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大龄单身女的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单身怎么了?大龄单身又怎么了?难道单身就应该遭遇世人一样的眼光和言论吗?好好的一个合家欢乐的春节,就这样毁了……

  今年交通发生了一些问题,导致回家过春节的人滞留了二十多万在XXZ市,坐车也不好坐。有的买了票却坐不到车,有的早上买的票晚上六点多才赶上车。有一天,XX车站堵满了民工,买了票付了钱,却发不了车。然后民工集结闹事,一直闹到晚上,政府没办法只好派了二十多辆旅游车把民工送走,还有警车开道。所以,28号一大早我就起床了,然后再去添置一些东西,很多商店都关了门也没买到什么,就到超市买了一些糖果,回家收拾好一切就直奔车站,结果还是没买到票。爸爸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来催促,问我到了哪里了,生怕我又发生了变故。

  我提着一大包行礼走出售票大厅,那些出租车司机就跑上来拉客,漫天要价,没办法,还是得回家,就跟别人一起组合打的。结果走到半路,同行的有一个人跟司机闹起了脾气,下了车。司机把我拉到中途就把我转给了另外一辆出租车,又叫我加钱,我郁闷死了。一直拖到傍晚才回家,回家以后爸妈还是很不高兴,一直在唠叼。

  回老房子给爷爷奶奶烧完纸钱,一家人吃了一顿年夜饭。其间,爸妈一直在数落我,从我回家一直说到晚上睡觉,睡觉了,妈妈都还在一直不停的说。说得我听不下去,说得我眼泪一直掉个不停,说得我真有一头去撞死的冲动。爸爸说完,妈妈又开始说,妈妈说完,爸爸又接着来,轮翻轰炸。从工作说到婚姻,又从婚姻说到工作。问我到底在外面干什么,问我的工作单位,工作地点,工作内容,收入。然后又问我的住址,问我跟谁住,问我的房租。事无巨细,一一盘问。然后又是结婚这个问题,举列说明我的某某同学结婚了多久,某某又生了孩子了,某某的孩子都几岁了,你的弟弟妹妹们都有对像了,你到底在干什么?说得声泪俱下,不把你说烦不罢休。我感觉我的胸腔已经着火了,但是我还得忍着。我只是埋着头,一声不吭,他们却越说越有劲,好像在辩论。我偶尔为自己辩解一句,爸爸就对我一阵狂吼,然后继续说他们的。一直到我只看见他们的嘴皮翻动,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就是那样目光呆滞,实际上我已经要疯了……

  我就这样在他们轰轰烈烈的臭骂中过了一个年三十。我现在回想起那天的情景都还很郁闷,简直是欲哭无泪,欲罢不能……经受了一次语言的炼狱却仍然得不到永生!

  爸爸妈妈就是这样用语言把我搞崩溃的,把什么罪名都强加给我,把什么问题都归咎于我,不准我不听,不准我走开,不准我睡觉……强迫我去认错,强迫我去接受。然而,这还远远没有完。

  事例一:第二天,就是初一,一大早就叫我起床。我表弟来我们家玩,我爸妈的话题又开始从我表弟的身上延伸了。说我表弟以前那么不听话的一个人,现在都懂事了,你呢?连珠炮一样的指责我,老大不小了,还不想想自己的事情。比你大的也有,比你小的也有,别人都知道考虑自己的将来了。你还是那样,一点都不着急,你一定要等到嫁不出去吗?你表弟都知道去学一门手艺,学理发,你学会了什么?你这么多年学会了什么?还有人家某某又怎么样了,人家的孩子怎么那么好,那么听话,(他们总是认为别人的孩子是最好的)你这个龟儿子怎么老是要让我们伤神!你怎么那么不争气啊?

  事例二:第三天,也就是初二,也是一大早叫我起床,去我干爹家拜年。我干姐姐他们一小家今年回老家过节了,她嫁得很好。(其实我干姐姐就是我堂姐,只不过我们两家又结为了干亲家)正是因为她嫁得太好了,于是在她的对比之下我又得挨一顿骂。我是不想去她们家的,在爸妈的再三催促及河东狮吼之下,我才极不情愿的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小哈巴狗一样尾随我爸出门了。我们和我姐家的距离其实很短,但是我老爸还是不忘利用这段路程给我教诲:“你以为你还小吗?你看哈你姐姐,人家虽然说嫁得晚些但是嫁得很好,一家人过得很幸福!你喃?那么大了还是一个零圈圈!”(曾经,在我姐姐二十五六谈过几次失败的恋爱,又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们说的话可不是这样的,他们说你以后千万不要像你姐姐一样!过去失败的人,现在却成了我的榜样!此一时,彼一时啊!)我怀着满腔的愤怒,仍然带着甜美的微笑进了他们家门,然后逐一的问候。干妈很爽快的甩来一句:“晴儿回来啦?耍朋友米哦?”我故作潇洒的回道:“耍啥子朋友哦,还早都嘛!”抬眼看了一下老爸,他的脸已成猪肝色(其实他本来就黑,不过当时就显得更黑了):“你当真以为你还小?!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一天到晚让大人操心!”我深知这个话题不能纠缠,赶紧很识趣的闪到一边跟别的亲戚打招呼去了。

  事例三:当天午饭时分。我的又一个榜样来了。和我同龄,小我几个月的一个女孩子,长相不敢恭维,不过知识绝非等闲。虽然不是很熟,但是算起来她还是得叫我一声小表姐。她吃完饭就去玩嘛,跑到我们这桌来干嘛?真是,害我又挨了一顿。爸爸开始夸奖她:(爸爸的口才可不是一般的,不管是夸人还是骂人),“玲玲儿厉害哦,还有好久毕业喃?”“一年半。”(那死丫头还笑得很嚣张)“你是我们李家的骄傲哦,清华北大不是哪个都能上的啊,就算是整个XX市也没得几个清华北大的学生,你真的是我们整个家族的力量啊,以后走起出去,说起我们李家还有一个清华北大的学生真是不简单哦……”然后马上话峰一转,当然是对着我:“当时喊你龟儿子继续读书,你硬是不读,你跳板麻了要出去工作,你工作了几年有啥子收获嘛?你看哈人家玲玲儿,人家还比你小,老子说起你都是火!”(不是吹滴,我读书的时候成绩一样的好,从来没下过第三名,当时还不晓得是哪个根本没有用心教育过我的人去给我开家长会,跑到讲台上去讲自己是怎么怎么用心的辅导我的学习的,并且虚构出了一大堆教子成才秘方)哎,郁闷啊!


  初三,也是这样过的,初三我的干弟弟来给我家拜年了,不过那天比较轻松,因为我这个干弟弟很少说话,基本上不说。在我家的那天他就只说了几句话:干爹、干妈、姐姐,我妈问他啥子他要么说嗯,要么就说不晓得。我妈问他吃好没有,他就说吃好了。我妈问他,你爸爸他们在干啥子?他就说不晓得。最后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干爹、干妈、姐姐,我回去了。”还没等我爸妈回过神来,他就骑着摩托车一溜烟的跑了。我妈想起来还没给他拿红包叫我追出去,我就以步代车的跑去追,哪里还追得上啊,然后我又气喘嘘嘘的跑回来。(当时我心里面在想一句话:狗撵摩托---不懂科学,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看来我的脑壳真的被爸妈们骂乔了,咋把自己比喻成狗了?)

  初四……初六……初七……初八……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