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暧昧心事:这份感情不姓爱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关心我可以照顾我,甚至可以想念我牵挂我,但他却不爱我。也许那种爱的感觉曾经来过,但它稍纵即逝,那段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日子,它的名字不叫……

  两年前的夏天,我认识了蔡蔡(化名)。我所在的广告公司招聘业务人员,我和几个同事负责这件事。蔡蔡的条件一般,但人与人的交往有时是靠缘分的,我无法否认,俊朗的他让我很心动。于是,我在他的材料上做了记号。

  蔡蔡被录用了。他成了我的同事。因为是我招进来的,相较别的新同事,我对他的关注自然多一些。他对工作充满热情,打电话,写材料,客户一个电话,大日头底下他也急急地出去。我递给他遮阳伞,他摆摆手,很腼腆地说,苏苏(化名)姐,我不像你们女孩子,不怕晒黑的。

  其实他和我同岁,但他称我姐,他称所有的女同事姐。因为我们是前辈,他是个懂礼貌的孩子。

  月底发薪水,除了三百底薪,大家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奖金,也就是业务提成。只有蔡蔡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好意思地让我看他手里的纸币,说三百大洋,一分提成也没有。我说光不好意思是不行的,你忘了招聘时我怎么告诉你的,要是三个月都这样,你就自动走人吧。蔡蔡被我说得脸红了。

  有一次午休时,我和他闲聊,把一些技巧告诉给他,并从钱包里拿出几百块钱,算他的“活动经费”。不知为什么,对蔡蔡的一见如故,让我对他做不到坐视不管。我还把几个老客户介绍给蔡蔡。客户们很不理解,说苏苏啊,蔡蔡是你什么人,你对他这么好?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献献爱心,培养一下新人嘛。

  又发薪水了,那回蔡蔡拿了六百块钱的提成。他很高兴,不但把三百块钱还了我,还非要拉我去酒店吃饭,我说去公司附近那家小饭馆就行了。几个精致的小菜上桌时,我吃了一惊,全部是我最爱吃的精致小菜。我用询问的目光看他,他摸了摸后脑勺,说,不好意思苏苏姐,是我无意中听你说,就记在心里了。我有点感动,低了头说谢谢。

  就是那次吃饭,蔡蔡向我谈起了他的女朋友。她在本市上大学,两人是高中同学,她是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但家里没钱供她。他就让她放心上学,他出来打工给她挣学费。筷子落在空中,我的心微微一沉。

  一个月后,蔡蔡恳请我陪他去三联买手机。我以为他是给自己买,去了才知是给女朋友买,说,她同学人人都有手机呢。我看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没好意思说出口。我帮他看中了一款TCL的,小巧,白色。蔡蔡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交钱去了。那部手机900多,是他那个月的全部薪水。

 冬天的时候,我在城东的那所高校里见到了蔡蔡的那个“她”。一看就是那种很聪明的女孩子,穿戴也比较。我想,这都是蔡蔡从牙缝里省下的吧。女孩对蔡蔡做小鸟依人状,我把脸扭向一边。

  蔡蔡进步得很快,他以惊人的速度向“优秀业务员”迈进。经理越来越赏识他,一些管理工作也交给他做。不知何时起,我对蔡蔡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愫。女同事小曼生日时大家一起去玩,她给在外面的蔡蔡打电话,让他一定去。当蔡蔡得知是小曼生日,就说,早告诉我啊,那就带礼物来了。小曼就玩笑着说,你就是最好的礼物!大家笑。其实也清楚是同事间偶尔的玩笑,但那一刻我却黯然伤神。

  总找机会和蔡蔡说话,偷偷看他的背影,喜欢叫他的名字,清楚他每天穿什么衣服。下了班也不再急着回家,因为蔡蔡总是工作到很晚,我就陪着他,和他多呆一会也是好的。

  蔡蔡女朋友的变心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那个女孩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想要的那种男人,对她的人生而言,蔡蔡不过是个跳板。蔡蔡喝得大醉,看着他伤心的样子,我很心疼,不忍心告诉他,其实她一直都是在利用他,根本就不是爱。蔡蔡说其实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我生气了,说既然如此,怎么还继续把自己的血汗钱给她?蔡蔡就说,她可以甩我,但是这份感情我得坚持走到尽头。我无语了。

  5月,蔡蔡去北京出差,回来后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大家围着他,他一边分礼物一边说,礼物不重,但是一片心意,说明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大家。蔡蔡给我的礼物是一个印有缠枝莲的杯子,和我以前摔坏的那个一模一样,我曾在济南好多店里都没买到。蔡蔡俯在我耳边说,苏苏姐,我跑遍了整个北京才买到的,若换了别人,我才不会这么跑腿呢!我一边嗔怒他学会油腔滑调了,一边心里盈满了喜悦。

  8月的一天,济南下了很大的雨。我住的地方因为地势低,水积漫过膝盖,我提着裙子跟着前面的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心里怕极了。当前面那个人连人带车摔倒时,我再也忍不住了,给蔡蔡打了电话,说我现在进退两难,你过来看看我好不好?他说你站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赶到。很快他就赶来了,趟水过来拉起我的手,笑着说,苏苏姐,你胆子原来这么小啊。我说我怕一脚踏进下水道里,那就再也见不着你了。

  事后,我对要好的女友说起这件事,女友虽没见过蔡蔡,却早就从我言语间判断出我的感情动向。她替我分析,说,他担心你的安危,大老远跑去英雄救美,这不就是爱吗?苏苏,别想这么多了,表白了再说!

  可我始终鼓不起勇气。

  9月底,房东说有亲戚要来住,叫我搬走。我很无奈,又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房东过来说他亲戚马上就要来,让我明天就搬家。我打电话告诉给蔡蔡,他一会就过来了,然后把我接到了他那里。他说,这几天先住我这儿吧,像自己家那样就行。然后他去给我做肉丝鸡蛋面。吃着面,我的眼泪淌了下来,蔡蔡把他的毛巾递给我,笑着说,苏苏姐,我一直觉得你是只勇敢美丽的大鸟,帮助和保护别人,你别哭啊……

那天晚上,我和蔡蔡说了很多,他说,苏苏姐,我一直拿你当恩人看的,当我在这个公司里还是个小卒子的时候,你照顾我帮助我……夜深时,蔡蔡拿着枕头去了客厅,说,我睡沙发。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很难受,我对自己说,我不要做大鸟,我也很脆弱,我不要做你的恩人,我不需要恩情。

  我暂且住了下来。虽然那段日子蔡蔡一直睡客厅沙发,但那是一段阳光般的日子。下了班,顺便从菜市场捎青菜、鱼肉回家,两人说说笑笑地一起下厨。蔡蔡渐渐有了变化,他会和我开玩笑,拿手刮我的鼻子,也不再称我姐,不再跟我客气,衣服脏了会泡到水盆里等我帮他洗。我说过喜欢花,每次在街上遇到卖花的,蔡蔡总会抱一两盆回来,直到阳台上开满了花。

  我明白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某种界线。这让我开心,虽然蔡蔡依然每天都睡客厅的沙发,但毕竟看到了爱情的希望。

  蔡蔡已不满足在这个小广告公司呆着。我说他翅膀硬了,自然会渴望更大的舞台。很快,他就应聘进一家更大的公司。因为新公司在附近给他安排了住处,他就搬走了。走前,他预交了半年的房租。

  刚走的时候,蔡蔡常常打电话给我,说苏苏,我很惦记你,你可要好好的。但是渐渐地,蔡蔡的电话少了。后来他又升了职,更加忙了。那年冬天,我过生日时打电话给他,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陪我吃晚饭好吗?电话那边很吵,他说,我在陪客户,明天好吗?两天后,他打电话来问那天是个什么日子?今天一起吃饭好不好?我就说不是什么日子,算了。

  我知道有些东西变了。

  有一天路过蔡蔡的公司,在外面徘徊很久才走进去。因为很久没见他了,实在想念。

  被告知他正在开会,我只好坐等。听到他的声音时,忽然就紧张起来。他和一个红衣女孩一起走进来,两人说着什么,眼神很温柔的样子。凭直觉他们的关系一定不一般,我的心紧了一下。让我更加羞愧的是,当别人提醒蔡蔡时,他才发现了我的存在。两人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后来在电话里,我试探着问,那个穿红衣的漂亮女孩是你女朋友吧?他嘿嘿笑,说,真的很漂亮吗?我的心顿时沉下去。

后来我工作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我只好再找工作,一时却找不到合适的。要好的女友对我说,怎么不去找你的蔡蔡帮忙呢?我说我不会去找他的,因为他有了女朋友。女友笑我,说,他们还没有吧?你可以去争取啊,真笨!我承认自己笨,但对方若不爱你,你去找又有什么用呢?

  半个月后,我在一家大型超市找到了一份管理工作,也搬了家,退掉了原来蔡蔡租的房子,曾经和蔡蔡有过一段快乐生活的房子。

  一天,我正在单位等电梯,不经意间一抬头,看见在楼道那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蔡蔡!他正冲我微笑,我一下子就慌了,正要过去,他却示意我,他会等我下班。

  见面后蔡蔡告诉我,他一直在找我,打听了好多过去的同事。我有些激动,也许心里一直都存着某种侥幸,我说为什么找我?他说很想你,苏苏,我一直都在挂念你啊!那天,蔡蔡在超市里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沙皮狗玩具,说,这个给你,这个给小慧(化名)。小慧就是那个红衣女孩,蔡蔡的女友。我退了货,说我不喜欢玩具,我只喜欢盆栽的花。

  最后,蔡蔡留了新的手机号码给我。他看我,说,苏苏,有难处的时候一定记得找我!望着他的背影,我的眼泪迎着风掉下来,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关心我可以照顾我,甚至可以想念我牵挂我,但他却不爱我。也许那种爱的感觉曾经来过,但它稍纵即逝,那段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日子,它的名字不叫爱情……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