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婚礼前入错洞房她要我负责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李元福,男,29岁,厨师;


元福坐在我面前。这是一个落拓的瘦高男人,穿一身很多年前曾经流行过的铁锈红的西装,头发好像几天没洗了,一绺一绺地贴在头上。他神态拘谨,双手夹在两膝中间,讲到痛苦处,他的脊背和四肢都绷得紧紧的。时间长了,连坐在一旁的我都觉得全身酸痛。我很想劝他放松一点,但我知道这样的劝说是苍白无力的。他咧开嘴,嘴里少一颗门牙。


讲到这颗门牙,他眼含热泪。他的故事就像这颗门牙,充满了痛苦与滑稽。因为遇上了不可理喻的人,所以,发生了不可理喻的事。


入错洞房的新郎


2000年,我在黄陂城区一家酒店里做主理厨师。因为我做事勤恳,为人老实,所以跟上上下下的关系都处理得不错。一天,一名熟客跟我开玩笑,说想将他的妻妹介绍给我做女友。我婉言谢绝了那名熟客的好意。我已经有一个谈了两三年的女友,她在武汉打工,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大约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那名熟客提出要请我喝酒。盛情难却,我答应了。半酣之际,他突然说:“我那姨妹子真的不错,要不我把她叫出来,你看看,绝不勉强你。”说完,他不由分说便掏出手机打电话。大约十分钟左右,那个女孩就到了。


说来奇怪,平常我的酒量不错,但那天似乎没喝什么,我就有些晕晕乎乎了。最后,我实在支持不住,便坚持要走。看着我歪歪斜斜的样子,熟客推着他的姨妹子让她送我回去。我想拒绝,但全身发软。我依稀记得,被那个女孩搀进房后,我一头栽在床上,就人事不知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我感觉头痛欲裂。天还没大亮,但有微微的晨曦透过窗户照进来。我转过头,突然看到一个光溜溜的女人的背露在被子外面。我惊得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胡乱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身边的女人也醒了,她一把抓住我,说:“你想走?”一时间,我不知如何是好,竟然哭出声来,说:“是我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没想到,她也哭起来,说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再也没脸见人了。我们拉扯了好一会,我又羞愧,又怕其他人听到,最后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


整整一天,我都像只丧家之犬,既不敢回酒店也不敢回家。第二天,在酒店老板三催四请下,我才战战兢兢地回了酒店。提心吊胆地过了四五天,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天,我正在工作,前台说有人找我。我出去一看,腿就软了——是那个女孩的姐姐。她姐将我拉到一边说:“我们家秀梅好歹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得对她负责。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从那天开始,秀梅的姐姐隔三岔五就来找我谈一次话,每次都说得我无地自容。


半个月后,女友到黄陂来看我。看着她纯真无邪的笑容,我哭着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向她坦白了。女友哭了,但她不仅没怪我,反而鼓励我和她一起来武汉工作。女友越是这样大度,我越觉得对不起她,也配不上她。我对她说:“你是个好女孩,应该有更好的归宿,我只是一个厨师,以后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我实在配不上你。”女友哭着不同意。但当天,我还是狠心将泪人儿似的女友送上了回武汉的班车。

得知我和女友分手后,秀梅便常常来看我。她是一个很勤快的女孩。我们做厨师的,每天烟熏火燎,即使天天洗澡还是浑身油烟味,但秀梅一点也不嫌弃,每天都过来帮我洗衣服,只要是晴天,就帮我拆洗被子。每天穿着洁净的衣服,睡在弥漫着肥皂香的被窝里,我对自己说,已经伤害了一个人(前女友),我不能再伤害一个人了。


一天,秀梅哭着来找我,说她爸逼她嫁给一个大她十来岁的包工头,只因为那个包工头答应给他爸爸3万元的聘礼。而且,她还告诉我一个惊天的消息,她已经有了我的骨肉,她爸逼着她去医院,但她不愿意。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棒槌抱着走。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即使你以后是个乞丐,我也愿意跟着你。”听了这话,我很感动,觉得是我对不起她。而且,我感觉她应该是个贤惠的女人,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养。


于是,我给了她爸一份聘礼,和她去领了结婚证。领结婚证那天,我们已经到民政局了,她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她以前结过婚。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她哭着说,她以前的老公脾气非常暴躁,经常打她。我将信将疑,但木已成舟,事情都已到了那分上,想反悔也迟了。


半个月后,我和秀梅举行了婚礼。我可以感觉到我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对秀梅的不满意。席间,一个好哥们将我拉到一边,狠狠地捶了我一拳说:“你疯了,放着那么好的女孩不要,娶这么个二婚?”我泪如雨下,一边扇自己的耳光,一边拼命喝酒。最后,我喝得酩酊大醉。我的婚礼在一场闹剧中结束了,而我和秀梅从认识到结婚还不到两个月。


无辜受辱


所幸婚后秀梅对我很好。我想,既然已经结婚,就好好培养感情吧。不久,秀梅真的怀孕,我们一家都高兴坏了。我妈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我妹也总是给她和未出世的孩子买东西。


秀梅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她经常有意地试探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说,自己的孩子,无论男女都一样。一天,她突然跟我提出一个很荒唐的想法。她说,她姐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如果我们生的是个女儿,就把孩子给她姐,她姐已经答应了,给我们2万元,给她爸2万元。她还说,我们结婚时,她爸给了她1000元作嫁妆,她得还。我听了很生气,断然拒绝了。我说:“就算给我一车钱,我也不卖自己的亲骨肉。”


去年3月,秀梅生了一个儿子,我们全家都很开心。对我而言,以前的不愉快都成了过去,儿子才是我未来的希望。


然而,儿子满月后,秀梅就变了。她总喜欢往娘家跑,一住就是十天半月,非让我去接才回。我们做厨师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一个星期只能回去一次。所以,我也不清楚,秀梅到底出了什么事。有一次,我问她,她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你们家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有钱,我爸要我跟你离婚,我得听我爸的。”又说:“你们家为什么让你妹当家,不让我当家?”我以为这只是她一时的气话,也没往心里去。


儿子三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秀梅把我妈打了,卷了家里的钱,带着儿子回了娘家。我连忙赶回家,只见我妈躺在床上,我妹坐在一边淌眼泪,而我房里像进了强盗,被翻得一片狼藉。


生了几天的闷气之后,我想,日子还得过下去啊,于是决定接秀梅回来。秀梅家是两层楼的私房,外面有一个院子,一个大铁门锁着。我站在院子门口叫她的名字。结果,秀梅没出来,我的老岳丈倒出来了。老头站在门口对我一阵臭骂,我没回应,只说:“我想接秀梅回家。”老头突然走到门口,神秘地对我说:“你过来,你过来。”我凑上前去,结果,他一拳头打在我眼睛上。一时间,我眼冒金星。他又“倏”地退回去,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弹弓,向我射石子。我躲闪不及,石子“啪”地射在我嘴上,门牙被打掉了,流了一脸的血。


说到这里,我看见眼泪在李元福眼眶里打转!


看到血,我的理智开始逐渐丧失,也不管子弹一样的石子向我射来,发疯般地冲上去。那老头又拿起竹竿,劈头盖脸地往我身上捅。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抓起地上的砖头就往院里砸,一边砸,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秀梅,你摸摸良心,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但是,秀梅始终没有出来。

最后,派出所被惊动了,民警劝我先离开。但我已经丧失了理智,揪着铁门就是不肯走,结果,几个民警合力将我架着离开了她的娘家。


回去之后,我大病了一场。之后,我又去接了她几次,结果不仅没能看到儿子,反而每次都被秀梅的爸爸羞辱。


这期间,秀梅几次到法院申请离婚。她的理由是,我在外面有情人,情人就是我的前女友。而且,她还向法院申请经济赔偿,说小孩从三个月起就和她在娘家生活,我必须赔偿5000元的抚养费。得知这个消息,我气得差点没吐血。我没想到,她剥夺了我做父亲的权利,反而还要讹诈我。所幸,法院没有受理。


转眼,小孩已经一岁了。这些日子,我妈想孙子想得肝肠寸断,我也整夜整夜地失眠。大概觉得再也捞不到油水,老丈人放出话来,说只要给他5000元钱,我就可以把小孩接走。


那天,我包了个车,带了十几个街坊,来到秀梅家。当着众人的面,我将5000元钱给了老丈人。老头收下钱说:“小孩你可以抱走了,大人,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算了。”


我也经常听到一些关于秀梅的消息:她在娘家过得并不好,她爸对她非打即骂。那天我看到她,果然鼻青脸肿,怯生生地根本不敢看我。我想,她毕竟是儿子的妈,孩子不能没有母爱啊。我对秀梅说:“如果你还想跟我过,今天就跟我走,如果不走,那我们就离婚。”秀梅望望我,又望望她爸,最终还是选择跟我走。


这样,在街坊的簇拥下,我终于把分别了近一年的儿子和妻子接回了家。


我成了犯罪嫌疑人


回到家,秀梅一直哭个不停,问什么她都不肯说。我看她可怜,就安慰她,安心在家带孩子,我一个人足以养活他们娘俩,她却非要出去工作不可,还说了一番让我很感动的话。她说:“我从你这里拿去的几万元钱都被我爸拿走了。我把你害成这样,怎么能安下心坐在家里吃闲饭?”


不久,她在一家服装加工厂找到了一份缝衣工的工作。她做事很拼命,几乎没日没夜。我几次劝她她都不听。


大概半个月后的一天,服装厂的老板给我打电话说秀梅已经两天没去上班了。我一听,头“嗡”的一声大了,因为秀梅已经两天没回家,我以为她上班去了。


情急之下,我给她家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她是不是又回去了。谁知,她爸说她根本没有回家,并一口咬定是我把她女儿给杀了。半个小时之后,丈人带着8个打手气势汹汹地冲进了我家。他们一上来就问我的儿子,幸亏我妈抱着孩子从后门跑了。找不着儿子,他们一把将我摁在地上,老丈人叉着腰站在门口骂。


经过上次的事情,我多了一个心眼:从秀梅家开车到我家,起码得两三个小时,召集人也要时间,他们怎么可能半个小时就赶到我家来了呢?


想到这里,我恳求围观的人报警。很快,警察就到了。丈人仍旧一口咬定是我杀了人。警察说,人口失踪是大案,而我的嫌疑最大。结果我被带进了拘留所。警察在带走我之前对老丈人说,如果人真是他杀的,我们会依法严办;如果是有人诬告,我们也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结果当天晚上,我家就接到秀梅的电话,说她因为心情不好,到她表姐家玩去了。


从拘留所里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一次,我已经没有了上次的伤心和疯狂,因为我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离婚。


最终分手


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上法院,法院的传票已经送到我手里了——秀梅再次上法院起诉和我离婚。她要求抚养小孩,让我一次性付清13万元的抚养费,以及2万元的青春损失费。


这一次,我据理力争,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反映给法院。最后,法院将抚养权判给了我,但因为秀梅没有经济来源,仍要求我给她1万元的补偿费。


对这个判决,我很不满。因为当初她已经拿走了我所有的积蓄,我凭什么还要给她钱呢?另外,我怀疑她爸爸和她一起专门以这种手段骗人,我不能让他们得逞。


在倾诉的最后,李元福红着眼睛对我说:“我不知道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老天给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一个星期后,我接收到李元福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同意给秀梅1万元,他想彻底从这件事中走出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我衷心祝福他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后语: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听完李元福的故事,我无语,只想送给他一首普希金的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对李元福来说,一切仿佛是无妄之灾,他很无辜地成为了受害者。


他很愤怒,觉得老天对他不公平。其实,人生在世,我们总会遇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或者无辜地被牵扯进一些不是我们造成的错误当中。面对这种困境,我们除了要有一个乐观豁达的态度,没有其他的方法。


俗话说,否极泰来,最坏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