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身体有缺陷无奈选择单身生活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采访地点:北京海淀区北太平庄路某咖啡屋

  采访对象:李小月

  性 格:坚强

  年 龄:33岁

  职 业:北京某企业审计师

  月 薪:不愿意公开

  简 介:大专,陕西籍,中等身材,性格坚强,曾在厦门、福州工作。

  电子邮箱:ffws1019@21cn.com

  一个健康的人,人为地去动刀做手术,我觉得那是多么的残忍,一想起来,我就不寒而栗。这就跟报纸上报道的"断骨增高"手术一样,听起来简直没有人性。

  李小月知道我是闽南人,一开口就说:"我在你们厦门和福州呆过,在那边总共呆了三年,才来北京。现在好不容易在北京混了个户口。但我已经身心疲惫,想起来并不值得高兴。"

  她的开场白让我觉得采访进行得很自然,也有点亲切。

  我对审计是一窍不通的,很害怕她谈起一些专业术语。幸好她很善解人意似的,没有提到什么专业术语。而且她还勇于谈起个人隐私。有些事情对别人来讲,也很敏感,会回避,但她说年龄大了,对人生看得开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小月会抽烟,抽那种女性烟,随身带着的。她抽烟的姿势不算优美,但却好像抽得很老练。

  她抽着烟说,有人说我像男人,你觉得呢?我并不忌讳,我确实有点像男人。

  我笑了笑,没有作答。

  她主动问我:"从哪说起呢?你先提个问题吧?"

  我说,随便聊聊吧,就从你小时候说起。或者,从哪一年说起,都可以,由你自己感觉,跟着感觉走吧。

  于是,李小月敲了敲烟灰,便开始讲述她的经历。

  我小时候特别调皮,真的比男孩子还好动。记得读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爬到池塘边一棵树上去掏麻雀窝,把一枝小树丫踩断了,摔进了池塘里。那时正好池塘没有水,都是些淤泥,我鐾凡褰擞倌嗬铩P液帽宦繁叩娜思笆崩顺隼矗裨蛟缇椭匦峦短チ恕?/p>

  我几乎天天被大人骂,我简直是被骂着长大的。那次摔进池塘里,更被我妈打得半死。

  那时候,好像还没有"男人婆"这个词,如果有,肯定会被称为男人婆。

 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很多女孩都在神神秘秘地使用卫生纸了,我还没有任何征兆。我妈开始急了,带我去医院检查,这才知道,我有生理缺陷。

  当然,至于什么缺陷,这里就不说了。你是男的,怕吓着你。如果你是女记者,说不定我会说出来。

  我当时不懂,也不太在乎。倒是我妈紧张而担心。那时的人,好像没有做手术这个概念。她也没有说过要我以后有机会去做手术。

  但我对班上的女同学有点羡慕,主要是因为她们能使用卫生纸,感觉很新鲜,很神秘。那时卫生巾还不太流行,大部分人都用粗糙的卫生纸。每次,我到商店看到卫生纸,就觉得很神圣,很希望有一天也能用得上。

  大学时,开始懂得一些生理卫生知识,我知道,这种情况其实是可以做手术医治的,但我很害怕别人知道。那时我想,如果让人知道我的这个隐私,无异于被枪毙。所以,从不敢跟别人提起。我经常假装买些卫生纸,跟别的女孩一样,经常拿来用,每次扔掉时,都故意揉成一团后才放进垃圾筒里,怕被别人发现秘密。

  我也一样具有女人的一些特征,也有女人的本能。只是,我在性欲方面,比较淡。

  我在福建先后交过三个男朋友,在福州交过一个,在厦门交过两个。也可以算是"同居"吧。

  在福州的时候,还很单纯,觉得只要真心相爱,别的应该可以互相保密。当时刚毕业,我的堂哥在那边混得不错,我是去投靠他的。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行政副总裁。我在他的公司做财务。

  一年后,有个男人一直主动接近我,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一起玩。有一天,我们终于睡在了一起。但这晚,我没有同意跟他发生关系。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怪我,以为我第一次太害怕,不断地安慰我。

  好几个晚上后,他还是那样,跟我睡在一起,却从不强迫我。我觉得他是个好男人,实在有点对不起他,终于同意跟他发生关系。

  当他发现我有问题后,突然往地下吐口水,说这是民间认为最大的不吉利,穿上衣服,很不高兴地走了,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

  我哭了好几天。我不是为他哭,也不是为身体的缺陷哭,我是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我从来没有这样被侮辱的感觉。

  更可恶的是,他竟然把这样的事情告诉他的朋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约半个月后,我突然听到公司的女同事背后鬼鬼祟祟地看着我唧唧喳喳。在福州,这事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不是他说出来的,还会是谁?

我工作一年了,有点积蓄,工作上也挺顺利的,大家都认为我的效率很高,所以我越来越自信。不久后,我自己跑到厦门找工作。

  厦门虽然是特区,工资水平并不高,工作也不好找。找了两个多月,才在公园路附近一家房地产公司找到一份审计工作。

  厦门的房地产不太景气,地产公司不像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红火,工作效率、生活节奏和发展速度都比较慢。当然,这是后来才感觉出来的,那时并不知道慢,还以为这种节奏就算快了。我的工资不高,当时,每月才1800元。

  刚毕业的时候,有堂哥投靠,一到福州就上班,根本不懂什么社会压力。离开福州时,本以为翅膀硬了,自己可以飞了,到厦门后,才第一次感觉压力大,生存艰难,什么都要自己去完成。生活上有什么苦,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所以,我在厦门先后交的两个男朋友,都是带着目的跟他们交往的。我迫切需要一个依靠,一个可以陪伴自己过日子的人。

  我在厦门交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他已经到厦门混了三四年了,不算太穷,人也长得比较中庸,这符合我的标准。因为我有自知之明,不可能找太帅的,也不可能选择丑八怪。

  我这人吧,不算漂亮,也不丑,最重要的是,我跟朋友、同事交往,从不占小便宜,包括谈恋爱,只要去消费场所,我也会经常主动付钱。所以,这个男朋友多次称赞我人品好,就喜欢我这样的人,说现在这样的女孩几乎绝种了,不要说谈恋爱,很多女孩跟刚认识的男人在一起,都要等着男人掏钱。

  在一个适当的时候,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他先是一惊,有些伤感。我以为他会离我而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他主动找我,说他想通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以后有时间有钱的时候,到比较好的医院做做手术,也许这个问题不是问题。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服我,我坚决不愿进医院。你说我固执吧,也对。更主要的是,我认为造物主塑造人是很公平的,他给了你这个优点,必然会在别的方面给你一些缺点。一个健康的人,人为地去动刀做手术,我觉得那是多么的残忍,一想起来,我就不寒而栗。这就跟报纸上报道的"断骨增高"手术一样,听起来简直没有人性。一个好好的人,哪怕矮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把骨头锯断,再人为地逼着骨头愈合增高,这哪是人做的事?万一有个疏忽,那岂不遗憾终身?而对我来说,如果去动刀,我觉得无异于把我杀了。

  尽管他没有主动提出跟我分手,但我知道他说服不了我,迟早也是要分开的,长痛不如短痛,我故意回避他,直到他不找我为止。

  我本来下决心单身一辈子了,但这时一个离婚男人走进了我的视线。他住在我这个住宅区,经常一个人带着女儿出来散步、吃饭。我也经常一个人出来散步。有时,他的女儿碰到我,会叫我姐姐。而他每次一听到女儿叫姐姐,都会告诉她:没礼貌,要叫阿姨。

  我觉得这个男人挺有意思。当然,这不是我跟他交往的主要原因。当时,我突然想,反正我生不了孩子,或许嫁个有孩子的离婚男人,才是唯一的选择,这样,大家都可以弥补心理的不平衡,也免得身体遭动刀之苦。

 后来,我经常主动跟他女儿打招呼,陪她玩,我们就不知不觉地熟悉了。因为住同一个住宅区,互相之间也比较信任,有时他妈病了,或者不在家的时候,他也会委托我照顾一下他的女儿,我总是很乐意。

  有时,他带着女儿跟我一起出去玩,人家还以为我们是一家人,总是问小孩:你妈妈怎么那么年轻?就像你姐姐。而每当这个时候,小孩总是会说,她是我姐姐呀。人家又会问:那你爸爸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大的姐姐?

  反正,很矛盾。做她的姐姐,又觉得大了点;做她的妈妈,又觉得小了点。别人都是这么看的。

  后来,我也是主动把我的个人隐私告诉他。我觉得主动告诉比被他自己发现好。

  他知道后,没有吃惊,也没有后悔,更没觉得这是不吉利的。但他一脸诚恳地说,自从离婚后,他就下决心不再结婚了。他说:"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结婚。两个人无冤无仇,一结婚,就会互相折磨对方,简直不可思议。做普通朋友或者情人,都没问题,但千万不要谈婚论嫁。"

  像我这样的人,是完全没有"资格"做人家的情妇的,即使有"资格",我也不愿意,更不要说没有心理准备。

  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责怪对方。我们都很友好地说,希望以后能做好朋友。但事实上,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想,每对分手的情侣都是这样,都是客套而虚伪的。

  本来我计划去上海找工作,我已经习惯了走南闯北。后来因为有几位远房亲戚在北京,她们说可以给我介绍工作,我觉得这样可以少走弯路,便像旅游一样,提上行李,就坐火车来了。

  我在北京工作8年了,一直没有交过男朋友。我的工作很轻松,一直做审计工作,得心应手。这几年也好像没什么故事发生,很平淡的。现在觉得一个人生活也习惯了。

  我跟别人不一样,很多单身女性发誓一辈子要单身。我不一定。但在五年内恐怕还是会单身。我计划再过一两年,跟朋友合作开家小公司,可能会做房地产中介,但还没定,也许会做别的,我们正在谈论这事。等到事业有成了,说不定我会找个真正爱我的人,把自己给嫁了,带着家产。或者,到那时,再娶个老公回家。你说,哪个男人娶我都会很划算吧?

  李小月突然又点了烟,咯咯地笑,问我:"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人很怪?真的像男人?要结婚还要等事业有成?"

  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回答,打擦边球似地说:"我相信你是个事业型的女人,迟早会成功的。"

  应该说,凭李小月的性格和经历,要成就一番事业,是不会很遥远的。

  单身女性中,像李小月这种特殊情况的并不多,但我觉得这应该引起社会和男性的关注和理解。

  通常,一个男人身体有某种缺陷的时候,女人都会理解,反之,男人往往就会鄙视。从思想观念来说,男女绝对平等的时代还没开始。例如,当一对夫妻结婚后不会生育,人们首先考虑到的是"女人有问题"。等到检查结果出来后,如果是男人的问题,一般也不被当问题看,就跟感冒、发烧一样,该打针就打针,该吃药就吃药。如果是女人有问题,人们的眼光就不一样了。这个时候,女人感受到的是一种精神歧视,而不是肉体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女人要特别爱护自己。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