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伤痕累累穿过青春丛林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爱情是什么,是风?吹过了就不会再掠过你的发稍;是雨?落下了就不会再飘上天空。风和雨都是有的,只要你愿意,总会等到。但是爱情呢?它总是飘忽不定,让你无法琢磨,即使身在其中仍有患得患失的害怕。也许只有小说中的爱情是完美的,不用担心谁会受伤害,善良的人总会找到自己的爱情。生活中,多少年轻的女孩在寻找自己的爱情,梦想着能在夏日的黄昏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有着显赫的家世,冷峻的外表下有一份极为疼爱自己的温柔。这样的人物只有在小说才会出现,但情窦初开的女孩总是以小说人物的标准来衡量现实中的人,希望能找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现实永远是现实,在现实中寻找符合小说标准的人物,必定会有很多人碰得头破血流。

  本期的女主角,就是这样一个在现实中寻找小说人物的女孩,因为在现实中没有爱,转而在小说中寻找,但仍然摆脱不了现实的困扰。

  她的天空不再有阳光

  小娜是一个特别文静的女孩,站在她的面前我有点自惭形秽。瓜子脸上一对大大的眼睛,眼神看上去略显忧郁;嘴角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过分白皙的面庞让人由衷地爱怜。她的故事非常的简单,因为没有把现实与小说中的世界区分,她遭遇了很多的感情波折。不过,她放纵自己在虚幻的小说世界的原因却是母亲的去世。

  我父亲是一个小老板,应该算有钱,但因为有钱,他像其他有钱人那样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女人,一个没有我妈妈漂亮但很会讨他欢心的女人。我妈妈,怎么说呢!记得母亲临走前对我说,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爸爸下海做生意。我知道妈妈的个性,她可以忍受父亲的欺骗,但无法面对他的背叛。妈妈没有像其他类似遭遇的女人那样闹,虽然几个阿姨都想帮她,但她说想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尊严。她想离婚,我也同意,我不想给妈妈压力。其实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实在不想看妈妈再流泪,不想让她再伤心了。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办完离婚手续就永远离开了。父亲也许是害怕,也许是内疚,他不敢回家就直接搬到那个女人那里了。爷爷奶奶还有其他的一些亲戚也让我从家里搬出来,但我不想,不想离开妈妈,我想在家里陪她,只有在家里我才能感觉到她还在我的身边,饭都是妈妈做的,长发也是妈妈给我梳的。

  那段日子,我几乎每天哭,搂着妈妈的相片睡觉,可是每到半夜我就会做噩梦,会突然吓醒。我现在还能想起里面的一些情节,也就是妈妈离开我,爸爸也不要我,所有的人都不关心我。其实梦里的很多东西,后来都变成真的了。妈妈去世没几个月父亲就在那个女人的怂恿下不管我了,起初还每月送钱给我,最后连我按月送钱也省了,直接在银行开户,让我没钱时就到银行取。如果不是还住在妈妈曾经住过的房子里,我想自己真像街边乞讨的小孩。也许父亲没有忘记妈妈临走警告他的话:如果你没有用心照顾娜娜,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他会在那个女人不在佛山的时候偷偷来看我,顺便跟我讲一大堆他也是不得已的话。我不想理他,甚至到现在依然恨他。

  小娜失去了母亲的同时也失去了父亲的爱。在整个谈话中,她从来没有用“爸爸”称呼她的父亲,也许自十六岁的那个夏日开始,她就拒绝承认自己的父亲。小娜性格极为内向,在整个采访中总是我问她答,她很少主动说话。在学校她没有要好的朋友,家里发生变故后,她开始逃避同学,逃避与学校有关的一切,每天沉浸在虚幻的小说世界里。琼瑶、席绢、亦舒、岑凯伦等等所有港台说情高手的小说,她都看了个遍。她说:“小说里有很多令我向往的亲情、爱情。我想拥有它们,但是我没有妈妈……”提起母亲让她想起了以往的快乐时光,而今心灵受伤害的她再也不愿憧憬未来。她是一个尚在豆蔻年华的女孩,却已经没有了少女的梦想,这也许是最为可悲的。

  情窦初开就伤痕累累

  小娜的声音总是很轻,犹如潺潺泉水从她的齿间流出。这样清秀、惹人怜爱的一直不愿谈起她的初恋,她说那是她一生的痛,初恋让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但最后她还是对我敞开了心扉,向我讲述了那段痛苦的经历。

  生活因为母亲的去世而改变,一切都改变了。从那以后的日子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笑,也不喜欢看见别人笑,觉得那很虚伪。因为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学校我也不去,只和书打交道。起先,我看名著,古今中外的都看,但那些书让人太压抑,仿佛我的世界就应是黯淡无光,我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平淡无奇,最后也懒得翻。

  迷上言情小说是因为一个好心的同学,知道我家发生变故,她就来看我,然后把她的言情小说拿给我看。先是一两本的借,后来就用父亲给我的生活费买了十几本放在家里。为了买书,我每天只吃方便面,但还非常乐意。因为小说里有我在现实中得不到的爱。

  渐渐地我着迷了,废寝忘食地看,把所有的钱都省下来买书。就在我沉迷于小说的时候,父亲在那个女人的再次怂恿下来到家里。他告诉我,他的生意出现问题,资金周转不开,以后每月只能给两百块钱。我懒得跟他说话,只要不饿死,我一切都不在乎。钱多钱少我不在乎,我在意的是以后每天应该少吃多少饭才能省下钱买书。

  没有母亲的生活过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变得消沉,甚至有点神经质。老觉得小说中的女主角就是我,而某一个角落里有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主角正等着我。这些想法特别的幼稚、可笑,可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整天地胡思乱想,做着白日梦。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2001年6月13号,我在离家不远的一家超市碰到他。当时我提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准备结账,因为一直吃没有营养的方便面,我的身体非常的虚弱,虽然只是几包方便面也让我喘不过气。他帮我提了购物篮,帮我结账,然后把我送回家。我讨厌别人的同情,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可怜,被人可怜是天底下最大的耻辱。我拒绝了所有亲戚的好意,也谢绝了所有邻居的帮助,但我却同意他替我付钱,送我回家。也许是因为年龄小,母亲去世后又一直封闭自己,所以我从没有想过他会有什么动机。他的关心也没有觉得是在可怜我。我当时认为那是一种爱,不然怎么会为一个陌生人做那么多的事?

  我不知道他的一切,他也没有告诉我。我觉得没什么,来历清楚又能怎么样?父亲从北方小城来到这里,告诉母亲他的一切,可是最后他还是离开她。起初,他每天下班后买菜给我做饭,让我增加营养,他说我健健康康他最高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起了母亲留下的话:娜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过得好妈妈才会开心。我哭了,靠着他的肩膀,我觉得很安全,觉得整个世界已经属于我。因为有了他,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把自己封闭在屋子里,不再拒绝别人的关心。母亲去世后黯淡的天空开始有了阳光,世界又变得美好。

  他每天来看我,可夜晚仍是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度过。我鼓起平时最大的勇气,抛弃了所有小女儿的羞态,向他提出搬过来陪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样大的勇气,也许一个人在那间屋子里呆的时间太久,有点怕。以前一直在逃避,逃避妈妈离开的事实。也许你很难相信,妈妈刚刚去世的时候,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每天都坐在妈妈的床上跟她说话,聊所有我感兴趣的东西。可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他走进我的生活后,我怕了,怕再次一个人面对这间屋子。

  在小娜的再三请求下,他和她同居了。原以为会和他幸福地生活,但快乐永远是短暂的,等待小娜的并非是她所期望的幸福。自失去母亲后就开始封闭自己,小娜说自己有点神经质,每天早上起床后总会叫妈妈,希望妈妈送上甜甜的微笑,但等待她的永远无声的空气;即使是白天也要拉上窗帘,开着灯,她说自己害怕。他无法理解,他的存在仍然无法让小娜从对死去母亲的依恋中解脱出来。

  我自小就很依恋妈妈,即使她已经离开我,我每天早上起来还是觉得她还在我身边。除了早上和晚上,我们都过得很好,等他下班做饭给我吃,然后他看电视我看书,但矛盾总会在上床睡觉时出现:我必须开着灯才能睡觉,而他睡觉必须关上灯。谁也不作出妥协,认识的第一个月他就动手打了我。但我好像一点都不介意,反而说他很男人。我不喜欢南方男孩子的阴柔,我认为男孩子就应该有点大男子主义,这样才会保护我,给我安全。特别愚蠢的想法,是吗?面对他的动手,我没有生气也没有向他妥协,就这样僵持着。他说我变态,在深夜十二点拿着衣服走了。

  我虽然也赞同小娜的看法,但她对被打竟然还持赞同,我有点诧异。这到底怎样的一个女孩?叙述到这里,小娜的话开始多了起来,她跟我说了很多他走后自己怎样过的。每一个经历了失恋的人都有相同的感受,小娜也一样,但她不同于其他人的就是开始放纵自己。

  为报复而迷失自我

  得不到就要报复,小娜走了另一个极端。小娜说从他离开后,自己突然之间醒悟了,把所有的言情小说都烧了,一本不剩。“绝望了,为什么书中的故事那么美丽,而我总是要受煎熬。”小娜不愿意告诉我他的名字,也不想用一个代号来称呼他,她说他就是他,因为他是除了妈妈之外第一个关心她的人。没有了妈妈的呵护,有父亲相当于没有,刚刚以为自己又有了幸福,可他转瞬即逝了。她要报复,报复母亲撇下她,报复父亲的离弃,报复他的一走了之。她开始进出于各种娱乐场所,因为她年轻,因为她漂亮,总是有人为她支付所有的费用。

  他走的那个晚上,我突然间想释放自己,不想把自己弄得太压抑,他说得对,我始终活在母亲去世的阴影里。我开始反思,是不是我真的有点变态?没有人告诉我,自己也无法判断,我在另一个没有他的夜晚走进一家歌舞厅。当时我只是想去证实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有点变态,真的。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但我很在意他的话。我要求证,坐在异常吵闹的歌舞厅里,我无故地恐慌起来。也许是我以前太压抑自己,很久没有在公共场合露面,坐了不到五分钟我就不敢坐下去。就在我起身要走的时候,一个老得可以做我父亲的人左摇右地把我按在沙发上,他说刚来就走是不是没有人陪。我当时很害怕,以为碰到坏人,吓得说不出话。

  那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的胆子也就大了,第二天、第三天又去了,跟歌舞厅的其他人接触得越多,越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白过了。渐渐地,我成了那家歌舞厅的常客,老板和保安都认识我了,他们也知道我每天的光临其实口袋里没有一分钱。自从父亲知道我与他同居就断了生活费,没有理由。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反正每天按时到歌舞厅不管花多少钱总有人帮我付钱。特别害怕在凌晨回到家,但又不得不回,因为那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可以落脚的地方。

  也许是孤独,也许是害怕没饭吃,我越来越依恋歌舞厅的生活,虽是夜夜笙歌,但我的心里却是极度空虚,总是希望有一个人疼爱。我曾在街上碰到过他,当时我正挽着一个老男人的臂。他以哥哥的口气劝我不要自暴自弃,说只要我开口他就会帮我。他的一句话就让我的眼泪止不住,他搂着我离开了正在吃惊的客人。又一次回到了家,他还是他,而我已不再是单纯、可爱的他口中的娜娜。他知道我的一切,甚至是歌舞厅生活,他说不会计较我的过去。我没有任何错,错在他,他不该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我。

  我每天都会等他回家,然后吃他做的饭,靠着他的肩膀睡觉。但即使每天有他陪伴,我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害怕他像上次那样不辞而别。果然,他又走了,而且从此再也不见了。

  我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小说中所说的完美男朋友,可现实告诉那只是小说而已。

  他的再次离去让我无法承受,我选择了自杀。当刀片轻轻划过我的手腕,鲜血就如溪水般流了出来,这是妈妈去世后我第一次见血,觉得它好鲜艳。我等着身体里的血液流光,等待着死神降临,等待着见到妈妈甜甜的微笑。那夜,父亲在两年避而不见之后来到了家里,他用钥匙打开门时,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我。我被救了,在医院里昏迷了两天两夜后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父亲,就在那一刻我想原谅他,但那个女人的到来让我对他的恨再一次集聚起来。她问我昏迷的过程中一直在喊的名字是谁的?她自以为是谁?我不会原谅他们,是他们害死妈妈,也是他们害我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小娜的故事到了这里应该算是结束了,她说自己尚在调整阶段。她说自己以前太幼稚,自杀的经历让她长大很多,她想走进学校。小娜说想出国,至少也不会呆在佛山,这里有她太多的伤心,她再想远离这里。因为对女儿的愧疚,小娜的父亲愿意送女儿出国读书,即使他的第二任太太极力反对。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