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每天换一个男人 却找不到归宿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不单身,但我的心灵孤单”

  当热播的电视剧《粉红女郎》中的“结婚狂”站在流光溢彩的现代都市高喊着“我要结婚”时,她还是要在走过一段段的情感历程之后低唱“一辈子的孤单”;曾在各大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半生缘》中,亮丽的林心如游离于旧上海的繁华与沧桑之间,一遍遍地呼喊“就这样擦身而过……”,她错过了太多,却始终没有与孤单“擦身而过”。

  推而广之,只要稍加注意,在近年来一部部流行的影视剧、文学作品中,我们发现“孤单”二字正越来越高频率地占据人们的眼球。在杂志或者网站上,“你孤单吗”的调查随处可见……孤单成为现代人一种精神病毒,一块无可言说的心病。

    那么,孤单从何而来?有人说,因为我没有女朋友,我没有男朋友,生活不过是“一个人的精彩”,所以我孤单。但更多的人说,孤单是心灵上的,与有没有恋爱、有没有结婚没有关系,恋爱了又怎么样?结婚了又怎么样?我还是很孤单。

  恋爱了,也孤单;结婚了,还孤单;朋友很多,依然孤单。身体的满足带不来心灵的满足。“孤单是心灵上的,与有没有恋爱,有没有结婚无关。”在凡事都要讲究“质量”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讲究爱情和婚姻的“质量”,直面个人的心灵渴求,提出了这样一个对许多人都有实际意义的话题。“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电影越圆满就越觉得伤感,有越多的时间就越觉得不安……”或许我们是因为害怕孤单而恋爱而结婚,等到牵住了另一个人的手却发现陷入了更大的孤单之中,这种“拥有伴侣之后的孤单”无疑成为了一种更可怕的“病毒”,因为他们有着比独身者更多的苦恼,已经没有恋人来帮助排解,惟有自我治疗,无论内心的感觉多么真实强烈,却也只能压抑在心底,至少不敢在有伴侣在场的情况下说出来吧,免得换来一顿白眼:你把我当什么! 

  有一首歌唱道:“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有伴的人在狂欢,寂寞的人怎么办?”情况就是这样了,一个人时没人和你狂欢,两人在一起却同样赶不去那份孤单。害怕孤单,孤单却一样会来,也许这种悖论就是现代社会的爱情和婚姻带给我们的真实?

  身体在靠近,心灵在远离?

  在记者的采访中,“拥有伴侣,也拥有孤单”的人向记者诉说了他们的苦恼,他们诉说的故事各式各样,原因各式各样,结果各式各样。孤单,这两个在小学课本中可以看到的汉字,在这里成了“万千滋味”。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呈现出的并不是“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留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所以我很孤单”,也不是“和女朋友分居两处,一个月才聚会一次,所以我觉得孤单”,他们说,这样的孤单不过由身体的分离而引起,“小别胜新婚”就可以解决一切,而他们感受到的孤单却是与身体无关……

  口述场景之一:男朋友在一旁唧唧喳喳,耳朵里听着,脑袋里想着别的事;等他说完了,我来奉守“沉默是金”。 有哲学家说过,人天生就有两种欲望:倾诉和倾听。所以我认为无论书本上把爱情描叙得何等高尚,人的伴侣在更多的时候其实就是扮演一个“聊友”的功能。有时候你希望他不停地张开嘴巴让他说点什么,有时候你希望他安静地竖起耳朵听你说点什么,这并非一定要讨论出什么事情的结果,只是想听一个人在一旁说说话或者想把你心里的话说给他听。可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竖起耳朵可能是被迫无奈,嘴巴就懒得去张了。为什么?因为我发现跟这位“另一半”说了也没多大意思,比如讲个笑话他还得问你这个笑话好笑在哪里,那还不如让它们在自己肚腹之间消化。(项小姐,28岁,未婚)

  口述场景之二:不管沉默还是不沉默,但我的“心里话”越来越不想向老婆吐露。当然,这实际上是前一位所说情况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另一半”演讲了半天,老不发表些意见似乎也说不过去,而且很容易令她生疑。于是,也打起精神扯上两句吧!说什么呢?说“今天天气,哈哈哈”,说“昨晚没关窗户,跑进一只蚊子,打了一巴掌,流了很多血”。而一些心里的话永藏心底,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了她也不一定能懂,或者还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烦恼。比如你一说工作有压力,她就会说上星期的人才招聘会涌进了5万人。(刘先生,41岁,已婚)

口述场景之三:只有电视才能让两人坐在一起。好不容易到周末了,两人都不用去上班,应该到了分享“二人世界”的好时光,而我却只想“一个人静一静”,随便找个“想问题”的理由随便拿本杂志躲进书房了。直到什么时候他隔着一道墙壁大喊:“快来看啊,刘德华的演唱会!”我当然立马弹出去了,在电视机前和他坐到了一起,也许还要把头靠在他肩上,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甜蜜状。可是心底的声音告诉我:如果不是有一个精彩的电视节目,情愿继续去“想问题”。(唐小姐,30岁,已婚)

  口述场景之四:看见他不觉得多了什么,没看见他不觉得少了什么。其实这个场景也可以这样描述:没看见他不觉得少了什么,看见他了还是觉得少了什么。因为出现在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心灵的寄托点,他没法把你的心拉回来。下班回家想他今天怎么没买菜回来?一想,哦,他出差了。出差几天了?再想一想……书本上说,大千世界“看见不觉得多,不看见不觉得少”的物质只有一样:空气。对我来说,他越来越像身边的一团空气一样。(肖女士,38岁,已婚)

  口述场景之五:尽管女朋友在身边,但还是狂热地喜欢上网、看电视、独自一人散步等等。我知道无论是谁,他的情感都需要一个出口,正是因为在另一半身上寻找不到或者觉得不尽人意,所以心底才有孤单落寞的感觉,所以才会在孤单之中寻找其他的替代物。当然有些人是用工作来排遣,于是成为工作狂;还有些人则是什么都不喜欢,只是经常在夜幕降临时分站在窗前发呆,等到双腿发麻了,也该洗洗睡了。(岳先生,27岁,未婚)

  口述场景之六:朋友很多,却只是表面的喧闹。我大概属于那种活得比较“滋润”的人,不仅拥有固定性伴侣,而且朋友一大堆,包括异性朋友。于是夜夜笙歌,日日欢畅,三天两头去酒吧喝酒,去KTV“卡拉”,去茶楼喝茶……等到人群散去喧哗洗尽,才发现在满足那些短暂的快感之后, 内心不是不空虚了,而是更空虚了;生活不是不孤单了,而是更孤单了…… (古先生,36岁,已婚)

  身体的放纵无法拯救心灵孤单?

  “我可以每天换一个男人,我让身体有很多个归宿,但是我毫无办法让我的心找到它的归宿……”

  口述者:小霏 年龄:26岁

  我从不缺男人,但我一直没有固定的男友,不是不能,而是我不想,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可以去不同的宾馆,在不同的男人身边过夜,这是我自愿;而我的心永远孤单,这是我永远无法抗拒的宿命,我只能看着一颗长满荒草的心灵永远停在一个任何男人都到达不了的地方,让它渐渐老去,渐渐死去。

  不要问我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我告诉你有,但是我不想回忆,对于一次伤害,每回忆一次不过是在伤口上再加一把盐。你可以想像一个女人顶着凛冽的寒风去郊区医院打胎,而她的男朋友同时却在另一个地方将另一个女人抱在怀里,她是多么的痛心和绝望。从医院出来,我只想自己快点死去,我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而老天爷却没有让我如愿,它让我安然无恙,后来我倒在了雪地中,从此双脚一到冬天就疼痛无比,我对自己说:看吧,这就是你相信男人的结果!

  站在那个漫天的大雪中,我知道爱情是自私的。我们曾经是那么相爱,他说他也许不能让我幸福一辈子,却一定会让我快乐一辈子。那时我相信他是真心的,我们都是真心的,可是人是会变的,一旦变了,爱情的美丽随风而去,残酷的本质马上露出来,又或许它一直都是残酷的,只是那时候我被所谓的快乐幸福冲昏了头脑,没有看见它,看见它也不以为然,后来它终于来了,给了我致命一击,毫无情面可讲,山盟海誓变成一场玩笑……让我快乐一辈子?好笑,没让我流泪一辈子就行了!

  在我的朋友中,我听过太多的关于背叛和伤害的故事。当女人把她的身体和心灵托付给某个男人的时候,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幸福的,可所有的幸福都是那么的短暂,所有的幸福都埋下了伤痛的种子。一个又一个带着美丽憧憬的小女孩,一个又一个梦想和自己的“白马王子”厮守到老、恩爱一生的怀春少女,只有渐渐地长大,看惯了男人看懂了男人,才发现现实世界是那么残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的梦想在你眼前破灭。她们终会懂得: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白马王子,有的只是男人永远不会满足的需要,永远不会懂得珍惜,永远是那么虚伪,他们可以一分钟前还在你耳边甜言蜜语,一分钟之后就搂着别的女人喝酒买醉……为了自己的需要,为了得到还没有得到的,他们可以背叛、伤害已经得到的,毫不犹豫。

  心灵已经死去,身体还在苏醒,我对自己说,你只是不再相信男人而不是从此离开男人,这种动物还是可以给你带来快乐的!我当然要让自己活得快乐,这是我的原则,我对自己好,与别人无关。所以在迪厅、酒吧、歌舞厅,我不拒绝任何一个看得顺眼的男人,感觉好,我会跟他们去开房,跟他们疯狂做爱。我告诉自己,如果生活无从改变,那么让我们在痛苦中带着微笑,在身体游戏中及时行乐及时欢笑,远离这个苦痛的世界。

  我不缺男人,真的,戴眼镜的文弱书生,假装成熟的黄毛少年,背着妻子出来偷情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的公司老板,我的心里带着快感和冷笑,看着他们在身下动作。只要一到床上,我不会强迫自己顺从任何男人,一切都由我的兴致,一切都由我主导,我喜欢用双腿夹住他们的头,看着男人在身下温驯得像一条听话的狗。有一次我对一个19岁的小男孩说:你能在床上做倒立吗?他一遍遍地做着动作,很不情愿却又装作高兴,在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之前,别说倒立,叫他们爬行他们也会肯的,可怜的男人啊!

  如果他愿意请我吃饭请我玩,甚至愿意给我钱,我不会拒绝,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我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游戏,我不会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不会让任何人来爱上我。很多个男人在享受之后总会在我耳边说:“我爱你!”我问,你有多爱我?他们说,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去死。我冷笑,说点别的吧,我已经为一个男人死过一次了,我知道那不值得,你不过是刚才有过一次疯狂的性高潮,我让你快乐了,如果还想来一次,那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可以考虑,说什么爱呢?多俗!

也有很多朋友对我说,你别这样作践自己了!我对她们说,这怎么是作践呢?你们围着一个男人团团转,被他们招来唤去,这才是作践呢!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始终认为我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不亏待自己,不假惺惺地压制自己身体的欲望,但我懂得将我的心保留给自己,只有属于自己它才是安全的,从此不再有伤害,从此不再有人会有机会再在它上面划过一道道伤痕。

  只是它太孤单,真的,这一点我也必须承认。我曾经以为我能够避免,但是却无能为力。一个人的晚上,我会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连床头的台灯都不放过,包括卫生间的,让我的房间灯火通明,然后喝酒,将自己喝到将醉未醉的“昏昏”状态,把音乐放得最大,感觉身体像在飞。我想让自己完完全全地醉去,脑袋里却总有一丝清醒,它折磨着我,让我感觉冷,冷得透不过气,寒流像狂风一样袭击着我的身体,所有的孤单、寂寞、悲伤、惊恐……在寂静的夜里会凝成一根绳子,将我缠住。我想挣脱它逃离而去,绳子却长得不见尽头,越缠越多,越缠越紧……如果你在,你会看见我站在房子中央,提着一个啤酒瓶,摇摆着身体苦苦挣扎,不断地朝四周伸出双手。

  现在,我迷上了佛教音乐,特别喜欢听《大悲咒》,这不是为赎罪,而是找到了一种极度悲伤的方式。跪在电脑面前,我常常放声大哭,痛哭自己的彷徨与无助,茫然与迷失。我听见上帝告诉我:你只能拯救自己的身体,永远无法拯救自己的心灵,无法拯救它的孤单,它的苦痛,它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怨恨。

  一切都是徒劳的,正如开头我说。别对我说这个世界上的真爱还是有的,除了电视剧和小说,何人见过?何人见过它能美丽到长久?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世间太多的虚假欢笑和瞬间破灭的美丽,我从本质上怀疑一个人是否可以将她的心托付给另外一个人,从本质上怀疑心灵的孤单不是我们每一个人无法逃避的宿命。那么,让我继续孤单吧!来,来,来,有多么孤单我都不会再害怕,让我继续穿行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穿行在各色男人之间,用身体的疯狂和放纵来为心灵疗伤,我愿意,而且我也只能够将我的一生浓缩成一个笑话……

  爱情“治疗”不了孤单?

  “是的,我不快乐,连女朋友也感觉得到,秘密一直不敢向她说出来:我很孤单,即使每个晚上都能搂着她入睡,而我仍然能够深深地、真切地体味到那份独有的孤单……”

 自叙者:H先生(24岁,和女朋友交往3年)

  “不要处女,要才女!”20岁的时候,站在一堆狐朋狗友中间,我高声发表着自己的“爱情宣言”。一时间,口哨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每一个人都在起哄。这么说不是我故意做作,而是代表了我真实的想法,我觉得找女朋友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谈得来”,彼此的理解比什么都重要。20岁的时候我这么认为,4年过去了,我依然这么认为。

  一年之后我碰到了现在的女朋友,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大大咧咧的,相比之下,我倒显得沉默寡言,多愁善感。人们都说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在寻求一种“互补”,从认识的那天起,她的性格给了我深深的吸引力,我觉得她浑身的活力照亮了我,和她聊天有一种别样的开心与轻松,于是,她慢慢地走入了我的内心深处。

  和一个人谈恋爱是幸福的,这点我不得不承认。但是幸福并不能掩盖一切,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发现她并不满足我最看重的那条选择女朋友的标准,活力背后是她的率性而为,是她粗线条对待生活的方式。好多在我看来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情,在她眼里成了轻描淡写;而她看重的东西,我认为那实在是无关要紧。如此一来,“共同语言”渐渐少了。

  这时候我选择了忍受,选择了逃避。作为一个心细的人,我退而求其次,刻意地和她保持一致,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想法,陪她打哈哈。回想这几年来,许多个日子做的许多事情,于我而言只是陪着一个女孩子做了一件又一件我认为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个女孩是我的女朋友,我才会为此感到一丝欣慰。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和她讲清楚,为什么不结束这段恋情,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这么想过。但是,在3年后的今天,我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即使换了另一个人来做我女朋友,情况又会有多大程度的改观?

  我认识到人与人之间要建立长久的真正的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每个人的心脏都是自己的,他的思想也是自己的,别人永远无法真正地走进来。萨特说:“他人即地狱。”加缪说得更详细:“每个人都生来孤独,人与人之间没有相互了解的可能。”所以,在“彼此理解”这件事情上,不是我的女朋友做得不好,也不是我做得不好,而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法做好。不管有没有伴侣,不管谁来做你的伴侣,心灵上的孤单都将是注定的,只是有的人像我一样在乎它,而有的人不会在乎。

  每个夜晚,我要听歌听到很晚,那些以孤独为主题的歌曲让我深深着迷。她睡了以后,我站在窗前眺望远方,就这样站着,望着窗外,手指在窗户上划来划去,也不知道想要划出什么。这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我的脑海中出现千万个画面千万种声音, 我知道这是心底里孤寂的声音,我喜欢这样的状态,但是我必须回过神来,我回过头俯身在熟睡的女朋友脸上轻轻一吻,被惊醒的她睁着无辜的双眼定定地望着我,喃喃梦呓:“又抽烟了,这个习惯不好啊!”翻过身,又睡着了。我在心底说,亲爱的,3年以后我依然像当初那样爱你,但是我心底的孤单你知道吗?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怪”。朋友们对此不屑一顾,他们会说,过日子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吗?大家不都是这么过吗?但我真的有这种感觉,我能清晰并且长久地感觉到它,它在我的心里,真真切切地存在。不过,这也许并不是有多么坏的事,我说这些只想表达男女间的爱情远远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样美满,在和伴侣的欢声笑语之外,那么多的困扰、恍惚和彷徨,永远是你自己的。就像那首歌所唱: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不凋零的花……可是,完全懂得生活之后,有几人的梦想还在?有几人的梦想曾实现?佛说,修行不是这个样子的。梦想还是那个梦想,人不再是那个人,上帝说了:所有的世界,其实只是一个人而已。

 这是现代爱情和婚姻的无奈?

  如前文的几位被访者所述,在寻找拥有伴侣并不能驱赶孤单的原因时,可以很轻松地找到答案:孤单是心灵上的,手牵在一起并不等于心连在一起,肉体的结合也并不等于心灵的结合。但是,这短短的一句话也许不足够诉尽孤单者的心境,我们还需要拿起放大镜再“仔细看看”。

  如果往大的方面说,这个看似简单的问句实质上提出了一个相当深刻的话题:比如人的精神本源,比如在表面丰富多彩的现代社会人性走向虚无,而这样的话题太令人生畏,只有把它们交给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同志们去讨论了,让我们和局中人一起来寻找一些简单的原因,它在实际上也许会让我们对爱情婚姻有一些新的认识。

  在这种“新型孤单”背后,我们看到了现代爱情的不纯粹,真正纯粹的爱情绝不只是身体上的结合,而是意味着彼此心灵的占据。现代社会却少有这种深沉的爱了,在快速与快变的时代,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也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真情的投入总是会让人很累,总是会让人受伤。不说保证永远,有时候即使是短暂的现在,都不一定能够把握。于是,身体可以做到“零距离”,彼此的心灵却始终相隔。

  试问一下,现代人有几个敢说自己所谓的爱情不是只进入了对方的身体,还进入了对方的灵魂?谁也不敢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的感情,然后因为没有全心全意爱对方,也得不到对方全心全意的爱,心灵总是会有很大一部分在空洞中泛白,孤单的感觉便会乘虚而入。

  由此要问,在这种情况下,现代男女在来来往往中浪掷的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或者我们在感情世界里该去相信谁?又或者我们自己又值得谁去相信?据说年轻的男男女女中流传这样一句话:“亲爱的,我爱你,但我绝不能相信你。”在他们眼里,爱和信任也是可以分开的,因为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感性,而是否信任一个人则是他们面对现代社会的一种处世智慧,是可以控制的理性行为。他们说,也许只有等到不爱你的那一天,我才可以完全相信你说的一切,因为那时即使有背叛,我将不再为此感到痛苦。

  爱一个人就是首先要相信他,这是过去谁都明白的道理,而现在,连爱情中的信任都失去了,又能体会到多少爱情的甜蜜?而没有幸福和甜蜜来滋润爱情,心灵又怎么可能不是日渐荒芜,精神世界一天比一天贫瘠?

  于是,在这种没有以信任作为基础的、充满自私的、失去包容心的情感观念里,每一个人都学会了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就像一只躲在坚硬外壳下的刺猬,谁也无法把自己的外壳掀去,把“底牌”亮出来,无法全心全意相爱,心灵的孤单便是注定的。

  如果说恋爱中的孤单感透露出了现代爱情的一种无奈,那么,那些婚姻中的孤单感更令人深思。从长远来看,爱情之后的婚姻其实就是寻找一个能与自己心灵对话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共同语言”,并不是要求时时处处认可对方的观点,但至少要有在同一思想层次上面对现实生活的能力。惟有如此,爱人才能从“身体伴侣”转变为“精神伴侣”,彼此才能互为“灵魂的知己”。然而,生活的无奈正是告诉了我们寻找这样一个人的艰难:可以去爱的人不在把握之中,把握之中的人无法去爱。于是很多人退而求其次,先找一个帅一点的、漂亮一点的人恋爱结婚,满足了浅层次的生理欲求,把精神需求丢弃一边,等到日子已久,这才发现自己的心仍然没有一个“家”。

 当然,也许有些人会“运气很好”,终于在苦苦寻觅之后找到了一位“两全其美”的恋人,但这也并不是从此无烦忧了。夫妇之间,不管走上红地毯时的感情有多么深厚,生活却总是会变的,人心也是会变的,如果没有双方适当的沟通与调整,哪怕当初两人的心灵“处于同一起跑线”,彼此间的差距也会越拉越大。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听到丈夫或者妻子这样抱怨:“当初我们相处的时候是多么融洽,可是现在发现两人交流起来是那么困难!”而被抱怨的一方也会说:“是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想的。”确实,就是他变了,可是你没有变,所以你还在怀念他的“以前”,在面对生活的变化时双方的心离得越来越远。

  那么,如此说来,是不是我们将永不可能与伴侣有一种良好并且长久的心灵对话状态?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太悲哀了?绝对不是,它只给了我们一个警醒: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看似平常的婚姻更是,特别是在越来越讲究“自我”的现代社会,婚姻需要我们对它的复杂性和危机感有足够的重视,并且,它还要求我们学会运用智慧来努力经营婚姻这门艺术,让一切问题都在共同生活的时候得到妥善解决,不要一不小心就成了如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后来,终于明白如何去爱,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爱情、婚姻不是万能的神

  可以说,拥有伴侣却不能驱赶孤单的状况在生活中的确是“很可怕”的。有了它的存在,才有那么多表面一团和气实质上却危机四伏的爱情;才有那么多的人在同床异梦中最终走向了和恋人分手,走向婚外情,走向虚拟空间里的网恋。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孤单,实际上也没有一个人真正能够忍受孤单。

  放纵身体绝对是不可取的,因为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走向一条恶性循环之路,让人陷入更大的孤单寂寥之中。无论在爱情中经历过何种苦难,我们至少应该懂得避免让这种苦难带来的伤害延伸到生活中。生活永远不需要自甘放纵,永远需要一种健康、阳光、积极的态度,惟有以此为基石,才有可能得到健康积极的爱情。

  但我们也发现爱情、婚姻不是万能的神,它不能帮助我们解决作为一个单独的人所要遭遇到的一切问题。有些问题,永远跟爱情婚姻无关,比如我们每个人都有的精神问题。恋爱时,两个人生活,互相挤占了对方的时间、对方的身体、对方的头脑,但也只是一部分。当结婚有了孩子,孩子又来挤占我们的时间、身体和头脑,但还是只有一部分,剩下的那一部分,永远在那儿,那是我们自己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把它占有。这一部分便成了我们的空虚,我们的孤单,成了我们别样快乐和悲伤的源泉。于是,我们要学会的就是面对这一部分——永藏在心底的深深的孤单。

  这份孤单归根结底永远只能由自己去解决,只能由自己积极地去面对,主动寻找原因,并与伴侣一起探寻比较完美的相处方式。如果老想着依赖别人,老想着依赖爱情或者婚姻,无疑是相当危险的。就像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如果不能自己解决生存问题,怎能要求别人在我们脖子上挂一个永远吃不完的“烙饼”,保障自己饿不着呢?如果寄希望于别人来保障你,谁又来保障他?

  想一想,当你孤单的时候你会想起谁?应该仍然是你的伴侣,除非你已经不再真正爱他。由此,它提示着每一对相爱的人:千万不要忽视彼此的心灵交流,也千万不要忽视自己肩膀上所承担的那份爱的责任——只有你首先不让爱你的人感到孤单了,才是迈出了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20世纪30年代左右,有一个叫徐志摩的人面对自己的情感追求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吾将于茫茫人海中访吾惟一灵魂之知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今天我们要说,得到了,会是一种幸福,并且我们将永远珍惜这种幸福;没有得到,也构不成“我命”,因为我们已经懂得了如何让自己成为感情的主导,如何让感情走向美满与幸福。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