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70年代人——夫妻性福生活实录(续2)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说一说第一次见面吧。

  我和青蛙,在信来信往几个月后,两个人都生出强烈的愿望,就是必须要见面了。这就是一个转折吧,从此人生掀开另一页。不过,当时我没有提升到那个高度,我只是想知道他长什么样,他的声音我听过,对于男人来说,干脆中有点小小的缠绵,用文学一点的笔调说就是磁性,是男声中比较迷人的那种。我听着感觉很性感。

  基于二十几年的生活常识,我想,有着这种声音的人,应该长相上也不太差劲吧。

  我们约在龙潭湖公园见面。为什么在这里见面?是他的主意,他说他那里清净,平常都是遛弯的老头老太太。

  那天的见面,怎么说好呢,开始就像是笔友见面。他内向,我也不爱说话,在第一次见面的第一个钟头,两人的羞涩和内向全都发挥到极致。看着安静的他,我心里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信里在电话里,我们都能说,所以能说的我们都说给了对方。如今,我和他就坐在草坪上,面对面,致命的熟悉,可是千言万语却只是会做尴尬的微笑。天哪。

  青蛙的长相还可以,仪表堂堂的男性,只是表情有点不太自信,眼神也不敢和我的相遇,我一看他他就扭过头去,他连微笑时嘴角都是羞涩的。后来有时候我们躺在床上,看着在我身上腾挪跌宕的他,我会逗他说,当初你多么害羞啊,现在这是怎么了?成了小流氓了。他就很淫很淫地笑,嘴里说一些粗俗的笑话,并且让我摆出特别淫荡的姿势,一边挺一边说,“那天在龙潭湖,我真后悔没有在草坪上把你干了。”

  那句老话是对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呢。我和他,是彼此的性爱老师。

  从我和青蛙见面,到身体接触,大概有一个月时间。这个速度可能有点快,当然我指的是对正常人而言。首先得明确,我们不是偷情,也不是随随便便尝试什么性爱游戏的新鲜一族,我和青蛙,其实就是一对谈恋爱的普通男女。我们眼里有对方,因为爱,我们想和对方身体接触,也是因为爱。

  有了青蛙,我夜里自慰的对象,不再是虚无飘渺的抓不着,而改成了青蛙。当时,他每个周末都过来,我们见面,聊天,然后天黑他就离开,到了夜里,我躺在床上想他,并且和想象中的他做爱,那时我是一个“湿女”。再次到白天,我又是一个羞涩的淑女,我们谈梦想谈未来,就是不谈性。

  可是上帝都知道,那个时候,男人和女人那么小心翼翼并且绕来绕去,其实到最后,都朝着一个目的前进:床。

  上床之前,是不是得有个欲说还休的过程?其他相处中的情侣,基本都是这样吧?比如,走路时身体不经意的碰触,头发被风吹起来擦过他的脸,再比如,突然之间他拉起我的手,然后脉脉含情地对视,我跑开。过些日子,拉手成为经常性动作,于是开始亲吻,初吻啊,当然要拿腔拿调一点,还要有一个好的环境,以利于日后的美丽回忆。

  吻过之后,男人的手就会大胆一些,开始试探性抚摸,先是乳房,估计这个时间有一两个星期,矜持的女人还会把这个期限拉长。再往下,我就不用说了吧,男人是探险家,再怎么曲径通幽,他也知道黄龙府在哪里,哪里有他要的忘情水。

  其实,当男人的嘴碰上女人的唇,那么下面的接触也就不远了。

  这个勾引的过程,是谈情,更是恋爱,如果拖得时间长一点就好了,以后满是回忆。可惜,对于我和青蛙,以上这个拉拉杂杂缠绵悱恻的过程,只浓缩成了五分钟。五分钟,或者更少,三分钟,两分钟,我们就从拉手过渡到了上床。

  现在我们说起什么恋爱时的光景,都觉得太少了,一下子就进入一个“你是我的人”的阶段。虽然没有浪费一点青春,当时的气氛也很火爆,可现在也觉得有点后悔,那些手牵手的恋爱男女的浪漫,我竟然从来没有过。

  我记得那一天。

  那一天,青蛙在和我看VCD,他那时候得知我喜欢外国电影,就买了好多盗版盘。一到我的办公室里,就用我的电脑放开来。开始我不懂怎么放,他就蹲在我一旁帮我。我记得很清楚,是蹲着而不是坐在椅子上,他后来说,他蹲着调试机器,我坐着,在办公桌和电脑桌之间的窄小空间里,这样他就能不时蹭着我的胳膊。

  哎呀,现在想起我家青蛙,真地很可爱啊。

  不过,说实话,在那个窄小的空间,听他近似耳语的说话,还有近在咫尺的呼吸,我也很紧张。小小的心思里,不是蹦出一个想法“要不就拥抱一下吧”,想归想,我们还是规规矩矩地说话,规规矩矩地走路,但是我也知道,那个日子是不远了。内心,很甜蜜。

  越是窄小的空间,就越能体会异性的吸引。所以婚后,我一直注意,尽量避免和异性单独呆在车里,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

  那天,好像是放的黑泽明的片子,有一个场景,月光下,几个孩子坐在秋千下,那个月夜仿佛魔力般吸引了我们,这个镜头太美了,以至于片子放完,我们两个还在谈论剧情,剧情是有关亲情的。很快,他说起他逝去的亲人,是他的母亲。他那年14岁,在考高中的前夕母亲病逝,是癌症,只病了一个月人就不行了。那一个月,家人都瞒着他,直到母亲走了,才不得已通知他。

  接着,发生了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他流泪了。

  我很吃惊,第一次看见男人哭,而且还是我所喜欢的男孩。我很是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伤心落泪的男孩。这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他坐在我同事的椅子上,就在我对面,哭。

  好一会儿,我发现我安慰的语言特别苍白无力,于是我站了起来,走过起拍拍他的肩膀,轻轻地搂住了他。我对天发誓,当时我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孩子,我走过去是去安慰他的,没想到后来会那样子。

  很快他就不哭了,安静下来,这时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的姿势,我们是在拥抱啊,尽管他坐着我站着。他马上站了起来,反抱住我。这下就像点着了晒得干干的稻草,呼啦一下,我们的情绪就上来了。

  他找我的嘴唇,亲我,同志们,这可是我的初吻啊,可惜当时还没等我好好回味一番,我就被紧紧拽入了下一个程序。这个我喜欢的儒雅的男孩,身上就像点着了汽油,还没有抚摸呢,右手就探入我的身后,打算解开我的胸衣扣子。我的头脑很混乱,不过混乱当中,我还是没忘了抽身出来,去关灯,并且拉上窗帘。

  接下来,我们两个人,真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小兽,急切地,慌乱地,要把对方当成自己渴望已久的奶头。

  拥抱了一会儿,哎呀,哪里是拥抱啊,简直就像是无休止的侵略。他没有打开我的胸衣,我只好帮他解开。这样,他的手就肆无忌惮地跑到我的前胸和后背。当然,亲也好,拥抱也好,我们都不得要领,因为青涩,而显得生硬。后来他突然附耳说,我想和你躺一会儿,就一会儿。我当即拒绝,那么快发展,我也没想到。

  可是他又保证,就只是躺一会儿,我什么也不做。

  他半搂半抱地拖着我,往单人床上去,我往回拽,反复几次,我还是随他去了。后来他说,因为早就爱上你,打算和你结婚才做爱的。而我的思想就没他那么纯了,我只是想,“反正我早晚要做爱,而且我想做爱,他又是我喜欢的人,那就做吧。即便以后不会和他结婚,也算爱过一场。”(真不好意思,当时就那么想的。)

  我没有想到,不过其实也应该可以想象,两个内向的人,一旦走进情欲的大门,该是如何地疯狂。对别人无法袒露的,在这个时候全都敞开了。对别人不能做的,也全都可以做了。那个晚上,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放虎归山。

  肚子饿了,我先去做饭,然后打算饭后午睡,起来再看一会儿电视。看了一下字数,刚才写得不少了。祝大家午安。我会继续的。

  到了那张钢丝床上,一切都由不得我了。不过他还是很好,先是一起平躺着,我在里面他在外边。顶多,也就是那种男孩女孩的上半身纠缠,用嘴,用手,用胳膊。这一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能够记起的东西不多。我想原因可能有几个,一是我们当时太慌乱了,二是我们缠绵的时间很短,也许就几分钟吧。第三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后面的步骤太刺激,于是就把前面那一块记忆给淹没了。总之,我记得的是,我和他发了情。

  他后来回忆说,当时他是只想“躺一躺”的,然而因为我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知道自己可以大有作为。我的那一句话是,“要不要我帮你?”

  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因为他当时嘴里老是发出“哎呀”还有“嗯嗯”的声音,让我感觉好像他受不了了,我没有看过黄书,不过通过文学小说里关于性的只言片语,知道男人这时候会很难受。于是我说出了改变我一生的那句话,“要我帮你吗?”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那么难受,我也许可以用手帮你解决。而在他听来,却是另一个意思,意思是他可以开始了。他马上像是得了中了剧毒的人拿到了解药,嗖地一下子就把内裤脱了,然后把我的手放到他的阴茎上。

  第一次看见成年男人的阴茎,我吓了一跳,嘴里也“呀”一声叫了出来。那么大,那么粗,而且,简直就像个小动物,人的身体里长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动物是什么感觉?

  老公的阴茎其实很好看(这个以后再细说),可是当时,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看来,那个小东西那么丑,而且,“是活的!”

  心里又是惊吓又是刺激,不过他没容我多想,就趴到了我身上。他倒是没有插进去,可能也没想插进去,就是让我“攥着它”,没几下就射了。当时我哪里知道是射精啊,我心想,怎么还有这些东西啊,湿乎乎的,倒也不反感,我平静的接受了。

  后来他怎么处理的,是不是清洗了,我没有这块记忆了。我清楚的是,他好像很快又勃起了,然后他把我的两腿分开,把阴茎往我的私处插进去。这个,大家也都有体会吧,就像是很多男人初次做爱的那样,他怎么也插不进去,要不往阴蒂那里钻,要么在阴道口徘徊。那个活蹦乱跳的小东西,像是和我的小妹妹捉迷藏。我也努力的,想把它放进我的洞里去,再说我比他清楚自己的器官,知道该插进哪里去,可是很奇怪,我的私处,就像是关着门似的,进不去。

  好像折腾到后半夜,就睡了。他射了几次?我不记得了。我记得的是我第二天醒来的恐慌。那晚做爱,其实没有真正插入,可我害怕呵,我觉得自己会怀孕。他给我解释半天我也不信,我就觉得,也许他的体液会飞溅到我的阴道里去,或者精液会渗透到我的肚子里面去。我当时真是一个无知的丫头。

  他知道有一种事后避孕药,他是从报纸杂志上知道的。于是起床后,他就带我去药店,买了毓婷出来。我不好意思,他进去买,我在外面推着自行车等。他出来时,有阳光照在他身上,我觉得自己很幸福,这个高高大大的男孩,是我最亲密的人了。

  我得承认,和男人睡觉的感觉真地非同一般。原先,生命是你一个人的,而今有个人钻了进来,和你分享生命最隐私的东西,你说,这是什么?不是甜蜜可以形容的,我用“海阔天空”来说合适一些。

  吃药后,心里有了底,我不再恐慌,也有心情出去买零食了。他骑着我的自行车,带着我去附近超市购物。哎呀,真是很甜蜜啊。前一天,我和他还连手都没有牵过,今天就已经是是自己人了。记得在超市的电梯上,我们并排站在上面,手牵手,互相看着,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男人这方面也是如此吧,他至今也记得超市电梯上的那个镜头。

  “这个人,已经是我的人了。”这种亲密感觉,是做过爱才有的。身体和身体彼此认识后,爱情才能到达一个境界。从超市出来后,我记得,在超市前面的空地上,我可以直接面对他,盯着他的脸看,而不再回避眼神的交流。有一个镜头,我也忘不了,就是他的眼睛里有点眼屎,我特别特别自然地,抬手就帮他擦掉了。

  做爱之后,他成了我的男人,我成了,他的女人。

  前面说了那么多,其实真正算不上做爱,顶多就是两个私密器官打了个招呼,行了一个见面礼。

  真正的初夜是第二天晚上,他没有走,经过前一晚的摸索,再有了毓婷,我们骨子里多了仗势,就想真正做一下。

  中央二台有一个节目,叫做超市大赢家,在限定时间内抢购商品,越贵约好,越多越好,抢到购物车里就成了你的。所以每个参加节目的人,都抢得热血沸腾抢得晕头转脑。今天这一期是几个外国小朋友,看着他们在廉价的口香糖上浪费时间,我那个急呀,好容易赶上了,还不狠命拿!

  对,当时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好容易遇上一个男人(女人),好容易破戒,还不干得大胆一些,彻底一些。6年前的那一夜,我们就像是拼命三郎,想一夜出师,想一夜成为个中高手。那个时候啊,什么都扔到了一边,性的味道充斥了我俩的每个神经,真是要做性爱大赢家了。

  先是分别到男女厕所冲洗了一下,就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单人床和整个办公室是用布帘子和办公柜隔开的,他先撩开帘子进去,当时我还有点害羞,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想了想,就想起了一件事。我喊他出来,自己进去拿一个鹅黄色毛巾被铺在床上。我的意思是,初夜会流血,我怕弄脏了床单让同事们看到。

  他不明白我的心思,还以为我制造温馨的小情调。可惜事后一看,居然没有出血。我很纳闷,当然也感觉很没面子,怎么可以没有血呢?我这是第一次呀。

  他倒是很善解人意,告诉我说,“有的人出血,有的人不出。”他还告诉我,就在前一天晚上,我们在床上折腾的时候,他用手电研究过我的私处,“我看见了你的处女膜,是月牙形的。”

  经历一个女人,男人也就会成了妇科专家。他,比我还清楚阴道的构造。

  那一夜还算顺利,没有几下,他的阴茎就插进了我的阴道。用什么词形容呢,这就是真正的交媾了。我的父母,我的邻居,我的同事,男人和女人,原来就是这样的。

  我知道会疼,但怎么个疼法我不清楚。也做好了准备,这方面我很坦然,反映在我们以后的性生活里,很多姿势我都会接受。事实是,很疼,感觉自己的肉被生生撕扯了一下,是那种辣辣的“生疼”。

  他体贴,特别特别轻柔地抽插,不时问我,“这样舒服点了吗?”为了这个,我至今感谢他。我的初夜,因为他而美好了许多。

  因为害羞,我们都没有大呼小叫,那时更不懂叫床,只是呼哧带喘地折腾。当初的疼痛过后,我很快就进入一种新状态,阴道流了很多水,整个人很兴奋,但这种兴奋女人和男人不同。对于男人,生理上的兴奋占很大比例,对于女人,初次性交,阴道本身并不是黄书写的那样“痒”,兴奋更多源于精神上,“我的身上,趴着一个男人,他在操我,在和我做天底下最隐私的事。”

  那一夜,我们从天黑一直做到凌晨四点。只睡了两个钟头,他就爬起来,脸都没洗就走了。

  第二天上班,我记得那种感觉,两腿有点酸,走路有点向外撇,而且阴道里好像还塞着东西似的。可能是昨晚一直在做,他的阴茎一直在插入状态,以至于他人离开了,阴道还忘不了。

  走在熟悉的办公室,看着来上班的同事们,我心里有一种特别骄傲的感觉,可能有点粗俗,可粗俗才能准确表达我当时的幸福,“我也被男人操了,别人有的,我也经历了,我不再是头脑简单、傻乎乎的那个女孩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