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原来我也是对性有极热烈渴求的女人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从小跟奶奶一起长大,一直到12岁。奶奶的管束极为严格。读小学时,有男同学到家里找,即使是学习上的名正言顺的事情,奶奶也会大发脾气,显得十分凶恶。她在加给我这样一种印象:和男孩子接触是不好的事情。但是,并未影响我同他们接触,可能是因为我本性中的背叛性格吧。

  小学时,同学中有人交男女朋友。我脑子里一方面会觉得他们这样不好,都属于老师常批评的那类比较“疯”的孩子;但另一方面,我又羡慕他们,觉得他们很自由,没有人管,比我成熟。

  班里几对谈男女朋友的同学,我现在还记得他们的名字。

  曾有一个男孩子很喜欢我,他有女朋友,他对朋友说特别喜欢看我穿某种衣服,那个女孩子后来就找我谈话,不让我穿那件衣服。

  另一个男同学也喜欢我,给我的铅笔盒里偷偷放了一张电影票,我知道他的意思,犹豫了很久,还是去了。他竟然不敢买和我同一排座位的票,我们就那样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很奇怪地看了一场电影。

  不久之后我离开了那所学校。

  读中学时我回到了父母身边。

  我的父亲是一个性格特别不好的人,脾气很大,不会关心别人,自私。他对我的管束十分严格,不让我看电视,等等,我们常常打架。我一直有一种反叛意识,不服管。

  初中时我暗恋上了我的老师。后来我们长期通信,谈人生。我17岁那年老师出国了,走之前约我在小公园里见了一面,见面时他抱了我一下。

  许多年后,当我有过很多性经历之后,我曾同我的老师做过一次爱。对我来讲,这是对多年前的幻想的一个了结,和自己曾经那么感兴趣的一个人终于有了一次“圆梦”。

  他以前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特别高,现在他走下神坛了。

  19岁开始,我同一些男人开始有性接触。我爱好文艺,而当时现实的接触文艺的途径便是听广播,我那时是晚间谈话节目的痴迷参与者。我给主持人打电话,他们也给我来电话,后来便约我见面,提出性的要求。

  这样的关系约有二三人,我接受爱抚,拒绝做爱。在当时的主观概念中,没有做爱,便不算性。只要不跨出那关键的一步,就是可以做的。(穴方刚注:在受访人的语汇中,做爱为阴茎插入阴道的性行为。)雪现在想来,之所以接受他们的要求,可能主要是基于崇拜吧。

  这当中有一个年轻男人,被我拒绝了。而另外二三个40多岁的老男人,我却没有拒绝。

  19岁时的这些经历,对我当时的思想冲击很大,我很迷茫,有罪恶感,但也有好奇,思想很矛盾。

  多年后我发现,我是一个对性有着极热烈的渴求的女人。

  回到父母身边生活之后,我和父亲的矛盾便在积累中。爸爸以强力进行干涉,反对我的交往。对于父亲的干涉,我进行了坚决的反抗。如果哪天我晚上10点之后回家,爸爸便会推我出去,我们之间便会吵架。

  有一天晚上我11点多才回到家,爸爸狠狠地打了我,把晾衣竿都打折了,打得我身体青肿,第二天无法去上班。

  爸爸的暴力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威慑作用,但是也带给我一种反叛他的快感。

  22岁那年我正式谈了第一个男朋友,谈到23岁。他有过性要求,我因为害怕而拒绝。

  我当时的想法是等到结婚再发生性关系。

  恋爱一年后他提出分手,这使我很受震动,破坏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我当时觉得自己以前所有对爱情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一切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我决定就此破罐破摔。

  于是在决定分手之后,我同男友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这对我最重要的意义是解决了处女问题。身为处女是一个很烦的问题,有了第一次性关系后,我得以解脱了,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与别人去做爱了。

  有过第一次性行为后,我的生活一下子就混乱起来了,在此后的一年间,我同三四个人有过性关系。有的是我喜欢的作家,也有我工作过的公司的老总。在这些关系中,我自己常表现得很主动,因为第一次的问题解决了,我就无所顾忌了。

  当我喜欢他们的时候,我会主动接近。这里面有好奇,有尊敬,有想亲近的欲望,渴望他们对我好,能够给我感情上的关怀。肯定也有性的因素,不可能分割得太清楚。

  这些性关系几乎没有什么调情的过程,很自然地就发生了。

  其中也有一位我的同事。那是一个哥们儿。同他发生过一次性关系,是基于友情,对男人的好奇,更多可能是基于不忍心拒绝。

  我24岁那一年,父母偷看了我的日记,里面记载着我与七八个男人的性关系。母亲找我谈话,她说:“你有一本日记……”她刚讲了几句,我便跳了起来,大声地斥责他们的行为。那之后,我与父母的矛盾激化了,时常会有争吵。父亲对我的生活习惯等等均看不惯。

  一次大的争吵中,我和父亲甚至有了肢体冲突,那之后,我从家中搬了出来,自己租房子住。

  这一年的年底,我便遇到了A。

  我爱上了A,像这一年中我生活中的其他男人一样,他也是已婚的。我们当时在一个剧组里。我们的关系断断续续一年多,这期间我一直拒绝其他人的诱惑。我渴望他更多关爱我,但是,他后来对我很冷淡,慢慢地我们也就没有关系了。

  A很注重自己的形象,很老练地隐瞒我们的关系。

  我也常会开些玩笑,比如在公共场合公开调情,别人反而更不会怀疑我们的关系。

  A婚前有许多风流史,大家都知道。他对我承认过婚后还有许多,但不会让大家知道了。另一方面,即使他的私生活为众人所知,也不会对他的工作构成影响。但是,A的老婆也是我们圈子里的人,而且常和我们在一个剧组,所以A的表演我以为主要不是为了瞒过他老婆,而是公众舆论。

  在演艺圈,也有很不在乎,公开逐艳的,但这种人极其少,我知道的一个也是离婚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自由演员。但A不同,他是有相当高职位的国家在编干部。

  圈子里,一个名演员的混乱的私生活是否被别人知道,对他的事业不会构成什么影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因为私生活而影响了事业发展的。但是,除极个别的人之外,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事,他们表面上都不张扬,不会主动展示给别人。但是如果别人知道了,也就知道了。

  我以为名艺人比普通人更不愿意私生活外泄的原因,主要可归纳为这几点:

  他处于同演艺圈完全不同的社会圈子里。我对他讲一些演艺圈的绯闻,他听着很新鲜,说以前没有想到过他们会这么乱,他自己观念是保守的。我也曾带他见过我的几个演艺圈的朋友,他后来说,不喜欢这些人。

  我认为自己之所以有这些经历,主要是未得到期待中的爱情,也与父亲对我的态度有关。我并不能接受自己的行为,这与我内心的观念是相左的。但是,我自制力不行,克制不了自己,这是一对矛盾。

  其他与我有性关系的男人,也都是熟人。我有一个小纸条,记着每一个和自己做过爱的男人,现在记到了20多。我只同一个网友有过一夜性。我不喜欢同陌生人,而我的一位女友却只同陌生人有性关系,她认为同陌生人会安全,他们不会纠缠你,抛弃的时候可以毫不留情。她的安全概念是从社会关系角度定义的,而我的安全概念是从生理健康角度定义的。

  我觉得如果是熟人,更放心。我担心会被染上性病或艾滋病。

  以往的性关系中,对于那些已婚的,我认为他们相对安全,不会有特别多的性伙伴,而且他们自己也要防病来对自己和家庭负责,所以我和他们做爱的时候通常不戴安全套。但是,如果一开始不太了解他们的生活,不太熟,我会要求戴。熟了,也就坚持不住了,不戴了。

  我相信总有一天,一个属于我的男人会出现,我不急,可以一直等下去。

  一个很本分的、从未越轨的男人对我说:你这种活在边缘中的人会有很多痛苦。我之所以不敢卷入,是因为不想给别人和自己制造痛苦。我在我们的关系中,不只是想一步,而是想到后面三四步。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