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70年代人——夫妻性福生活实录(续4)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青蛙找房的时候,我工作较忙,就没有掺和进去,全是他一个人跑来跑去,晚上再给我汇报。这时候是电话汇报,因为我开始拒绝让他到办公室来。拒绝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同事。

  有一个晚上,我正坐在桌旁给月亮写信,青蛙那天值班没有过来。大概九点半的时候,和我一块分来的同事敲门进来,他也住在楼里,那天好像有点喝醉了,也不看我,一开口就是“我找某某”,这个某某是另一个大学生。我很奇怪,“他怎么会来这里?”他也不管,拿眼睛四处瞧,嘴里嘟囔着说,“一起上楼的,他能跑哪儿去啊?”

  我这时脸色开始阴沉,很不高兴地说,“我哪儿知道啊,我又不是他领导。”他倒是识趣,很快撤了出去。他走后,几乎没过4分钟,我就听见楼梯那儿说话的声音,估计就是他们几个。郁闷之余,我想,也许我的事他们知道一些,刻意来看看?不由得庆幸。

  几天没有让青蛙过来,这对于两个热恋中的人,无异于一种生死折磨。这时候,深夜的电话里便噼里啪啦出现火热的词汇。

  我:我也想你,不过周末就可以见面了。

  他:哪儿想我啊?快告诉哥哥。

  我:你真讨厌!

  他:啊呀,你一说它就硬了。你看它和你有心电感应,是想它了吧?

  我:你再说,我可挂了啊。房子找的怎么样?那个800的太贵了,咱们负担不起。

  他:我还找着呢,急死我了,求求你,我明天过去行吗?我明天请假,我受不了了。我们在你宿舍做好不好?它会憋出病来的,你不心疼啊?

  我:你来了我可不管。

  他:你底下湿了吗?

  我:你真是的……湿了。

  第二天,青蛙竟然真地就跑了过来。虽然出乎我意料之外,然而看到BP机里的留言“我就在你们楼里,你宿舍门口。”我心里还是漾出一大片甘蔗般的甜,也没和同事说什么,拿了一份文件假装复印,就上楼了。啊,我忘了说,我的女室友因为工作能力差,被调到下属单位,中午是不会回来吃饭的。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把青蛙安置在屋里。

  几天不见,虽然电话里胆大妄为,见了面,还是有点害羞,我们两个在吃没吃早饭和吃什么上聊了两分钟。尔后,我和他同时不言语了,我看他,他也看我,他抱住了我,说了句,“你可想死我了。”一张嘴就上来了,随后一只手也伸进了我的私处。只动了两下,拿手出来让我看,居然全都是水。他让我舔了舔,自己也舔了舔,他这个舔的动作让我心跳加剧,特别地想要他插进来。没等我说,我的青蛙,他就把我放倒在了床上。

  要知道这是宿舍,宿舍则处于在办公楼里,正是上班时间,我的同事们正在办公,楼道里不时传来说话声,我很紧张,很快就到了高潮。这也是,第一次在我的单身宿舍做爱,一旁有我的书架,身子底下是我大学时就一直在铺的床单,被子,大学几年的东西几乎都在这里。因为有了它们,这一次做爱就像是有了某种特殊的象征意义。想想看,我大学里不曾有过的男朋友,我把他带了回来,它们见证了我的高潮。

  青蛙那天特别地硬,而且始终没有射,可是我必须下去了,一会儿怕同事找不到我。这对青蛙来说,的确有点残忍。我安慰他,让他先待会儿,我一会儿再上来。

  那天我没有上来,有一堆事情等着我。想着楼上抓耳挠腮的青蛙,我心里是有那么点歉疚,他可是专门请假来找我的。那个上午过的,想起来就漫长啊。12点还没到,我就拿着饭盆去食堂打饭,要了两份,后来同事都说那天的红烧肉好吃,可惜我们俩一中午都在忙活自己身上的那块肉,等到饿了不行时,饭盆里的红烧肉已经凉了。

  当天下午,我请假说头疼,和他一起骑车去了香山。

  那天我们去香山,纯粹是去玩的,就是恋人之间那种去看看山看看水的浪漫想法。既然请假了,爱也做过了,就不要继续呆在一个小屋子里了,我们出发吧。

  之前我去过一次香山,就是在大学里。当时班里有一对情侣刚公开不久,可能也不好意思太亲热,只是手拉手爬山,我当时也只是远远地羡慕。这一对恋人后来没有在毕业的七月流火中逃生,分了,可是我,还是为他们珍藏着爬山的那一幕甜蜜镜头。这几年来也一直在想,我有了男朋友,也要让他带我爬山。

  那天我们是骑车去的,他骑一段,我骑一段,一路还幻想着爬山,幻想那种“畅快的累”,结果刚过颐和园没多长时间,我们在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拐向了一跳错误的路。由此一错再错,终于离香山越来越远。后来经路人指点,我们再次拐向正确的路线,此时已是午后四点了,本来就阴天,雾气蒙蒙的,加之迷路,把我们折腾得没剩多少力气,后来开始掉雨点,倒也不大,一阵一阵下的。我们决定打道回府。

  我们有时骑车,有时推着前行。路上人少,好半天才来一辆车。他突然来了兴致,说,“反正也去不了香山了,雨也不大,不如就在路上慢慢骑车玩吧。”他指的玩,当然只有一种意思。他弓着身子骑车,我手伸进去帮他套弄。一听他说,“对面来人了”,我马上把手缩回来。

  因为中午射过,所以只是纯舒服,也纯粹是一种恋人游戏,只是没想到很快给他拨拉硬了,他下车,让我看他裤子前面的一个大鼓包,威胁说“我可要把你拖到路边地里去了,我是认真的。”凭年轻人的热情,我知道他会这样的,我可是怕被人看见,只好许诺一会儿为他套弄500下,并且,晚上留他过夜。

  现在想起来,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是属牛的,也不是属虎的,更不是属兔的,我们是属“性”的。不管什么事,不管多么正经,都会在中间拐一个小弯,殊途同归到性上,所以,我服了性了,它真可谓海纳百川啊。

  晚饭是在我单位附近吃的,那时我挣钱比他多,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常去肯德基,可是和他在一起,我必须为他省钱,唉,现在是后悔了,当时真该让他请我吃点好的,也真该索取一些小礼物。

  当时我们去得最多的是一家小小的拉面馆。4块钱一大碗,3块钱一小碗,拉面馆的老板娘都认识我们了,一间我们来,就会主动跑过来聊几句。那天可能是太累了,他一连吃了两大碗,老板娘还特意给我们泡了一壶绿茶。就是在喝茶的时候,朋友给他的BP机留言,说帮他物色到了一个很便宜的房子,一个月只用450块钱。

  终于终于,我们终于要有房子了。以前,人家说天大地大,现在我们说,房子最大。有了房子,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四面墙,可是足够了,你可以做你在天地间不敢做的任何事了。

  有了房,第一件事似乎就是上床了,其实不然。虽然当时急吼吼的,真有了房子,性就被排到后面。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房子啊,我是小女人他是小男人,我们必须好好装扮一下我们的房子。呵呵,什么是幸福,当时房子就是一个大大的幸福源,我们眼里看哪儿都是幸福的。

  我们第一件事是为房子做清洁,然后去超市买锅碗瓢盆,那时候真是甜蜜啊,买小盆小碗小杯子,都是一对一对的,看花色看图案,看好了就装进购物筐里。走几步,又看到别的,就再拿出自己的小杯子比对,看看我们拿的是不是最好的。记得买两只小碗的时候,我们把人家货架上的碗全都拿出来细看,那个架势招来了理货员,她很有礼貌地问我们,“你们买多少啊?”我看着地上两大摞碗,很小声很小声地回答,“两个。”

  出了超市往家走,突然又想起,“哎呀,忘了买小米了。”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傻笑。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真太好了,要是搁现在,我还不嘴角一搭拉,冲他嚷起来,“你什么记性啊你?”是,我现在不是当年那个好脾气只知道傻笑的小女孩了。我希望,以后我能往好里改。

  我们租的房子在宣武门的一个小胡同里,是一个种有两颗石榴树的小院,包括我们共有5户人家。其他4户人家,有两户是老年人,一户是个单亲妈妈,还有一户是年轻人。这些人都还可以,最起码面相上看起来都不刁蛮,见了面总是友好地打个招呼。第一次租房遇到和善的邻居,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都和我一样,就是别人的东西坚决不碰,大的方面,当然是丈夫啊家庭啊什么的,人家的东西我看都不看一眼。小的方面,那就是生活用品,尤其是一些比较敏感的用品,比如,床。这也算是一种洁癖吧。

  最开始,我打算买一张双人床,我们的双人床。可是,房东说他的新居没有空地,他的木床必须留在这个老房子里,无奈,我们只好用他家的床。青蛙安慰我说,“没事,以后咱买了新房,再买你想要的双人床,那时候家里什么东西都是全新的。”

  入住第一天,青蛙把两间房都打扫完了,我还在为那张双人床做清洁。我把整张床,床栏杆、床板,连床脚在内,我都用84消毒,才踏踏实实铺上自己的被褥。

  窗帘是翠绿色的,有小小的横格,我很喜欢,这是我和青蛙的第一个窗帘,它像是一个卫士,每日负责保卫我们的隐私,现在它早已光荣退休。以后等有了小孩,给小孩做尿布。

  当然,到了晚上,做爱这个话题就出来了。

  现在先写到这里,我要下楼买点菜,回来给自己做午饭吃。

  那一晚,怎么说呢,我们都有很大的期待。

  他的期待是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问,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看他的眼神,像挂着热烈的小太阳,至于他具体怎么想我就不清楚了。我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想让我满意。其实,他不仅那个时候,就是现在也是,一切以我的快乐为快乐。这个男人,他真地很爱很爱我。而当时,我最大的期待就是:让他吻我的全身。

  大学时流行过一本书,周励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当时我们学校的很多女生在准备托福,她们,包括我在内,人手一册《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并捧若圣经。除了作者异国他乡的奋斗,她和外国老公做爱的那一段描写,也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那个男人,吻遍了她的全身。

  后来在一些小说里,我也陆续看到女人幸福地回忆,说男人将自己全身吻遍的时候,自己是如何颤抖如何高潮,有的还居然说,“我的宝贝女儿,就是在那一天怀上的。”我,作为一个有欲望的年轻女子,自然非常羡慕。而今有了自己的房子,我想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我要让他吻遍我的全身。

  那天晚上,他在外间屋擦洗了一下身体,然后推门进来。他的第一句话是,“门窗都锁好了。”随后笑笑地过来,歪躺到我一边。做了很多次了,这方面似乎都很熟练了,只不过这次我要他吻我。

  是亲吻呵,先是我的嘴唇,然后是眼睛,耳朵。一个男人能温柔到什么地步?其实看他的亲吻就可以了。他亲了我的眼睛,不仅仅是眼皮,还有眼睫毛,那种轻柔的触感,让我的心里好像飞起了一片羽毛,痒痒的飘飘的。而随后开始亲吻的耳垂,更是让我激动起来。这样反复几次,我的私处开始有反应。他却坚持不碰那里。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这是我们性史上一个突破,起码对我而言,它像我的眼睛一样重要。它让我快乐,很快乐。

  他顺着脖子亲到了我乳房,随后,他叼起我的乳头慢慢吸吮的时候,我突然吸了口两凉气,周身涌起特别刺激的感觉,还另有一种酸麻从私处强烈地荡漾开来。他一边叼着乳头一边抬头望着我,同时把手伸进了我的私处。只不过两三下,我就高潮了。

  是的,乳头是我的敏感源。从那时到现在,只要他吸吮我的乳头,同时用手揉搓我的私处,不用多长时间,我就会非常快速地达到高潮。当然了,吻遍全身的过程就这样被打断了。但是也不遗憾,我知道我身上居然藏着这么一个敏感的部位。

  我高潮时,他的手还在我阴道里,他想撤,我不让他拿出来,因为他出来后我感觉会很空虚。他说他能感觉出我的阴道在痉挛,一下又一下,于是这个臭男人,嘴里帮我数着,眼睛注视着我不自觉露出的癫狂姿态。

  怎么说呢,女人的高潮,其实本人美得受不了了,外人看起来却一点都不美,岂止是不美,简直是丑到极致。身子整个弓起来,扭向一边,再往上弓,再扭向另一边,总之,有点像是上了岸离了水的鱼。

  此时,他倒没什么感觉,他当然没感觉,又不是他高潮。不过他很配合,一下下为我的痉挛记数,有的痉挛他没感觉出来,我也会虚弱地、有气无力地提醒他一句,“6下……8下……”。当他右手试图再次揉搓时,我把他的手拨拉开了。这是什么时候啊?不能碰,不能摸,不能抱,不能说太多的话,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挣扎,对了,说挣扎这个词比较合适。不能受一丝一毫干扰的挣扎,其实是特别纯美的性高潮。

  说到高潮,我打断一下。做爱到高潮,男人女人的表情都是什么样子啊?不一定都像是我这样吧?有的会哭吗?听说有人会流泪。我真地很好奇,也想知道。不过这么私密的事,这辈子我只能知道我们俩人的了。

  我见过他的高潮,脸部看起来像是扭曲了,眼睛眉毛鼻子全皱到一起,嘴半张着,整个像个无助的、哭丧着脸的小老头,嘴里还“哎呀……荷……荷”地喘着气。说实话,每次看到他这样,我都想笑,可又不忍心打断人家天堂般的享受。于是,好容易等他瘫软到我身上,我马上抱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我曾经向他描述过他的表情。在床上,当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我说,“你想知道你高潮时候什么样吗?”于是我就坐在他身上,为他表演那个难忘的瞬间。他怀疑地看着我说,“不会吧?我真是那样吗?”我说是啊,真是那样,然后应他的请求,又为他表演了一次。演完,怕他不信,又下床拿镜子过来,让他对着镜子重复自己的那一瞬间。这个事情能有多开心?反正是那一天,我们两个人呵呵地对着傻笑,直到笑到岔气,肚子疼疼的。

  为了报复,他也将历史重现,表演起我的那一幕,这个就不说了。男人扮演起女人来,像个孩子一样可爱。不过,他表演的我,让我郁闷,高潮时的我怎么看起来那么弱智啊。

  有朋友说口交的问题,我也顺便,说说我们的口交吧。

  第一次口交,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脑子里搜索半天也想不起来。不过有一点倒是没有疑问,那就是,肯定是我为他口交。我当时傻啊,什么也不懂,他又知道好多新鲜名词,我不自觉就把他奉若神明了。他说什么,我都照做,想起来当初真是他赚了,我那么听话,从来不会拒绝他的性爱新创意,这样的女孩去哪里找啊。呵呵,自我夸奖一下。

  他为我口交,好像还是我住办公室的时候,他提出69式,我就有样学样,当他开始用嘴舔我的私处时,我也乖乖地,把他的阴茎放进我的口腔里。因为是互动的,不容易掌握,那边我的私处一舒服,这边他的阴茎就容易从我嘴里掉出来,来回了几次,我们才步入正轨。说起来,那种情景有点像两个小孩偷吃蜜糖,不是不刺激。当时我就想,男人和女人原来可以如此龌龊啊。我在这里用这个龌龊,不是贬义词,因为它太见不得人了,当然也就更兴奋了。

  我的性欲比较强,稍稍一受到刺激,私处就会流很多很多的水。用青蛙的话说,就是“又开始发大水了”。那次69式,青蛙说了一句,“都成河了,让哥哥来堵住它”,说完掉头就爬过来,坐到了我身上。因为水多,阴茎刚插进去的时候,是那种咕唧咕唧的声音,写到这里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在自己洪水泛滥的时候,看心爱的男人在自己身上奋力抗洪,是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天下太平,永世修好。

  现在,我们偶尔也会口交,可是,怎么说呢,口交毕竟不同于阴道抽插,虽然也舒服却不过瘾,我们俩都达不到高潮,所以总是把口交当作一种游戏,也就是性爱的前戏。

  他这个人爱干净,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夏天时饭后还会洗一次。而且他皮肤不好,夏天怕出痱子,所以总是擦很多的痱子粉,那时候,他很好闻的,就像是一个娇柔细腻的婴儿宝宝。当然了,这时候我往往很喜欢腻着他,看电视的时候,有时我坐在他怀里,有时脑袋躺在他的大腿上。

  有过性生活的人都知道,这种情景之下,很容易触发某个机关。也不知道谁的手先开始的,就打闹到了一起,我这时候喜欢先逗逗他,把他的小鸡鸡含在嘴里,嘴上认真的吸吮,手上也忙活,为他做螺旋状套弄,就是拧瓶盖那样,呵呵,这还是我从网上看到的。看他在那里舒服地大口吸气的时候,我就转头过来继续看我的电视,他哼哼吱吱求我,我又继续。这样几次之后,他就会特别主动地说,“我也给你舔舔吧。”有时候干脆一句话不说,直接就把脑袋钻在我的两腿之间,为我舔起来。

  那时候,对于女人是什么感觉呀?

  看一个男人的脑袋钻在的两腿之间,又舔又吸的,觉得自己备受宠爱,很尊贵,也很受重视,纯粹的享受。还有,一丝丝乱伦的刺激感,和他吸吮我乳头时的样子差不多。不过这种口交,我从来没有达到过高潮,只是底下很湿很湿罢了。

  我那里成了河,找必须对两人来说更为过瘾的方式,我要他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这时候这家伙开始假装不知道,依旧在我那里孜孜耕耘。我只好求他,嘴上顺便也开始胡言乱语,“求求你,快点进来,我不行了”。阴道性交,因为拥有速度和力度,给我很畅快的感觉。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