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医科大女生曝光校内的“特殊贿赂”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娟子两年前毕业于N医科大学,面对全年级几千双嫉妒的眼睛,她留在了N医大附属医院。昨天,娟子在看了《为女大学生正名——驳“高校将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妓院 ”》一文后,和我谈到她能留在N医大附属医院的秘密。
              
  刚进大学时,我是第一次从农村来到省城,面对与家乡迥然不同的高楼大厦,穿着入时的人流,除了自卑,更多的是好奇,那时我就发誓,要付出加倍的努力,学好医术,一定要留在这个城市。
   
           
  大一大二时,我的课余时间都用在看书上,几乎每一门功课都是全班前十名。我感到我已经快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了,虽然我的衣着和同学们比起来还是很寒酸。
              
  到大三时,由于成绩好而拥有的一点自信也慢慢消失了,我发现,不管我成绩多好,别说校、院学生会,就是班干部也轮不上我。要是学校和社会有什么交流活动,别人兴高采烈的去了,往往是我们几个农村来的守教室、守宿舍。我感到很困惑,难道我的努力就只能是这样的结果?
              
  直到一次和老乡聊天时,我才明白其中的奥妙。老乡告诉我:要想成为学生会干部,为将来找个好工作打好基础,光埋头读书是没有用的,最重要的是和班主任,学生处、院办、团委方方面面管学生的老师、干部、领导搞好关系,你不见一开学是老师最忙的时候,既要守在家等学生送礼上门,又要到各饭店去赴学生家长的宴请。
       
  “我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钱送他们啊?”“也不是只能送钱,”老乡继续开导我:“蛇有蛇路,拐有拐路。你看小W和小L,不是一样吃得很开吗?”“小W和小L,那不是和做***差不多吗?”我不屑地回答老乡。“人各有志,不要说得这么难听。”老乡有些不高兴了,我知道我说错话了,点了老乡的伤疤,一直流传她被一个什么处长包养着,所以才有钱读研究生。
              
  从老乡的宿舍出来后,好几天我都在想这些事情,什么书也看不进去。下学期就要去医院实习,很多同学都联系好了实习医院,没定下了的几个也在议论去市内哪家医院好。就我们几个还没有任何消息。我们约好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去问一下情况,班主任什么也没解释,说联系不上的回家乡医院实习。
              
  我一下子懵了,难道我的城市梦就此破灭。怎么办,我只好硬起头皮去找老乡拿主意。老乡倒也不计较我曾说过伤害她的话。她帮我分析,千万不能回县城,一个山区小县,县城就一家医院,回去了说不定还得分到乡卫生院。就算分在县城,一个月也就几百元的工资,不到省城的三分之一,不管想什么办法,也要留在省城实习,争取以后留在省城工作。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一片茫然。“要不再去找找班主任,单独去。”老乡提醒我。生存总是第一位的,事到如今只好如此,我稍稍打扮即坐在班主任面前。
              
  这次班主任态度倒很好,他给我倒了一杯水,坐在我对面认真打量我的朐脯,我低下了头。“娟子你的成绩在班上没得说,就是社会交际能力太差,以后要加强这方面的锻炼,只要你听我的,到附院实习没问题,附院好几个科室主任都是我同学。”“只要老师有什么事要帮忙,娟子一定做。”我低头说。“好吧,我最近忙着写论文,你晚上来帮我打字吧!”
              
  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我走得很慢,我觉得我21年都没走过这么长的路,几次回头了又硬着头皮往前走。当我推开办公室的门,班主任马上站了起来关上门,然后
              
  这个晚上我失去了我的处女之身,可我获得了留在省城的承诺。当然,为了最终留在省城,我按照班主任的提示,先后一个人走进了几上男人的办公室或宿舍……他们都是可以左右分配去留方向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5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