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好兄弟拼死隐瞒我杀他的现实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陆小龙自幼失去父母,由叔叔一手拉扯大。重情重义的叔叔成了陆小龙心目中的男子汉。17岁那年,小陆来到上海一家饭店打工。为了报答关照过自己的师傅,他自告奋勇去“警告”和师傅的女儿谈恋爱的林强,不料出手太重,致使林强脑溢血而死。陆小龙感念林强临死前的“义气”,主动投案自首。法庭上,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林强的父母用巨大的悲悯和善良宽恕了这个鲁莽少年。被告席上,陆小龙痛苦流涕……

  在上海未成年人劳教管理所,我见到了最终被依法从轻判处有期徒刑6年的陆小龙。

  情义,

  是叔叔给我上的人生第一课

  从小,陆小龙和他的孪生姐姐陆大凤就跟着叔叔过。

  他们的亲生父母被一场车祸双双夺去了性命。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很猛,他俩采了山菇急着回家给襁褓中的双胞胎熬汤。在穿越山道时一辆拐弯的汽车撞了上来,父亲当场毙命,母亲则被重重地甩到山下。

  一对吉祥的龙凤胎顷刻之间成了孤儿,是父亲的弟弟收养了他们。长大后,陆小龙对自己的父母几乎没有任何印象。提起父亲,他想到的是叔叔,提到母亲,他想到的还是叔叔。

  叔叔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山里人,既能干又勤劳,但却没有一个姑娘肯嫁给他。谁见了他膝下那两个嗷嗷待哺的侄儿侄女都不由得望而却步。叔叔终身未娶。镇里的一个宣传干事写过叔叔的事,登在县报上,说他奉献了爱心和青春。人们一提起他,总是把大拇指跷得高高的,说,好,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情义,是叔叔给我上的人生第一课。”在陆小龙的心目中,叔叔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发誓,长大后要做像叔叔那样有情有义的男子汉。

  “山里不少孩子都外出打工,他们是为了钱。我来上海打工是为了叔叔。”陆小龙说。他不想一直拖累善良的叔叔,叔叔还不老,还来得及娶妻生子。姐姐和他的想法一致,于是在过了17岁生日后,他们悄悄地不辞而别,分别去广东和上海打工。

 火车鸣笛了,陆小龙心里默默地说,叔叔,我会回来的,我会用一生来报答你的情义!

  半年后,在上海的法庭上,陆小龙泪流满面地跪倒在一对老农面前。

  他告诉我,他犯下了命案,罪不可赦,但同时他又有了一对新爸爸新妈妈。新爸爸新妈妈和叔叔一样,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新爸爸妈妈竟然是被害人的父母。

  这一对农村老人用巨大的悲悯和善良原谅了他,原谅了这个因鲁莽而夺去他们唯一儿子性命的年轻人。他们甚至为他向法官求情。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如同奇迹一般。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跪倒在地时,他对人世间的情义和慈悲充满了感激和敬畏。

  小红和林强谈恋爱了。陆小龙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悄悄帮老杨摆平这件事

  陆小龙和小红、林强同在上海一家海鲜酒店打工。小红模样俊俏,穿得漂漂亮亮的在门口做迎宾小姐。林强比陆小龙早来两年,已经被提拔为小领班。陆小龙新来乍到的啥也不懂,只能做传菜。传菜是饭店里最差劲的活儿了,给厨师做下手,把做好的菜端出来递给女服务员,总之根本上不得台面。

  陆小龙就像一个灰色的隐形人,每天穿行在通向厨房的那条潮湿油腻狭窄的过道上。酒店的金碧辉煌和宾客的喧哗热闹都与他无关。陆小龙并不气馁,老杨说过会帮他出人头地的。老杨是酒店的厨师,也是小红的爸爸。他在酒店打工好几年了,烧得一手好菜,连老板娘对他都客客气气的。老杨也不是什么人都肯帮的,就因为陆小龙和他是同乡。酒店里五湖四海的人都有,可江西同乡就只有陆小龙和老杨父女。老杨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不帮你还帮哪个?

 两个月后,在老杨的推荐下,陆小龙当上了大厅服务员。老杨既有本事又讲义气,令陆小龙十分感激,心想以后只要老杨有事,纵然两肋插刀他也在所不辞。

  一天收工后,老杨和女儿小红吵了一架。小红迎宾时甜美温柔的笑容不见了,她冲老杨尖声叫道不要你管不要你管,然后扭身跑掉了。老杨喝起了闷酒。房间里的电扇坏了,喝着喝着,老杨的破背心全湿了。

  陆小龙拿了蒲扇,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地帮老杨扇。这一扇,就扇开了老杨的话闸。

  原来,小红和林强谈恋爱了。

  虽然林强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但他毕竟是一个打工仔啊。对于宝贝女儿小红的将来,老杨可是有打算的,他想让小红嫁给上海人,做上海媳妇,在上海扎下根。虽说这很难,但做人总是要有一个盼头的,对吧。一旦小红被那浑小子迷了心窍,你说,我还有什么盼头?!她要这样还不如就在乡下嫁了算了,我还来上海做牛做马图个啥哟。林强这个小王八蛋,我豁出这把老骨头跟他拼了……

  陆小龙见不得自己的恩人老杨如此痛苦,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悄悄帮他摆平这件事。

  “哦,是这样,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也喜欢小红,两个小伙子为了一个姑娘争风吃醋,结果导致杀身之祸、牢狱之灾呢。”我对面前的陆小龙说。

  听了我这话,陆小龙的脸涨得通红。他坦率地说:“其实,我也蛮喜欢小红的。”

  小红长得那么好看,男孩子不喜欢才怪。小红不止一次进入17岁的陆小龙的梦里。陆小龙甚至想过,当老杨的女婿也不错,以后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饭店。

老杨的伤心欲绝赶跑了陆小龙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他清醒地意识到,老杨说得对,小红的确应该做上海媳妇,从此过上体面的好日子。林强算什么东西,打工仔一个,和自己一样,是不可能给小红带来幸福的。

  “所以你就杀了林强。”我错愕道,“你用这样的方式报恩?”

  “不,我不是故意的。”陆小龙回答说。

  林强说,你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我们做兄弟吧。

  陆小龙约林强在徐家汇的一个绿地公园见面。他来上海才四个月,工余时间他跟人去过那里,那是他所知道的唯一的一座公园。

  那一夜的雨下得特别大。

  酒店打烊后差不多十二点了,再加上大雨,往日热闹的公园此时寂静异常。

  听着,你必须离开小红!

  林强撑着伞出现在雨幕中。他比陆小龙大好几岁,个子也高出一头。陆小龙的话让他很吃惊,他笑了。

  你约我出来,是为了这事?难道你也喜欢小红?你才几岁啊你?

  陆小龙不得不承认,林强长得挺男子汉的,笑的时候显得特别成熟。他转而一想,林强大概正是靠这些迷住了小红,迷得她对自己的亲爹都视而不见。

  胡说八道。我是代表老杨来警告你的,离小红远一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透过雨帘陆小龙冲几步开外的林强大声吼叫。他生怕雨声淹没了自己的声音,生怕身材高大的林强会藐视他的弱小,他模仿着电视里黑社会的样子,叫嚷得气势汹汹。陆小龙没有带伞,他的身体在发烫发抖,雨水如注地冲刷在身上,他一点也不觉得冷。他准备了大木棒放在脚下,如果林强执意不听劝告,他就会毫不客气地教训他。

  好小子,够义气!如果我偏和小红好呢?

  那,我们就决斗。谁赢了就听谁的!陆小龙弯腰抄起木棒,把其中的一根抛了过去。

  林强很潇洒地当空接住木棒。他还是笑,一边笑一边向陆小龙走来。一刹那,陆小龙有点胆怯,林强的样子看起来比自己强壮老练一百倍,他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神态好像已经在宣告这场争斗的胜败输赢。

  但是,事情总是会出人意料。就在两人短兵相接的瞬间,林强脚底一滑,重重地摔倒在泥水里。陆小龙趁势冲过去,挥起木棒对准他的脑袋狠狠来了两下。

  林强从地上爬起来后,追上陆小龙说,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不打不成交,干脆我们结拜异姓兄弟吧。

  陆小龙的讲述让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

  陆小龙说:“当时我也觉得莫名其妙。林强解释说我只打了他两下就走了,如果换作是他,可能会不止打两下。可见我年纪虽小,但做人很讲义气。他最喜欢讲义气的人。他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雨渐渐地小了。陆小龙学着林强的样子举手对着空中拜了几拜。他看见夜空中闪烁着霓虹灯,那五彩的灯光被雨水冲洗过后显得格外鲜艳,原本紧张的心情也轻松起来。林强说等发了工钱买一包香烟,用烟蒂在各自的手腕上烫两个香洞,再喝点酒,就算正儿八经地拜兄弟了。陆小龙点点头表示同意。

  林强送他到通宵车车站,然后挥挥手,骑上了自行车。

  大哥,再见!看着林强的背影,陆小龙感觉像做梦一样。

  我们只是想啊,一个孩子没了,另一个孩子可要好好地活下去……

 第二天,林强没来上班,第三天还是没来。后来传来了消息,说是林强遇车祸死了。

  陆小龙不敢相信,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他心里难受极了,仿佛死去的就是自己的兄弟一样。再后来,警察来酒店调查,说林强死得十分蹊跷:林强系脑溢血而死,头部有两处致命伤,经检查系钝物重力击打所致。林强在医院清醒的间隙,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卡车撞的,但那天晚上的路段情况显示,并没有车辆肇事的痕迹。

  陆小龙呆了。

  听到这里,我也深感意外。我无从了解林强是怎样一个年轻人,但从他和陆小龙的结拜以及临终前对陆小龙的刻意庇护,显然这是一个将“义气”看得极重的年轻人。“义气”两字能够使他在一瞬间化敌为友,让他即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守口如瓶。

  虽然,我认为这样的“义气”太盲目、太简单,但我无意对一个已经死去的年轻人的行为作出严厉的评价。毕竟,林强是抱着美好的愿望甘心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的。

  通过对酒店工作人员的逐一调查,老杨被纳入警方视线。有人反映老杨曾经扬言,如果林强再纠缠他女儿小红,下场一定会很惨。但很快,老杨的嫌疑就被排除了,因为当天晚上他和几名工友在宿舍里玩通宵麻将

  并没有人将视线落到17岁的服务生陆小龙身上。

  陆小龙的心沉重不堪。他几乎要崩溃了。他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林强的那句话,你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我们做兄弟吧。

  林强用他的行动讲了义气,那么他呢,他能心安理得地守住这个秘密吗?

  陆小龙投案自首了。

 警察押着他去住处取作案时的衣服、鞋子。他们看见靠墙的桌子上摆着香炉、水果,还有几炷燃尽的香。一块小木板上写着林强的名字。

  在法庭上,陆小龙看见了林强的父母。林强的父母是农民,皮肤晒得黑黑皱皱的,看上去很衰老。他们一直没有生育,四十出头才得了这么个宝贝儿子,却不明不白地死了。他们哭得天昏地暗。

  陆小龙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准备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以偿还自己所欠下的命案、心债,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结束连日来的噩梦。欠债还钱,欠命抵命,这么一想,他反而释然了。

  然而,陆小龙万万没有想到,在场的人谁都没有想到,林强的父母在终于止住了恸哭之后,会向法官提出那样的请求。一时间法庭里安静极了,人们的心被重重地震撼了,不少人潸然泪下。

  法官,请你放了这个孩子吧。林强的父母说,林强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宁愿撒谎都没有说出事情的真相,至死都护着他,说明林强心里是原谅他的。我们尊重他的选择;这个孩子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能够投案自首,这很不容易,这表明他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孩子。

  他们面对着被告席上的陆小龙,双泪长流。我们只是想啊,一个孩子没了,另一个孩子可要好好地活下去……

  陆小龙再也按捺不住,他冲出被告席,双膝扑通跪下,一步一步地挪到两位老人面前。他看见了他们脸上刀刻的风霜,还有眼光中无尽的悲悯善良。泪水和忏悔喷涌而出,陆小龙痛哭流涕,匍匐在地。对不起啊,爸爸妈妈,就让我代替林强吧,侍奉你们二老一辈子……

  他脱口而出,爸爸妈妈。

  最终,陆小龙被依法从轻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入狱后,第一个来看他的是叔叔。叔叔好像一下子老了。他自责不已,说没管教好孩子,对不起死者的父母,也对不起死去的哥嫂。叔叔说,等你出狱后你就去江苏农村,去你的新爸爸新妈妈那儿。你必须实现自己的诺言,照顾他们侍奉他们。

 叔叔离开后不久,警官说,陆小龙,又有人来看你了。陆小龙一看,竟然是林强的父母。他们互相搀扶着在他的面前坐下。他们说,我们不要你报答。你以后还是回江西,回到你叔叔身边。只要你好好生活,我们就宽心了。临走,他们留下了一包自家树上结的大红枣和两双布鞋……(文内人物为化名)

  杨伟学,女,69岁,退休职工

  讲义气,更要讲理性讲原则

  看了本案,让人有种刻骨铭心的感慨,感慨之余,我想就“义气”谈一下自己的看法。陆小龙、林强都是极重义气的小青年。小陆为解除恩人老杨的痛苦,“冲冠一怒”,结果导致林强丧生,也给自己带来牢狱之灾。不少小青年为了朋友甘愿两肋插刀,把义气看得比命都重要,一提到义气就不顾一切,是非不分,甚至助纣为虐还美其名曰:“我讲义气!”

  帮朋友讲义气而犯罪的例子屡见不鲜。人们都很清楚,法律并不因你是出于讲义气而放你一马,如果置法律于不顾,那么义气在你身上也就不叫义气,而是蠢气。人有时候确实很愚蠢,心血来潮,大脑皮层下就净是一些怂恿你打,挑唆你斗的化学分子。蠢气就是把法律视为一纸空文。“义气”这东西确实应该把握好,讲义气不是坏事,但用不好就会变成坏事。

  杨宁,男,24岁,公务员

  不要因讲义气而置法律于不顾

  本案中的案情与以往的案情大不相同,前后都饱含着人世间的真情,不论是加害人还是被害人都是善良的人,都有颗善良的心。小龙的打工和作案动机都是很单纯的报恩思想,林强临死前的故意掩饰也是为了保护小龙。但是他们之间的冲突已经超出了法律允许的范围,小龙的行为导致的恶果已经不是这些善良的人相互原谅和理解就可以化解的,他必须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小龙用失去六年的自由来为自己的过错负责任的同时,也换取了自己良心上的一丝宽慰。情义无边,但是法律有界,希望社会上的有情有义之人能够多懂点法律,不要因讲义气而置法律于不顾。

  丁莉娜,女,25岁,职员

  同样身为父母,老杨错在哪里?

  又是一个悲剧,不知为什么一个个惨痛的教训仍然无法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在我看来,老杨应该是这出悲剧的导演。父母在处理子女的感情问题时,为什么这么冲动呢?有时甚至无理地干预和阻挠。我们能够理解父母的心情,却不能认同他们的做法。毕竟,粗暴的干涉解决不了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反会激起逆反心理,把事情逼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老杨如果能以平和的心态去劝说自己的女儿,就没有了小龙的一系列看似“英勇”却甚是无谋的行为了!两个家庭,两代人的幸福也就不会被破坏了。

  林强的父母是开明的、善良的,他们可以如此宽容害死他们儿子的小龙,无疑让人敬佩。在他们的身上,我分明看到了一些闪光的东西!相比之下,老杨身为人父,我们却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举动,也许是案例中省略了,也许是……我宁愿相信,他会怀着一颗内疚的心。

  徐文祥,男,26岁,电脑管理员

  要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承受的情义故事。以往的拍案故事都能让我找到愤怒的支点,这个故事却让我一下子没有了方向,心情只能以“十分难受”来形容,也让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读者都感到心情沉重。

  我不赞同小龙处理事情的方式。但作为一个男人,我佩服小龙敢作敢为,勇于承担责任的性格。本案中小龙如果不出来自首,没有人会知道真相,不过小龙的一生都会生活在自责与悔恨当中。叔叔的榜样让他选择了承担责任,这也是他走出心理阴影的唯一选择。

  死者已矣,愿小龙在以后的漫漫人生道路上恪守自己的誓言,承担起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熊莉君,女,30岁,公务员

  不要让情义成为累赘和伤害

  陆小龙与他的叔叔、林强以及林强的双亲之间的情义让人心痛、惋惜和感叹,叹人世间情义之无价,叹情义之沉重。在中国,情义自古以来就被视为一种传统美德,有情有义被视为好人的一种标准。人们乐意跟有情有义的人相处,也非常愿意成为有情有义的人。

  直到今天,这种价值观还深深影响着人们的一言一行,有时甚至被扭曲成人际交往中的一种累赘和伤害。就像陆小龙与老杨,他们之间的情义就被扭曲成了一种哥们义气,最终既害死了林强,害了陆小龙、陆小龙的叔叔、林强的父母,也给老杨父女的心灵增加了额外的负担。这让人感叹情义之重、情义之痛,痛得人有口难言。应该说,这种情义并不是我们传统美德意义上的情义,真正的情义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宽容和关爱,正如林强父母对待陆小龙的情义一样,这种情义才是无价的。

  要让人与人之间有更多的理解、宽容和关爱,让情义成为人与人之间宝贵的东西,而不是累赘和伤害。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