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情欲袭来 我灵肉的挣扎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以前老老实实待了三年,整整三年,连小手指甲都没碰一次,结果现在两个半星期就跑床上去了……

  胡丹 22岁 女  北京某高校学生

  我是那种看起来又时尚又开放的女孩子,看起来而已。其实呢,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保守的,特别是在性这个问题上。应该说我是个有处女情结的女孩子。虽然,我和好几个男孩子有过“亲密接触”--总是在关键时候坚守着,不发生最后那一步。其实这样也挺难受的,但我总觉得应该把处女身份保持到结婚那天,为什么会这么想,其实我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过,也许,这是中国女孩天生的观念吧。

  第一个男朋友是我最怀念的,他叫旭彤,现在在美国,我和他有好长时间没联系了。

  我和他认识了四年,前三年是高中同学,虽然常在一起玩,经常开玩笑或者说话,但是双方都没有明示好感。但我感觉对他有非常强烈的“渴望”。准确地说,不是性渴望,只是一种不能明言又若隐若现神秘美丽的欲望。

 他是个英俊的男生,在学校时就有很多女孩子追,所以我也懒得去凑热闹。到了第四年,他终于向我表白了爱意,我也欣然接受了。但是当时他人在美国,高中毕业后他父母把他送那边读书去了。而我在中国,我们是通过E-mail来“表白”的。他说他和我是同学的时候一直不敢说,怕我拒绝他。因为我的确伪装得对他十分不感兴趣,所以他才去美国了。

  前年暑假他回来了一次。我们虽然同学三年,但从来没有以“情侣”的姿态出现过,后来一年也是以网上情书的精神之爱来维系,当他终于出现在我身边,我突然感觉不知所措,我看着他的脸,觉得那么不真实。

  可是事情还是无法控制。我们从小都是非常规矩的孩子,上学的时候也是重点、重点一路上下来的。在我心目中对于“恋爱”一词有很强的排斥感,总不想承认自己恋爱了或者有个男朋友。

  他回来以后,我们的发展却是迅速得出乎意料,我原来只是以为我们能够当面说出“我爱你”就是非常了不起、非常令人脸红心跳的壮举了,但是我们竟然……

  在他回来后的第一周,我们只是去一些图书馆啦、饭馆啦、茶馆啦约会,一周以后,他在小公园里吻了我,这是我们两个的初吻。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吻很恶心,我很讨厌口水。可是当他吻我的时候,我只是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这样了?他竟敢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应该怎么样?

 舌头很滑腻,口水的感觉不像口水,而像一种果冻,粘乎乎的,挺好吃的。而且,他的手非常积极地攻击我的乳房,给我带来一种快感,同时也是解放的感觉,感觉我终于干了大家都要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我本来以为我们接吻就算完了,皆大欢喜。可是他得寸进尺,接吻后的两天吻得没完没了。因为我白天要上课,所以我们总是晚上见面。接吻过后他就再也不和我去书店和饭馆了,总是去公园。

  对于接吻习惯以后,我就感觉没有第一次那么兴奋了,因为其实就是嘴对嘴互相吃一下舌头而已,平时吃猪舌头也是这么吃,挺平常的不是吗……可是他既然那么爱吻,我就干脆奉陪。最喜欢的是情调,当说过再见往回走时,他会突然拉住我,扳过我的头就狠狠地吻,这种感觉最好,好像电影里面的生离死别一样。这时候我会尽力把姿势做得很完美,腰向后仰,胳膊自然下垂,头发披散著。

  就是这样,吻没有什么不平常的,在我想来。可是到接吻后第三天他开始从上衣入手,解我的胸前扣子,我开始坚决不许,推他。他就吻我,然后锲而不舍地继续解。我想反正他早晚得解开,就让他解开得了,于是他就解开了。那回我穿的是中式衣服,扣子很难解,他解的时候,我清楚得记得两人坐在公园竹林子的石头上,竹叶上有水,闪烁着月光,草有很稀薄的香味,下面竟然有行人通过!而且我还能看见他们的头顶,他们如果抬起头,也会发现我们。可是我看见他解扣子的手在月光下微微颤抖,性感极了。

 他终于成功地解开了扣子,一边吻我,一边抚摸我,我感觉这样非常不对,而且行人还在通过,很可能看见我们。可是我简直闹不清楚他的手在什么位置,到底是在胸罩外面还是里面,因为我们挤得非常紧。

  突然他低下头去用舌头吸吮我的乳头,我简直不敢相信,闪电般的快感让我没有思考进而拒绝的机会,可是我反复在想:我们怎么这样了?我们到底在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行人在下面走过,我们在树林里干这样的事情。

  我没有用头脑来思考,可是我要快感,那种舌尖触及乳尖的快感是不可想象的,而那种随时会被行人窥见的危机感又剧烈得让我想拼命推开他。这时候我悲伤地发现,我只是把他抱得更紧罢了。

  然后再过三天,我们稀里糊涂地就跑到他家里去了。他父母不在家,然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一边亲、一边哄、一边舔,把我的衣服都脱了。后来他说,他脱我衣服的时候,激动得不行,浑身都哆嗦。不过我当时可没觉得,就觉得他特别笨,连胸罩都不会解,解好几次都解不下来,最后还是我帮他解下来的。但我解下来就又后悔了,觉得这样做不对,但是自己又不想重新戴上。

  然后自然就被推在床上,他反复地吸我的乳房,然后轻轻地咬,我感觉很舒服,于是叫了几声。这下可好,他就来劲了,开始要脱我的内裤,我一挣扎,他就更兴奋。后来我感觉他好像是要来真的,我就害怕了。于是,我拼命反抗,拳击了他几次,结果他就大叫说受不了了,还说我粗暴,虐待他。我觉得他这样也太脆弱了,所以就嘲笑了他一下,他就又发疯了,把我的腿顶起来,想做那种事情。这回我坚决反抗,因为我认为这是可怕的事情,必须予以制止。

他看我如此坚贞不屈,就放弃了,去洗澡,然后拽我起来,说他饿了要吃饭。我不要起来,他就骚扰我。烦啊烦啊,终于起来穿上衣服去吃饭。我在他们家冰箱里找了点剩饭随便做了做,味道还凑合,我们两个很饿,就飞快地吃了,吃完逼他去洗碗,他飞快地洗了。

  吃完饭我说:“那就去逛街。”他也说好,推推搡搡走到门口,他突然回头吻住我,这下好了,前功尽弃,转一圈,又被推回床上去了。接着又是他用力想做那事,我自然也是“奋勇抵抗”。最后大家又光着身子拥抱了半晌,终于散了。

  这是第二个星期,大约是星期三。这次以后,我们除了见面吃饭,吃完饭就只能脱衣服了。以前老老实实待了三年,整整三年,连小手指甲都没碰一次,结果现在是两个半星期就跑床上去了,虽然并没有做最后那一步,但我还是觉得挺那什么的。我一次一次提醒自己,这样是非常不对的、非常危险的、非常有违背传统道德,有被学校开除之嫌的。

  值得说明的是,在此期间,我们惟一讨论的学术问题就是处女、处男情结的问题。我们两个自诩为非常纯洁、非常传统、非常乖的好孩子,而且还是纯洁的初恋,一恋就恋四年。其实前三年是白费,后一年是浪费,真正恋才两个星期。

  他说他就有处女情结。我为了气他,就说我没有处男情结,我才不在乎和我上床的男人是不是第一次呢,有经验才好。他虽然气得要死,可是也没办法,因为他的确有处女情结。我问他既然有处女情结为什么还要想和我做那事情,为什么不等到结婚再做。他不说话了。我觉得男人是挺霸道的,为什么他有处女情结还要在婚前破坏别人的处女身。

 不过,我还是挺感激他的,因为他一直克制得很好,最终也没有做那事情。虽然我知道他也很难受。我不知道别的男生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有时候我想起来会感动。我们在一起过了几夜,他的机会很多,每次都反应很强烈,可是都被我用别的方式对付过去了。我不是保守的人,可是他是吗?我以前不相信男人在这种时刻可以抑制自己,为了保持一个女孩子所谓的清白。我佩服他的意志。我想,如果他要求,我会给吗?结论是否定的,但我是为了自己着想,不愿意丢了处女头衔而已。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也很无聊。这样的处女有什么意义?都已经这样了,其实也和做爱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怕痛和怀孕,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阻止这种关系的发生。

  我在恍惚中,也会飞快地意识到自己是个好学生好孩子,上的是名牌大学,受的是传统教育,最后摇摇头:都是网络惹的祸。

  一个月后他飞了。飞之前,他说他爱我。我知道他爱我,在拥抱他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脸上湿了,是他的泪水。他要回美国了,可是我要留在中国,继续我的学业,并热爱着我的故乡。我知道一切都太晚,我不知道有什么话要和他说,我想说我爱他,可是我能吗?

他学理工科,是个热门专业,好找工作。我学文科,出国就什么也不是,当当陪读而已。我不想去美国,和是早立好的志愿了。当年他飞走时,我们什么也没说。我送他到机场,就说了一句:“你别忘了还欠我五块钱!”现在他这样飞走,我又怎么能够无牵无挂呢?

  没有办法劝他回来,没有办法去美国走别人的路。我想,我还留有的,是处女的身体却肮脏的灵魂。女人的身体,却是不羁的性格。

  他走之前,我什么也没说。他几次动嘴,我知道他希望我毕业后嫁给他。可美国素与我无缘,但我却真的舍不得他。  

  他哭了最后一次,说:“这次可栽了,从来不在女人面前哭,可他妈的就是止不住眼泪。”

  最后他走了,去美国了。回来一趟不容易,下次不知何时相见?

  送他走那天,我慢慢地走在路上,气候是如此温暖。我想,他这一来一去真如一场春梦,四年前的一幕幕记忆又清晰透彻起来,如仙境般。我们过去是纯洁的,纯洁得近乎封闭,可是纯洁就像相册里最值得珍惜的部份,那种若远若近的好感,飘忽间穿透了肉欲。

 我想,这一个多月,那仅仅一个星期就开始的吻,两个星期就开始的关系,和三个星期就睡过我们从幼小转为成熟的躯体的床,到底是一段恋情的开始,还是一段肉欲的终结?

  我想,幸而,我还是处女。我还能在别人的怀抱里得到比这更大的快乐吗?我爱慕的是贞节还是虚荣?

  那年夏天的夜里,身体常常想到他,而头脑里却昏成一片。那躯干在地球另外一端,在那块我不可以、不愿意踏上的土地。在身体的想念加剧的时候,我在问:我们这样,是不是真的爱情?

  他走后我情绪低落了很长时间,后来我又在网上找到了寄托。在网上遇见颀伟的那一天我心情特别不好,他很会哄女孩子,说话幽默。第一次聊天之后我就对他留下了不错的感觉,后来我和他在网上的接触就越来越多了。

  那时候我大二,学习不是很紧张,和他好了以后我几乎每天都挂在网上。我和他说过我和旭彤的事情。听完我的故事后他问我还是不是处女,我说当然还是。显然,他也对处女不处女的挺在乎的。男人是不是都有处女情结啊,我真怀疑这个。我后来遇到网上不少男孩都问我是不是处女。他们的问题让我越来越在乎自己的处女身了。我心想,他们越是在乎就越不能在结婚前给他们,我要留给自己未来的丈夫。其实,现在想来也挺没意思的。为什么都是女人这么辛苦的留住处女身,男人却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第一次,甚至生怕自己的第一次送不出去。也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在网上聊了三个星期后,我和颀伟见面了。感觉还真的挺好的,甚至比在网上聊天的感觉还好。现实中的他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一个时尚杂志社做摄影记者。现实中的他不仅像网上那么幽默、成熟,也多了几分我想象不到的时尚和干净。真的,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用“干净”这两个字来形容一个男人。颀伟真的很干净,不仅是外型和穿的衣服给人耳目一新,而且总是能保持绅士风度。交往了三个多月后,他甚至没有碰过我的身体,只有过几次浅浅的吻,吻得轻柔、简洁,不像旭彤的吻那么粗鲁,有时候甚至还流着口水。我讨厌口水,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我是个有洁癖的女孩。

  看得出来,颀伟对我的感觉也很好,见面第一天我们去看了场电影,然后在昏黄路灯照耀下的长安街上牵着手散步。对啊,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牵手了。

  再后来他经常会来学校找我,吃饭、打羽毛球,有时候他会背着相机来给我拍相片。他拍出来的我特别好看,比我本人好看多了,别人也这样说。不知道是听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在爱你的人眼里你总是最美丽地。”这也许是他总能把我拍得好看的一个原因。

  不过,人不是神,人是有欲望的。在后来的日子,我们有了更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我们的分手也和这种事情有关。

 颀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清心寡欲。事实上,我后来才感觉到他比旭彤在性方面的欲望还强。不过,当时我是迷恋他爱他的,虽然我没有放弃坚持做个处女的思想,但是我还是尽我所能满足他的需求。后来,我还用嘴巴为他“服务”过。但是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有些得寸进尺,一开始他也说不做爱,就这样也不错,但后来他又反悔,又说我不给他处女身就是不爱他,或者就说忍得太难受了。总之,男人在想得到一个女人身体时,总会找出很多很多的借口来。

  有一天,我去他住的地方过夜。那天我特别累,本想早早休息的。但不知道那天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欲望,一进门就把我的衣服脱了,吻我,抚摸我,接着居然像要强奸我那样把我按在床上,而且气喘吁吁地说一定要把我破了,要不就和我分手。后来,我们在床上打了起来,是真的打了起来。一开始我还觉得大家不是认真的,但没想到他后来居然对我吼了起来,他说的话也不是我当时所能理解的。他气汹汹地看着我说:“别装了,你越是不敢做爱越是说明你心里有鬼,一定是怕我知道你不是处女了不要你。”天啊,这是什么逻辑啊,哪有这么蛮不讲理的。我也顶嘴了,大家互相骂。后来他打了我,我也打了他一耳光。离开他家的时候,我哭了一路走回学校。心里实在是觉得委屈,我觉得自己对他可好了,怎么他会那么说我啊,简直和变态一样。

  就这样,我和颀伟分手了。

  现在,我害怕谈恋爱了。真的,我发现自己实在太不了解男人了,男人好像脑子里有些东西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不是用爱或者好就可以换回别人的爱和好。即使如此,我还是决定,要坚持做一个处女。不管有没有道理,我觉得自己现在也就在这个事情上还能有一点信仰。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