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借你一双慧眼 识破网络情感骗局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现如今,没有网络不能到达的地方,没有网络不能容纳的事物。它给予我们的阳光是明媚的、灿烂的,然而带来的黑暗却是冰冷的、荒芜的,甚至是可耻和肮脏的。据统计,我国现有网民8700万人,与其一同飙升的,是每年正以30%递增的网络犯罪案件。当你轻点鼠标,在这座不设防的城市里谈天说地、尽情游戏的时候,也许正有个网络骗子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透过显示器,窥视你的出现,并在你身旁挖设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拨号上网陷入国际长途骗局的,网上投资购物血本无归的,网上“消费陷阱”无处不在;网上谈情网下被抢被劫的,被骗钱骗色的,网上“玫瑰陷阱”五花八门……上网,似乎就走在了陷阱边缘。

  以下是2005年黑龙江警方最新公布的几起利用网络行骗的典型案例,与上面的常见招数和手段相比,它们更高明,更复杂,也具有更大的破坏性。透过这几起案例,记者惊奇地发现,犯罪分子有恃无恐、屡试不爽的原因竟然是他们瞄准了人们的情感世界,并不无例外地击中了人们的“情感软肋”……

  “爱心陷阱”———轻信网上“求助”,13岁女孩遭绑架

  13岁的小文是大庆市某中学学生,不久前,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求助的女孩。

  “我很小就失去了父母,一直寄住在舅舅家,可舅妈经常不给我吃饭,遇到不顺心的事还打我。有一次,我的鼻子被舅妈打完后流血不止,在医院被确诊是白血病。如今,舅舅、舅妈弃我而去,我只好来大庆打工,病情恶化后住进医院。因为没有钱,我只好向所有好心人求助……”一个如同邻家姐姐的凄惨身世和不幸遭遇,深深地震撼了小文。

  l月l5日,这个纯真善良的小女孩偷偷从父亲工资卡中取出400元钱,给母亲留了张字条后,就直奔求助女孩提到的那家医院,见到了女孩后,当晚小文留在医院照顾起这个素昧平生的“不幸”姐姐。第二天,小文的妈妈到医院找到小文,让她跟自己回家。然而,就在小文的妈妈对女儿的做法稍做嗔怪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4个年轻的男人闯进病房,他们推开小文妈妈,拽着小文就往外跑。小文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待她缓过神儿出去追女儿时,那几个人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1月19日晚,正在家人为小文担心而夜不能寐的时候,小文被4个男子用刀架着的脖子回家了。为了不让小文受到伤害,家人谁都没有反抗。任由歹徒将他们绑

  起来,抢走家里的现金、手提电脑、手机,然后挟持小文逃走。

  1月31日,警方在牡丹江将这伙绑匪抓获。然而,让警方始料不及的是,那个受到小文资助的“白血病”女孩,得的根本不是白血病,而是性病,她也不是打工妹,而是外县来大庆的卖淫女,并且,这起案件中,她竟然是主要的元凶,是她通过网络骗得了小文的信任和同情,也恰恰是她,在暗中实施了通风报信的罪恶行为。

  一起罕见的网络犯罪以绑匪们身陷囹圄而告终,而对于天性善良的小文而言,因奉献爱心而遭遇的这场噩梦将永远挥之不去,这种“爱人反害己”的巨大心理落差,岂能是一个13岁的小女孩所有承受的?在未来的人生路上,这可怕的阴影会产生怎样的后遗症,是否会酿就心灵的扭曲?这样的假设,我们不愿想象更不愿提及……

  警方提示:近一段时期,网上骗子将目光越来越多地瞄准了未成年人。与其他网络陷阱相比,“求助陷阱”以其巨大的隐蔽性对于纯真少年极具杀伤力。孩子们不谙世事,人性中的善良更容易被求助者的谎言所打动,很难辨识屏幕背后那一行行鳄鱼的眼泪。为此,除了学校要加强对学生的自身安全防范教育外,家长们应更注意孩子在网上与陌生人接触的情况。孩子的爱心初衷毋庸置疑,值得大力提倡,但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必须有家长和老师的陪同和参与,否则,一旦遭遇陷阱,孩子的身心都将受到巨大的伤害。“交友陷阱”———网上无业骗子,趟过女人河

  2月17日,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将专门勾引、麻倒、抢劫女网友的鞠海抓获。近两年的时间内,鞠海专门在网上勾引款姐富婆,伺机麻醉抢劫,涉案金额约14万余元。据警方介绍,今年32岁的鞠海,勾引女网友自有一套。他目标锁定40岁左右、有钱又空虚、婚姻处在最危险阶段的女人。他“拿住”这些网上款姐全靠“忽悠”,并且手段非常高明———

为了显示自己有个性,鞠海一般不主动找女网友聊,聊几句就走,给人留下不同寻常、清高的印象;他娴熟地掌握约会见面的时机,一般在两个月左右,吊足“胃口”后才见面;他频繁更换QQ号,每个款姐专门使用一张手机卡联系;他谎称自己开公司做大买卖,还自制了某公司经理的胸牌;见面时,他总拎着一个精致的皮箱,里面放着成沓的银行用来训练的点钞纸,适时在网友面前晃一下,以示自己有钱。最后鞠海还会告诉对方,自己已离婚,为了7岁的女儿,他不想再婚,怕再娶的人对女儿不好,这让女网友觉得他负责又可靠。待时机成熟,鞠海就把她们“忽悠”出来见面,再伺机下药进行抢劫……

  警方提示:目前,网上“大忽悠”很多,在聊天室里比比皆是,其中更不乏一些披着人皮的“网狼”,他们或口若悬河,或夸夸其谈,专挑好听的话迷惑、挑逗女网友以企图财色兼收。所以,女性不要轻易与异性网友见面;网络陷阱常常铺有美丽的玫瑰,越是有诱惑力,越应该谨慎;如与网友会面,应该选择在人比较多的公共场所。“网恋陷阱”———女网友“变脸”,19岁大学生发狂

  在哈市某大学上大一的19岁男孩小张,在一次失败的“网恋”之后,变得情绪暴躁、经常发怒,甚至还殴打父母。今年2月,其父亲不得不将他送到心理诊所接受心理康复治疗。原来,小张发现自己在网上痴心爱着的女友,竟是一个30多岁、离过婚、长得极丑的女人,因此精神受到刺激。

  据小张的父亲讲,一年前,小张在网上认识了“寂寞甜心”,他的生活因此发生了改变。网上的“寂寞甜心”,是一个18岁的女孩,家住天津,正在上高中。自己因和父母无法沟通,所以经常上网宣泄心中不满。渐渐的,两人发展成为“恋人”关系。这段时间,小张别提多开心。可好景不长,当已经爱得如痴如狂的小张提出要到天津与“寂寞甜心”见面时,对方却突然消失了。为此,小张整天精神恍惚,茶饭不思。小张的父亲看了又心疼又着急,最后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儿子寻找这个“寂寞甜心”。他们通过电话号码、IP地址,追查到“寂寞甜心”在天津的家。当小张见到了现实中的“寂寞甜心”原来是一个30多岁,刚刚离婚的丑女时,他惊呆了。“寂寞甜心”只因空虚寂寞才上网解闷,以打发时间,后来看小张真把他当小女生追时,觉得挺好玩,才主动跟他“网恋”的。看着被诊断为轻微精神分裂的儿子,小张的父亲想告“寂寞甜心”,但又苦于没有法律依据,有苦难言。

 心理专家提示———至少半数以上的男女并不相信网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网恋之中。原因很简单,网恋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但总能给人们带来某种形式的快感和满足感。然而,当网恋催生了如此之多的社会问题、心理问题的时候,在期待浪漫爱情的同时,每个人都不要忘记擦亮自己的眼睛,谨慎对待网络情感,在寻找真爱的路上,要提防陷阱。“乞讨陷阱”———泪洒键盘,轻点鼠标中“招”

  “我家在农村,开学时把6000元学费丢了……”“我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刚读初二,我就得了乳腺癌,没钱治病……”如今在互联网上,经常会出现诸如此类的帖子,如果把网络比喻成一个繁华的街头,你会发现这里常常会突如其来地伸过一双手,后面还往往留下银行账户号码。他们有多少是真正需要帮助的,我们很难确定,但有些事却不难让大家看破网上乞讨的骗局。

  前不久,在某公司就职的童先生收到一封邮件“尊敬的网友:您好,我是待业人员,父母早逝没留下什么,近一个月我没找到工作已经快没饭吃了。请帮助我,给我10元钱吃饭……我可以向您发誓———我以上所说都是真话,如果是假话,让我不得好死,出门就被汽车撞死!”

  看对方写得惨兮兮的,午休时,童先生按照网上留下的账号存入了100元钱。然后,他又按照其提供的邮箱地址回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愿意帮助他渡过难关,然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和办公室电话,希望对方看到后回电话。可是,直到下午下班,童先生都没有收到电邮和电话。后来他通过查询发现钱已被取走了,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无独有偶,哈市的李小姐也有同样的遭遇。她收到的邮件内容竟然和童先生一模一样,只是收钱人的名字变了。李小姐在信件留言中要求对方自己过来拿钱,对方当即在回复信件中表示拒绝。

  警方提示:由于“网络乞讨”数额较小,即使动机不良也不能构成诈骗罪。从民事角度来看,由于网络本身的隐蔽性,相关的证据无法保存和收集,不仅骗取钱财的事实无法查清,甚至连当事人的身份都可能无法辨明,即使存在诈骗也难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像“网络乞讨”这种“自予”性质(即自愿向别人提供钱财)的行为目前还没有相关法律进行规范,也缺乏制裁的法律依据,只有靠广大网民自己辨别真伪,避免受骗上当。

  情感,是人类最美好的语言,然而在冲破道德底线的网络骗子眼里,它竟然成了用来骗财骗色的犯罪工具,于是,人们的爱心遭到了亵渎,善良被蒙上了污垢,最美、最真的情感被扭曲、被扼杀。愿以上记者采写的真实案例,让你在感受网络的精彩和神秘的同时,练就一双“慧眼”,把纷扰繁杂的“情感陷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