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那一夜告别处子之身我没有快乐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午夜的雨在窗外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白天的闷热渐渐消退,橙子身上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可她依然没动,裹着浴巾,临窗而立。窗内静谧黑暗,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的呼吸,连电灯的陪伴都没有。这会儿她根本就忘了开灯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开灯,冲好凉,披上浴巾,她只想把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窗外阴霾有雨,听细雨敲窗的声音,橙子忽然想起年少时读过的徐志摩的一句诗来,“细雨敲窗,细雨敲窗,清爽和清愁一样悠长。”橙子就觉得自己心里的忧愁又绵长了些……

  橙子想起了她的故乡,生她养她的故乡,故乡的云故乡的天空故乡的一草一木。橙子清晰的记得故乡的夜晚是宁静而祥和的,而在有雨的夜里,半夜她被雨声惊醒时总是一咕噜爬起来,侧耳聆听雨的脚步声,甚至还顽皮地把手伸到窗外,触摸着雨丝儿的绵绵情意,感受着大自然的凌凌生气,她甚至还会惬意地高声嚷嚷:“哇,好舒服呀,真好玩。”那个时候的她真快乐呀!

  橙子想起了她的亲人,那和她血脉相连的至亲啊!爸爸妈妈此刻都睡着了吗?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披星戴月的劳作,终于让自己如愿以偿地完成了学业。为这,橙子看到父母过早地衰老了容颜,心酸的橙子搂着父母的双肩暗暗发誓:现在的自己一定要接过父母手里生活的重担,承担起培养弟弟上大学的全部责任和义务。可是,现在橙子不知道自己的诺言是否能继续兑现下去?

  有着美丽的青山和绿水的故乡,还有以勤俭朴实为本的双亲赋予了橙子灵性的美。橙子出落得容貌端庄俊俏,个性温柔聪慧。但是“美丽确实是一张通行证,却不是每条路通向的都是光明”这句话,说的就是她。橙子大学毕业后,几乎没费什么劲,就通过人才市场在自己理想的圣地深圳谋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当时橙子还暗暗窃喜,告别了计划招生、定向分配的年代就是好呀,想去哪就去哪,看中哪儿就去哪,那感觉真叫好呀!

  进入公司上班,橙子一直以来都是兢兢业业的工作,小心谨慎地地待人接物。橙子的付出很快得到了老总的褒奖。老总渐渐在大会小会上点名表扬她。老总年轻帅气,却没有任何的桃色诽闻,在公司始终贯彻落实着“以业绩论英雄”的方针政策。在如今一个老总包养情人诽闻漫天飞的年代里,橙子不由得庆幸自己遇到了品行端正,处事英明的老板。

橙子没有想到,在今天的下班时分,老总却一个电话把她叫进了办公室。老总从没有亲自打过电话给她,她不是老总的直接下属。橙子就有些惴惴不安,心想,难道自己工作无意中犯了什么大错特错,要劳驾老总亲自过问了?

  进入老总办公室的门,橙子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着,却只见老总满面春风,微笑着招呼橙子入了坐,又亲自给橙子沏茶。橙子连说,不敢当。老总打趣说,呵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我的员工,平日工作很认真负责。我沏杯茶慰问一下,举手之劳,你又客气什么?橙子接过,小抿两口,连说谢谢,然后静观其变。老总却并不急着说什么,双眸如电地看过来,仿佛要窥视橙子内心的一切,将她看穿看透。橙子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得低下头去。老总开口了,“阿橙呀,上次公司举办的酒会你玩得还开心吗?”橙子马上用职业性的口气回答:“谢谢老总关心,能参加公司举办的酒会我感到十分愉快。”年轻的老总却朝橙子摆摆手说:“哦,放松点,放松点,我们现在应该就像老朋友老同学聊天一样。”初入职场的橙子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老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年轻的老总走过来,似是有意无意温柔地拍了拍橙子的肩膀说:“可还记得酒会上的阿明先生?他可是公司长期以来的商业合作伙伴啊,给予过公司很多的支持和帮助的。”见橙子默不作声,年轻的老总接着说了下去:“他对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的。想请你吃个饭,你不会不赏光吧?”橙子想起来了,那次在酒会上,举杯欢庆的时候,橙子总感觉不远处有不怀好意的眼神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环顾一下,就发现了老总身边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正用色到极至的眼神看着自己,橙子顿感不舒服。就听见老总对那人阿明兄阿明兄的叫得亲热,想那不过是商场上称兄道弟的作风罢了。橙子在那一刻,却好想离开这觥筹交错之地,回到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家,好好的静静的呆着。没想到今日老总会口说此言,橙子以她的学识与智慧马上想到这绝不是吃一顿饭那么简单。果然只听老总又说道:“阿明先生请你吃饭是给你面子,当然也许不仅仅是吃饭,不管怎样,希望你能满足他。你如果让他高兴了,给公司带来了效益,公司自然不会忘记你的,升职加薪发奖金没得说。反之,亦然。对于损失了公司该得利益的人,公司是不需要的。”听完这些,橙子只觉得自己的心口闷得慌,有一种要窒息了的难受,感觉自己的脸色肯定不好。老总又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哦,放松点,放松点,我给你时间考虑。现在你可以下班了,明早上班给我答复。”

  忘记了自己是怎样回家的,橙子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想要自己清醒一下,于是就在浴室使劲地泡着。近乎发泄似地用粉拳击打着浴池里的水,水花四溅,橙子近乎疯狂地冲着飞扬的水花,冲着四面墙壁‘啊、啊’地吼叫着。如此这般,终于折腾得累了。橙子就泡在浴池里,一动也不想动,直泡得脚皮起了皱,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橙子才从浴池里爬起来,用浴巾一裹身,就伫立窗前,双目无神地看着窗外远方的世界。

 曾几何时,橙子遥想着,在不远的未来,她会有一个她最亲爱的人,她将和他携手走进幸福婚姻的殿堂,穿着胜过任何一件顶级名牌的纯白色婚纱,用她纯洁女儿家的美态,让世上所有的人都来羡慕他们,给他们祝福和掌声。可是,现在自己面对的这件事情却足以毁了这一切。橙子很想明天上班义正词严地告诉老总:对不起,我只能做我工作岗位份内的事情。至于陪客人吃饭喝酒或其他服务,请另请高明。可是这么做,自己是维护了一些东西,可会失去什么呢?老总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自己,就是卷铺盖走人。而眼下弟弟开学在即,所需花费丝毫耽误不得。橙子的眼前就晃过双亲那未老先衰的容颜,是自己的成长过早地淹没了他们的青春。还有弟弟那求学无助的眼神,此刻仿佛正哀怨地看着她。橙子狠狠地打了自己一拳,终于一声哭泣,把自己狠狠地摔在了床上,含泪而眠……

  第二天,老总殷勤地为橙子拎包,满脸堆笑地把她送到了阿明的车前,临走还拍拍她的肩叮嘱着,好好表现,公司会记下你的功劳的。橙子忽然觉得从前认为年轻帅气处事英明的老总原来是那么的高深莫测,老练可怕。谁说姜只有老的辣,一代枭雄也能出少年。这么想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抬举他了,不由得冷冷地笑出声来。老总说,呵呵,阿橙,你笑了就好嘛!阿明的车子发动起来,车子在路上驰骋。

  阿明把橙子带去了一家高级饭店吃饭,华而不实的大菜点了一大桌,橙子只是礼貌性地动了动筷子实在是没有胃口吃下去。又叫了几瓶洋酒,橙子想狠狠地喝把自己灌醉,可又不想自己死得那么惨,她想冷静而清醒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如何把自己占有。阿明本来还劝她多吃点多喝点,但一看她那心不在焉闷闷不乐的样子,也不想自讨无趣,索性自己大吃起来。酒足饭饱之后,阿明用近乎色情的语气问“我们去宾馆?OK?”橙子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难过得都说不出话来了。阿明只当她是默认。

  房间开在30楼的高层,坐电梯上去的时候阿明已经过来亲密地搂她的腰,橙子有些不知所措,不敢怒也不敢言地任他搂着。橙子,忽然想让自己麻木,麻木不仁地接受这一切,成人世界里自己能想像到的一切。

房间的门打开了又关上了,橙子进门后就不由自主地走到了窗前,鸟瞰窗外的世界,天高,云淡,地广。橙子就觉得自己好渺小,好渺小。窗帘被阿明悄无声息地拉上了,外面的世界被阻隔。阿明已脱掉了身上的衣裳露出结实的胸肌,下身的玩艺将内裤撑得老高。阿明过来给橙子脱衣裳,橙子就想起了此行前老总语重心长,意味深长的嘱托。橙子只得强作欢颜,迎合着阿明的动作。渐渐地随着他动作的越来越狂野,橙子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如同被蹂躏的鲜花一般陡然绽放。这是一种邪恶而短命的盛开,当橙子感觉到身体承受不了如此粗暴的撞击,最终被致命一击时,一切都尘埃落定,为时已晚。橙子就这样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橙子没有哭,反而笑了,只是有了带笑的泪在眼眶转动。

  欲望像海水一样冲击了阿明的心胸,阿明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要橙子。橙子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应付阿明,直到次日天明,阿明才休战。

  穿好衣服后,阿明才在橙子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对不起,不要怪我好色,只因你真的太美了。我对美女的占有欲就是太强了。”橙子没有回他话,只是轻轻的、淡淡的笑着。

  橙子不知道老总得到了他这个阿明兄什么好处,但橙子自己得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公司赠送了一套住房给她,虽然不大,但对于她这样刚出道的人来说,却算是难得和不错的了。橙子在公司的身份也扶摇直上,从一个普通的职员直接提升为部门经理了。家里双亲的开支和弟弟的学费,更是高枕无忧。

  只是橙子却很少真心而灿烂地笑了,无人的时候橙子的眼角会没来由地溢出泪水来,橙子会用纸巾悄无声息地把它擦掉。橙子不知道她以后的人生还会面对什么,只是如果因为美丽而招惹这么多麻烦,甚至是灾难性的麻烦,这美丽是不是不要还好些?橙子也不知道。美,难道也有错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