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当陌生女孩褪光衣服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多元而开放的社会,每个人都有机会接触到配偶之外的异性,如何抵住诱惑,成了婚姻里男女主角的第一要务。

  作为一名记者,同时又是一条心理热线的主持人,我接触过不少这类越轨的男女,他们内心挣扎,有的是侥幸,有的是矛盾,有的则是忏悔与后怕……这是一份原始记录,字里行间跳跃着一句明确的劝诫:“洁身”方可“自好”!

  傻猪(女):10元钱之爱

  大学毕业10年后,我们居然会重逢。那是一个学科会议,我们从不同的城市来到省城。他比以前更帅了,而且多了些沧桑的成熟感。还在大三时,他是我们系篮球队的,他有女朋友,但我仍常常在场地外远远地看他跑、看他运球,他投篮的那一刻,我会心跳加快,好像他是在敲我的心弦。

    后来,我绝望了,才匆匆恋爱、毕业、结婚生子……渐渐地,我忘了那些旖旎的日子,那些痴痴的梦幻。也许他从未注意过我这个“第二眼美女”,因为我不鲜艳,很平凡,像这座省城,中等,有点儿淑女气,静静的,四季如春。

  就这样,看青春寂寞、看他远走高飞。大学时,我们同一个系,但不同班,想不到10年后见到他,更想不到他会一眼认出我,还脱口叫出我已淡忘的大学时的绰号“傻猪”,我受宠若惊,双眸生辉,仿佛是刘德华在给我摇扇子,真的,那一刻,我很激动,只是愁怨地笑,然后是很通俗的一句话:“想不到,这里会再见到你!”

  那天,夜已深,月亮不太圆,但很明亮。他约我去他的房间赏月,因为他在八楼,比我住的房间高。我去了,我去前化了淡妆,还洒了些香水。这时的我,早已告别了大学时代那个傻傻的“淑女”,比过去自信,还多了少妇所独有的气韵。

我们喝着他准备好的饮料,一种美丽的酸奶妙士,他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些?一种奇怪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月夜会惹祸,但我仍沉醉其中。我们聊得很开心,回忆过去大学年华,是重点情节。我怎么流泪了?居然还告诉他我曾经暗恋他的岁月里,是如何愁云密布……他适时地靠过来,搂住我,我退缩,他却安慰说:“不要怕,我同室今晚不会回来,串亲戚去了……”他用热吻堵住了我的嘴,我闭上眼,进入了回忆状态,像被他催眠了……

  他开始一件一件地脱我的衣服,我突然大梦初醒,抓住他的手叫停,他就用牙轻轻地咬我身上的最后一粒钮扣,然后无限深情地说:“宝贝儿,地上有10元钱,捡了便是你的,为什么不要?”

  “我会良心不安,怕主人回来要回去!”我喃喃而无助地说。“你放心,只有一次就够了,这么好的月色,宝贝儿,我们不要辜负,其实,当年我心中就一直在关注你,只是没有发作,因为你是迟到者……”还没等他说完,我已晕倒,全身发软,至此,我彻底崩溃,全无拒绝之力……

  这样深入浅出的浪漫,最终以天亮收场。最后,我想要他个手机号码,他却平静地拒绝了,下楼的时候,我有点儿恍惚,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室友问我昨晚去了哪里,我头脑不清,随便说:“迷路了,丢了……”然后便仰躺在床上,疲乏地睡去……

  是因为贪小便宜?还是为了圆一个过去的绮丽梦境?我至今不明白,不过,犯错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大张(男):赌气还是报复?

  第一次听到ONS(One Night Stay,一夜情)时,也许是因为“家花哪有野花香”的关系,心中居然产生出一种莫名的骚动,我有这样的机会吗?

 我的同性朋友中,有不少人吹牛说,人们不枉此生,因为品尝过各种“美味”。在这种男人吹牛的场合里,我不甘示弱,胡编出一些情节,渲染着情色,俨然一个“花心萝卜”。其实,除了太太,我还真没动真格的与外面的女人“走私”过。

  直到一个夜晚,与太太发生了争执,她赶我下床,之后推我出门。我气愤至极,便跑到舞厅喝酒,我感到不满和委屈,我是多好的男人,从不偷腥,她居然身在福中不知福。一杯又一杯烈酒下肚,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变得无比亢奋,仿佛整个人都燃烧起来。那晚,一个女孩儿独自一人来到舞厅,我主动上前搭讪,聊过之后,才知道她是夜刚刚与男友分手,也正想在舞厅买醉,好让噩梦远去……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聊得很投机,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我们都喝醉了,两个人歪歪斜斜互相搀扶着走出舞厅,刚好隔壁就有一间小旅馆,有钟点房。我于是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进去休息,要不要?”

  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不过,她说,仅此一次,而且以后彼此蒸发掉,不再纠缠。她眼睛血红地盯着我,直勾勾的。这下,我开始紧张了,之前梦想的“一夜情”即将来临,临战前的气氛,竟令我如此手足无措,但男人的自尊,又促使我勇敢地走进了旅馆。

  进了房间,那女孩儿主动抱我、亲吻我,还轻轻拍打着我的脸,抱我的下巴“扎”她的胸口,然后是“咯咯”地笑,放荡而豪放。我被她激发了,紧张情绪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开始主动褪她的衣服,那一夜,在我面前的裸女不是我的太太,竟是一个跟我毫不相识的陌生女郎!

  我在看,有点儿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忽然想起了妻子,想到她不顾父母极力反对远嫁给我这个曾是穷光蛋的家伙,想到她曾对我的体贴、撒娇与忠诚……我的头脑突然一片空白,然后渐渐地清晰起来,酒精也不再起作用。于是,我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只留下一声“对不起”,便下楼付钱离去……

这是一个可耻的秘密,我一直铭记在心。从来不敢告诉别人,更不会让太太知道。今天

  说出来,有种解放的感觉。从那以后,我对太太越来越好,也越来越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并在心中发誓,只对太太ONS(Only you,never second)。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