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单身女白领夜生活扫描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白天和晚上的吴越判若两人,很多熟悉她的朋友甚至不知道吴越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领舞。“很多人就是这样,明明是去迪厅跳舞发泄的,却还要跟在大多数人的后面。
”吴越说,自己最HIGH的时候就是每天冲上场热舞的开头几分钟,“下面的人都在看着你,慢慢地所有人都跳起来,自己像是一个制造狂欢的王后。”说着领舞的工作,吴越很得意。

  白天,穿着职业装,坐在银行里,“不是把钱拿出去就是将钱收进来”,吴越一边说一边做着数钱的动作,可爱得像个孩子。即使仅仅审视自己,她也觉得白天那些不用刻意就能很好伪装起来的面孔乏味且令人怀疑。“到了夜晚,人在不做防备的时候就露出另外一张面孔,穿着职业装在舞池里忘乎所以的人,都是些闷骚型的家伙。”吴越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生活。对于她来说,夜晚不暧昧,甚至比白天更透彻,所以,她不在乎被误解,传闻中领舞女郎种种的恶习,吴越身上没有一点痕迹,这也是父母尊重她的乐趣的原因。

  有一次,吴越把母亲带进酒吧,在大学教了一辈子书,喜欢听交响乐的老人在那一瞬间被这个全新的世界吓了一跳。吴越一点也不惊奇:“这很刺激,忽然发现在你身边还有另一个世界。”也许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吴越这样的人才会在深夜狂欢,乐此不疲。

  苏珊,设计师月收入6000元,年龄27岁

  与苏珊在湖南路上闲逛,灯火霓虹,热闹是苏珊最喜欢的气氛。她不喜欢黑夜,更不喜欢孤独,所以她的夜晚被安排得满满的,直到躺倒在床上,一睡方休。

  2年前身边的好友大都还没有结婚,忙碌的生活让苏珊没有单身的意识。“以前年龄小的时候,单身是不存在的概念。”不经意间,晚上可以陪她的好友越来越少,“她们都结婚了,我才发觉原来自己成了一个单身女人。”让苏珊郁闷的是,女人一旦结婚夜晚似乎就只能待在家里。所以眼看着朋友一个一个地嫁出去,可以出来一混混到深夜的狐朋狗友越来越少,苏珊开始习惯于参加一些陌生人的聚会。所谓陌生人,也不过是朋友的朋友罢了。“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即使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喜欢跟一群人在一起。”苏珊不喜欢别人看她的那种“单身女人”的感觉。“其实即使结婚了我也希望能保持这种单身的状态,我知道很难,所以宁愿现在单着身。”

  罗莲,房产公司业务经理月收入10000元,年龄30岁

  在工作中,罗莲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白天需要承担很多责任和压力,相对而言,夜晚更真实一些。她的夜生活有常规与周末之分,星期一到星期五是和朋友、生意场上的客户共同度过的,从晚上8点左右入饭局,一般延至晚上10点。饭后选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比如去酒吧听爵士乐,凌晨2点左右结束。而在周末,她通常会再去其他酒吧转,一直疯到凌晨四五点。

  罗莲将朋友分成3种,除了工作上的伙伴和知心朋友以外,剩下的就是和她一样喜欢泡吧、喜欢参加各种各样Party、喜欢夜生活的人。“‘夜生活’以前只在摇滚圈子和一些老外中存在。没有概念化的生活很简单,没有太多目的也没有太多形式上的内容,也没有人说‘我要扮酷’。现在就复杂多了,很多人专门冲着泡妞而去。那时的Party也不是时尚,它包含了很多文化,需要创意。”罗莲得出结论。“夜生活”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概念,对一些人来说,它如同白天。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