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算计爱情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在爱情游戏里,打败你所爱的人,是赢家,也是最大的输家;输给深爱你的人,是输家,也是最大的赢家。

  傲君:悠然,近来为何老是不见你出现在论坛?很想你。

  傲君:悠然,为什么你不来语聊?很想你。

  傲君:悠然,发生了什么事?莫非——你在逃避我?

  傲君:悠然,你一定感应到了我们之间的吸引,不要拒绝我。

  傲君:悠然,如果你也爱我,或者,你也喜欢我,请回复我。等你。

  傲君:悠然,爱恨只一句,不难。不是吗?

  悠然打开心情日记,傲君的留言赫然跳入眼前,红色的字体清晰得象一道道血痕,让人心酸也让人心痛。

  纤手一扬,玉指轻敲,屏幕上傲君的留言蓦地消失不见,如同燃烧的火苗忽然熄灭。但终于熄灭了。

  悠然倒在背椅上,幽幽一叹。

  认识傲君,是一个BBS上。

  悠然刚开始对论坛这东西一窍不通。但天生的聪明和冷静让她仅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弄明白了那个论坛上所谓的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包括傲君是一个女孩子的“老公”,俩夫妻公开在论坛上打情骂俏,“老公”“老婆”地叫极为甜蜜,若无旁人。

  悠然不管这许多,她对别人的“家务事”向来没有心思理会。而且,她不认为网恋这东西当真存在,对网络上“老公”“老婆”的关系更是一笑置之。

  她喜欢独来独往,习惯了象老鹰一般猛地俯冲下来,然后一飞振天;也习惯了象疾风般游走于种种迷雾,穿越,然后无影无踪。

  她酷爱那种极速的自由和不羁,如同徐志摩的诗: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个是论坛上的风云人物,一个是默默无闻的新入会员,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扯到一块的。但——命运之神偏偏喜欢开玩笑。

  问题出在悠然的第三张贴子上。

  那是一篇悠然的内心独白,表明了她对人生百态的种种看法。好评如潮。

  唯一的意外来自于傲君的批评,尖锐地指出她的陋弊,一针见血。

  悠然暗暗咬牙,决定跟傲君耗上了。

  她收集了傲君所有的贴子,包括他的同贴转贴复贴,甚至连他的资料、他的签名也不放过。

  “知已知彼,百战不怠”。悠然自小是个三国迷,深谙算计之术。

  一天的时间,她便把傲君的性格摸了个七八分。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出现在傲君负责的专版里,发贴复贴都精彩得让人刮目相看,暗暗叫绝。

  傲君毫无例外地“上钩”了。俩人相逢,在论坛上斗文斗智,烽烟四起。

  傲君难掩兴奋之情,频频发出赞美之词。悠然看了心中多少有点得意。

  她决定以胜利者之姿昂首离去,消失。

  就在此时,她收到了傲君的邀请,约她到一间语音聊天室碰面。

  傲君的声音有种令人迷醉的魔力,低沉回旋,一如深邃的大海之音。

  悠然断定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是冲着傲君的声音来的,尤其是那些言语里充满天真的纯情女生。

  她静静地守在哪里,一言不发。

  傲君很快找到了她。

  俩人聊得很愉快,投契得如同相识已久的好友。

  一种崭新的友情开始建立。论坛里的火药味绕了一大圈,终于烟消云散,不留痕迹。

  悠然和傲君不时在语聊里碰面。每次她出现时,傲君便闪开他成堆的朋友,甚至抛下他身为网管的责任,只陪她一人聊。天南地北,五湖四海,俩人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兴趣也相似得惊人。

  一天,听着他朗朗的笑声,悠然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动心了。

  似乎?她一惊,找了个理由不露声色地开溜了。

  薰衣草的花语,据说是等待爱情。

  薰衣草,一种不美却给人娴静感觉的花草。傲君的“老婆”,网名就叫做薰衣草。

  人如其名,不才华洋溢,却温柔贤娴。

  在发现自己对傲君动了心后,悠然终于面对了以往不曾关心的细节:傲君有一个公认的女友。

  不是胡编,亦非单恋。两人正在谈恋爱,感情好得让人羡慕。薰衣草对傲君的爱,体贴得让身为女孩的悠然也不由得不动容。

  她无法对那个女孩反感;但同时,她也无法拒绝傲君的吸引。

  她想再一如既往地潇洒离去,却发现自己不再心无眷恋,她的思绪,已经全部被傲君填满。

   一种爱与不爱的矛盾浮现。悠然悲哀地觉察自己陷入了一个让人觉得可耻的角色。而她,分明地了悟傲君近日来的反常正是因为她。

  傲君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他的“老婆”薰衣草。他对别人起哄般的呢称和搞乱,再不复镇静和豁达。他体现出来更多的,是打算“慧剑斩情丝”的变心前兆。

  论坛里敏感的人都觉察到了,薰衣草自然更不例外。

  文采一般的她在论坛里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当我感觉爱情不再》。难得地,写得深情款款,真挚动人,不失为一篇佳作。

  文章结尾是一首短诗:生也为情,死也为情,痴情却如何?思亦痛苦,弃亦伤心,此生有何求?仰问苍天我是什么。无尽相思消得人憔悴,他日重逢定必泪满脸。

  傲君的剑举到半空,终于无力地垂下。

  那一刻的迟疑,让悠然明白,她不会是傲君最终的选择。

  傲君爱她,她不怀疑这一点。但傲君和薰衣草之间,除了诚诺,还有爱情——尽管那爱情已牵强得随时摇摇欲坠。

  以“哀兵之计”先下手为强,悠然不由得对薰衣草另眼相看,同时也为之感动。无论多么愚笨的女孩,在决意争取爱情挽救爱情的那一刻,有时也会闪耀一种智慧的光辉。

  薰衣草并不笨。

  傲君的剑没有挥下,薰衣草却抽出了温柔的一刀,砍断了傲君和悠然那根情丝。

  在爱情游戏里,打败你所爱的人,是赢家,也是最大的输家;输给深爱你的人,是输家,也是最大的赢家。

  悠然忽然想起这句话。她赢了也输了。

  所不同的是,她赢得了傲君的爱,连带地也赢了薰衣草的爱。她输给了傲君的仁慈,也输给了薰衣草的坚持。

  人生不过一场场算计。爱情是算计之后的意外,本不期望它的到来,就让它悄然离开。悠然决定了放弃。

  隔日,傲君收到了一通匿名的留言。

  “傲君,悠然已死。请珍重。”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