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17岁 我跟妈妈的同事偷偷同居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倾诉人:宇师(化名),女,23岁

  采访时间:2006年12月27日

  采访人:记者余慧

  宇师不久前刚来宁波旅游,并且马上就要回广东了,因为几天后,她就要成为新娘。但是,她的宁波之行并不是和新郎一起,而是与另一位男性朋友同行。

  她从宾馆打来电话,声音柔美却带着丝丝缕缕的沧桑,迟疑中又有些许玩世不恭的味道。这一切似乎都构成一个悬念:她的这趟旅行,是向单身做最后的告别吗?或者,她还有其他未了的心结?

  然而,宇师的叙述却让我大吃一惊。

  17岁的恋情

  17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我遇到一个大我10岁的男人,一个我最最不该认识的男人———誉。

  他是我妈妈的同事。因为我偶尔会去妈妈单位,所以很自然地遇见了他。在17岁女孩的眼中,年长似乎就意味着成熟,成熟就意味着魅力。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他的眼神,他的语气,都远远不同于我的那些男同学,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握,让我着迷。这让我想起梁家辉主演的《情人》。或许骨子里,我就喜欢浪漫,喜欢叛逆,喜欢惊世骇俗。

  很快,我们陷入热恋。爸爸妈妈发现后,简直要气疯了,尤其是爸爸,他怎么能容忍女儿早恋,伤风败俗?所以他把我关在家里,甚至打我。但我不怕,爱情就是需要抗争,不是吗?童话故事里的爱情不都是这样的吗?

  誉很勇敢,跑到我家,把我偷偷“救”了出去。就这样,我和他住在了一起,书也不读了。

  在我看来,我的爱情来之不易,冲破了家庭的阻挠,放弃了我的美好前途,当然要万分珍惜。在我看来,既然我跟了他,就要全身心地奉献,不计后果,这样才算爱得彻底爱得惊天动地。

  就这样,幼稚单纯的我,一年时间里2次流产,医生最后的诊断是:我不能再生育了。

 19岁的绝望

  这个诊断就像霹雳,震得我惊慌失措。

  那时,誉对我越来越冷淡,似乎已经厌倦了我,对我不闻不问,即使我流产,他也觉得很正常。

  我疑惑了,为什么爱情这么脆弱,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没有海枯石烂,没有天长地久。而我,却傻傻地为此透支了青春、纯真以及成为一位母亲的权利,我已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那段时间,誉经常出差在外,没有关心,更别说安慰了。我的心渐渐冰冷。神思恍惚中,我给妈妈打电话,也记不得说了些什么,只是不停地哭泣。放下电话后,我抓起事先准备好的满满一把安眠药,一口气灌了下去……

  一定是我电话中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妈妈的警觉,妈妈迅速赶来,把昏迷中的我送到医院抢救。

  我活了,心却死了,对什么都绝望了,不再相信别人,不再相信感情。

  之后,我重新读书,很努力地生活,把时间排得满当当的,白天做文职工作,晚上做健美操教练,休息的时候去孤儿院看望孩子。可是,做这一切的时候,我同样茫然,没有快乐。

  21岁的伪装

  离开誉以后,我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最初的伤心绝望变得麻木,想起他的时候,似乎没有了疼没有了痛,只剩下憎恶。

  誉很快结婚了,又很快有了孩子,享受着安定而平常的生活。是的,他什么都没有失去。而我呢?

  健美操教练大多身材容貌娇好,我也不例外,所以,追求我的男子很多。我虽然关闭了爱的心门,但并不拒绝与他们往来,当我看到他们无可就药地爱上我的时候,我就选择决绝地离开,看着他们伤心欲绝。是的,别人让我受伤,我就让更多的人受伤,别人的伤痕会给我带来快乐,带来满足。很多人都评价我冷艳、高傲,其实只有我知道,我是不完整的,但我善于伪装。我也常常拿这些事情去刺激誉,当他哑口无言,当他慌张地挂断电话,我的心中就会生出一丝快感。

 可是,快乐为什么总是转瞬即逝?我的心为什么如此空虚?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坏女人?

  23岁的惆怅

  去年,我遇见了现在的未婚夫。他对我非常痴情,无论我怎么伤害他,他始终微笑着站在我的身旁。我去酒吧,他在门外等我;我病了,他整夜守护在我的床头;我去教健美操,他风雨无阻地接送;每一个节日,他都会变着花样给我惊喜……他在我身上用尽了心思。我觉得他简直太可怜了,尽管对他依旧没有感觉,但我实在不忍心拒绝他。

  我们就这样奇怪地相处着,而时间越久,决绝的话越说不出口。

  爸爸妈妈以为我真的想安定下来了,和他父母商量以后,一致同意我们结婚。

  就在这一刻,我忽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我不爱他,却要和他结婚;我有这么多不堪回首的过去,他却一点也不知道。他像一个大傻瓜,一门心思地走入一个陷阱,却以为那是天堂。

  就在这一刻,我一下子疑惑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物质上已经准备妥当,但心理上准备好了吗?或许,我还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我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危险的,就像没有根基的城堡,随时都会倾倒,随时都会消失。所以,我选择了旅游,和一个与我的生活没有太多瓜葛的人一同出游。

  我的未婚夫再次表现出他的宽容,他送我上飞机,叮嘱我好好玩,叮嘱我一路小心。望着单纯无辜的他,我愈发自责,我已经不想伤害他了,可是我明明就在不断地伤害他。

  就要回家了,我真的该嫁给他吗?

  画外音

  宇师的声音渐渐有了波澜,那是努力镇定之后的苦苦挣扎,我的心情也随着起起伏伏,有抵触,更有同情。

  女作家同时也是注册心理咨询师的毕淑敏,曾在她的一本书中写过这样一段话:“一个人成人之后,得病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你可以生气,却不可以长久地沉浸其中,无以自拔。你可以愤怒,却不可以将这愤怒转嫁他人。”

  将这段话送给宇师,希望她能明白,当她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当她的身体出现了危机,最能发挥能量化解危机的人就是她自己。相信没有人会拒绝幸福,那么,请努力摘除心中的块垒,建立起自己的心情乐园,找到爱的真谛。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