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从坚守到放荡 只因被人骂做“老处女”

2016年11月11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真的累了,厌倦了,厌倦了那么辛苦地守护着那层处女膜。在一切将要发生时,我没有阻挡他,虽然我心里很清楚,只要我喊“停”的话,他是不敢乱来的。

  胡丹 女 24岁 北京某IT公司公关部经理

  我是一个24岁的女性,确切一点说应该是女人。回首往事,我怀念有处女膜的日子。它是女孩的守护神,使人坚定、纯洁。现在的我在性与爱的迷茫中失去了自我,坦率地说,我变成了一个放荡的女人。如果父母知道了我现在真实的状况,一定会感到痛心疾首的。因为,从小在书里我就知道了美好的爱情,知道了女人身体上的贞操很宝贵。虽然母亲从不和我说这些,但她的一些议论使我明白了处女是多么珍贵。以前,我一直认为初夜要给未来的丈夫,但是,我并没有坚守住,我堕落了。

  初三的时候有一个优秀的男孩对我很好,后来我也慢慢地喜欢上了他,产生了朦胧的爱意和习惯性的牵挂。但我当时不敢谈恋爱,父母从小对我管教严厉,经常叮嘱我不准早恋。所以,当收到他写给我的求爱卡片时,我脸红心跳好一阵后,立刻回信拒绝了他。我在信中委婉地说,我们还要高考呢,这些事以后再说吧。虽然如此,我还是一直悄悄地关注他,直到后来我们都考上了大学,大家都把关系定位成普通朋友。

  上大学没多久,他打电话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是比他高一个年级的师姐。那天,我在电话里说着祝福的话,心中却有说不出来的苦涩滋味。我恨自己没有勇气表露真实的想法,虽然我知道只要说出真话,他很有可能会回到我身边来,因为他有女友后还是不时流露出对我的好感。我羡慕他可以把爱大声说出来,而自己却只能压抑,再压抑。但是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这场感情漩涡。

  大一暑假,在他来看我的三天里,我把初吻给了他。那天,我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爱意,但当他说要抛弃女友和我在一起时,我坚决地拒绝了他。还是拒绝,还是压抑,这就是我和他的爱情宿命。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去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孩,她比我更爱他,虽然他爱我甚过爱她。后来的三年里,我拒绝了一切男孩子。身为天蝎座,天性里具有双重极端性格的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找个心心相映的爱人,在婚夜里,把贞操给爱人。

  毕业后,我留在了北京,找了份看起来还不错的工作。这是家小有名气的IT公司,我是公关部职员,现在我做到了经理。试用期很辛苦,但我的成绩不错,我的外型和交际能力在公司算是出类拔萃的。虽然在工作时可以完全投入身心,但下班后常让我感到孤寂。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与我同一批进来的男同事进入了我的心灵。他是我喜欢的那类男性,有一张孩子脸和阳光灿烂的笑容。见他的第一眼我就感觉我们会发生点什么。后来我们迅速开始了交往。在来北京之前,他曾在另一个城市独自闯荡了三年。那时候我没有任何社会经历,并没意识到他的这段经历有什么特殊意义。现在的我不信任那些在外漂泊多年的男人,感觉和他们在一起会没有安全感,因为在他们孤身闯荡的生涯的开始,也就是他们有了明确的功利心的开始。在他们身上,我很多次看到的是冷漠、世俗和不宽容。可是当时

  那个未经世事的我头脑简单,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他这些年来很辛苦,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爱他。外表斯文的他,却有着游牧民族一般野性的心灵,他常对我灌输一些爱要放开点的思想,并时常向我解释以后不打算结婚的理由。他还说现在男人对处不处女根本不在意。这和家人以及我一直以来的理念是相背的。我在半信半疑之间接受和反驳,和他也有了一些小矛盾。

  不知道是为了工作方便,还是为了和我多一些接触机会,他从以前租的房子里搬了出来,在我单位附近重新租了一个房间。他说这样我们的距离就近了,因为我以前住西边,他却在东边。进住的第一个晚上,他叫我过去。我去了,我渴望和爱人相拥而眠,我不喜欢一人睡觉的凄清,但我当时并没打算和他发生性关系。后来,他在床上提出要求。我不愿意,很紧张,他无法进入我的身体。我因此暗暗高兴,因为我还是想在婚夜时再付出贞操。于是,我按他教的方法用别的方式尽量满足他的需求,但我无法答应口交。这种行为让毫无实际性经历的我感到恶心。

  半个月后,他提出分手,我追问原因,他一脸冷漠地说,他不想和我这样一个不敢于付出的女人在一起,他还说和我在一起只会感觉到压抑。的确,我付出的太少,达不到他所希望的爱就爱得疯狂的程度。可是,他又为我付出了多少,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结婚,甚至没有表示过要和我正经地恋爱,我又怎么有勇气付出我的一切?现在我把那个男人看透了,他当初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寂寞,只是想在我身上得到性的满足。那天,我痛快地答应了分手,虽然当时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还好,繁碌的工作让我暂时忘了心里的伤痛。但是在孤寂的夜晚,我常常会掉眼泪,我觉得委屈,因为我是那么真诚地对他,可得到的却是那样的结果。想想也觉得可笑,那时我还有过寻死的念头,但理智没有让我那样做,我可以轻贱自己的生命,但我必须为我的父母负责,我是独女。家不在这个城市,好友四散在全国各地,在心情灰暗的季节,身边却没有一个知心的人来安慰,想到这些心中就满是凄冷。在繁碌工作后的闲余时间里,我无处可去。后来我学会了上网,疯狂地迷上了聊天,把平日积存的心理感受一股脑儿告诉陌生人。倾诉的快感以及陌生人的安慰让我可以暂时地平静。

不过,我那时是理智的,刻意避免网恋。我还是想对自己负责,对父母负责。分手后,我们仍是同事,仍在相见,免不了会有接触,我装得若无其事。我们原来的交往因为隐蔽,单位里少有人知道我们真实的关系,仅仅以为我们是关系相当好的朋友。四个月后,我得知他和他的女助手同居了。那时候我心里有一种疯狂的感觉,我记得他有一次和我开玩笑说过,他不会喜欢上他的女助手,因为把她勾上手对他来说太没挑战性了。可想而知,他对那个女孩也不会动几分真情的。就在我知道他有了新女友后的第三天,他摇着头叹着气对坐在电脑前的我说:“你太保守了。”转身前,他嘟哝着甩出一句:“老处女。”当时我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但心里有一种天崩地裂的震惊感觉。后来我想,那时坐着的我好像风化的岩石,表面或许没有任何改变,内心里实际已经有四分五裂的伤痕。

  从小到大,学校的老师、亲戚邻居、现在单位的领导对我的评价都是单纯。实际上,这只是我天生双重极端性格中的一面,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一面。

  我现在仍觉得那时是爱他的,因为他给我的伤害让我感觉“摧心肝”。与此同时,单位里有一些不知情的男同事仍对我很好。半年后,总部一个元老的独子也成为我们的同事。他比我小三岁,和我同一部门。他第一次见我,就当面称赞我漂亮。他是 花花公子型的男人

  ,我看得出他的想法。后来的接触中,他又断断续续地暗示说,以后要让我实现所有的梦想,而且还说他能接受女朋友比他大三岁。他是个很有头脑的男孩子,和我前男友的关系也相当不错。我感动于他对我的好,就坦白地告诉了他我和前男友的一切。当时他很吃惊,因为他从未听前男友说起过。不久,在一次结伴外出办公时,他对我说,他不介意我的过去,并希望我成为他的女友。我没法接受,因为我对他没有感觉。后来他和另外一个关系一直不错的女同事谈恋爱了,这个女同事大我两岁。

  让我耿耿于怀的是,不久后的一天,在办公室里,这个小我三岁的男孩子在我座位旁边与我前男友同时用嘲笑的口气说了句:“老处女。”他们也许并不是在说我,因为他们并没有看着我。但我听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讥笑是处女的女子。这让我联想到第一次听到前男友用责骂的语气说“老处女”的情形。我很难受,但我不能表现出来。

 当时我很苦闷,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我问另外一个男同事,是不是在意自己所爱的女人不是处女。他说,如果他所爱的女孩是真心爱他,就不在意。与此同时,我母亲和最亲的表姐却在电话里一再警告我,结婚前不要和男人发生任何性关系。那时候我真的觉得累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对自己的处女身份感到了厌恶,因为“处女”二字太沉重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下班后我还是喜欢在网上聊天,网上有不少人喜欢我,更有一些男人赤裸裸地向我表达爱意,尽管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但他们都不了解我,因为他们不知我性格中的另一面。后来,在网上我会用有分寸的玩笑释放苦闷,忘记烦恼。但下网后还是有解释不清的烦恼,却没有人给我确切的回答。为什么男人会瞧不起处女?我是不是应该放弃处女身份?这些心结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更要命的是,我天天都会看到前男友!但我又不能放弃掉这份工作。那时我真的想过死。

  在这期间,一个在工作中接触到的男人表明了追我的势头。他不是本地人,是做旅游业的,人很有能力和想法,有些小钱。但他的知识实在太少了,修养方面也严重不足,不过我觉得他心不坏。心情灰暗的我时常在工作后接到他的邀请。后来他介绍他的表妹和我认识,那是个很好的女孩。渐渐地,他们的关心使我感到了一些温暖。他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都会表现出对我的关心:上街总是主动要求帮我拎包,每次都会把我送回家……甚至到他表妹那儿玩的时候,睡前他会要求帮我洗脚,倒洗脚水。我心里已经感动得不得了,但我还是下狠心拒绝了。我不想欠他的情,因为我认为自己无法给他爱。有时候我也犹豫:算了,就这样结婚吧,我很累了。

  那年国庆,公司放假,我又接到他的邀请。他表妹的男友来京,要我过去一起玩。那天大家玩得十分尽兴,我也例外地喝了一些酒。后来他表妹和男友去酒店开房了。当时已经是深夜时分,我住的地方大门已经关了,我只好和他一起回到他的住处。他说让我睡他的房间,他睡客厅的沙发。没想到的是,等我睡下后,他却进了房间,坐在床边央求我。这只会让我感到厌恶,我窝在被子里没有理他。后来他突然抱住我,用力挤进了被子,说只想抱着我睡会儿。我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我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我是真的累了,厌倦了,厌倦那么辛苦地守护着那层处女膜。在一切将要发生时,我没有阻挡住他,虽然我心里很清楚,只要我喊“停”的话,他是不敢乱来的。我承认我是一时心软,没抵住诱惑。后来,在刹那的疼痛中我清醒了,我痛苦的表情让他不敢再有所举动。我用力地把他推开,并威胁他若不回他自己的房间,我立刻离开。他无奈地走出房间后,我发现擦拭下体的卫生纸上有一块指甲大的殷红的血。看着血,我掉下了眼泪,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感伤命运多作弄。我苦守的处女身份就这么结束了,没给自己最爱的男人,却给了一个自己厌恶的男人。那时候我是真的觉得害怕,不是害怕未来,而是害怕自己。因为我已经把握不住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总是与本意不一致,这就意味着我不再是自己的主人了,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可怕的呢?

 清晨,我疼醒了。那时天刚蒙蒙亮,我穿好衣服就悄无声息地出了门。我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一切了。我怕他醒后会追来,可我又无处可去,那时候我想到了家,想到了父母。我庆幸,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地方是可以去疗伤的。后来,我打的到了火车站,等上了回家的列车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国庆在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不去想过去发生的任何事,在亲情中,我紧张的心渐渐放松。

  国庆假期结束,我回到公司。那个把破我身的男人还在疯狂地四处找我。我整天不敢出办公大楼,因为他在那里守着。他打我的呼机,打办公室的电话,我叫接电话的同事说我不在。那时我的心里只有恐惧,我害怕见到那个男人,似乎他不仅是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我的处女身的人,而且像个魔鬼一般想要控制我的灵魂。

  后来他终于在电话里找到我,我惶恐地拒绝了他所有的央求。他的态度开始缓和。后来,他还邀我出去玩过,我的心态也逐渐平静下来,但是只答应有他表妹陪同的时候才去。

  去年十二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他邀我到咖啡馆坐坐。那是公共场合,我没有拒绝。在那里,他说了一些话后,向我求婚,许诺给我很好的生活。我又难过又好笑。难过是因为我没法爱上他,虽然他是真心。好笑是我不爱的人向我求婚,我爱的人却从不说结婚。

  在这期间,我在网上认识了美院的一个大我四岁的研究生,他和我是老乡。我们在网上几乎没怎么聊过,但是我给他留了我的电话。打过两次电话后,我答应同他去大学跳舞。疲倦的我在心里有一种隐隐要发生什么的感觉。见面后,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一见钟情,他不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开朗的男性。但也许是相同的疲倦感吧,我们走到了一起。做爱之前我问他在不在乎处女。他说无所谓。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说这话时我不觉得羞愧,也没觉是在撒谎,因为这确实是我主动的第一次。那天,我没有阻止他的任何行为,整个夜晚我都忍住了疼痛。我希望平平静静地像旧式的夫妇,慢慢和他进入感觉。

他睡着后,我看到擦拭过的卫生纸上有一丝很浅淡的血痕。早上起来后,我们一起清理床铺。我注意到他的神情:在掀起被子的时候,他很认真地看了一眼床单。

  床单上没有血。所有代表处女的血色标志,只有我自己看到过。

  从那一刻起,我已经完全告别了我的处女时代。那天是2002年2月8日,我23岁生日的两个月后。

  回想起这件事,在我心里,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心中没有后悔,只有一种可笑的报复后的快感。

  实际上,我并没把那个研究生特别当回事,我一直只凭本性做事。后来我还去过他那儿两次,每次都是星期六上完夜班后,晚上十一点钟我赶最后一班公共汽车到他家。每当这个时候,他会在他家大院门口等我,看到他守候的身影,我心里会觉得很安定,像归巢的倦鸟。但同时我心里还会有一个声音在说:他是一个情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未来,甚至很少谈到以前的经历。我学会了听天由命。

  我现在还记得第二次去他家是一个深夜,他打我的手机,要我去他家。因为那天要上夜班,我不太想去。但他说这是过年回家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一定要我过去。上完夜班的我在寒冷的街头赶车时,心里满是凄凉,忍不住悲悯自己的处境。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太正常。虽然现在我并不恐惧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我清楚地意识到,一切都倒过来了。从一个刻意坚守贞操防线的矜持少女,我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随风飘荡的没有根基的不洁女子。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极度虚弱的女人,虚弱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我没有了固守身体的力量,总是轻飘飘地无知觉地飞扬起来,身体是飞扬的,心情却是沉重的。

  那天夜里到了他家后,他的胃突然疼得十分厉害,万般无奈中,我扶他打的去了医院。一路上,他不停地呻吟着,看着他的表情,我没觉得心疼,只是觉得大家都一样的脆弱,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总是容易受到伤害和折磨。但是那天我却表现得十分贤惠,我吃力地扶着高我近一头的他走进医院,而且主动掏钱在深夜的医院里上窜下跳地挂号拿药。与此同时,我还不会忘记不时地安慰他。就这样折腾了两个小时后,大夫给他打了针,他的胃疼才有所减轻。后来我又扶着他回到他的单身小房。看得出来,那个夜晚他为我的举动所感动

  ,也许他会以为这是爱。后半夜,他极尽温存,想让我感到愉悦,但这不是我认可的爱和感激的方式,可是我也没有拒绝他的温柔。谁知道那是不是爱呢?也许仅是一个孤独的男人表示感激的方式。

  这一夜过后,他回老家了,那是他毕业前夕。他从没告诉过我他要到哪里,做什么工作。我在电话里简单地问过两次,他没吭声,我也没再问了。听天由命吧,我对自己说。其实我根本不爱他,只是有一种对同样的孤寂者的悲悯吧。

 春节假期,他没打过我的手机。不可否认,我曾对他抱过希望,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付出身体的男人,即使我在感情上对他非常淡漠。同时我也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在和他发生关系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接受没有任何结果的心理准备。所以对于他的悄无声息,我没有特别感到难受。

  上班后不久是情人节,他给我打电话祝我快乐。我心里有一种对自己讥讽的笑:我们只是情人。上班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他在电话里说想我,要我过去。这是第三次。这次,我仍然过去了,虽然我很清楚我这是在作践自己的感情。那天晚上他给我看国外黄色影碟,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看这种碟子。后来我问他春节时是想我的身体还是想我的人。他不否认是想我的身体。我看见心里的我露出一丝残酷的笑。

  那个夜晚,我感觉着在我身体上的他激动不已,但我心里只是觉得好笑。令人厌恶的是,后来他要求口交,在这之前他曾教过我。可我没一点感觉,一口气涌上心头,我吼着对他说:“就是因为口交,我才和前男友分手的。”当时他吓坏了,没再吭声,也没有再碰我。后来,我也平静地睡下了。第二天早上仍如从前一样,没吃早饭,他送我上了公汽就离开了。

  此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他也没有打我的手机。一个月后,我恶作剧地在他QQ上留言: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但我也从来没对你说过谎。不过,这倒也是实话。

  我的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在他之后我又经历了三个男人,当然也都发生过关系。让我自己都不理解的是,曾经让人嘲笑为“老处女”的我,现在却经常听到男人说我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想说我是个放荡的女人。我和这几个男人的关系是情人式的,彼此没有许诺,没有约束,没有想过真诚地感受爱情,更别谈什么婚姻。现在的我已经不渴望婚姻了,虽然我曾那么认真地幻想过把初夜献给未来的丈夫时的场景。现在,我对自己感到失望了,或者说是对自己的命运失望了——处女和非处女的我,都有着同样的痛苦,同样的压抑。

  文章摘自:《处女,谁说你不在乎》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