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单身情歌 80后唱的最欢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人物:B君

  年龄:40岁

  职业:教师

  六十年代单身:

  归宿比过年更重要

  “光棍节?头回听说。估计又是爱玩的年轻人发明的吧。我一把年纪了,赶不上这种时尚喽。”40多岁的B君至今单身,高级职称,事业有成,用他自己的话说,“惟一遗憾的就是没撞着感觉”。青春年少的时候,也曾擦过火花,还大把大把地写诗,自认不是个情调乏味的人。可火花过后,却没化为婚姻的火种。后来从遥远的西北调到烟台,一度对这个美丽的城市充满了热望,终是无果。有一段时间索性想:既然难寻完美,那就独善其身吧。恍然间又蹉跎了数年。直至后来生过一次病,住院时都是同事朋友照应着,他的心里又感激又酸涩:“一个大男人,这种时候觉得特别孤独。有家和没家的滋味完全不一样。”病好后,他就再次把找对象的事提到议事日程。而且这一次他对争取婚姻的态度比以往更加积极。只是习惯于对爱情的高期待值,每次相亲他总觉得触电的感觉很重要。

  对光棍节的提法,B君幽了一默:“别再刺激我了。”但实实在在的事情还是要做,听说最近有个相亲大会,B君准备去看看,他笑言:“在单身节能遇上另一半,也许是最有意义的过法吧。”

  人物:孙女士

  年龄:36岁

  职业:会计

  七十年代单身:

  生活不再刻意

  36岁的孙女士是单身男女的中坚派,年轻时寻寻觅觅也忙忙碌碌,事业上算有所成,业余时间,还时常写点小散文、小诗歌,其“小作”常在本市晚报副刊版上抛头露面呢。择偶上也决不含糊——模样要帅、个头要高、工作单位要好,还要有文学细胞,这样,生活在一起,共同语言才会多,日子才会过得好。可照着这标准找了好几年,没一个合乎要求的。虽说后来标准一降再降,但喜欢文学、身上要有文学细胞这点,始终没放弃。“物质需求可以降低,精神食粮不可缺,否则,生活岂不少了许多乐趣?”

  三十过后,反倒不急了,安享单身生活。可还是捱不过父母的期盼,参加过大龄男女相亲会,无果而回。

看淡了单身,自然也不会注重单身节。“这个年纪,不会刻意去做什么了,说不定偶然会在喝茶听歌的间隙,想起原来今天还是个节日呢。”

  人物:李先生

  年龄:25岁

  职业:导游

  独乐乐,不如群乐乐。今年25岁的李先生本周伊始就定下了过单身节的计划:和一大帮哥们儿吃饭,一齐合唱那首知名的《单身情歌》。

  “要说这单身光棍节,我可是从大学校园里一直过到了现在,算是一个好玩又应景的节日吧。现在不都有节就过,反正就是图个乐呵。你问我怎么看单身?单身也没什么呀,一个人挺好的,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想去哪就去哪,无牵无挂。”性格外向的李先生离开校园才一年多,正是一心发展职业的时期,提及光棍节没有丝毫的自怜和多虑,一时兴起的他,还重新填词《水调歌头》,好好地调侃了一下“11·11”。

  李先生笑言,对光棍节也不是没有期待,有道是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人物:上善若水

  年龄:40岁

  职业:民营老板

  二次单身:

  只记成家的日子

  20个月前,和前妻和平分手。于是,我又单身了。现在又遇上了新生事物——光棍节。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过的,我没有特殊对待这个日子的打算。除非,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从此我就会记得这个节日,可是,这不现实。

  不爱应酬的我回家做饭成了最头疼的事。下了班,冲到市场买菜,双手甚至胳膊上都吊着菜袋子,用手指抠出钥匙哆哆嗦嗦开门,冲进厨房卸下所有“装备”。

  晚上11点多,正孤独睡去。迷糊中,听到敲门声。到“猫眼”一看,一位似曾相识的女士站在门外,“什么事啊?”“你的钥匙在门上!”开门一看,原来光顾得左手右手大包小包的东西,钥匙扔门上了,多亏有热心肠的好邻居……

  单身生活就是这样马虎和狼狈。在最初分开的几个月的沉淀和反省之后,我开始强烈地渴望家,渴望温暖,渴望有人和我一起头拱头吃饭的温馨。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