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与人一夜,妖劳神》我和人妖的一夜情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香香出欧洲公差,要一个半月时间。走前她狰狞地对我笑笑说,做男人得自己把握机会哦。我嘴上说满脑子都是你,对别的身体会有心理障碍的,心里却暗自窃喜,也许自由可以更彻底一些。

  我和香香在一起三年,相互身体依赖相当强烈。偶尔应酬找小姐回家后,都会很疯狂地再“认识”她一次。她是世界上最合适我的人。如果全世界的女人都可以和我做,我只愿意选择她。当然这个做,是要一直做,长期合作。在情非得已时,我还是不拒绝调节性的小插曲的。她自然不过问我,这是我们相处的原则。

  从机场出来,心里突然觉得很空。要分开一个半月,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去。

  第一个星期,在家就游戏,平时女朋友在的时候总说我玩物丧志,游戏从来觉得不过瘾,现在自由了,总算可以过瘾了。可连续玩了两天,自己就没了兴趣,听到游戏的声音就想吐。才发现,原来若没有香香的督促奚落,游戏也是没味道的。

  第二个星期开始和伙计去泡吧。姑娘的腿林立眼前,酒意翻腾的时候,身体也开始膨胀。毕竟一个星期积累了。伙计的女朋友打电话不停来催,伙计不耐烦说和我在一起。伙计女朋友说,和米勒在一起可以,但只许3P不许单独战斗。伙计逛笑,说老米他有那么大魔力吗,你那么放心他,我就不能有点自己判断?说笑归说笑,等到关键时候,姑娘的耳朵凑上来,却发现各种酒味,烟味,口香糖味都在发酵,实在腾不开胃口带走。

  周末的时候开始向网络发展。进QQ聊天室聊天。男多女少。能搭讪的不多。搭讪成功的有一半都很直接,300一次,600一夜。可以口交不可以肛交。可以发照片不可以视频。什么社会啊,卖方比买方还牛,天知道这里的市场怎么繁荣起来的。另一半是家庭妇女,先声明聊天可以,电话见面都绝对不行,然后话题还不能太放得开,要想放得开,也得熟悉了之后。总之,得耐着性子来。其实这些女人出轨率是很高的,应该还经常在尝试新鲜的,只是坚持必然显得有素质,女人必须要有坚持。

  耐着性子聊。然后看带头大哥的博看股票,已经太疯了,我那点投资是赚了,关注下,多赚点不是错吧。小恋说她叫小恋。视频上很漂亮。说是做模特的,最近挺无聊,问她上网是打发时间还是什么,她说网上有人,看看而已。我问艳遇来了,会不会拒绝。她说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后来就见了。约了上岛咖啡,打电话的时候听她的声音有点怪,但没有在意。出现在眼前了,却发现是个变性人。

  用变性人也许不准确,但总之,一眼可以看出来她是男人变成女人的。或者不接受的话,可以说他是男人变态装女人的。穿高跟鞋的技术或许有些生疏,走路响得很过分,所有人都会侧目。身高有176,腿很细,大腿挺白,但膝盖很粗糙,短裙,露脐装,乳房很硬实,手臂细长,头发飘逸,入坐的时候带来一阵香水味,因为心理作用,香味有些怪异。视频上是很漂亮,很细致的女人,走来的却是个一眼可以看出来路的人妖,我的心砰砰地不知道怎么应对。

  出于对人的尊重,还是称呼她吧。她说她叫小恋。声音挺粗,掩饰不住喉结的功能,听上去很别扭。人的声带是没办法移植的,男人的声音要变成女人的声音并且被人接受,比身体器官的改变还要困难一些。声音含带的不仅包括人的情绪,还有感情。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我问她唱歌怎么样,是男声女声一起唱那种不是。她问我也是圈内人。我说不是,只是朋友做演出经纪的,了解一些。果然,她承认模特的职业似是而非,走秀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时候是去夜总会被人观瞻。可以想象,她们还是以提供服务为主的,用她的话说,我可比小姐贵多了。我说是吗,那可不,男人玩腻了都该好另一口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很一个颤抖,我是也玩够了,要换个口味了吗?

  叫了咖啡,我要牛排,她说要减肥,晚上不能吃太多。我声明说我没接触过这方面的朋友,如果说话有让你觉得不舒服,敏感的地方请你包含。她说,没关系,就当我是男人,其实本来也是男人,无所谓的,我比男人更了解男人吧,所以人家形容我们的时候都说,比女人更女人。我问她有男朋友吗,她说有,但把她甩了,和一个女人跑了。说完我没开口,她也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一个女人,她自己把自己排除在女人之外了,相对笑了笑。我问她,你觉得做女人最大的需要是什么,想过要结婚吗。她说,还没想过结婚,没准备好,等我下面做了手术就结婚。

  香香给我发了短信,说在欧洲的午后,看不到人,窗外有个很大的草坪,在远处有河水,如果你在我们可以在河边哼哼哈嘿,练练中国功夫。我笑了笑,她看到我看短信,问是不是女朋友,我说是,她没再开口。我给香香回了很长的短信,按平时的经验打一条70字的短信大概得4分钟的时间。我一直没有抬头看她,香香应该比任何人都重要,她也在孤独的时候,她应该是第一位的。想到香香,身体无比兴奋,全身的毛孔都开始回忆香香的缠绵,和香香肌肤相接的记忆是那么美好,不可代替。

  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小恋,生理上却又开始冷却。兴奋冷却想冲击的结果是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空洞。我不想说话,不想做动作,突然觉得生命挺恐怖的。做男人就好好做男人,为什么要改变自己去做个女人呢。那些细节,那双男人的手,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我身体里阵阵翻腾。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他只是想做个女人,可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最后结果却如此残酷,他摆脱不了男人的痕迹。我自认为我是没有偏见的,但我还是不能接受她。我承认从远处看她很漂亮,甚至比女人更骄傲一些,但那些细节粗糙地出卖了她的过去,作为男人,从生理上是无法接受的。我无法接受,大部分也可能无法接受。也许那些肛门崇拜的同性恋可以去接受她。

  我问小恋,你真的想做女人吗。她说,是。

  我说,你没有后悔过吗。她说,可能,但我希望自己过得开心点。

  我说,如果有个男人愿意娶你,让你天天在家做家务,带孩子,你愿意吗。她说,不愿意。

  我说,希望我没有伤害到你,刚才的短信挺重要的。她说没关系。

  我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散吧。我想了很久才想到“散吧”,看得出她很敏感,我不想伤害到她。但我无法接受更多了。上岛的结帐时间总是出奇的长,拿了卡,要过来签一次名,然后再去柜台。

  她说,我们,去哪里?我感觉有些不妙反问说,你想去哪里?

  她说,开房间吧,我给你吹萧。我做了个惊愕的表情,没有开口。她说,也许,闭上眼睛,感觉一样的。我很便宜的,500块。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金星说大部分的变性人都是靠身份来生存的,其中包括性服务。今天真的遇上了,看来生活真的残酷,我说,很不好意思,因为不是很熟悉,我还放不开,等以后熟悉了再说吧。出门走得有些尴尬,她的鞋跟依然响亮,我在众目当中走出去,要知道这家店是我约见客户的首选。

  想想其实也是自己的情绪在作祟。口口声声说尊重人家,事实上很无理地涮了人家一把。她昂着头,没有再说什么,笑了笑说再见。我帮她叫了车,给她500块。没说什么,算是最后的弥补。她没有要,甚至没有拒绝,只说了声再见,伸手就关门,我只好躲闪出来。出租车几乎是瞬间消失的。香香的短信还在继续。香香问我在干什么,有没有把握机会,浪费机会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把握机会的男人是死男人。我回复说,我差点,算死而复生吧,在和伙计喝酒。

  打电话约伙计去喝酒。伙计刚从女朋友家出来,说天儿热,热得没什么欲望,看了个碟,就出来了。我们准备成仙儿呢,我不主动她从来不会有暗示。郁闷事儿啊。

  我安慰说小姑娘都比较冷淡,尤其是美女,比姿色逊点的要更冷淡些。大家都觉得这是个美女,应该玉洁冰清,就不去勾引调戏,而美女自己也认为自己应该玉洁冰清,心理作用可以促进生理分泌,结果,美女就真的性冷淡了。这样其实也好,你可以好好去开发。男人嘛,过程才是享受。

  我没有更他讲我刚刚的经历,还不太好意思,或者是还没理出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定性自己的行为。

  伙计叫了四打啤酒,靠,想撂人啊。伙计笑而不语,伙计喜欢摸啤酒妹的腰。揽上一把总觉得很过瘾。啤酒服的绿色总让我伙计欲望四起,但他从没成功泡到过啤酒妹。而事实我偷偷坦白下,他泡到过的姑娘都很少,他女朋友如有神助,总会在关键的时候打来电话,破坏苦心经营的氛围。而他的原则是必须对女朋友认真照顾,所以被他脱光的姑娘和上的姑娘要多很多很多。

  伙计问我为什么看上去闷闷不乐,我说没有啊,没有吧,怎么可能呢。伙计说,反应激烈,肯定出轨了,或者出轨未遂是被拒绝了。我说,靠。伙计说,你想靠吧,你小子靠着靠着就不老实了,对我也开始藏着掖着了。我说,是比太无聊了,和靠没什么关系,靠着靠着无聊了,不是我的错啊。伙计说,装比吧。不是比无聊,只要换个人,比都是很有吸引力的,是你自己,被香香控制了吧。靠不出滋味了,标志着男人进入衰退期了,你完了。

  男人25开始衰退,到我这年龄,低落点也是正常吧。跟股市一样,还在高位呢。不怕。伙计说,错,看得出香香对你的控制已经超出生理范围了,你没前途了,也表明你到了一定境界了。你得换个方式了。我不理解,换什么方式?

  伙计说,知道为什么刚才我没摸那个啤酒妹的腰吗。我说,因为你摸人家下面了。伙计说,你看到了?呵呵,知道她为什么不生气吗。你注意到没她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我说,没什么不同,个子高点,人漂亮点?伙计说,她是人妖。看不出来吧,新来的,买她的酒得四打起。我说,靠,怎么可能,我刚见过人妖,她怎么可能是人妖,她要是,这四打我全部报销。

  伙计说,赌吧,再要四打,让你摸。我说,四打够喝几个月啊,不能要了。心却虚起来。再去找那个啤酒妹,看她在人头中穿梭,根本没有任何不同,和刚才的小恋完全不同。心里壮了壮,想真的和伙计赌一把,但一直没有下决心。香香的短信还是没有停,一条国际漫游的短信要两块钱人民币,我们发了不下三十条了。还没有描述完在欧洲户外做爱的细节。

  趁我发短信的间隙,伙计已经去舞池钓了两个美女出来,一个像刚K过粉得,笑得很不自然,另一个略微发胖,看上去丰满得很有欲望。四个人划拳,伙计不时去调戏粉妹,说原装的好啊,手感就是不一样。丰满妹抿着嘴笑,我问她啤酒妹是不是人妖,丰满妹说,个人喜好,你若好那一口,他就是,你若只喜欢女人,她就是女人。有事没事,只要啤酒妹从身边路过,我都要找个岔搭讪,要打火机,要色盅,要冰块,要柠檬片。

  丰满妹600出台,伙计要去开个房,四个人一起,丰满妹含蓄地笑了笑低声对我说,你愿意半夜把我换给他吗?我说,你不愿意去尝试下他的吗?

  去酒吧后院的洗浴中心,粉妹吹萧像吃饭一样,比看到粉还上瘾。丰满妹则很细致,一点点脱我的衣服,一点点试探,舌尖初试,手指轻抚,再去吸拉吹弹。因为心情原本郁闷,我倒更羡慕伙计的粉妹来得过瘾。果然,伙计不停地开始呻吟起来,在伙计的呻吟声中,丰满妹才开始使活,舌头好象一下子变得很大,覆盖了很大面积,从蛋蛋一直延伸,重要到了肛门。我像触电一样抽搐了两下,快感荡漾全身。等小弟弟再次回到丰满妹的嘴里,一分钟不到,就忍不住交了枪。

  8.

  伙计嘲笑我快,放在门外就走人了。丰满妹很鼓励地抚摩着我的胸大肌在笑。我说,听到你叫,一下子受不了了。伙计说,我靠,你还有这癖好啊,断背山啊,喜欢听我叫了。粉妹,来,咱给他叫一个,把他纠正一下。

  伙计和粉妹开始做,丰满妹给我点了烟,我们在一边观摩。男女之性事,对象,环境,心情为三要素。我一条也不具备,只好郁郁先走,留下丰满妹和伙计两人3P。

  刚上路,伙计就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有心事,今天对不住我了,以前每次都是他先射,今天若是打击了我的自信心,日后实在可惜。我说没事,只是有点累了,丰满妹功夫很棒,好好用了,别浪费。丰满妹抢过电话说,你回家交不了差可得先想好理由啊,别被看出破绽了。我嘴上说谢谢,心里骂着傻比。

  要挂电话了,却看见前方白影一闪,赶紧刹车,手机甩到副驾驶上,一个白裙子蹲在车前看不到脸。我的酒也完全醒了,拉了手刹赶紧下车。

  一个女孩,捂着膝盖半蹲在车前,刚打电话的时候遇上左转,我只漂了一眼绿灯,完全没有在乎右边的行人。因为丰满妹的刺激,打方向还有些猛,一定是撞到女孩了。我赶紧说,对不起,说话的时候还迈了嘴,不能让她闻到酒味。我问她严重吗,去医院吧。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是你啊,没关系,不严重,等一下就没事了。

  我定睛一看,是啤酒妹,换下了她的啤酒装,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显得很清秀,我几乎没认出来。

  9.

  好在已经是凌晨三点,路口没什么车,交警也没有巡逻经过的。谢天谢地,我算逃过一劫,否则真有可能在拘留所等香香回来了。啤酒妹站起身走了两步,没有趔趄,膝盖上很明显擦青了一大片,在粉白的腿上看上去很突出。我要带她去急诊检查一下,她死活不同意,我只好让步,最起码让也要送她回家吧,这么晚了,作为男人实在没理由让一个姑娘家自己回家。更何况,她是个美女,我锈豆了,也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但是啤酒妹无论如何不肯上我的车。我开着跟了一段,看到车位就超了她停了下来等。有些风,我似乎找到了我和香香经历过的记忆。夏日晚风,马路上足够安静,啤酒妹看到我停了车,放慢了脚步还是走过来。

  我脑子里飞快地撰写着适合场景的对白,却一片空白。啤酒妹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嘴角的笑容。我没有开口,跟在旁边一起走。我说,平时都这个时间下班吗。她说,不是啊,今天我轮班。我说,你家还远吗。她扭头诡秘一笑,说,当然不告诉你。没有其他的话,拐了两个路口,我说,不用因为我而饶圈子的,我即使知道了地方,也不大会纠缠吧,你没看出来我很腼腆,很害羞,脸皮很薄吗?啤酒妹说,用句时髦的话说,我脚指头都知道你想泡我。

  话一挑明。从她的笑容中我知道,有戏。经验在这个时候是不会犯错的。但做男人,这时候必须做到收放自如。啤酒妹到了一个门口说,我到了。我递上名片说,如果明天腿有什么不舒服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明天要留了疤,也得给我打电话,是吧,还有,以后任何时间,想到膝盖,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啤酒妹看了下我的名片,然后很没礼貌地扔回来说,我记下你号码了,米先生,再见。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消失在转弯处了。很明显,她不可能记下我的号码。而更明显的是,我知道怎么可以找到她,她也知道我可以找到她。所以她要扔我的名片,是在提醒我吗?

  她说再见后的笑声一直停留在耳边。

  10.

  回家的路上,想到伙计对啤酒妹的作为,在心里不停骂着畜生。打电话回去,那孙子却已经关机,大概是3P过火,没精力了。那出生怎么可以摸啤酒妹的下面,还说她是人妖?她的声音那么清澈,膝盖白皙,皮肤白皙,我离得那么近,看得清清楚楚。她和小恋绝对不是一类的。

  女孩子要生存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孩子。像伙计这样占个小便宜的已经是文明人了,换其他人什么招都可以用得上的。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怜香惜玉,但要肯定我只是在我的香香外出的时候抽抽鼻子而已。

  第二天恰好就被公司派了差,要去北方一周。想着不能见啤酒妹,心里有点空落,但只是一闪而过。工作第一,香香第一,啤酒妹还排不上号呢。

  出差回来,拉着伙计直奔酒吧而去,我想看见啤酒妹,朝她打个招呼,问问她膝盖恢复怎么样了。她一直没给我打电话,表明没有出大问题,我分不清是放心了还是更加失望了。伙计一直审问我出差的经历,我说没有,他死活不相信。理由是那天晚上我出丑了,出去肯定要找一个找回自信来。否则造成心理阴影来,可怜了香香的下半辈子。

  伙计不知道我和啤酒妹的事儿,我也没说,要酒的时候看了几圈也没看到啤酒妹,想想可能是今天轮班休息了,就没想太多,找理由散了,约伙计明天晚上再来。

  第二天还是没有见到啤酒妹,失落更严重了,装着不在意地问伙计,上次那个啤酒人妖怎么不见了?伙计扭头看了一圈也没找到,就问服务员,服务员神秘一笑说,她啊,换别的场子了,她可是唯一的,一个地方做两个星期就换了。问知道不知道换什么地方去了,服务员摇头很真诚。

  线索断了。幻想一个星期,什么也没有了。我不相信啤酒妹是唯一的什么东西。她可能只是不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换了别的地方。她也许根本就不应该在这种场合工作。但是去哪里找到她呢?

  11.

  我跟伙计交代了网上聊来的人0妖小恋。伙计大肆嘲笑,说不错不错,很有发展潜力。你想想这人啊,最开始,第一阶段,只懂得性0器官的相互摩擦接触,是做0爱了,比和鸡0吧的接触。第二个阶段就的发展,是闲着没事干了开始探索的,用身上的另一个洞来探索,口0交,舌0头多灵巧,多柔软啊。这个阶段很有意思,现在正是这个阶段的上升期。调查显示,近50年来,口0交接受度上升了47个百分点,并且学历越高接受程度越高,发展下去,很明显了。人是不懂满足的,口0交不可能一直过瘾啊,于是就有了第三种尝试,人身上还有最后一个洞没用,是什么呢,不错,肛0门。调查也显示了,同0性0恋者是越来越理直气壮了,同0性0恋多了,双0性0恋也多了,所以,谁能保证未来人类会100%地都肛0交呢。

  我听了伙计的理论有些晕乎。被丰满妹舔肛0门的时候确实舒服,但我的肛0门会被开发吗?显然,女人是没有这样能力的。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说,照你这理论,人妖是先行者了?它们主动改变身体结构,改变了内心趋向,实际上是先走了一步,去满足人类无限的欲望发展方向去了?人妖和男人做0爱,同时人0妖还可以去探索男人蠢蠢欲动的屁0眼,到最后,男人分为人0妖爱好者,纯女爱好者,和纯粹同0性恋者了。搞不好同0性恋中的0号都去做人妖了。

  伙计说,哎,这是个发展的可能性。人0妖是不和女人做0爱的,这是一大问题。不过我不知道人0妖是真的不和女人做0爱,还是因为她们内心真的把自己做女人。相对来说,人在内心还是分得清楚性别的,只是在物理(身体)形式上做了结合吧。

  我说,按理论来的话,女人当中一定有一部分愿意去勾引人妖的,她们享受的是它们的美,同时可以挑战它们的阴0茎。很刺激的事情啊。

  伙计说,你是人类的败类。不说了。我说你是败类中的专家。酒没喝尽兴,我又开始不停扫视,伙计看出来我在找啤酒妹,就给做经销的朋友打了电话。挂了电话,伙计说,走,找到了,带你去。兴致一下子很高,连忙恭维伙计,宝刀未老,你办事我放心。

  在路上,伙计很严肃地告诉我,那妮儿真的是人妖,我亲手验证过的。你可别真的陷进去了。我嘴上应承,心里却不相信,只是懒得更伙计争论。啤酒妹不可能有问题,皮肤,细节,声音,神情,我都有接触的。我对自己这点判断还是有自信的。

  另一家场子。通道很长,像一个洞。音响挺粗糙,坐下来不停寻找,却没看到啤酒妹,去看伙计,伙计做着无辜的表情,意思是他尽力了。啤酒的经销商说大概在这里,人家也是领导,聘个小促销而已,谁知道分配到哪儿了。我表示理解。心里却无比失落。

  想去厕所,竟然要排队。排近了才发现有个男厕被反锁了,外面几个哥们都听着乐呢,里面一定是一对狗男女在干。外面的哥们笑一阵,就使劲砸门,里面完全没有反应。不知道里面的男女怎么收场出来。想走,但尿意如闸,控制不住。

  这边已经排到女厕门口了,进出的姑娘都昂着胸,甩着头发,在这里等也算享受。啤酒妹出来了,我完全没认出来,她换了发型,从我鼻尖擦过,我不禁扭头跟踪,啤酒装没变,转弯的时候刚好灯光闪来我看到了她膝盖上的青淤。不管确定不确定,我必须追过去。膀胱兄弟得多劳一会儿了。

  追上去之后,大声喊美女,等一下,啤酒妹没有听见,一着急就伸手去拍她的肩膀,啤酒妹显然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我使劲比划着说,是我啊,米勒,记得吗。啤酒妹摇摇头喊,你认错人了吧。我再仔细看,的确是认错人了。因为刚才出手动作过大,啤酒妹和我有70公分的距离,我们都站着,身体僵硬,很像是出了状况。保安已经往这边走动了。我只好作罢。

  正要绝望,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身一看,是啤酒妹,正对着我笑。发型是刚才看到的,我没认错人,只是跟错人了。

  13.

  啤酒妹说,米先生啊。哈哈。又见面了。我说,啊,是啊,这么巧啊。啤酒妹说,刚才你那伙伴说你在找我?他哄我的吧?我说,啊,你的伤,好了吗。心里骂着伙计太畜生,眼顺着身体打量下去,腰胯大腿到膝盖,一个星期的时间,青淤还在。啤酒妹用手撂了一下膝盖说,没事了,不用放在心上,小事情而已。我说,最近好吗。啤酒妹笑笑说,老样子啊,经常换来换去,认识不少新朋友。

  她说认识不少新朋友的时候我的心突突地跳了几下。大概是吃醋。想想又无可厚非,工作需要,生活方式选择而已,更何况我算什么呢,只是玩儿而已。

  还是四打。啤酒妹说,一打也可以的,你们两个人而已,不用那么多。伙计说,啊,有折扣了啊,谢谢啊。啤酒妹说,以后多找我啊。伙计说,喝一支吧,休息一下。啤酒妹说,谢谢,对我说,等我一会儿,应酬下那边客人就过来。我说好。

  觉得这场子其实没那么粗糙了。音乐挺好,姑娘也挺漂亮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啤酒妹过了很久才回来,我一直耐心地等着,她坐在我旁边说,不好意思,忙不过来。我说没关系,工作重要。这句话说完自己都感觉到酸了。啤酒妹说,喜欢这里吗。我说还可以吧。

  又有人招呼,啤酒妹凑到我耳朵边上说,亲爱的,我要再去一下了,我一点准时下班。

  14.

  我得想办法先把伙计支走。他一直认定啤酒妹是人妖,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和啤酒妹的约会。但伙计正烦,和他女朋友俩人刚才又因为没接电话在短信吵架呢。我起哄两句,自然帮不上忙,然后就退到一边给香香发短信,她在欧洲收短信也是收费的,但今天晚上也许有节目了,我得先安排好后方,才能塌实出征啊。

  十二点刚过,我就催促伙计散吧散吧。伙计却扫视着周围的姑娘说等等,找个,找个。这次让你挽回自信,我先射,保证比你先射。我说没那个心情了,今天有点斜乎,没电,改天吧。伙计说,老米你别开玩笑了,你可别晚节不保啊,那啤酒妹真的玩不转,你得听我一次。我说怎么会呢,我没有啊。

  我不知道自己在否定什么,是否定自己对啤酒妹的想法,还是否定伙计对啤酒妹是人妖的定论。

  伙计发完一条短信,凑近了,到耳朵边说,她刚才是不是说,亲爱的,我一点钟准时下班啊。哈哈。我愣了一下,说,哦,是吗,她一点下班吗,那我们等等吧。呵呵。伙计说,呵呵。我说呵呵。

  我再不提散的事,伙计发着短信渐渐烦躁抓狂起来。我因为心里着急,就不停嘲讽伙计,算了吧,老实回去交公粮吧。给谁不是给啊,给自家田了才有收获。12点40,伙计终于起身要离开,我马上配合,送他到家十分钟,再回来刚好一点。啤酒妹应该换了衣服刚好走到路边。

  15.

  回到夜场,一点过两分钟,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嚼上口香糖等啤酒妹下班。一点下班,换个衣服需要十分钟,时间刚好吧。这将是个很好玩的晚上。

  等了几分钟,啤酒妹出来了,扭头在找我,我刚要开灯按喇叭,啤酒妹身后却跟上来一个男人,揽着她的腰,两人看上去很亲密。我顿时傻了眼。

  她怎么可以这样呢,就算她真的是收费的,也不能这样放鸽子啊,当我是什么人了。难道是啤酒妹看到我离开,又重新找了别人?或者是她有难言的苦衷,被人纠缠了呢。我越想越不靠谱,眼看两人就要离开了,我得采取措施。

  我开了车灯,啤酒妹和那个男人在侧前方,我闪了大灯,两人都朝我看了看。啤酒妹看到是我放满了脚步,然后又走到男人前面停了下来,和男人说了句什么,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车,然后独自去取。啤酒妹在男人身后朝我顽皮地摆摆手,男人回头了两次,等到男人低身开门的时候,啤酒妹飞快地钻进我的车,说快走。

  我加了油门全速离开。我没有问怎么会事,也没有关慰,只是开着车,想等啤酒妹解释句什么。啤酒妹说,看见你们走了,没想到你还在等我。我说,哦。啤酒妹说,刚才那个是我以前男朋友。我说,哦,是吗。啤酒妹说,看你的嘴巴,挂个醋瓶子了,不会爱上我了吧。我说,哦,没有吧。

  啤酒妹叹了口气,好象是说了句没劲。我还没来及想说什么,一辆奥迪A6刷一下别在了前面,我赶紧刹车,啤酒妹和我同事说了声,靠。我们都知道,是刚才的男人追上来了。

  16.

  人家是奥迪A6,2.4还T。我是尼桑骐达,1.8只L。差距自不必说,我退了一下,换道加速,A6是想堵我,别我之后就减速了,看我变道又继续去别,但显然没料到我还会加速,别了四分之一位的时候我已经超过了。

  啤酒妹尖叫一声,好,然后过来吻我说,亲爱的,你太棒了。我完全没有放松A6还在紧追不舍。前面200米已经是红灯了,还有40秒,我犹豫着是闯还是不闯。如果减速,A6很可能会闹羞成怒地撞尾。但要是闯,电子眼扣分都是小时,以后跟香香解释得是个问题了。香香姐姐是交警,我的罚单从来都没交过,但这样的时间,用这样的速度闯这个地段的灯,更何况,刚刚还发短信说已经睡觉了,无论如何说不清的。

  到路口了,32秒,右转绿灯突然亮起,我拼命打了方向,可怜我的爱车,自动档也得玩漂移了,我以前从没这样拉过手刹,只是听说过漂移技巧,没想到实战当头还真管了用。A6肯定也看见了红灯,我尾灯没亮,知道我是要闯灯所以加了油门追呢,我一转,他就只冲了过去,闪光灯想礼花一样闪过,啤酒妹大声欢呼,我又得到了一个吻。不敢大意,找了个小胡同口,把车停在阴影里,果然一分钟不到,A6又追了回来,显然,他过了路口直接掉头,逆行后又转过来的。以他的速度当然看不到我,但时间不能耽误,抓紧倒了头,背着A6逃了。

  我说,差距实在太大,斗不过人家的,躲了算了。啤酒妹说,你太棒了,亲爱的,爱死你了。我没有问她去哪里,直接开去她家。我已经决定今天放弃。心情被败了很坏。

  17.

  啤酒妹看出了我的情绪,没有说什么,就自己下了车。没说谢谢。嘟囔了一声拜拜。我也没留恋,直接开走了。

  心里却在想着,既然A6是啤酒妹前男朋友,肯定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我得先闪为明智。鬼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相信人了。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爱情让人傻比的另一个好听说法是,爱情让人反濮归真。

  到家,上楼,开门的时候拧错了方向,却没有意识到,使劲用力,使劲用力,一直用力到怒火中烧。等想到是方向不对后,刚一反转,钥匙就断在锁孔里了。操他妈的锁。总不能让我睡车上吧。

  打114找开锁公司,找了一家,打过去,电话接了又被挂了,重播就正在通话中,操他妈,这也太没专业精神了,不做就不做,标榜24小时上门却这样对待客人。又打了另一家,一直无人接听,这倒比有人不接更人道点。但也得操他妈。

  刚想放弃,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啤酒妹,她说,是我啊,菲菲。你到家了吗,亲爱的。我说,啊,到了,遇到点麻烦。她说,我刚洗完澡,看你到家了没有。出什么问题了。我如实交代,她说,来我家吧。我说,安全吗,你男朋友没追回来啊。她说,你坏死了。人家没有啦。

  再次出门,按了三次喇叭保安才开门。操他妈的烂小区,保安还爱睡觉。这社会没救了。想想啤酒妹,也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了。她就是一普通女子,也许只是偶尔收费,这可以理解。完了自己的心愿吧。

  啤酒妹开门的时候穿着黑色的吊带。本来已经没有期待的心,还是骤然跳了起来。真的太不争气了。操我自己。

  18.

  小户型。床,电视,其他的很简洁。我去洗澡,啤酒妹解释了一下热水器的奇怪用法,说坏了,没修,但这样用没问题。我说,挺高科技的。洗澡出来我就没再穿衣服,走到床边坐了坐,啤酒妹看着电视不带甩我一眼。就走到窗户边看看外面,再看啤酒妹,她勾勾手,说,过来。

  我走回去,从床边坐下,啤酒妹怀抱轻来,心情顿时畅快了许多。啤酒妹嗯哼了一声,我立刻就硬了。手从她背后向上,摸了乳房,并附上脑袋,去吻。她的乳头出奇地小。我说,好小,她笑,说人家很少被人吃啦。

  到床上去,靠在床头,用手去把啤酒妹举过来,看了看弟弟,示意她去吹。啤酒妹奉承了一句,好大,就吃起来。功夫挺好,小弟弟在她的呼吸中一跳一跳,像个鼓足劲的战士。

  我叫了两声,呻吟,算是对她的认可和鼓励。这是我第一次叫,上次伙计在和粉妹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叫的,我当时觉得很渗人。

  她看我很有兴致,就抬了抬我的双腿,她要向下进攻了,从蛋蛋到肛门的过程比起那天的丰满妹要稍逊一些。我的腿翘得很高,只有女人才这样翘腿的。想到这里,就放了下来,但大腿很快把身体缩了进去。

  啤酒妹说,翻一下吧。我从后面吃。我本想拒绝,但还是顺从了。啤酒妹的舌尖像一把剑,要刺过来了。我本能地收缩小腹和会阴括约肌。剑在菊花上试探了一下,迅速荡漾开来,我无法控制地呻吟起来。

  19.

  像熟练的煎饼工摊煎饼一样,快感被啤酒妹的舌头赶着顺时针划了一个圈。正个身体也开始快感荡漾。这只是开始,随着对部位的熟悉,舌头运动的速度在加快,不停加快。我开始有节奏地收缩括约肌。快感无止境地流向全身。我期待的时刻,就这样到来。

  啤酒妹这时候才开始全面进攻,她的舌头像装了马达一样,一下下探索,一下比一下有力,只深肛门而进。我像被人插一样呻吟着,呻吟的同时开始真的想被插进去,用一个大号的舌头,或者一个小号的阴茎,都无所谓。只要被插,应该就会舒服一些。

  我一直是个坚定的单性恋着,并且是个坚定的同性恋鄙视者。我坚信男人和男人插屁0眼是插不出快乐来的。但现在,在啤酒妹的舌头下,我投降了,我彻底改变了偏见。在一定情况下,我也可能喜欢被插。或者是一生来的人体就已经写入了,是洞就喜欢被插的基因。

  我接受人要发展想100%双性恋的观点了。

  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什么不可以,没有什么尝试是罪恶的,没有什么刺激是颓废的。人要发展自身,这是任务。人要改造自身,这是目标。但我们是生来就被束缚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完全忽略了自身的任务和目标。

  再次躺下来,啤酒妹回归上位,继续吃我的弟弟。我在床上扭转着身子,想去找她的妹妹吃,来69式,但啤酒妹拒绝了。我问为什么,她不回答,只问我舒服吗。我说,舒服。也没有再要求。

  20.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战斗了。

  我说我想要。

  啤酒妹停了下来说,好。等一下。

  然后迅速下床,去电视下面柜子里拿出了润滑剂和套。把套给我说带上吧,然后晃了晃润滑剂说,杀菌止痒,安全卫生。我本想说,那可以不带套了,但想想是第一次,就带上了。

  她摸润滑剂的时候没有完全把内裤脱完,而是翘开了双腿,手从腿下伸来,在阴部抹了抹。我已经整装待发。我问她喜欢什么姿势,她说,你呢,我说,我喜欢在下面。她说,我喜欢在下面。我说,冲突了哦,在下面容易高0潮,对吗。她说,也不是。

  我问她为什么不脱掉内裤,她说,不用了,一样的啊。我就突然感觉不对劲,我装着开玩笑的口气说,难道你是男人啊,怕我看见。啤酒妹说,是啊。

  我啊了一声愣了起来,问,你真的是男人?啤酒妹说,是啊,不喜欢的话,可以不做的。

  我愕然。我吃惊。我不说话。我说不出话。我像个傻比。我绝对像个傻比。我还想再问一句,你真的是男人吗。但再没法开口。

  我说,你怎么可能是男人呢。人妖才是男人。啤酒妹说,我就是人0妖啊。我没再说话,啤酒妹催我,还在不做呢。

  还做不做呢。还做不做呢。

  还做不做他妈的比啊。做这世界上的比。做这世界上的屁眼。做个鸡巴毛。做不做啊。做不做。

  21.

  套已经戴好。腿已经叉开。枪已经磨好。子弹已经上膛。

  做不做,由我来决定。我该怎么选择,A面B面,寻找,思念,飞车,呻吟。脑袋里简单闪过几个镜头后,我决定做。

  身体俯在她的身体上。双手支撑。我说,宝贝,你太漂亮了。她很懂人地喘息了一口,说,做我。我说,你帮忙引导一下。她用手去引导。似乎可以听到润滑剂的声音。进入很顺利。挺紧。

  我开始运动。不自觉地运动。这是和香香的后面完全不同的后面。香香的充满了呵护的温柔。这个带了套,但感觉到的是力量的包围。如果不带套,可能会有陷入的感觉,或者被夹断的担心了。她的叫声很好听,很深入情感。我渐随着她的叫声发展节奏,完全被声音控制了。

  她说,快点,亲爱的,快点,快点,快点啊。我没有立刻开始加速,而是试着左右晃动,旋转这小弟0弟,她立刻受到了刺激,叫声大了起来。她说,做,做,快点,亲爱的,操我,使劲操我。已经有七八分钟了,我开始加速,身体撞击的时候同样非常舒服,她在叫声和节奏配合非常默契。

  也许是她能感觉到我的阴茎充血变化,在要射精的时候,做了高潮般的叫喊。我跟着射了。她还在喘气。我没有立刻出来,她喘气平静后说,谢谢你,宝贝。

  我侧到一边,抚摩着她的乳房,她娇滴滴地看着我,眼神迷离。我说,你真漂亮,真的,巧夺天工。她眨眼放了电,说,嗯哼。手去捏捏我的肌肉,做崇拜喜欢状。我问她,高潮了吗。她说,没有。

  我被浇了一盆冷水。

  22.

  作为男人,向来喜欢问这样的问题。平时我问女人都会含蓄一些,够了吗。大部分女人都会说够了,事实够不够,只有女人自己知道了。

  但这次,问得有些业余。她回答得却太现实。我有些郁闷。她又解释说,其实,对我们人妖来说,肛交是没有性高潮的。有的只是速度啊尺寸啊,那种冲击,激烈摩擦带来的快感。我说,是吗。她说,你已经很棒了。你的尺寸挺大的,速度更是厉害,我刚才很满意。真的。

  我问她,那个东西会硬吗。她赧笑一下很坦然地说,会。我没有追问,她会不会打飞机手淫,也没法问她有没有和阴道女人做过爱。只是晃晃眼神对视了几秒。她说,坏死了。别问人家了。

  抽了根烟,她才起身收拾残局。我又洗了个澡,然后决定离开。她说,你不是没钥匙吗?我说,上班还有开会,有文件在家里。必须得想办法进去。她说,那好吧。事实上,我还不知道去哪里,明天上午根本不用坐班。

  我穿衣服的时候,她一直在拿着遥控器调电视。穿好衣服,从包里拿了一千块,放在桌子上,示意她一下,她咬这手指瞥了一眼,没有说话。那眼神中全是水。

  我说了声再见,她没有反应,就走到床前去说,宝贝,我得走了,拥抱一个。她起身伸出胳膊,表情有些木然。越是如此,我更加坚定得离开了。我已经接受了她这个女人。但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了。

  23.

  她说,她的男朋友都很愿意和她在一起。她有一个男朋友和她一起半年才发现她有阴0茎。她见过一个男朋友的父母,男朋友的父母非常满意,还想着让她生孙子。没有人能看出来她的带男人器官的人。她不打激素,做了个隆胸,穿上女人衣服就开始做女人了。没有人排斥过她,她的生活没有任何眼光。

  她说,她也想做个很简单的女人。平凡主妇。找个老公。但一直没下定决心。不是没有优秀的男人出现,是她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她不知道还要准备些什么,总之,做女人,她觉得自己还不够。

  我又想到了小恋。我对小恋的那种感觉是反感厌恶的,距离拉近后,身体控制不住地排斥。像是磁场不匹配。但对于她,却完全没有。我和她做0爱的感觉将留在记忆深处,很久很久。我给她的拥抱也是完全付出身体的,她的腰肢肌肤我都愿意亲密接触。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同样是人妖,看到小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不可以接受,但还是可以接受她。

  我想这是因为美。她的美。由内而外的美。发自身体最深处的美。人类都是很庸俗的动物,小恋的细节代表了一种丑陋的形式而已。也许他们的愿望是媒体报道的那样,仅仅想做个简单的女人而已,但他们迈出了步子就无法回头了。所以,他们永远无法简单地做个女人,他们自己也失去了目标,这不是他们的错,是这社会的问题。

  但社会要求标准单一,有错吗?个人要求美向往美,有错吗。

  她是个美得让人无法自拔的人0妖。

  一路上一直很恍惚。开锁电话打通了,进家倒头而睡。中午醒来的时候还是意识不清。但小弟弟有着深刻的记忆,昨天干了一个男人,一个人妖,一个女人。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看小弟弟,他还没有睡醒。

  突然听到有人开门,我吓了一跳,香香提前回来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