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爱情上上签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年少的时候,与小词一块儿放学回家,走至一座木桥前,我们总会停下来,看一个胡子老长的先生眯眼给人算命。我们兜里是绝没有多少钱的,所以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将一把硬币豪爽地丢到碗里去,而后心满意足地踩着木桥咯咯吱吱地走得看不见影儿。

爱情上上签

  可是有一次小词却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偷偷将我叫出来,又神秘兮兮地悄声问我:我们逃课去算命玩,好不好?我四下里瞅瞅喧闹的校园,还有走廊上正训斥着学生的几个女老师,很坚决地一点头,拉起小词便疯跑出校门。我们学着大人的样子,将小词从家里偷来的一大把硬币洋洋得意地一个个丢进脚旁的瓷碗里去,而后底气十足地冲算命先生叫道:先生,算一卦。老先生抬头笑眯眯地看着我和小词,气定神闲地问:请问二位要算什么,姻缘,前程,寻人,还是收成?我和小词一脸茫然地对视一眼,竟是傻傻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是我反应快,想起小词家门上贴的春联里有“前程似锦”四个字,便慌慌地脱口而出:前程!就算前程!报了生辰后,我和小词便紧张兮兮地去摇那个神奇的小筒,闭眼各自从一大把竹签里捡出一只来,毕恭毕敬地交给老先生,等他一脸郑重地解释来听。

  我记得算命先生说,我将来必会有似锦前程,灿烂未来,考入名牌大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至于小词,则是比我差了一截,但却会有贵人一生相伴。小词忙不迭地问:贵人是谁?算命先生捻着胡须道:天机不可泄漏。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二位未必像如今一样志同道合,但却会有不同的幸福。

  这样一番话,在经我和小词的脑瓜过滤后,便是小词的命,终不如我好。小词习惯性地撅起嘴巴,朝老先生大嚷:呸呸!骗子骗子。一脸无辜的样子!喊完了也不理我,一个人飞快地跑开了。

  没等我来得及用五彩缤纷的水果糖将小词哄笑,漫长的暑假便铺陈过来。我随妈妈去外婆家度假,回来后便与小词进了不同的初中就读。学校离家不远,可是因为住校,却不能时时地看到小词。而且,那时候的小词已如花儿一样绽放开来,眉眼里有了少女的羞涩和骄傲。在街上碰见比她矮了一头的我,不仅招呼也不打,还会绯红着脸扭头走开去。发育迟缓的我,却是不明白这时女孩子心理上的变化,照例一路追赶着让她等我。被一些高年级的男生撞见了,会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不明白小词为什么不再理我,却与一个高高大大的坏男生骑着车子在大街小巷瞎转。有时候,他们还会到我们学校里来,不是为玩,却是打架。小词在不远处站着,边守着车子边为那男生加油助威。见老师来了,便大喊一声“狼来了”,与那男生跳上车子绝尘而去。等我在一年后终于长到与那男生一样的海拔后,才开始明白小词种种奇怪的言行。也知道要与小词还有其他一些有了护花使者的女孩子们保持距离,否则必会遭别人的一顿痛打。

  似乎一瞬间,我和儿时玩伴小词的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便被我们抽枝长叶、茁壮成长的身体,挤得连影子也寻不见了。甚至连妈妈,也不再提起小词,偶尔在窗口里瞥见她与男孩子骑着车子呼啦啦穿街而过,便总是很不屑地丢一句给我:幸亏你与那小词断了来往,否则被这么张扬风骚的女孩子缠上了,怎么得了?!我听了不做声,却会在心里想想妈妈的话,觉得那个可爱骄蛮亦温柔有礼的林小词,真的是与我越来越远了。

  勉强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后,读了不到一年,小词便退学去了市里一家服装店打工。原本清纯可人的一张面孔,已被廉价的化妆品打扮得不成样子,但却是莫名其妙地招许多花里胡哨男人们的喜欢。有时候我与同学去逛街,碰见她浓妆艳抹地过来,会下意识地想逃掉,却每每都会被她逮个正着:唐颂,不认识我了么?考上大学一定要请我吃饭噢!我看她眉眼里流溢出的近乎讨好般的微笑,突然觉得难过,为美丽的小词。我想几年前那个算命先生,是不是命运安排给我们的?怎么不知不觉间,他的那些关于前程的话,竟是那样残酷地一一变成了现实?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