即搬走了自己的东西,生意被迫停了下来。

  从我们谈朋友,到8年前,唐鸣一直对我很好。当然那中间肯定有一些小插曲,作为男人,他在外面逢场作戏还是有一点,可我看得很开,觉得只要他在感情上忠于我就行了。

  儿子出生后,我们的生意慢慢做了起来,并且我和爸爸的关系也缓和了。有两年时间,我们如鱼得水,觉得做事特别有劲儿。1999年,他买了车,可在驾校学车时,他的感情发生了偏离。这个,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原谅他在感情上的背叛

  那时,我们的生意已扩展到武汉之外的市场。有一次,我给促销员打电话问工作的事,她说:“你是老板娘吧,你上次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啊。”我一惊,我没去啊?巧的是,晚上唐鸣把手机关了,一夜没回。那期间,外地的生意完全打理好了,不需要他再去操心,可他还是那么忙。

  一个晚上,我本来睡着了,可半夜里被他的哭声惊醒了。不知道他给谁发短信,竟然动情到这种地步?我问他在干什么,他没作答。他第二次出差时,我拿到了他的话费清单,发现有一个号码每天至少出现十次。从此,我们在家里无休止地争吵。那个女人我也了解清楚了,她比我大几岁。而他更放肆了,明目张胆地不回家。

  他承认了自己和她的关系。我要他选择,他说我们两个人他都舍不得。我最受不了的是,他经常带着那个女人去见自己的朋友。那半年里,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始终不给我一个明确的态度,两边摇摆不定。

  一个深夜,我随意逛到了库房那边。让我不解的是,里面居然有灯光。当时我慌得不行,首先想到了别人偷东西。但这不可能,最坏的是,唐鸣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想到这里,我的火直往上冒,就用力地拍打门板。一瞬间,灯居然熄了。我顾不了那么多,大声喊唐鸣的名字,起初不管我怎么叫,就是一点响声都没有。

  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他最终把门打开了,什么都没说,直接把我抱了进去。然后我看到,那个女人顺势跑了出去。我疯了一样打他,扇他耳光,他都没还手。回到家中,我继续打他,他把我从床上打到地下。

  尽管如此,我们依旧没离婚。原因很简单,我不愿意让孩子受罪。经过这件事之后,他没心思去想怎么拓展市场,就想着怎么对付我和安抚那个女人,生意没多久就亏得一塌糊涂。

  这对我爸爸的打击也很大,他没想到自己欣赏的唐鸣会闹出这等事来,就要我去做个公证,说房子是我的。爸爸想以这种方式为我留下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但这叫唐鸣很不爽,几次吵架他都提及此事,说我家人把他当外人。可这能怪我们吗?谁叫他不争气,让我们不放心呢?

    他又变回从前

  可以说,从此唐鸣一蹶不振,失去了生意场上呼风唤雨的霸气。这几年里,他没怎么出去上班,以前当老板惯了,现在很多事情都做不来。而我的小生意却慢慢上手了,到最后,变成了我主外,他主内。我想,他肯定郁闷过,但在现实面前,却不得不低头。

  对他这几年的表现,我其实挺满意的,他买菜做饭,督促两个孩子及时完成作业,把我也照顾得很好。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我会很知足。他以前的那些花花肠子全收了回来,再也没传出他和那个女人不清不白的新闻来。我的心不大,能这样就很不错了。

  2007年夏天,我买了一台电脑,有时会上网和别人打打麻将,对唐鸣可能稍微疏忽了一点。但也不是那么严重。到了6月份,女儿要期末考试了,以往这时他把女儿管得很紧,为她制定详细的复习计划。可这回他有时一天都不在家,对我解释说自己出去联系业务了。

  以前,他常感慨地跟我说,幸亏我们当初没离婚。他说我对他很宽容,他犯了那么大的错,我最终还是原谅了他。

  姚漫婷的眼泪掉了下来:“我们真的很不容易,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以为他真的能改,可哪里料到……”

  从6月开始,他一个月当中总有一两个晚上不回家。那次,我一夜没睡,在家里守到凌晨两点都没看到他的人影。他的手机也关了。我真的急了,打122问两点之前市内有没有发生车祸,我说自己的老公至今还没回家,担心他骑摩托车时遭遇了不幸。122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有一起车祸,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连忙问了很多问题,要他们告诉我出勤交警的电话,我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唐鸣。

  他们没办法告诉我,我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人昏昏沉沉的。我像疯了一样,到大街上到处走,希望能奇迹般地碰到他。凌晨5点多,他给我打电话了,说酒喝多了,忘了回家。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他连忙向我说对不起,没想到我会那么担心他。

  要不是他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他不可能这样对我。我一直觉得,他很珍惜我们的生活。可我万万没想到,他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方式,想通过女人再次成功。我闹不明白,他怎么这点志气都没有?

    他说一切都是为了我和孩子

  最终让我决定离婚,是他做的两件事。

  8月的一个酷热的中午,我到店子管生意上的事,那天我很不舒服,有点中暑,给唐鸣打了电话,叫他早点回来。他说吃完饭就赶回来。到晚上9点多,我还没看到他,又给他打电话,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搞这么多事做什么呢?”我说:“我有必要骗你吗?”他很不耐烦地说等一下再回来。

  等到11点多,他居然把手机关了。当时我的状态很差,洗澡时一度昏倒在浴缸里,要不是凭着最后一点意识,也许我连命都保不住。第二天清晨他回来了,我把昨晚的事都跟他讲了,他一点都不急,更不心疼我,说:“你就会跟我演戏,我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总要拿这种事跟我过不去?”

  我万万想不到,我最爱的男人竟然可以讲出这么绝情的话!真的有些火了,于是我说:“要是昨晚我死了,你是不是觉得很痛快?”他不在乎地望了我一眼,扭头就走。

  大概两周后,还是一个晚上。我骑电动车到新华路那边办事,结果半路上车子没电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打电话让他过来把我接回去。开始他要我等一下,可我等到深夜11点多,他还是没来。我真搞不懂,他怎么这样狠心,把我一个女人丢在大街上不管!要是我出了点什么意外,他是不是还会幸灾乐祸呢?

  从此,我知道了,他心里不再有我,一点也不关心我的安危。因为他又有了新的女人。他们怎么认识的,我不想知道,但我很清楚,他们的关系已非同一般了。那是个离婚的女人,她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听说她有两套房子。唐鸣认为她可以帮自己。

  对我来说,这是个奇耻大辱。我不想再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在同一间屋子了,非常干脆地提出了离婚。我很平静,要他从我家里搬走。他不干,甚至采取了许多非常手段。可我不吃那一套。他看我这次架势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知道我是动真格的,再加上外面那个女人不断给他压力,他最终答应了。

  没有了他,我觉得自己一身轻松。他也很自觉,将自己的衣物收拾好,无声无息地搬出去了。我对自己说,姚漫婷,你终于解脱了,现在可以真正为自己活一回了。真的,我对未来信心百倍。可他不守信用,再一次把我所有的计划都破坏得七零八碎。

  我还没清静两个月,唐鸣给我打电话了:“老婆,我错了,能不能让我回来?”我坚决不答应,他动用各种关系来说服我。我不想理他,但他非常要好的哥们也来劝我,说唐鸣这次彻底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要我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我不想受他们的影响,可心还是被他们说乱了。

  那个晚上,我们坐下来一起吃饭。他不敢看我,低着头,像个罪人。和他走过的这14年,我经历了太多,如果说我对他一点留恋都没有,那是假话。他的朋友总说到这个,也不知是不是鬼使神差,我竟糊里糊涂答应了让唐鸣回家。

  他跟我说得好好的,发誓再也不会伤害我。可他只在家呆了一个晚上和白天,第二天就出去了。我给那个女人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唐鸣在她那儿。她说唐鸣是爱她的,现在她决定卖掉一套房子,把那些钱给他做生意。还以鄙视的口吻问我能给他什么。我两眼一黑,真搞不懂,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回来是为了逼她卖房子吗?

  唉,我只能说自己当初瞎了眼,把他看错了。可一切已无法挽回,谁叫我当初被他的甜言蜜语给迷糊了呢? (文/周新)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